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四十五章 清风山群魔乱舞

正文 第四十五章 清风山群魔乱舞

    宋江也在囚车内,这句说带来的杀伤力太过惊人了,震的在场的四个匪首面面相觑。

    还是淫货王英脑子比较快,眼睛咕噜一转,上前一把揪住报信的喽啰,喝道:“你小子可看清了,真的是我宋江哥哥!”

    王英这带头一叫,其他三个人也立马清醒过来,顿时六只恶狠狠的眼珠子死死地盯着那喽啰,彷佛他只要说点不着四六的话就要吃了他一样。

    几个老大都这般看着他,吓的他混身直哆嗦,忙不迭迭地点着头。

    王英哈哈一笑,“这瞌睡还真遇上枕头了,这才劫个小娘子,这就把宋江哥哥也送来了,小的们,随我一起把宋江哥哥救了,回山给老子做主婚人!”

    “嗷!”这边王英才准备带人去劫囚,那边燕顺赶紧一把拉住他,“这清风寨的囚车,难道那花荣会不亲自押送,就我们四块料,哪个是他对手?”

    燕顺一提到花荣,王英不自主地一激灵,表情顿时不自然起来,隔了一会,才冒出一句,“哪怎么办,难道不救宋江哥哥不成?”

    “是啊,这人怎么都得救啊,可是怎么救啊!”燕顺很无奈地摇着头,花荣给他们的阴影太大了。

    先前报信那喽啰见几个大王这副德行,不由悄悄地拉了拉王英的衣角,在他耳边轻轻说道:“二当家,适才小弟好像看见那花荣也在囚车里,而且吧这囚车里还有俩个姿色不错的娘们!”

    “真的!”王英一听到女人,立马来了精神。

    “好像是吧,那可是官兵啊,小的也只是远远的看到,哪敢靠近啊!”

    王英一想,也是那么回事,不过这是个见到女人就走不动路的主,想到漂亮女人就要想办法弄上床的货,在满脑精虫的驱使下,他也不说话,提起刀骑上自己那匹劣马,打头就跑。

    燕顺几个看到王英跑了,赶紧追了几步,叫道:“老二,你跑那么快干什么?”

    “我去救宋江哥哥!”远远传来王英一声叫。

    “嘿,老二这是抽的哪门子风,我们哪是花荣的对手啊!”郑天寿听了,忍不住叫了起来。

    孟福通摇摇头,“他可不就是要老二想事吗?”

    走吧!还能真看他送死不成,大家伙一起上,我还就不信了,我们对付不了那花荣!”

    “干了!MD,不能一辈子都见那花荣吃死了!”

    这要说起来,人一旦突破了某样自己恐惧的事物,那勇气就是蹭蹭蹭地往上冒,就见燕顺几个提起刀就追了上去。

    或许,以他们的智慧而言,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过花荣会被押进囚车,可是,真的当他们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无不是目瞪口呆,比之王英初见时好不了多少。

    即然对方缺少了最强的那个人,对于这几个人说起来简直就是最大的喜讯,一个个的纵马扬刀杀了过去,如果不是宋江那家伙心里时刻想着要做官,不能把朝廷得罪太狠的话,只怕这些清风寨士卒肯定被杀的一个不剩。

    “咔咔”两声,王英和燕顺一人一刀劈散了囚车,郑天寿和孟福通赶忙爬了上去,小心翼翼地将宋江扶了下来,自有那小喽啰送上衣物、茶水,王英和燕顺在一旁接物递水的,“哥哥受苦了!”

    宋江从大喜到大悲再到大喜,这心情就犹如坐过山车一般,上上下下起伏不定,原本还以为肯定要到青州挨上一刀,没想到居然还能遇上燕顺他们,以他的城府之深,也不禁热泪盈眶,握着燕顺的手说不出话来。

    宋江是一时激动说不出话来,要那燕顺说话也说不出什么来,眼看要有些冷场了,还好这时候有个小喽啰跑过来,“当家的,所有士卒全部拿下,不曾走脱一个。”

    “嗯!”燕顺点点头,挥挥手让那喽啰离开了。

    这会宋江也算缓了过来,朝着众人抱拳道:“今日多亏有众家兄弟,不然宋某定难逃那一刀。只是你等怎会在此处?”

    别说宋江,就是花荣也很诧异,要知道那刘高可是一将二人绑缚,就立刻打入囚车,押往青州城,根本就没有时间给人通风报信。

    宋江这么一问,王英那厮淫笑了起来,叫了一声,“小的们,把那小娘们给押过来!”

    “好勒!”

    没多大功夫,几个喽啰便推推搡搡地押了个女子过来,王英看见了,喜的眼睛都没了,指着她对宋江道:“哥哥,这次小弟们下山,是得到消息说有商队打山下经过,兄弟们太久没开张,都快揭不开锅了,有这肥羊还不赶紧下山!这没想到,这商队还有这么个娘们,别说,还挺扎手,不是哥几个一起上,还真拿不住她。也是运气,我等收拾之时,听孩儿们回报说哥哥被押进了囚车,这才带着孩儿们过来救下了哥哥!”

    宋江在俩个喽啰的搀扶下,走进那女子,看了几眼,就见她红衣着体,颜若桃花,炫人目光,活脱脱一个大美女,能战俏佳人,只是不知为什么,此女嘴中尚自塞了块破布,犹自“呜呜”有声。

    宋江见此景,哪里还会不知道,指着此女对王英道:“此女真乃贤弟良配!”

    “真的!哎哟,我的好哥哥啊!”王英把此女带过来,也有些让宋江瞧瞧,给他捶捶边鼓的意思,要知道燕顺几人对王英留下这女子,意见颇多。这宋江如此上道,让王英那个高兴的,就差蹦起来了。

    “那哥哥就先随我等回山,待哥哥好时,还要哥哥给小弟主持婚事才是!”

    “也好!此事待回得清风山再说!”

    宋江这一发话,燕顺、王英等人立刻吆喝了起来,收拾人马行装,转返清风山。

    宋江见在场众人尽皆一脸喜气,心中也甚是高兴,“这就是我日后的班底啊!”

    只有花荣脸上神色黯淡,带着妻子、妹妹站在一边,宋江是个人精,脑子一转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上前抚着花荣手背说:“兄弟一心报国,愚兄自是知道!你我如今恶了刘高,暂且在那清风山安身,待日后在想办法!”

    宋江都这般说了,花荣还能怎么样,只能点点头,“一切交由哥哥处置!”

    王英就要大婚了,这条消息在青州境内的山头里传开了,没有人把他太当回事,但另一消息传出来,立马引爆了青州所有山头,宋江宋老大上了清风山,容忝大当家!

    宋江啊,大名鼎鼎的“及时雨”宋公明,如今在这清风山上开山立柜,坐了这头把交椅,顿时让青州境内的那些山头一个个的都着急忙活起来,无他,跟着宋老大混,这江湖地位还不得蹭蹭蹭地往上涨,总比自己在一个小山头混着强。

    于是乎,青州各条道上,每天都能看见一队队的人马,少则几十个,多则两、三百,全部上了清风山,一时间,清风山群魔乱舞,一片的乌烟瘴气。

    这王英自打回山就想把那小娘子给收了,只是那宋江说如此露水夫妻不得长久,须明媒正娶方的长久,而且还说待他身子恢复一些,就亲自给他操持证婚。

    宋江发话了,这王英还能说什么,立马就点头应了下来。只是没想到的是,宋江在清风山上的消息一传开青州境内大大小小的山头都过来投奔,一时间山上忙成一片,哪里还有时间给他操办。这厮眼瞅着,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于是把心一横,径直灌了两坛酒,喝了个半醉,摇摇晃晃地走到那关押小娘子的地方,想趁着酒性把事办了。

    如果是往日,这女子只怕真要难逃王英的毒手,只是如今这山上多了一人,这人对这清风山素无好感,只是因为宋江的缘由,才上的清风山,在后山带着妻妹生活。

    如今眼见王英摇摇晃晃地走到关押那女子的所在,花荣哪里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直接一把拉住王英,“你这厮,来此作甚?”

    王英见是花荣,自肆有宋江撑腰,直接推开花荣的手,酒气十足地说道:“你管我,你还以为你是那知寨不成!”说着,就待往那屋里钻。

    要说这清风山,最不让花荣待见的就是这王英,眼下这王英居然这般不把他放在眼里,他哪里还能忍住心头火,直接揪住王英就打。

    本来王英就算不是花荣对手,可是最起码还能过上几招,可是他自己喝了个半醉,哪里还能招架,顿时被花荣打得嗷嗷直叫。

    不过这山上如今人多了,喽啰也就多了,自有那喽啰去告知宋江等人。宋江一听,那还了得,一个知己兄弟,一个心腹小人,这两个打起来了,怎么能行,赶紧带然赶了过去。

    到了现场,宋江一声大喝,“都给我住手!”花荣素来信服宋江,一听他的声音,立刻就停手退了开去。

    但那王英却不肯罢休,还想和花荣拼个输赢,燕顺赶忙上去一把抱住,谁知王英仍自挣扎,“你在抱我,咱连兄弟都没得做!”

    宋江见王英如此,只得上前安抚,谁知王英脖子一拧,说道:“你还说要给我操持婚礼,可是这都过去多少日子了,也不见你操持,莫不是耍着我玩不成!”

    宋江一听,好气又好笑,搞了半天就为这事啊,就见宋江取过一领披风,披在王英身上,笑道:“这事都怪我,兄弟且放心,三日后,愚兄定亲自为你主持!”

    王英那厮嘟着嘴,撅着头说道:“你莫骗我!”

    王英如此模样,引得在场之人无不大笑起来,宋江一边笑,一边指着王英道:“放心,愚兄定不骗你!”

    王英不愧是和宋江一般,学过变脸,得了宋江保证,这立马就是满脸堆笑,“多谢哥哥!”

    “你这厮!”

    王英这边解决了,自是和众人回到厅中喝酒,唯有花荣形单影只的站在那里,说不出的孤独、凄凉。

    宋江知道花荣看不起合山上下人等,但是为了他胸中的报复,又离不开花荣,只能想办法安抚他。就见宋江走到花荣跟前,拍着他的肩膀,说道:“贤弟,愚兄也知你瞧不起这些匪类,只是眼下你我兄弟无处容身,只得在此暂居,待他日有的好去处时,愚兄立刻和贤弟离开此处,还望贤弟看在愚兄薄面,万万担待一二!”

    花荣艰难地转过头,“哥哥,小弟自是知道!定不会有负于哥哥!”不知怎地,花荣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脑海中忽地闪过一副画面,忍不住长叹了一声。

    三天的时间一闪而逝,清风山上下一片喜气洋洋,那王英一早起来,便穿上了那大红新衣,来到那正厅之中,就待宋江和小女子来到,就可拜堂入洞房了,每每思及至此,王英脸上不自觉的就是阵阵淫笑。

    只是这精虫上脑的厮来的也太早了些,整个大厅里除了小喽啰,就只有从盐山过来,并入清风山的那四个当家,“金毛犼”施威、“毒火龙”杨烈、“截命将军”邓天保、“铁枪”王大寿。

    邓、王二人与王英没多大交情,点个头打个哈哈也就是过去了,但施、杨二人就不同了,能与王英这种“色中恶魔”交好的,基本也是那种货色,三人甚至有过那种将女子凌辱至死的先例。

    瞅见王英这副样子,施威打趣道:“王老二,今天你就要成家立室了啊,看来青州三雄以后要成双雄了啊。”

    “哈哈,这事就不需你超心了,该怎地就还是怎地,大老爷们还能被娘们管住不成!”王英这厮边说还边抖了几下。

    “哈哈,说得那真是那么回事!”

    这几人吹牛打屁得正高兴,这时候从外面跑进来一个小喽啰,见到几人,赶忙报道:“几位当家的,山下不知何故,来了个骑马的小子,口口声声地要我们把他未过门的妻子放了,不然就杀上山来,杀个鸡犬不剩。”

    “哈,好大的口气,待我这就去把他砍了,回来再做新郎!”王英提脚就准备出门。

    施威几个就是在不懂,也不可能这个时候让他下山,赶忙上前拦住他,施威说道:“王二愣子,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不宜见血,这事就交给我和杨烈了,保证给你办的妥妥的!”

    王英想想,也是那么回事,点点头“你们可快去快回,我可等你们喝酒啊!”

    “放心放心,我俩还等着看你行房呢!”

    王英那厮听了,做势欲打,那二人哈哈大笑地跑了出去,“你们俩个手脚快点!”

    这俩个是下山去收拾人了,山上的人这会也渐渐开始过来了,连主婚的老大宋江也来了,他一瞧见王英,就满脸堆笑的拉着他,“兄弟,今日开始你也是有家室的人了,日后可要善待夫人才是!”

    宋江说话,谁敢说半个不字,王英只能乖乖点头。眼瞅着时辰快到了,宋老大一扬手,“吉时到,都给我吹起来,打起来!”

    顿时,整个山上一片喜气洋洋,可是,有句话叫“乐极生悲”,宋江才叫吹打起来,立马就见一个喽啰连滚带爬的跑了过来,“报!施威、杨烈二位头领,尽数被那人杀了!”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