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七十章 憋屈的小尉迟

正文 第七十章 憋屈的小尉迟

    登州,自唐朝高祖李渊时期所设立,至北宋年间,划归京东东路,是北宋为数不多可以对外贸易的窗口之一,由于当时的当权者对所谓的海外贸易并不感冒,再加上当时登州水军平海、宁海二军基本上已经沦为带着海盗性质的军队,使得海上贸易并不昌盛。

    虽然在徽宗年间和金朝密谋两路夹攻辽国,一度曾在登州地界设立刀鱼寨,做为攻辽基地,但是还是那句话,凡事只要被那些“能臣”插上一手的,到头来只能是成为他们搂钱的一种手段罢了。

    后世的登州,在历史上留下什么样的一笔,李俊辰自是知道的一清二楚,自然不可能如那些“能臣”般,那么短视,如果可能,他不仅想将登州做为一个庞大的海军基本,更想把登州建成一个对外贸易的窗口,来增强自己手中的实力。

    在水浒的世界中,做为后世保护动物的老虎,似乎很缺少一种运气,始终用来作为衡量好汉们英雄气概的标准,武松的成名,更多是因为他是赤手空拳打死;李逵杀虎,更多的是一种为母报仇的冲动;唯独解氏兄弟打的这只老虎,更多是一种为了保命,为了赏金,万般无奈之下的一种无奈的行为。

    原本的梁山中派系林立,有所谓的元老系、二龙山系、青州系、登州系,而这所谓的登州系,或许有人会说顾大嫂是灵魂,但李俊辰始终觉得,与其说这所谓的登州系是以顾大嫂为灵魂,不如是在她的暴力之下建立起来的派系。

    一个女人,被称为“母大虫”,从这个绰号中就可以想象,要么就是武艺高强绝伦,要么就是脾气大到可怕,在原本的轨迹中,说到武艺高强的梁山女将,只有扈三娘,那么顾大嫂的绰号由来定是脾气。

    想解珍、解宝兄弟被抓,她就是立刻操刀子要去劫牢,丈夫孙新好说歹说,在把登云山邹氏叔侄拉下水的情况下,才说动顾大嫂押后动手;在孙立不同意劫牢的情况下,又是她动刀子要砍孙立,孙新相劝,又要砍孙新,逼得孙立没有一丝办法,只得同意带着他们去劫牢。可以说,这登州系就是靠着顾大嫂一己之力绑架而来。

    但是到了这登州,不见一下这位凶名卓著的女子,岂不是白来一遭,许是在这登州城门前思的久了,站的久了,惹得南来北往之人都为之侧目观看。

    “哥,你瞧那几个人,看个城门楼子也看那么久,难不成是从哪个犄角旮旯里跑出来的,连城门楼子都没见过?”

    那个兄长听自家兄弟这样说,赶紧捂住他嘴巴,四下里看了看,“兄弟,这话回姐姐店里说去,在这里说话,被人听了去,怕是要叫人捉了去打。”

    那弟弟听了哥哥的话,苦于嘴巴被捂,只能忙不迭迭地点头,兄弟二人赶紧低着头朝城里走。

    只是他们说话时,丝毫不知道压低声音,早已被人听得真真的,“紫棠色面皮,七尺身材,腰细膀阔,面圆身黑,身着豹皮裤,当是“两头蛇”解珍、“双尾蝎”解宝兄弟了,看他们的样子当是进城去找他们姐姐了,你我跟着上去,瞧上一瞧。”

    这两兄弟也算是没有心机,比较单纯的人,丝毫不知道有人跟在他们的身后,就见他们穿街走巷,不大功夫,便到了孙新酒店。

    只是到了酒店,兄弟二人反倒不知所措起来,红着个脸,你推推我,我看看你,似是都想着对方先进去一般,脚上就像是生了根一般,在也迈不开步子。

    古时候的酒馆,不像后世,饭店就只是饭店,那个时代还兼顾着赌场、夜总会的一定功能,赌钱、唱曲的一个不少。

    就在两人推搡间,就见一个身长力壮的汉子陪同着一个客人从店中走出,“今个儿手气背了点,这不打紧,出去转转,换个手气,改明儿你还来,保管您老是大杀四方,赢个盆满钵满的。”这汉子的话说的甚是圆滑,听得那输钱的人心里是舒服了许多,从怀里掏出些铜子,塞到那汉子手中,“曾您吉言,明儿我还来!”说着,挥挥袖子,扬长而去。

    “您老走好,明儿记得还好啊!”这汉子打了个哈哈,垫了垫手上的铜子,“就在寒酸样,还想赢钱,做梦去吧!”待转身进店时,发现解珍兄弟两个站在那里动也不动,上前笑骂道:“你们俩个站在这里做什么,到了这家店里怎么不进去,莫不是还在记恨你家姐姐不成,她这个人你们还不知道,嘴硬心软,面上骂你们,背地里不知掉多少眼泪,快些进去,不要在这里傻站着了!”也不由他二人多说什么,直接便将二人推进店去。

    才进的店来,他就扯开了嗓子,“大姐,你快出来,瞧瞧这是谁来了!”不多时,就见一个打扮的奇模怪样的粗壮妇人走了出来。为何说她奇模怪样,实是此女长得眉粗眼大,胖面腰肥,插一头异样钗环,露两个时兴钏镯。

    瞧见解家兄弟两个,解下围裙朝桌上一拍,上前直揪起两人耳朵,“你二人这么些人都跑去哪里野了,都不知道到店里来看看姐姐、姐夫,莫不是兜里有了几个钱,去找那窑姐儿耍,如今没了钱了,才知道来这店里找我这姐姐。”

    那汉子在边上听不过去了,出来打了个哈哈,“大姐,他们这也老大不小了,这大庭广众的,是不是给他俩留些面子。”

    这本来是句台阶话,这妇人直接顺着下来就是了,哪知她眼睛一翻,松开兄弟俩个,一脚踩在凳子上,用力一拍桌子,震得桌上的筷啊、碗啊的,直接蹦了起来,“孙新!莫跟老娘说这些没用的,我兄弟难道不是你兄弟,还不都怪你这个没用的,若是你那个提辖哥哥肯帮忙,这兄弟俩个至于整日里翻山越岭,至今也没有成个家,若是把家成了,我这做姐姐的至于这么操心!”

    孙新听了,直接把头一缩,不在言语,解家兄弟见孙新被骂,有些过意不去,待上前和孙新陪个不是,不想顾大嫂眼睛一翻,“你二人还想做什么,还不将东西拿到后院来帮忙!”说着,撩起房帘,当先走了进去。

    兄弟二人还迟疑时,后面骂声又起,“还在磨蹭什么,赶紧过来!”

    孙新赶紧朝着二人做个快走的手势,“快些去吧,你姐姐的脾气,你们还不知道,去的晚时,又要挨她骂了!”

    二人朝孙新点点头,赶忙日后院帮忙去了。

    听着后院传来的叫骂声,孙新忍不住摇头叹息,“这脾气,也真难为我受得了!”

    自有那熟识的酒客上来调侃几句,“孙老板,又被大姐骂了,不是我说你,你就该拿出大老爷们的威风来,那才像样子啊。”

    “我那是让着她,这都老夫老妻了,老在她面前抖威风,也忒没意思不是。”孙新自是睁着眼睛说起瞎话来。

    “哟,孙老板怂了哦!”

    “去去去,喝你们的酒去!”

    酒客们自是爆发出一阵嬉笑声,孙新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网上直接搜索: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