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六十九章 你哥哥在阳谷

正文 第六十九章 你哥哥在阳谷

    时迁,人称“鼓上蚤”,素来自称是天下第一神偷,天下轻功第一,自加入梁山以来,被李俊辰予以重任,参与了梁山所有行动,是打探机密消息的最佳人选。

    虽然说平日里被俊辰冠以“迁儿”的昵称,引起一众兄弟的哄笑,但他在俊辰这里的位置绝不会像原来宋江那里这般,不用时便扔到一边。

    在听到时迁至今没有赶到柴府,俊辰第一反应便是他出了什么意外。

    “迁儿这厮平日里总是说自己轻功天下第一,难道说天下间还有轻功高过他的人不成!”

    也许是被叫“迁儿”叫的久了,才从俊辰口中叫出“迁儿”两字,就叫厅外不知怎地飚起一道灰龙,很快地,一个细小的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不好,有刺客!”此人的出现,把众人惊的不轻,武松离此人最近,一声虎吼,玉环步一闪,铁拳朝着那人便砸了过去。

    “武松兄弟,且慢动手,他是时迁!”俊辰的声音适时的响了起来,据时迁事后交代,当时武松的铁拳距离他的脑袋不足五公分,以他对那只拳头的感觉,如果挨上了,就他的身板不躺上半年,是不可能起的来的。

    武松转过头来,看着俊辰,不可置信地说道:“这就是那个时迁?哥哥怕是认错人了吧。”在武松的心里,江湖上的英雄好汉,都应该是像自己,或者是李俊辰、林冲这样,哪有如时迁这般獐头鼠目的。

    俊辰起身按下武松的拳头,“二郎莫要以貌取人,时迁虽然其貌不扬,可却是我梁山不可或缺之人。”

    武松将信将疑地看了眼时迁,悻悻收回了拳头。

    眼见武松收回拳头,没有了威胁的时迁,一把抱住俊辰的大腿,嚎啕大哭起来,“哥哥啊,我可算见到你了,我还以为这辈子在也见不到你了啊!”

    本来见他一身风尘,还想着要好生安慰他一下,没想到他居然来上这么一手,顿时让俊辰脸上挂不住了,“你这厮干什么,赶紧给我起来,有什么话给我好好说,如若不然,回去就将你交给道士处理。”

    一听到要将自己交给公孙胜收拾,时迁“唰”的一下便放开俊辰站了起来,“说说吧,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让你先到此处等我,怎地才到?”

    时迁忽地脸上一红,喃喃了半天,好容易才让众人听明白是怎么回事。

    原来时迁这厮有个毛病,在梁山时,还不会露出什么,毕竟山上身手高过他的人实在太多,但是一旦下了山,这厮便抖了起来,那副天下老子第一的嘴脸便露了出来,虽然说他的轻功和偷盗技术确实是天下第一。

    可是江湖上奇人异士也很多,也不见得就真没人比得上他,这才进入沧州地界,时迁便遇到了一个人,这个人见时迁轻功了得,便非要和他好好较量一下。

    时迁这厮旁的也许不敢比,但是比轻功他还真不怵谁,这一较量,时迁立马晕菜了,他发现自己还真不是那人的对手,这就想偷偷溜走,可是那人平素也没有碰到过什么对手,虽然时迁也不不过他,但好歹还是能较量一下,便一直纠缠着时迁,一定要时迁和他较量,于是时迁就开始悲催了,四处躲藏,想尽办法避开那人,费尽千辛万苦才来到柴府,所以才会落在俊辰后面。

    “能在轻功和速度上强过时迁的人……”这个范围并不大,俊辰在脑海中将这几人过了一遍,“你且将那人的长相说与我听。”

    时迁细细回忆道:“那人长相也甚是普通,只是眉心之中似有一条细缝,不仔细瞧时,还真不容易注意……”

    “此人当是“神驹子”马灵,乃是辽地宋人,幼时拜得异人为师,学得日行千里之法,迁儿,你也莫要沮丧,论起轻功,马灵不是你对手,但是论起速度,你又怎么比得上能日行千里的马灵。”

    柴进听完,又想起那份名单,不由有些纳闷,真不知俊辰从那里得知这些江湖豪杰的情况,他虽说喜好结交江湖豪杰,可真正能称号豪杰两字的,真是寥寥无几。

    柴进面色的异常,林冲自是看在眼里,说实在的,林冲对柴进的举动也是颇有微词,放着武松这样的热血男儿不结交,反而去关照那些酒囊饭袋,真不知其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

    柴进毕竟是柴进,虽说有些小小的郁闷,但是很快便恢复了过来,自是吩咐下人添加座椅杯碟,引时迁入座。

    时迁的到来,让武松的心也随之吊了起来,虽说之前差点打错了,但是这个汉子还是希望从时迁的口子得知自己哥哥的情况。

    他的心思自是瞒不过俊辰,“迁儿,清河县的事怎么样了?”

    “清河县?”时迁显然一时有些懵,但他也是个人精,很快地扫视了一圈在座的所有人,很清晰地觉察到武松的不同,“武二哥当日在清河县所打之人只是一时背过气去,并没有闹出人命,清河县令也自是不了了之,令兄也随之被释回家。”

    武松听得自家兄长安然无恙,心中激动,不由泪盈满眶,“大哥!”

    既然没闹出人命,武松恨不得立刻飞回家乡,回到兄长的身边,“大官人,俊辰哥哥,各位哥哥,既然小弟并未惹下人命官司,思乡情切,这便告辞了,他日江湖再会!”

    眼见武松这就要走,众人无不挽留,“武松哥哥这是要去哪里?打算回清河县吗?”

    “不错,我家兄长在那里,我自是要回清河!”

    “还好还好!”时迁撸撸胸口,似是顺了顺气,“武松哥哥此时若回清河县,怕是见不到另兄了!”

    “我兄长一生从未离开清河,根本不认识其他地方,他还能到哪里去?”武松不禁着急起来。

    “武松哥哥莫着急,据小弟打探,令兄虽说被释回家,但是害怕被那人报复,于是便举家迁至阳谷,现今也在阳谷县安家多时。”

    武松得了哥哥下落,这便要走,只是柴进再三挽留之下,这才答应第二日再走。

    俊辰等人来此只是为了探望柴进,并拜托柴进待为寻找海船工匠,既然柴进无碍,兼之又有要事要往登州一行,故第二日一早便与武松一起向柴进辞行。

    柴进自是不肯,再三挽留,怎奈俊辰确有要事在身,没奈何,柴进亲自送出三十多里,方才与众人洒泪而别。

    武松又和俊辰行了一程,到了分别的路口时,武松思之再三,还是忍不住和俊辰说道:“哥哥,小弟有一言不的不说,占山为王固然是一时痛快了,终不是长久之计,小弟以为,若是时机合适的时候,哥哥还是招安为好。”

    俊辰轻轻拍着武松的拳头,说道:“兄弟,你说的这些,愚兄都知道,只是我这里情况有些不一样,招安之事还是莫要再提。倒是兄弟你要记得,江湖也好,官场也好,都是险恶异常,定要小心才是!无论上不上梁山,你终是我的兄弟,待回到阳谷,见到兄长时,切记叫人带个口令与我!”

    武松奔波流浪这些年,何曾有人与他这般说话,当即再也说不出话来,坚持要和俊辰再走一段,俊辰只是不让,只得和俊辰洒泪而别,自回阳谷寻兄去了。

    “是个好汉子,只是他这个性子,这个世道怎能容得下他!”林冲看着武松远去,不无担心地说道。

    网上直接搜索: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