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五十二章 战清风山(七)

正文 第五十二章 战清风山(七)

    秦明这人,为人脾气暴躁,但豪爽豁达,武艺看似高强,实则仗着一股血气之勇,但是打起仗了身先士卒,悍不畏死,深的士卒的爱戴,和大名府的索超二人,是俊辰心中重骑兵统领的最佳人选。

    虽说在州府大堂上,被崔猛一搅合,在被慕容彦达一激,脑子一热就接下了此事,但是他也没当回事,毕竟他自视甚高,不会把那些草寇山贼太当回事,哪怕就算他知道有梁山势力掺合进来了,他也敢照样挥着狼牙棒上阵。

    他性格如此,他的表亲颜树德也是如此,但是他的徒弟黄信确是一个心眼颇多之人,只是碍于自己的身份,于州府大堂上够不上资格发话,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秦明受命。

    这一夜,黄信彻夜难眠,只觉得这一次征讨清风山并非像秦明想的那样一帆风顺,会有难以想象的事发生。

    好容易挨到天亮,他赶紧收拾停当赶到校场,正遇上秦明在那里点兵,黄信赶忙上前见礼,并将自己的担心告知秦明,希望秦明能够带上自己出阵。

    谁想秦明听了黄信所想,哈哈大笑起来,用力拍着他的肩膀说道:“区区几个毛贼,本将出马自是手到擒来,你且用心好好守护城池,待我破的草寇,回头在找你说话。”

    黄信不由有些急了,“恩官,小将自是知道你的武艺,但是大人所说之事不可不防啊,万一花荣那厮真的以身事贼,那该如何是好!”

    秦明收住笑容,沉声道:“莫说那花荣,就是这青州地界群贼齐上,本将也自是不惧,此番出兵,定将此些人等全数缉拿,了却知府大人心头之患。”

    “恩官……”黄信还待再说什么,秦明面露不悦,皱起眉头说道:“休得再说,剿匪之事自有本将,你只需用心守护城池便是。”说罢,翻身上马,自有小卒扛上秦明的狼牙棒。

    黄信无奈,虽然他也知道会是这个结局,但他还是想要试试,“恩官保重,小将再次祝恩官此去一帆风顺,剿灭贼寇,小将再次静候恩官捷报!”

    秦明点点头,狼牙棒朝前一指,“出发!”

    青州出兵征讨清风山,这件事才由慕容彦达拍板定局,在离清风山不远处宿营的梁山众人就已经得到了消息。

    不得不说,经过整训以后的梁山军队,在纪律性上有了质的飞越,俊辰单骑救人,行动自是迅速,林冲等人还需整军才可出战,落后他也不过仅仅半天时间,仅凭出军速度,足以笑傲这个时代任何军队,让许贯中、孙安侧目。

    秦明自是觉得第二日出兵已是极为迅速了,足以打清风山一个措手不及,却不知他此次出征根本不可能到达清风山,在有时迁打探军情的情况下,青州一带的任何风吹草动都无法瞒过梁山。

    “你叫林教头他们带兵来此的目的莫不是为了那秦明?”许贯中听完时迁的汇报,转首看着俊辰问道。

    俊辰点点头,“知我者,师兄也!”一顶不要钱的高帽轻轻地给贯中带了上去。

    “据我所知,那秦明武艺虽然高强,但是那脾气极其暴躁,受到什么挑衅的话,很容易干出一些没脑子的事,这样的人真的合适吗?”栾廷玉适时说了一句。

    栾廷玉这般说,俊辰不觉得意外,原本轨迹里,就是这个仁兄在祝家庄一役中,与秦明大战二十多合不分胜败,后利用秦明暴躁的脾气,将其诱人陷阱之中,生擒活捉。“秦明作战悍不畏死,遇战当先,哪怕前方是枪林刀山,他也敢闯上一闯,仅凭此份血气和胆色,就足矣!脾气性格上的缺点,可以通过副手来给他弥补不足。”

    林冲见俊辰这般说,已知俊辰定要收服秦明的心意,“只是秦明乃是青州兵马总管,经制朝廷军官,又怎么会轻易投入我梁山?”

    “此事不难,贯中师兄,你觉得呢?”俊辰满脸笑意看着贯中说道。

    贯中点点头,“此事的确并非难事!尤其此地离清风山如此之近,更忝是宋江在清风山上,如此条件,收服秦明当是易如反掌!”

    见众人皆是一头雾水,贯中出言解释道:“宋江此人,虽说只是小吏,但是也在官场中打混,这么多年下来,眼见做官的好处,要当官不做小吏的想法已是根深蒂固了,更兼前朝曾有招安多处节度使的前例,他自然也不例外地会想到这个办法,只是仅凭那些盗匪怎能入的朝廷之眼,宋江自然会将主意打到现役的军官头上,希望凭借他们的影响力,引起朝廷注意,从而顺利招安,可以名正言顺地做官。”

    鲁智深摸了摸光头,皱着眉头道:“先生这越说,洒家就越糊涂,这宋江要做官和怎么让秦明入伙有什么关系吗?”

    贯中站起身来,与帐中走了几步,说道:“宋江要想让秦明入伙,定然行那绝户之计,借青州知府慕容彦达之手除去秦明家小,让慕容彦达和秦明结下死仇,让秦明无家可归,那么自然就会加入他的麾下来。他此计不可谓不高明,如无我梁山在此,此计定然成功!”

    “那秦明号称“霹雳火”,这清风山上有能敌得过的人?不能将秦明捉上山去,此计只怕也只是空罢了。”

    “众位怕是忘了,那“小李广”花荣眼下就在清风山上,从他将胞妹托于俊辰此举来看,他怕是要追随宋江,一条道走到黑了,连俊辰这等武艺,尚且伤在他的箭下,拿下秦明当不在话下。”

    众人凛然,如按许贯中这般说,这秦明还真是被宋江算计的无路可走,所幸自家也有贯中这等军师,否则日后遇上宋江,只怕还真会吃亏。

    俊辰眼见众人看向贯中的目光中,渐渐生出敬意,心中甚是欣慰,他执意让贯中来说明,就是为了让他折服这些悍将,确保他们能够心悦诚服,而不是看在自己面上去听从安排。“师兄,既如此,此战就交由你来安排,如何?”

    贯中有些意外,他原本想着只是分析一下,不想俊辰却将此战交由他手,不由一愣,但随即他便省悟过来,朝着俊辰一抱拳,说道:“喏!”

    贯中转过身来,环视一圈,下令道:“时迁!”

    时迁赶紧跳了出来,心中不无小得意,“第一个又是我啊!”

    “时迁你即可遣入青州城,务必于明日戌时之前,将秦明一家老小带出青州城,不得有误,如有一人走失,唯你时迁是问!”

    “时迁领命!”眼见许贯中说的认真,而一旁的俊辰面色凝重,时迁哪里还敢吊儿郎当,赶紧正声应道。

    “鲁智深!”

    “洒家在!”

    “你带领本部人马,在青州往清风山的路上,一处叫青棕林的地方埋伏,秦明来时,放他过去即可,如有败兵也不用去管,相信那黄信不会不管他师傅,定会不管不顾地出兵相救,你的任务就是无论如何也要把这黄信给我生擒了!”

    “洒家省得了!”

    “林冲、孙安!”

    “请军师吩咐!”

    “你二人在离青州十五里处等候秦明,与那秦明交战,许败不许胜,将那秦明引至麟荫谷,不得有误!”

    “得令!”

    “栾廷玉!”

    “请军师吩咐!”

    “你可在那麟荫谷中,对设拌马绳,多挖陷阱,多设机关,待得秦明到时,务要将那秦明一句生擒!”

    “得令!”

    许贯中将众将安排完毕,复对俊辰道:“小师弟,明日你我便在那麟荫谷中高树帅旗,在帅旗下手谈一局,如何?”

    “师兄有此雅兴,俊辰自是相陪!”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