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六十三章 破沂州(二)

正文 第六十三章 破沂州(二)

    韦豹出马,一战成功,击退前来讨战的杨志,虽说没有生擒一个梁山贼人,但是对于高侗来说,只要把贼人打退,让他们害怕,不在骚扰他的沂州就可以,至于他们去别的地方骚扰,他就不管了。

    待的韦豹回城,高侗大喜,立刻下令大排宴席,以庆贺韦都监力败梁山贼寇,至于什么金必贵、高冲汉的,在这一刻只怕早就被他抛到九霄云外了。

    席上,府衙人等不住地给高侗和韦豹敬酒,夸二人一个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一个是秦琼再世,罕有敌手,直把二人夸的飘飘然,几乎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叫什么了。

    然而,好景不长,众人正夸间,就有小校飞奔来报,“起禀大人,东城外发现梁山贼寇,直奔我东城而来!”

    一闻梁山贼寇,高侗立时就从幻想中清醒过来,颤声道:“不是被韦都监打跑了嘛,这些贼寇又是哪来的?”

    “卑职也不知,只是看见城外一片乌压压地,少说也有千余人。”

    乍听有千余人,高侗立刻吓的酒全醒了,不知如何是好,反倒是韦豹,满不在乎的一扬手,说道:“此小事尔,待某家去将他们打发了便是!”

    高侗一听这话,立刻来了精神,不知哪来的速度,“嗖”的一声,窜到韦豹身旁,抓住韦豹的手,说道:“全仗都监神威,定要将这些贼寇尽数剿灭,日后本官定要到伯父面前好好举荐都监,给都监一个大大的前程!”

    “好说,好说,待本都监去去便回!”韦豹听高侗这般,心下十分欣喜,立刻告辞离开,直奔东城而去。

    只是出乎韦豹意料的是,他这才赶到东城,刚刚在城头一照面,梁山军立刻偃旗息鼓,收兵而去,搞得韦豹好不郁闷,只得悻悻回去复命。

    然而,这一切仅仅只是开始,很快地,那些小校如流水一般,隔上一到两刻钟便来禀报一下,“报,城北发现梁山贼寇,直奔我沂州北门!”

    “报,城西发现梁山贼寇,先正攻打西门!”

    “报,城南出现梁山贼寇踪影,似有两架云梯!”

    “报……”

    “报……”

    起先,高侗还没有怎么,但是渐渐地,这厮便觉得不对味了,为什么这梁山贼寇来的如此频繁,而每次这韦豹一去,他们就立刻被打退,莫不是这韦豹与这些贼寇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

    想到这里,这厮不由吓得出了一身冷汗,若真是如此,自己岂不是小命要交代了,于是看向韦豹的目光也越发地不善起来,只是这时正巧有小校来禀,有草寇进犯北城,韦豹连忙赶去,这厮一时来不及发作,只是这目光中,多了一些莫名的意味。

    没过多大功夫,韦豹骂骂咧咧的回转了过来,高侗带人迎了上去,冷冷地问道:“韦都监,这贼寇可是又跑了?”

    韦豹一拍大腿,咧开嘴便嚷道:“可不是嘛,某家才在城头上出现,这些贼寇立马就收兵逃走,真不知道他们葫芦里卖什么药。”

    “卖的什么药,卖的什么药,难道你不清楚吗?”高侗阴阴地说道。

    “我知道?我知道什么?”韦豹一头雾水,被高侗说的莫名其妙。

    “韦豹!”高侗忽地跳后一步,戟指喝道:“你这厮分明便是私通那梁山草寇,来人啊,与我拿下这厮!”

    早有准备的左右一拥而上,将韦豹牢牢的按住,韦豹兀自挣扎,口中由自在道:“末将几时与那梁山贼寇有所勾结!末将一心为国,守卫城池,未曾有过一丝懈怠啊,还请大人明查!”

    高侗冷笑几声,“嘿嘿,几时有过勾结,你休瞒我,分明是早有勾结,你一去,他们便退兵,此举分明就是为了麻痹与我,而后在图我这沂州,真是好算计啊!”

    韦豹听他这样说,拼命地挣扎起来,怎奈他一人时难抵得住那么多人,无法挣脱分毫,“大人,末将冤枉啊,冤枉啊!”

    “哼,冤枉?”高侗袍袖一甩,冷喝道,“来人,给我将这私通梁山贼寇的小人,推下去砍了!”

    “大人,末将冤枉啊!”

    众小校将韦豹推搡至刑场,韦豹仍直叫“冤枉”,有小校劝道,“韦大人,你也别叫了,反应要吃这一刀,还是省省力气吧,您老省省力,哥几个动作也快点,包管你没有任何痛快!”说罢,便举起了手中的鬼头刀,便是一刀直下。

    韦豹双目流泪,“我究竟是犯了什么错,苍天为何如此不公啊!”

    眼看就要人头搬家,不知哪里来的声音传入了在场几人的耳中,“放心吧,你死不了!”

    “什么人!”

    但是没有人回答他们,回答他们的只是几道寒光,不多大功夫,几个负责行刑的士卒便倒在了刀下。

    “我说孙安哥哥,你这动作也太快了吧,留几个给我玩玩也好啊!”

    孙安一剑砍断韦豹的绑绳,说道:“偷儿,下次我全部留给你玩,可好?”

    “那还是算了,我还是干我的事去吧。”时迁头一缩,展开轻功便没影了。

    孙安除去韦豹身上的绳索,对他一抱拳,说道:“韦将军,连累阁下受苦了。”

    韦豹虽然脾气急,但也不傻,如何不知眼前这陌生人属于何方,只是因为别人刚救了自己,就这么翻脸,传出去对自己名声也不好听,当下没好气地说道:“这还不是你等所赐!”

    孙安也不生气,反问了一句,“不知韦将军可曾见过林教头一面?”

    “林冲?听说他在你们梁山落草,此番攻城,他不知来了没来,若是来了,怕是能见上一面吧!”

    “果不出军师所料啊!”孙安摇摇头,说道:“韦将军此言差矣!阁下可知这几日汴京有人来此押送要犯,这要犯是何人?”

    “何人……”韦豹突地省悟过来,“莫不就是林冲?”

    “韦将军所言不差,正是林教头。将军应该听说过林教头与高俅之间的血仇,高俅有此机会,怎么会放过林教头,林教头不死,他高俅又怎会心安?”

    “诶,我道这几日差开某是为何事,搞了半天,是为了给高俅那厮行如此之事,若是某早知道,说不得,定要将林冲救出来!”说罢,韦豹一跺脚,直朝外走。

    见韦豹要走,孙安连忙叫住,“韦将军,你这是要去哪?”

    韦豹头也不回地道:“高侗那厮说某私通梁山贼寇,那某家就通给他看,某这便打开城门,放尔等入城!”

    这边有韦豹打开城门,那边有时迁煽风点火,一时间沂州火光冲天,高侗眼瞅着事情越发不妙,赶忙跑回府中,收拾些金银细软,就待趁乱溜走。

    很快,林冲便带人杀进了高侗府内,要拿高侗的人头来警示高俅。但是却不知怎地,翻遍了整座府邸,都没有发现高侗的影子。

    “这厮莫不是逃了,真是气死人了!”林冲狠狠地将刀往地上一插,恨声道。

    “让开,让开,让开,林冲哥哥,你且看这人是谁?”就在这时,阮小五用力分开众人,将一人推至林冲面前。

    “这是……高侗?”林冲细细一辨,惊声道。

    “可不是吗?这家伙还挺聪明,知道不能走门,从他家那狗洞里往外爬,还好五爷从那边过,不然还真让他跑了。”小五一边说,一边取下鬓角红花闻了闻,彷佛能给他无限力量一般。

    既见高侗,林冲立时将刀拔出,直直地朝着高侗颈项砍去,然而在钢刀临体的那一刻,林冲硬生生地停了下来,他不是不想杀,只是他知道这人姓高,这一刀下去,他是爽了,但是梁山从今以后将成为高俅的眼中钉,肉中刺,必先除之而后快,他不能为了自己一己私仇,毁了梁山全部规划。

    高侗似乎也知道了什么,嘿嘿冷笑两声,“林冲,你不敢杀我,你知道杀我的后果,还是实相点,把小爷放了吧!哈哈哈……”

    “是吗?二哥,天下姓高的又何止他一人,难不成以后抓住姓高的就放了吗?如果有仇不能报,还要我们这些兄弟做什么?”

    林冲闻言,猛地抬起头来,看着四周一片关切而真诚的眼神,心中直觉一股暖流流动,“有此兄弟,我林冲何惧!”

    扬起刀,刀光一闪,高侗大惊,高叫道:“林冲,你……”话没说完,便已身首异处。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