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四十六章 战清风山(一)

正文 第四十六章 战清风山(一)

    施威、杨烈这两个的武艺,在整个宋末水浒的世界里,怎么看都是垫底的水平,哪怕就是在这清风山,也是属于那种下等的货色,真的比较起来,可能只有白胜这样家伙才会不是他们对手吧。

    本来照着宋江的为人,不管是谁挂了,他肯定都会假模假样的哭上几声的,只是这回还没来得及等他哭,就有另外俩个人跳了出来。不管怎么说,这俩个总是盐山一起过来的,就这么死了,邓天保、王大寿二人总会有些伤心,有些难过。

    “贼子无礼,胆敢杀我兄弟,我这就下去擒回此贼,刨腹挖心,祭我兄弟在天之灵!”

    也不待宋江说话,二人直接就出了大厅,纵马下山去了。

    不要说宋江了,在场的那些人都有些愣住了,这未免也太不着调了,根本不把老大放眼里,只是这二人已经走远,宋老大也只能先由着他们去了,强颜笑了笑,“就让我等在此稍等,待二位兄弟拿住此贼,也可作为王英兄弟大婚的一份厚礼!”

    “哈哈…大哥说的是!”

    老大发话了,纵然再错,也没人敢说不是,顿时笑做一堂。

    不说山上,单说这下山的二人,清风山上山也好,下山也好,都是只有一条路,没有多大的功夫,就看见山下那正在骂阵的人。

    只是他们下来的不是时候,正赶上他在骂阵,只听了一会,他们就听不下去了,无他,实在是骂的太精彩了!

    “你们没有猪的形象,但是你们有猪的气质!”

    “看见你以后,我才明白你老爹整天骂你“生块叉烧好过生你”是什么意思,看一下叉烧,在看一下你,真的是叉烧比你都强!”

    “说你们是猪,不对,猪都比你们要英俊、要聪明,说你们是猪,简直是对猪的侮辱!”

    这么精彩纷呈的骂阵,不要说听了,就是想的话,估计都没人想到过,那些小喽啰这是听的一个个脸涨的通红,腮帮子鼓鼓的憋着笑,但对于邓天保、王大寿来说,那真是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了,气都气的可以升天了。

    本来二人还想问问这人叫什么,可是这都被骂成这样了,他们哪里还会想起问啊,直接就是一个举起狼牙棒,一个挺枪,冲了上去。

    骂阵之人见有人冲了上来,长枪一指,大喝一声,“来将通名,某枪下不死无名之鬼!”

    邓、王二人那个气啊,直恨不得立刻砸他几棒,刺他几枪。

    “某,截天将军邓天保!”

    “某,铁枪王大寿!”

    本以为那人听了会吓一跳,却不想“哼!无名鼠辈!”

    “狂妄!”二人心头同时闪过这一句话。

    邓天保使的狼牙棒,靠马的冲击力成份更多,所以马也就更快一些,眼看着就到了那人身前,二话不说,直接就是“泰山压顶”的一棒当头而下。

    这一棒集合了他全身的力气,满心以为能砸他个脑浆崩裂,这当然是他美好的想法,只是世间的高手又怎么会如他那般简单!就见那人举枪朝他棒头一点,然后玩了一招杂技一般的花招,长枪离手在邓天保的棒上一转,而后接枪这么一拨,邓天保自己都不知怎地,自己势大力沉的一棒竟然转了方向,直接朝着落后他一个马身的王大寿的面门招呼过去。

    可怜王大寿,当了一辈子强人,不知从哪里听来了“铁枪”王彦章之名,幻想着自己拿上大铁枪,也改叫“铁枪”,应当也能像王彦章那般威风八面,即使做不到他那般的变态的,日不移影连打唐将三十六员,最起码吓吓人,打个两三个不成问题吧。他也想过自己没有好下场,想过各种死法,唯独没有想过,会被自己兄弟的狼牙棒迎面打死!

    就听见“嘭”的一声,王大寿迎面中棒,被那股巨力硬生生的从马上捶落,直接摔了个颈断骨折,当场死于非命。

    邓天保一棒没打到对手,反而把自己兄弟打下了马,正发愣朝着王大寿看的时候,只觉喉咙一凉,顿时就觉得一股股的凉风直往里灌,“哼,战场上发呆,东张西望,就没见过比你们更蠢的!”

    邓天保手一松,狼牙棒应声落地,捂着咽喉“呜呜”了两声,便倒栽下马。

    那人甩了甩枪上的血水,厉声吼道:“你等听好了,立时将我未过门的妻子放回,否则,某便踏平你家山寨,杀个鸡犬不留!”

    宋江等人这时候还悠哉悠哉地在厅中喝着茶,唯有王英背着手在厅里来回走着,在他看来拜堂和杀人完全就是两件事,根本不用刻意去等。

    “祸事了!祸事了!”

    众人闻声,都不由自主地举目望去,就见几个喽啰跌跌撞撞,连滚带爬的爬了过来,远远看到宋江的脸,跪在那里直叫“祸事了!祸事了!”

    王英那个气啊,纵然他在不懂,也知道在拜堂的时候不能说这个,他跑到几个人跟前,先是踹翻两个,而后揪住一个,大耳刮子直接抽了上去,“爷爷结婚,你TMD哪来的祸事!”只是这喽啰比王英还高,看起来甚是滑稽,就像小孩在打大人一般。

    宋江这时候赶了过来,一把抓住王英的手,把那喽啰从他手上救了下来,和颜悦色地说道:“你莫管那厮,只管细细道来,一切有我与你做主!”

    这种喽啰几时被人这般对待过,那个感动啊,就差没有把心肝掏出来给宋江看看了,于是便一五一十地把那人的话原封不动地告诉了宋江,也真难为他能把那么多骂人的话记下来。

    宋江听完还没来得及发话,又是王英先跳了起来,“我呸,什么他未过门的妻子,老子抢到的就是老子的!这堂老子也不拜了,这就去把那娘们给办了!”

    说着,就待往后面走,燕顺几个看宋江没发话,哪里敢让他走,赶紧拦在前头,王英见燕顺拦他,更是火大,直接从身旁喽啰手中抢过一把刀,朝着燕顺就是一刀,“叫你这厮拦我!”

    燕顺自是不会被他砍到,只是这脸上肯定是没光的,做老大的被老儿砍,这算什么事,眼见他要发火,周围那些围着的人见事情不好,这都动刀了,还不赶紧抢刀的抢刀,抱人的抱人,宋江见这一片乱哄哄的,心下直怀疑自己的选择到底是不是对的,只是眼下已经走了这条路,也只能暂且走下去了,“够了!这般成何体统,都随我下去,看他到底想干什么!”

    宋江这一句话,比什么都有用,包括王英在内的所有人立时收拾好装束,拿起自己趁手的家伙,拥着宋江下山去了。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