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六十六章 柴府前熟悉的一幕

正文 第六十六章 柴府前熟悉的一幕

    芒砀山并入梁山,樊瑞听说俊辰和林冲要去沧州,拜会柴进,立时提出要一同前往,让项充、李衮等人带着大队人马以及粮草物资先行前往梁山。

    不料平日甚是听从樊瑞的项充,一拧脖子,“老大,我也没见过柴大官人,也想跟着哥哥去见识一下,你就让兄弟去吧,我会代你替大官人问好的。”

    “不行!”“你不能去!”

    项充才说完,两道女声便响了起来。

    三娘和金娘都没有想到对方会出言拒绝,都敢非常意外,彼此间冷哼了一声,转过头去,不在搭理对方。

    项充的猪头是拜金娘所赐,心里对她一直有点发怵,于是转向三娘,小心翼翼地问道:“嫂嫂,为何小弟去不得啊?”

    三娘瞥了眼金娘,振振有词地说道:“你的这副尊容也实在太有喜感了,我怕路上会吓坏别人,万一要是到了柴府,把柴大官人惊着了,那就不太好了吧?”

    众人闻言,俱把目光投向项充的脸上,随即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直笑得项充欲哭无泪,“这还不是你们俩个小娘干的…”,当然,这话他只敢心里想想罢了。

    还是俊辰当众拍板,兵分两路,李俊辰、林冲、樊瑞、扈三娘、宿金娘、曹正直接取道沧州,去拜会柴进;项充、李衮带着大队人马,押送粮草物资先行返回梁山。

    樊瑞人称“混世魔王”,虽说长得满脸络腮胡,一脸凶相,但是心的还是不错的,兼之在江湖日久,对江湖的很多事迹、典故都是了如指掌。三娘二女起先因为他的长相对他有些害怕,但是一路行来,听着他给众人讲述江湖上的那些事,渐渐地也不在害怕,和他熟络了起来,让这一路行来倒也显得颇为热闹。

    同样的道路,同样的杨柳,同样的石桥,这一路行来,让俊辰和林冲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上一次来这里,是林冲落难,兄弟三人从野猪林杀出,一路奔逃至此,而如今,则是梁山之主和梁山大将,这种变化,让二人的心中也是唏嘘不已。

    人多则马杂,这边的马蹄声早已惊动了柴府门前的庄客,那些个朝这边看了一眼,扔下手上的物什,跺脚道:“真是tnd晦气,现在不只是一个人过来打秋风了,还拖家带口的过来,我们家大官人就是心地太善,脾气太好,要照我说,还不如一顿棍棒打了出去了事!”

    “哈哈,真要是按着你的想法来,只怕还等不到你打人,就怕大官人抡起大棍子把你打出去了!”

    “哈哈,那倒也是,兄弟几个这里看着,我去去就来!”

    几个庄客吹牛打屁了几句,自分出一个人跑进庄子去,不多时便端起一个托盘跑了出来,还不待俊辰等人下马,就跑到马下,说道:“几位官人且勿着急下马,我家大官人出外访友去了,如今正不在府内,照府上的规矩,这里有纹银二十两,算是府上给各位的一点心意,还请各位笑纳!”

    真是“宰相门前七品官,越是下人越狗眼”,听着这原封不动的话语,看着那庄客不带一丝表情的面孔,俊辰和林冲互视一眼,二人均是摇头无语,真不知道这些庄客是真的不认识自己了,还是说仗着柴府的身份,不将任何往来人等放在眼中。

    自顾自的翻身下马,将马匹束缚到庄前的缚马桩上。那庄客见俊辰不但不搭理自己反而缚马,面色晦暗不悦道:“你这人好不懂道理,都说了我家大官人不在家,你还这般却为何事,莫不是真以为我等不敢将你如何不成!”

    那边看热闹的几个庄客,见他吃瘪,不但不帮忙,反而起哄道:“哈哈,搞不定了吧,要哥几个帮忙就叫一声。”

    那庄客顿时脸上挂不住了,直接把盘子往俊辰怀里一塞,推搡着道:“你们几个赶紧给我滚……”

    “啪”,樊瑞看不下去了,直接抢上来朝着那庄客脸上就是一巴掌,“你这厮真是胆大包天了,居然敢推我哥哥,莫不是真是活腻了不成!”

    樊瑞怒目圆睁的样子,顿时让那庄客吓坏了,他捂着脸赶紧往后跑,只是跑出去没有几步,就感觉不对,朝着门口几个看戏的庄客嚷道:“来了一个砸场子的,赶紧过来帮忙!”

    那几个庄客哈哈大笑着,也不知从哪里找出几根棍棒,就这么朝这边跑来。

    樊瑞也不客气,捋起道袍的袖子,就准备大干一场。不想他还没垮出去一步,就被人一把抓住,顺着手看去,竟是林冲。

    樊瑞还想开口问时,不想林冲朝他摇摇头,又朝那边努努嘴,示意他继续看下去。

    这几个庄客提着棍棒跑上前来,指着俊辰道:“臭小子,叫你走还不走,难道不知道我们就算打杀了你,也在有大官人保护我等,听老子的劝,拿起银两,赶紧走人,莫要拿自己小命来耍!”

    “若是我就是不走呢?”俊辰笑了起来,就如当日在柴府门前大闹一场那般。

    俊辰的笑容,就像一只带有魔力的巨手,瞬间打开了这些庄客潜藏在脑海最深处的那段恐怖的记忆。

    “是你,是你,妈呀,那人又打上门来了!”那几个庄客看见俊辰的笑容,立刻想起来他就是大闹柴府的那个人,虽然那个和尚不在,但仅仅就是俊辰一个,就足以吓的他们屁滚尿流,夺路而逃。

    “你看看你和大哥,将他们那顿打,便是过了那么久,他们只要看到你那笑容,就会想起你俩将他们的那顿好打。”林冲看的是不住地摇头。

    “似他们这般狗眼看人的家伙,那顿好打还是没有让他们长记性不是,还是先进庄,等柴大官人回来才是正事。”说着,当先朝柴府走去。

    三娘她们不明所以,于是都围着林冲,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林冲也没有隐瞒她们,自是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们,直听的三娘和金娘眼中直冒小星星,恨不得自己的眼神化作爱神之箭,直接射穿他。

    也许是感受到身边另一个人的眼神也是如此,顿时收回眼神,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互相推搡着追着俊辰去了。

    二女如此,林冲也甚是无语,他也私下问过俊辰,到底是怎么个想法,但是他却说眼下梁山强敌环绕,根基未稳,尚不到考虑个人之时,还是容后再说。

    几人进的柴府,就听见“哐”的一声响,“武松,你个孬货,今日怎地躲在此处烤火,有本事在来打爷爷啊!”

    网上直接搜索: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