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三十七章 公孙胜求救

正文 第三十七章 公孙胜求救

    吴用是一个向来都非常谨慎的人,做事非常谨小慎微,用计更是堪称一击必杀,在原本的轨迹中,杀人越货、破门灭家、坑蒙拐骗之类的事都没有少做,是以此次看似凶险,但对于他来说,更本就算不上什么,更何况他也是东溪村人氏,对周边地形堪称了如指掌。

    而公孙胜则没有那么幸运了,说起来其实这位老兄才是劫取生辰纲的发起人,只是在极度崇尚道教的徽宗年间,他一个道士要混到跟人合伙打劫的地步,真不知道这位道兄在江湖上是如何混的,眼下虽说暂时逃脱了追杀,只是前路茫茫,他一时间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厮杀了半日,又逃了半日,公孙胜只觉又渴又饿,走了半晌,好容易才看到一个茶铺,正待进去喝碗水吃点东西果腹,却不想被茶铺小二一把拦住。

    “哪来的要饭的,也敢往里面进,赶紧走,不要影响这的生意。”

    “要饭的?”公孙胜心中愕然。不过想想也是,厮杀半日,烟熏火烤;又钻草丛,搞得蓬头垢面,道袍破破烂烂,怎么看怎么像乞丐。

    公孙胜低头看了看自己,脸上浮起讨好般的笑容,拱手道:“小哥,贫道走了半日,饥渴难耐,还请小哥让我入内,吃上一些东西果腹。”说着,就待入内。

    “唉,我说你有钱吗?就这么往里面闯?把钱拿出来给小爷看看,不然有多远滚多远!”小二又是伸手,把他拦了出来。

    “有有有……”有道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公孙胜赶忙伸手入怀去掏,去不想摸了半天半个铜板,细细一想,怕是在打斗逃跑时全部遗落了,顿时面露尴尬之色。

    但凡小二,都是善于察言观色的主,眼见公孙胜面色尴尬,哪里还不知他囊中羞涩,毫无分文,当下毫不客气,直接将公孙胜推搡出来,口中尚自说道:“没有钱还想到处骗吃骗喝,也不知去哪里偷了件破道袍,如果不是看你年老体衰,必拉你去见官,走走走,还不快滚!”

    公孙胜甚是无奈,只得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离开小铺。

    “我这是还能到哪里去?”公孙胜长吁了口气,暗自思索着,“难不成真的回二仙山去吗?”

    “不,我擅自下山,如今还未能在江湖中混出了样子来,哪里还有脸回去见师父!何况,保正被拿,如不能安然将其救出,我又岂能独自置身事外,安心修炼!”公孙胜不自觉地摇了摇头。

    就在公孙胜低头苦思该如何是好之时,不知怎地,公孙胜的脑海忽地闪过一个年轻的身影,“是他!”公孙胜不禁脱口而出。

    “他难道就是那日知机前辈与师父所言的三弟子吗?”公孙胜不由踌躇起来,要知道他之所以会下山,不无有与俊辰相较之意,谁叫知机子把自己这个徒弟说的天上有地上无的,直言天下能比之者,除却自己的大弟子许贯中,天下再无其人。

    公孙胜虽说是个道士,但是俗家的争胜好勇斗狠之心未泯,是以在原本轨迹中下山挑衅晁盖,置其带众劫了生辰纲,更是在石碣村一把大火烧了何涛的缉捕官兵。

    但此刻不由得他不踌躇,俊辰是梁山之主,林冲、鲁智深是他的结拜兄弟,而他却似一条丧家之犬,带来假消息,不带没有获得任何好处,更是累得晁盖放弃家业,无故被捉。纵然罗真人与知机子相差无几,但身为弟子却是相差甚远,不能为师门争光,由不得他不踌躇,不三思。

    也许是私自下山,下山的时间早了,在江湖中打滚的时间短了,公孙胜此刻还没有原本的铁石心肠,每每思及尚在牢狱中受苦的晁盖等人,他的心中便犹如万把小刀在乱割一般疼痛,暗自垂泪。

    “不管了,先去梁山,无论如何也要先将晁盖哥哥救出来再说。”公孙胜下定了决心,就在这一刻,他放佛感觉轻松了许多,一直以来枷在他身上的枷锁就这么消失了。

    既思定要去梁山,那公孙胜也不在犹豫,直接便起身朝梁山方向进发。但是想法是好的,只是他忽略了他此刻的身体哪里还能由得他如此,走不到几步,就觉得天旋地转,眼冒金星,一头栽到在地。

    公孙胜这一栽到,顿时引来了茶铺中歇脚之人的观看,那先前拦阻公孙胜的小二这时跑了出来,捶胸顿足地道:“哎哟喂,这怎么倒在这里了,这不是招晦气嘛,不行,我得把他弄走才行,不然让老板看到了,非锤我不可。”说着,卷起袖子,就把公孙胜往远处拖去。

    “住手!”就在这小二拖着公孙胜没走几步的时候,茶铺里传来了一声叫声,那小二抬头一看,满脸堆笑道:“哎哟,老板,您老怎么出来了,这不是有个乞丐倒在咱们店门口,我这不是正把他扔远些嘛。”

    “咦!”那老板走近了些,伸手指着小二就准备教训几句,却不想瞄了地上一眼,只觉此人眼熟,于是乎蹲下身子,仔细端详了几眼,心里顿时吃了一惊。“怎么是他!”

    面上不动身色地站起身来,吩咐道:“小六子,去,把咱后院那辆驴车拉出来。”

    “老板,您这不是…不是要…”小六子眼神在老板和公孙胜之间来回扫着。

    “是什么是,这是你家嫂子的三舅家的姥爷的儿子的姑父,还不赶紧去备车。”说着,往着小六子脑袋上重重地敲了一下。

    “哎哟,老板你打人……别打,我这就去!”眼见老板又要打他,赶忙跑回去准备驴车。

    那老板看了眼小六子忙慌的样子,叹了口气,眼带复杂地看着公孙胜……

    公孙胜只觉得自己做了好长的一个梦,梦中梦见了自己在二仙山学艺,梦见了自己在晁盖庄上高声唱和,梦见了众人在黄泥岗劫取生辰纲,梦见了晁盖在行刑台上吃了一刀,身首异处……“哇,哥哥,哥哥!”公孙胜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坐了起来。

    守在门外的小喽啰听见声音,向里张望了一眼,对着身旁的伙伴说道:“这人醒了,快去禀报哥哥!”

    “好,我这就去,你在此好生守着!”

    “这是哪里,这是什么地方?”公孙胜此时已从梦境中清醒过来,细细打量一番,发现这只是普通的一间民房,从房中根本看不出什么端倪,是以只能出声,看看到底是何人救了自己。

    公孙胜叫了几声,见无人搭理自己,心中感到奇怪。正思索此处到底为何处,是何人救了自己时,就听见房外响起了嘈杂的脚步声。

    “公孙道长可是醒了?”

    “不错,那道士确是醒了,这么个邋遢道士,哥哥何必太拿他做回事呢!”

    “嘘…且莫多言,与我通报一声!”

    “是,哥哥!”

    公孙胜耳目灵敏,自是将屋外之声听得一清二楚,很快便见一名喽啰进来抱拳道:“道长,我家哥哥求见!”

    公孙胜赶忙下床说道:“快请!”

    那名喽啰将门一开,“哥哥请!”就见一名年轻公子带着三人进了屋来。

    “果然是他!”公孙胜一见打头之人,就立刻认了出来,正是知机子口中的高徒,黄泥岗上的年轻人,李俊辰。

    俊辰见公孙胜已经能够下床,心道:“恢复得不错,看来二仙山还是有点道道啊!”

    面上带着一丝笑意,抱拳道:“公孙道长这厢可好?”

    公孙胜细细打量着俊辰几人,见他面容俊朗,神采飞扬,身后站着三人,生的豹头环眼的儒雅之人当是林冲,身材矮小精瘦的应该就是时迁,还有一位,是公孙胜至今都无法忘记之人,而此人也以狠狠的眼神盯着公孙胜,面皮上一块青色胎记,不正是那押解生辰纲的杨志!

    “唉!看来这杨志也是上了梁山了!这还如何是好,有他在此,这梁山怎地还肯搭救天王!”公孙胜心中不由自主地乱了起来。

    俊辰见公孙胜面色有异,只当其身子还未康复,于是上前几步轻声道:“道长的身子只怕是还没有康复,还是尽快躺下,待得身子修养好了,我们再说话。”说着,便欲扶那公孙胜上床休息。

    公孙胜眼见俊辰伸手过来扶他,心下一横,左移一步避开俊辰,朝着众人便是双膝跪地。

    此举出乎在场所有人的意料,俊辰见状赶忙伸手去扶,“道长这是何意,有事起来说话!”

    岂料这公孙胜还是有几分真本事,俊辰的臂力不算小,居然扶不起他,就见他轻轻推开俊辰的手,说道:“俊辰师弟,你且莫要扶我,待我将话与杨制使说完。”

    说完,朝着杨志又是一拜,高声道:“杨制使,看来阁下如今也是上了梁山了,那劫取生辰纲一事,全是贫道一力串掇保正,坐下此事,连累制使丢官,贫道万死难赎其罪,如制使定要杀贫道泄愤,贫道死无怨言!但有一言,贫道不吐不快,还望制使能容贫道说完。”说罢,直勾勾地看着杨志。

    杨志不语,只是目光中的狠劲已明显减少了许多。

    公孙胜见杨志不语,当即抱拳道:“谢制使容贫道把话说完。想那梁世杰平日里不行人事,专事收刮民脂民膏,民怨极沸,为了这二十万贯金珠宝贝,不知害的多少人家破人亡;制使身为杨家后人,不思为国戍边,守土保疆,却甘心为此等人押送金珠宝贝,只怕制使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走的是什么吧!制使走的不过是二百贯的财物加上破砖烂瓦罢了!”

    公孙胜惨笑一声,“梁世杰真是好计谋,端是将整个江湖玩弄于鼓掌之间,不仅害了制使,害了保正,也害了州府官员,端是一石三鸟之计啊!贫道不求别的,只求贫道死后,制使能够搭救保正,这样贫道也足以含笑九泉了!”说罢,朝着杨志拜了下去。

    “制使,动手吧!”公孙胜一仰脖子,闭目待死。

    杨志将手搭在刀柄之上,整只手上青筋一根根地暴起,脸上的神色是一变再变,时狰狞,时黯淡,是悔恨,时凶厉,如此往复,短短时间内不知道变了多少颜色。

    良久,杨志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对着俊辰道:“主公,若要救人,还需加派人手,加紧打探消息,看人犯究竟在郓城处决,亦或是交由济州府,乃至大名府处置。”

    “什么?主公?救人?”乍一听之下,公孙胜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猛地睁开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俊辰和杨志。“制使,这……”

    “哼,某家不杀你,不代表某家会放过你们,某家要你们活着,好好为梁山、为主公效命,他日如果你们敢有什么对不起主公,我杨志必取你们项上人头!”杨志厉声说完,末了,在心里加了一句,“多谢你等给我一个做人的机会!”

    俊辰拍了拍杨志,上前扶起公孙胜,说道:“一清师兄,你我第一次谋面,想不到尽是如此情形。保正之事,我已全然知晓,只是没有想到那王伦竟然会做出此等禽兽之事。师兄放心,小弟定然不会袖手旁观,定会救出保正。迁儿!”

    “哥哥!可是问那郓城之事?”

    “你且把你知道的说来听听……”

    “是,哥哥!前几日,那张勇与何涛在东溪村生擒晁盖、刘唐、朱仝三人,并那王伦、杜迁、宋万三人尸体一同带回郓城县,郓城县知县时文彬几斤晕厥,现已卧病在床,不能理事,县中大小事物均由候补知县盖天锡打理,此人亦属杨戬门生,行事更是很辣,每日里都将晁盖三人毒打三遍,不打得晕厥,决不停手,平时更是枷上十五斤的大枷,手铐、脚镣更是一个不少。何涛要将三人并牢中白胜一同押回济州府,而张勇则是要押回大名府,两人争执不下,现已各自休书与各自主子,等待主子回复,估摸着快马加鞭,也就这两日便可有所回音。”

    “保正!”公孙胜哀嚎一声,顿时泪如雨下。

    “那宋江呢?雷横呢?此二人现在有何动作?”

    “那宋江甚是奇怪,自晁盖被捉那日起,他便不在郓城县内出现,便是那时文彬卧病在床,他也不曾去探望过。据小弟打探,此人似是在回避什么,怕沾染上什么,真是白枉小弟昔日这般敬仰此人,真是瞎了眼!那雷横更是不堪,如今已经彻底投靠盖天锡,为其座下走狗罢了!”

    俊辰听完,低头略一思索,说道:“迁儿,加紧打探消息,我要知道郓城府衙内的一举一动,但有任何风吹草动,需立刻告诉与我。”

    “是,哥哥!”

    “劳烦二哥一会走一遭水寨,告诉阮家兄弟,这几日多打一些鱼,然后拿去郓城县内叫卖,多多观察一下县内大街小巷以及县内地形。”

    “好,我一会便去办。”

    “制使,可想与那张勇过上几招?”

    “哼,那张勇虽叫什么长旋枪,能胜得晁盖、朱仝,但在我这,他还不够看的,此人就交与我了!”

    眼见俊辰在安排行事,但偏偏没有自己的事,公孙胜心中甚是焦急,不由出言道:“师弟,愚兄可以做些什么?”

    俊辰抬头看了看公孙胜,随即摇了摇头,说道:“师兄还是在将养几日,救人之事有我等就以足够!”

    谁想这公孙胜也是个倔脾气,当即抓住俊辰手道:“师弟,你如果不让师兄一同前往,那师兄便独自前往,纵然一死,也要救得保正!”

    “唉……好吧!就是不知师兄舍得这几缕美须?”

    “美须?”

    “然也!”

    公孙胜愕然,胡须与救人何干,但为了晁盖,他咬牙道:“好!但能救保正,此须不要也罢!”

    “善!”俊辰抚掌笑道:“师兄可扮一游方盲目道人,在城中和张三扮师徒,在城中四处游走,与阮氏兄弟互通有无,观察城中一切举动,尤其是正牌知县时文彬。”

    “好!此事就交与我了。”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