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五十九章 高俅的野望

正文 第五十九章 高俅的野望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怕什么有什么!俊辰真恨不得狠狠地抽自己两个嘴巴,好好的想这个干嘛,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

    不要说他,就算是林冲,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居然会二进宫,在做一次牢。

    同样的重枷,同样的脚镣,同样的囚衣,可能唯一不同的是,这次终于不用走路,有囚车可以坐了。

    林冲看着这身颇为熟悉的行头,心中真的是哭笑不得,想着是不是自己命中犯了小人,是不是什么时候也该去烧烧香还还愿什么的了。

    到是王佐,看着林冲如此,心中甚是过意不去,“哥哥,都是小弟不好,若非小弟一定要哥哥陪同前来,哪里会连累哥哥遭遇此事!”

    眼见王佐年轻的脸上一阵落寞,即使林冲心中有所埋怨,此刻也移烟消云散,爽朗地笑道:“兄弟此言何意,莫不是打我林冲脸吗?高俅那厮恨不得立时将我置与死地,与兄弟很干,换个时间地点遇上了,结果也是一样,少不得还是我连累兄弟了!”

    “哥哥!”

    “你还年轻,未来梁山也好,征战天下也好,都需要你这样的年轻人,所以你万万不可因为如此小事而自怨自哀,且放心等待就是,俊辰他们是绝计不可能让他们如此安生的!”

    说到这里,王佐的眼睛亮了起来,用力地点了点头。

    其实,林冲和王佐会被捉,完全就是一个意外,一个高俅为了增加自己的影响力而造成的意外。

    北宋末年是一个非常奇葩的年代,皇帝会和臣子比谁更有钱,比谁会得到更多人的喜欢,比谁更有人拥护,有这样一个不着调的皇帝,下面的臣子又有哪个会真心为国事劳心,还不是一个个的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势和地位而努力。

    六贼在有外敌时,自然是一致对外。但当外地没有的时候,他们自己也会窝里斗,谁都想权倾朝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个听起来就很舒服,不是吗?

    蔡京四度出相,门生遍及天下,童贯有胜捷军,王黼和梁师成勾结在一起,李邦彦与白时中狼狈为奸,蔡攸和杨戬又是朋为一党,唯独高俅高太尉孑然一身,没有盟友,也没有什么门生故吏,有的只是徽宗还是端王时,在端王府任职这个身份。

    旁人有这个身份已经会很满足,但是高俅不然,他知道自己做到太尉这个位置,得罪了不少人,也害了不少人,在朝中也有不少人眼红自己的位置,如果没有人能帮衬一二,说不定哪天皇上一殡天,自己搞不好就真要被人拿去祭旗了。

    有鉴于此,他也开始网罗官员,加入自己一党,可是如今朝廷,除了那些又臭又硬的家伙,哪里还有闲散的官员贡他网罗。

    这条路既然走不通,高俅就想着走另一条路,将那些和他有着亲戚关系,同时也稍稍有些那么一些本事的后辈,一个个地安插到各州府县,先混上几年,熬熬资历,待等到朝堂上有空缺,他在把他们调回中枢,如此互为羽翼,不胜过那些招揽来的人要强上百倍。

    正是出于这种考虑,高廉、高封、高玄、高让、高侗等高家还算可以一用的后辈纷纷出仕,在高俅的安排下,坐上了个州府的知府位置,也正是巧,这高侗偏偏就是坐到了沂州知府的位置。

    当然,像这些有点才能的后辈,高俅还是比较关照的,也会把那些和自己或者高家有仇有怨的人的名字相貌全部告知,一是让他们有可能便抓了来,二是要注意这些人,随时保证自己小命的安全。

    高侗自是也知道了高俅和林冲之间的恩怨,而他到任那一天,也是按照官场规矩清道迎接,自是一眼就发现了在人群中的林冲,他到也不客气,当场就指挥军士擒拿,原本按着林冲的身手杀出去自是没有问题,只是高侗这厮甚是阴险,为了拿下林冲,竟然不顾百姓死活,命令手下人无差别放箭,他能不爱惜百姓,但林冲不能,梁山军规早已规定不得不顾百姓死活,无奈之下,只能束手就擒。

    上任第一天,就能擒下高俅的心腹大患林冲,高侗这厮这是美的没边了,索性的是,他还没有得意到忘乎所以的地步,知道沂州驻军不多,只有两个军五千人,虽然兵马都监韦豹有万夫不当之勇,可他还没自大到可以把韦豹派出去的地步,第一时间便修书给高俅,让高俅拿主意。

    高俅接到高侗书信的时候,正在教训高衙内,乍一接到来信,高兴得手舞足蹈,高衙内还奇怪自家老子怎么了,待他捡起书信一看,顿时是新仇旧恨涌上心头,“林冲,老子要亲手剐了你!”

    林冲在梁山落草,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之所以没有征讨,是因为出兵需要皇上同意,他们一时也没有太好的借口,如果为了自己的私怨,那么固然出兵了,只怕以后皇上也不会在信任了,这种得不偿失的事,他是不会做的。

    眼下林冲被生擒,肯定要押到面前,义正严辞地好好审上一审,然后在将他剐了,如此方解心头之恨。

    只是如何押送,这件事让高俅颇为头疼,苦思冥想也不得其解,还是一人上朝之时瞧见蔡京,方想起蔡京押送生辰纲的办法,于是散朝后,着急忙慌地赶回府中,亲笔写完回信,关照高侗收信后,立刻按此行事,并差遣收养的孤儿,如今的心腹猛将高冲汉赶往沂州,确保途中万无一失。

    高冲汉脑子有些不灵光,对谁都爱搭不理,唯独对高俅言听计从,这一接到高俅的命令,立刻是带着几名副将,昼夜兼程,不多日便赶到沂州。

    高侗接获书信,自是不敢怠慢,立刻命令手下照此行事,同时设宴款待高冲汉。这个时代的人,都好酒,高冲汉脑子是不好,也只听高俅的,但是对于酒确是嗜之如命,闻到好酒的味道便走不动路当天便喝的酩酊大醉,直是误了行程,直到第二天方的启程。

    高侗到也好心,看高冲汉在马上东摇西晃,好似宿醉未醒,“高将军,要不要在歇息一日,如此启程,下官怕路上……”

    哪知这高冲汉却是毫不领情,反把手中凤翅镏金镋架至高侗肩上,高侗是个文官,哪里吃的住力,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

    高冲汉哈哈大笑,“某家手上家伙,重八十六斤,凭此家伙,何惧千军万马,哪像你这般怂样。呃。”说着,又是一个酒嗝。

    高侗心中气苦,只是与这浑人又说不清,真是欲哭无泪。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