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五十三章 战清风山(八)

正文 第五十三章 战清风山(八)

    秦明是虎将,这个没错,只是这青州兵却早已不是曹操时代那纵横天下的劲旅了,他自是恨不得学会什么缩地大法,立刻出现在清风山下,将那伙贼寇一棒一个,尽皆敲死,但是这些士卒只是为了混口饭吃,平日里操练都要想办法躲懒,这要他们快速行军,怎么可能办到,如果不是听说打破山寨有赏钱,只怕想要他们出发讨伐都成问题,如此心态之下,他秦明纵然有通天嗓门,也不可能让他们加快半反脚步,真是徒呼奈何!

    秦明耐着性子,带着这群游山玩水多过打仗的士卒,慢吞吞地向前一点点挪着,原本一个时辰就可以走完的路,硬生生地走了将近两个时辰,才堪堪走到那青棕林。

    看着眼前这片茂密无比地森林,身旁的副将不无担心地说道:“将军,这片森林阴森茂密,要不要派人查探一番。”

    秦明虽然脾气暴躁,但他也不是傻子,不然怎会做到如此位置。略一思索,便点头道:“如此也好,速速派人查探。”

    秦明应该庆幸,许贯中则是太过不了解这些禁军与厢军,过高地估计了他们,不然就算将伏兵设在此处,也能将秦明生擒拿下。

    几个被派进林中打探的士卒,拿着刀枪抖抖索索地走了进去,眼见着再也看不见秦明等人,几个人就地一商量,把刀枪一放,居然靠在树上休息了起来,待休息的差不多时,几个人才摇摇晃晃地走了出来。

    秦明这会早已急的在林外来回走了多少遍,眼瞅着这几个人摇摇晃晃地走了出来,气的他抡起马鞭就抽了上去,边上的副将赶忙拦腰抱住,“将军,将军,此刻鞭打士卒,不利军心啊。”秦明这才悻悻作罢。

    等那几个士卒战战兢兢地汇报完毕,早已等得不耐烦的秦明,直接翻身上马,当先冲入林去。后面的士卒见秦明如此,无不心中暗骂,但是他们又能有什么办法,只能跟在秦明后面继续赶路。

    就这样紧赶慢赶,紧一步慢一步的,秦明终于听到了他最希望听到的消息。

    “报!将军,前方出现一支人马,打头俩人,一人手持长枪,一人马上挂着两柄镔铁剑,在道路中央阻住去路,该当如何,还请将军示下!”

    秦明最是好战,听到这个消息,哈哈大笑起来,“莫不是某家的菜来了!”提起狼牙棒,当先纵马而去。

    旁边的副将见秦明如此,心中苦笑,自家这位将军总是如此,他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只得收拾人马,追赶秦明。

    林冲、孙安二人一早便已在这里等候,等了近三个时辰,居然还不见秦明的身影,就连孙安都渐渐有些不耐烦了,但是当他不经意间稍稍回头,顿时让他大惊失色,林冲所部的三百五十人居然还是阵容严整,着装整齐,和刚到时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要知这个年代最为精锐的军队都做不到这点,如今梁山的喽啰居然能够做到,让孙安如何还能够镇定!

    “林兄当真好手段,孙某自认在江湖上行走多年,见识过天下多处兵马,能如梁山兵马这般,是孙某生平仅见,不知林兄是如何做到如此这般!”孙安带着佩服的眼神,诚恳地朝林冲抱拳道。

    哪知林冲苦笑一声,摇头道:“孙兄莫要抬举林某了,若是林某真有这等本事,又哪会遭人嫉恨……”说着,林冲面色有些黯淡,很快他面色一复,指着身后道:“我的部下,能有今日这般成就,全赖那些先生?”

    “先生?”孙安有些不解。

    林冲点点头,“不错,先生。其实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从郓城回来以后,俊辰便一直在鼓捣此事,每日里让合山上下所有喽啰都听先生说教上一个时辰,开始时还不怎么样,时间这一长,这些喽啰就渐渐显示出不一般了。”

    “照林兄这般说,孙某当要好好认识一下这个先生!”

    “这是自然,林某自当与孙兄同去。”

    二人正聊间,前方传来匹马的马蹄声。抬眼看去,就见一将手持狼牙棒在朝这边飞驰而来。

    “这厮应该就是那“霹雳火”秦明了,孙兄,你我二人谁先上?”

    “林兄先请,孙某在此为林兄掠阵!”

    林冲点点头,轻轻夹了夹马腹,催着战马走了出来。

    就见那秦明头戴红缨烈焰盔,身披金星连环锁子甲,脚蹬绿银靴,胯下嘶风骏睨,手持铜钉狼牙棒,眼若铜铃,声若雷吼,林冲也不禁暗自赞道:“好一员虎将。”

    秦明见林冲匹马走在最前,也不与他搭话,舞起狼牙棒,暴喝一声,“吃俺一棒!”便是一棒当头打来。

    “来的好!”林冲的身手自不是江湖上庸手可比,长枪带动密集的枪点,刺在狼牙棒的棒头,硬生生地将秦明这一招顶了回去。

    “可以啊,再来!”秦明见林冲这般身手,微微一怔,不由大喜,毕竟他还是武人,在这青州地界除了表亲颜树德,哪里还有对手?而颜树德就算与他过招,自是不会使出全力,毕竟是自己啊亲戚,伤到了算谁的?眼下遇到林冲,秦明当真大喜过望,舞动狼牙棒和林冲战到一处。

    按理说,以林冲的枪法,自是不惧秦明,甚至擒下他都不成问题,只是贯中有令在先,而且林冲也想看看秦明到底有何本事,居然能让俊辰看中,是以只守不攻,这秦明哪里还会管你这个多,这狼牙棒都快玩出花了,“泰山盖顶”、“枯树开花”一招接着一招,真是打得好不过瘾。

    约莫斗了二十来合,林冲大致摸清了秦明的招数,心知再打下去,自己只怕会忍不住出手了,所以卖个破绽,朝着秦明咽喉就是一枪,秦明吓了一跳,慌忙去闪,林冲趁这个机会,跳出战圈,打马便回。

    秦明好容易碰上一个对手,让他打的如此过瘾,哪里肯放,“休走!再吃俺一棒!”又追了上去。

    林冲回到孙安身边,“孙兄,看你的了!”

    孙安微微一笑,掣出双剑,“好说!”催开战马,迎了上去。

    秦明好容易遇到一个高手,这眼见换了一人,心情正不爽间,不料孙安上来照着他胸腹便是一剑横扫,秦明吓了一跳,这一剑若是扫实了,那定是一剑两段的下场。

    “哈哈,也是个高手!”秦明见孙安手段高强,不由大喜,舞起狼牙棒与他站到一处。

    秦明的手段,孙安适才已看的明白,而孙安的能耐,秦明却一无所知。不过对于秦明来说,有架打就行,还管你熟悉不熟悉,口中暴吼连连,狼牙棒没头没脑地打来。可孙安是可以和卢俊义过招的人物,手中双剑一分,左手阴剑定中盘,右手阳剑分日月,一阴一阳,左攻右守,又或左守右攻,和适才的林冲完全就是两种光景,乐得秦明心中只叫过瘾。

    打还是要打的,将令也是要守的,孙安估摸也打了二十多招,双剑一分一合,迫退秦明两步,打马便回,朝着林冲大喊道:“此人厉害,我等不是对手,速走!”

    林冲早已等了多时,闻孙安此言,长枪一招,“速撤!”于是乎,带着麾下人马飞速撤向麟荫谷。

    秦明打上了兴头,哪里肯舍,飞骑追了上来,“休走!且与某大战三百回合!”

    后面的副将堪堪赶到,见秦明又一个人追了上去,不由急的大叫道:“将军,休要追赶!小心有埋伏!”

    秦明头也不回,“此等草寇,纵有十面埋伏,又有何惧,我自去追,你在后引兵跟上!”

    碰上这么一个上级,这个副将真是生无可恋,可秦明的将令他也不敢不听,只能带兵在后面紧紧追赶。

    秦明就这么追着二人,不知不觉就追进了麟荫谷,在谷中这么一转两转的,居然就不见林冲二人的身影,秦明就算在浑,这时候也知道事情不对了,正想着找出谷的路时,不想却从谷中的密林缝隙间好像看见旌旗的影子。

    “哈哈,原来你们躲在此处,待我过去一棒一个了结了你们!”

    秦明是个想什么做什么的主,即然这么想了,就这么冲了过去,很快便看见了坐在帅旗下对弈的俊辰与贯中。

    “哈哈,死到临头还在这里下棋,爷爷这就超度了你们,去阎王爷那里继续下吧!受死吧!”乍见帅旗,秦明乐的边都没了,哪里还会想什么,要知道宋江是又黑又矮,眼前二人没有一个是的,就这份冲动,不被生擒真是没有天理了。

    果然,在冲到离二人还有二十步左右时,就见地面一陷,“轰”的一声,秦明连人带马摔了下去。

    “成了!”俊辰亦是一子下在了棋盘之上。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