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四十三章 张文远也挨一刀

正文 第四十三章 张文远也挨一刀

    “屠龙手”孙安,在原本的轨迹里,是田虎手下殿帅,文武双全,是田虎手下巅峰武力的人物,比起那蛮力过人,只适合做先锋的卞祥外,就数他的武力最强,当然这仅仅限于武艺的程次,道法不可计在其中。

    在俊辰的眼中,孙安比起卞祥,更俱价值。原因无他,卞祥只是猛将,孙安可是文武双全,田虎手下唯一的将帅之才。如果田虎不是仅将孙安、乔道清做为援军,用以临时击退梁山之用,而是委以重任,以一军之帅委之,只怕孙安可以取得更大的战果与辉煌。如此人物,竟然愿去梁山做客,怎能不叫他喜出望外。

    俊辰这里还在因为孙安的事情而沾沾自喜,可是当他无意之间看到贯中那似笑非笑的表情,顿时心里暗叫一声“糟糕”,脸上的笑容瞬时僵在那里,不知该如何是好。

    孙安固然是好,但是如果眼前这位大神和自己闹翻,这个代价大的俊辰都不敢去想,历史上的魏武王曹操,用事实证明了,一个优秀的谋士远比一个冲锋陷阵的大将来的有用,更不要说是荀彧这等“王佐”之才。有念于此,俊辰心里不由哇凉哇凉的。

    不过,再凉也没有用,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的,只能硬着头皮上了。让俊辰唯一庆幸的是,小七和时迁这些好事的都不在场,也没有人会因此嬉笑取闹一番。

    于是乎,就见俊辰搓着手,一脸谄笑,蹑手蹑脚地走近贯中,轻声地叫了声,“师兄!”

    贯中见俊辰如此小心翼翼,心中真是既好气又好笑,其实自他见识了宋室朝廷的黑暗以后,他就对宋室失去了信心。如同汉末那句话说的那样,“君择臣,臣亦择君”,像他这般的人物,要辅佐的自然是那能让他一展所长,一施抱负之人,只要是如此人物,他委身侍之又有何妨,又怎么会因为俊辰是梁山之主而见怪与他,这完全就是俊辰自己一时之间先入为主的想法罢了,认为自己这位师兄对造反者天生反感,所以才对田虎、宋江之流不屑一顾!

    原本想着这次待安道全施针完毕,就带着老母去梁山走一走,看一看,但眼见俊辰这副模样,心中忽地一动,想逗上他一逗。

    就见贯中斜眼瞟了一眼俊辰,心中憋着笑,没好气地说道:“哟,我道是谁,这不是那山东梁山赫赫有名的李俊辰大当家吗?这是找我有什么事吗?”

    俊辰这一听,心中便感一凉,暗想着要糟糕,只是当他抬头时,看见贯中的眼角微微上扬,顿时便猜到了贯中心中所想,本想着与贯中在逗几句,只是转念一想,就觉不妥,毕竟口舌之功不是他的长处,他不可能做到如宋江、吴用那般口若悬河,刀切豆腐几面光的的能耐,还是用最实际的办法来的更有效果。

    俊辰思毕,牙一咬,双膝一曲、朝着贯中就跪了下去。这个举动,大大出乎了贯中的意料,毕竟在那个年代的思维里,跪天跪地跪父母,哪有跪他这个师兄的,说出去只怕于他的名声也不好听。

    贯中伸出双手,意欲扶起俊辰,不料想却没有扶动,就听俊辰道:“师兄,请听小弟一言!师兄怕是还不知道小弟的身世吧,小弟乃是前唐嫡裔血脉,“莲峰居士”李煜便是小弟的先人……”

    “什么!你是南唐后人!”孙安乍闻,不由惊叫出声。

    俊辰并未管他二人有何动作,依旧自顾自的说了下去,“师兄,小弟知道,南唐已灭,也重未想过要复国,如这朝廷真能任贤用能,开疆扩土,小弟就是为之血洒疆场也绝无怨言!可小弟自出师以来,所见所闻又是什么?护过镖车,亲手打跑贼寇不知凡几;住过汴京,京师周边难民数之不盛。林冲、杨志等人无一国之良将,上将之才,结果却是一个被做狗使唤还遭人嫌,一个是娶个老婆还要遭人嫉妒迫害。这宋室如此不知体恤民间,不知边患严重,不顾这大好河山,只知一味的巧取豪夺,只知**享乐,却不知那塞外夷狄早已磨兵励马,虎视眈眈,就待南下了!这大好的河山,他宋室既然不想要,不想守,那么我要,我李俊辰大好男儿,我愿去守护这河山,这黎民,我愿带着我的梁山兄弟,去征战沙场,去收复失地,去开疆扩土,保我汉家黎民永世不受夷狄之苦,还请师兄祝我一臂之力!”说着说着,俊辰声泪俱下,最后更是猛然磕下,不愿再起。

    要说还是武人一根肠子通到底,更容易热血上头,孙安受俊辰之言影响,只觉浑身热血沸腾,战意激昂,恨不能此刻就能上的战场,去战个你死我活,他朝着俊很辰单膝一跪,拱手道:“俊辰兄弟,孙安平生最重“武悼天王”,此生在别无他求,只求同你一道杀入北方,还我汉家一个朗朗乾坤,再无夷狄之祸!”

    俊辰不知道的是,就算他不如此,许贯中也会跟他走。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天命是他们最相信也是最不敢违背的东西,在老道捡到俊辰的那一刻,他就已经给俊辰算了一卦,大概知道了俊辰的命数,更是将这些告诉了大弟子许贯中,让他今后好生帮助俊辰。而在俊辰出师的前夜,老道用鬼谷秘传的观星之术观星,虽然看到了杀破狼三星临凡,但他同样看到了许多原本注定命运的星宿,它们的命运也在悄悄改变着,当然,这些东西许贯中也同意观到了。就像东汉末年的沮授沮公与一般,他许贯中也是个永远遵循天命的人。

    “唉,你又何苦如此!”贯中听的俊辰说完,伸手扶向俊辰,这一刻俊辰在没有使用手段,而是随着贯中的手而站了起来。

    看着俊辰有些红肿的双眼,贯中只觉胸中有些难受,他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说道:“小师弟有如此志向,师兄愿助你一臂之力,兄弟之志一日不改,愚兄便助一日;兄弟之志一世不改,愚兄便助你一世!”

    “大师兄…”

    “你我江湖儿女,何必如此!在如此,岂非让人笑话不成!你还要让孙兄在那里跪到何时!”

    俊辰此刻方省起孙安之事,俊脸一红,赶忙扶起孙安,说道:“孙大哥,此事俊辰有失妥当,还望大哥勿怪!”

    孙安爽朗一笑,大手一摇,示意全不在意。

    许贯中见孙安全无芥蒂,心中稍安,开口说道:“适才小师弟支走阮小七,怕是去给那李巧奴赎身,并雇车了吧!”

    俊辰见贯中说破,心中也不觉意外,毕竟这位才是真正的军师级人物,能够猜到,毫不奇怪,是以点头道:“确时如此,还请师兄请出安神医夫妇及伯母大人,我等及早上路,以免夜长梦多。”

    贯中点点头,很显然他对俊辰非常满意,未见安道全便知此人以被自己劝服,梁山有主如此,他日兴旺可期!

    俊辰和许贯中、孙安带着安道全一家返回梁山不提,那原著的主角此刻却遇到了不小的麻烦。

    原本轨迹里宋江自给晁盖报了信以后,便依然有滋有味地做着他的押司,直到他杀了他包养的阎婆惜,才不得不跑路。

    但眼下这位仁兄明显就没有混的那么好,要知道原本郓城的知县是时文彬,这位老兄和宋江好的,就差穿一条裤子了。而眼下时文彬下落不明,郓城的知县暂时由候补知县盖天锡担着,他的关系和宋江就没有那么好了,再加上那会盖天锡府邸被烧了,钱财没了大半,这如今郓城的又数他官最大,那不是有仇报仇,有冤报冤,拼命的收刮起来,这和他没有多少交情,甚至还有点私仇的宋江还不是首当其冲,三天两头被讹上一笔银两。

    要说这宋江在郓城多年,满城上下尽皆认识这位“及时雨”孝义黑三郎,怎么会没人给他说话呢?这原因其实还是出在盖天锡和他自己身上。

    原本郓城有两名捕头,“美髯公”朱仝和“插翅虎”雷横,老实厚道一些的朱仝在东溪村一役中被张勇所擒,后又被俊辰带人救上梁山。剩下这雷横,是个眼里只有钱的主,像他这种人在盖天锡的眼里是最好对付的,一张张银票,一锭锭的银子砸过去,立刻把雷横砸的五迷三道的,拜在了盖天锡的座下为狗,哪里还会去管他宋江死活。

    宋江因为晁盖一事案发以后,回宋家庄躲了几日,再加上现在整日里被盖天锡刁难,弄的他认为自己在江湖一点名声都没有,有的只是在这郓城的名声而已。虽说他的面皮黑,城府深,但是在衙门里整日被人指指点点的,让他如坐针毡,难受异常。

    好容易挨到中午散衙,宋江如逃跑一般地离开了县衙,只是这心眼多的人,一旦觉得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那么他无论到了那里,都会觉得有人在那指指点点,而宋江就是这样的人物,到了郓城的街上,他的感觉也是这般,无奈之下,只得去了他给阎婆惜置办的房子那里。

    也许是阎婆惜命中注定了要挨宋江这一刀,只是这一次张文远这家伙就没那么好运气了。

    在宋江推门进屋的时候,这对野鸳鸯还在那里快活得很,也许是宋江在前世到死的那一刻都还是处男,也有可能这家伙更好男色吧,看看花荣、吕方他们,一个比一个帅气,楼上那对鸳鸯如此大的动静,他居然还不知道这是什么声音,竟然径直从楼梯走了上去。

    不上去还不要紧,这一上去,看到满眼那不堪入目的东西,宋江再也坚持不住,“咚”的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么大的动静,这两个人哪怕在投入也是听见了,两人转头这么一看,那阎婆惜顿时吓的面无人色,尖叫了起来,还是那张文远要镇定些,径直从阎婆惜的身子上爬了起来,随手这么拿起一件外衫,往身上这么胡乱一穿,坐在床边,摸着阎婆惜的身子,对着宋江道:“宋江,好让你这黑厮知道,如今这婆惜早已是我的人了,你如果是个知进退的人,便将婆惜的卖身契交与我,那么我等两不相干,如若你不肯,嘿嘿,你这黑厮可不是当初的那什么“及时雨”了,应该知道在如今的知县相公面前,谁才是说得上话的那个!”

    宋江那个气啊,虽然他不曾碰过阎婆惜,但是任谁被这般带了绿帽子,还能没有火气,只是宋江适才全无准备之下便遭此打击,一时间着实没有力气起身,只能黑着脸,粗着嗓子问道:“你二人是何时勾搭上的?”

    “切!”张文远轻蔑地瞥了一眼宋江,又在阎婆惜身上摸了一把,弄的阎婆惜娇喘不止,方才说道:“放着如此尤物,你居然锁在闺中,不知珍惜,你还管我等是何时好上,还不快快说来,婆惜的卖身契所在何处!”

    宋江黑沉着脸,沉吟半晌方说道:“就在那床头架子的搭囊里。”

    “你这厮早说不就好了。”说罢,起身便去那床头的搭囊中翻找,全然不知宋江已经翻身爬了起来,自袖中抽出一把短刀,脸色黑寒,一步步地逼近张文远。

    阎婆惜适才被张文远那番抚弄,娇喘之后有些慵懒,听见张文远所说,芳心中只觉阵阵甜蜜,正躺在床上幻想以后和张文远那开心的日子。突然感觉裸露在外的皮肤感觉一丝寒意,她缓缓睁开眼睛,就看见宋江铁着脸,高高举起短刀站在张文远的身后。

    眼见爱郎性命堪忧,这阎婆惜哪里还顾及春光外泄,一个翻身爬了起来,就朝宋江扑去,口中还直喊,“张郎小心!”

    只可惜她和张文远二人适才厮混久了,这会身上全无力气,还没撞到宋江,那张文远便被宋江狠狠一刀直捅在后心之上。

    “啊!”张文远惨叫一声,本来还想转过身来护着阎婆惜,但宋江此刻早已红了眼,一刀接着一刀,直捅了十几刀,张文远再无气息,方才罢手。

    宋江拿着滴血的短刀,一步步地走向阎婆惜,阎婆惜见宋江杀了张文远,还想杀自己,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拉开嗓子就想喊救命,可是宋江哪里还会给她机会。一步冲将上去,将她那嘴一捂,跟着便是一刀,就如同对待那张文远一样,一刀接着一刀,直到那阎婆惜再无响动。

    许是这连杀俩人,让宋江顿时清醒过来,看着倒在血泊中的二人,闻着满屋刺鼻的血腥味,不得不说宋江的心理素质太过硬了,这般环境还能从容不迫地洗手换衣,直到身上找不出一丝血迹,这才下楼出门,直奔城门而去。

    毕竟张文远这厮如今是那盖天锡的心腹、红人,睡了阎婆惜也是众人皆知,只是瞒着宋江罢了。但这下午坐班点卯不到,衙门众人心生疑窦,派人往阎婆惜家中一瞧,方知二人已然被杀,在看那宋江居然不到卯,顿知大事不好,赶忙通报盖天锡。

    盖天锡那个气啊,心说我收几个心腹容易吗,宋江你个黑厮居然连我的人也敢杀,真是叔叔能忍,婶婶也不能忍,当即派人上报济州府,同时命令雷横即可带人追捕宋江,必要将他捉拿归案。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