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三十四章 杨志归心

正文 第三十四章 杨志归心

    生辰纲再次被劫,护送军官不知所踪,顿时震动了整个江湖和朝野,说句不恰当的,除了以徽宗赵佶、太子赵恒为首的赵氏宗族以外,天下已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蔡京为之大怒,与蔡府之内连砸三套他最心爱的笔洗,当众传出命令,责令大名府至汴京沿线各府、州、县限期捉拿劫道强人并押送官杨志,限期内拿不住人者,与强人并罪,誓要将这些胆敢一而再,再而三的匪类凌迟处死,以免天下真认为他蔡京好欺!

    一时间,天下官场震动,大名府至汴京沿线的大小官员人人自危,那火签流牌似不要钱一般,拼命向外洒出,举报赏金更是一高再高,顿时搅闹的整个江湖纷乱不堪,谎报者、冒领者比比皆是。

    消息很快传到了梁山,传进了杨志的耳朵里。

    杨志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自问自己一路尽心尽力,就想着如何才能让这趟差事平安到达,如果不是那姓谢的奶公,不是他为了抢权教唆那些军汉,哪里会有这档事的发生!

    杨志跌跌撞撞地走了出来,既没有看路,也没有看方向,就这么随意的走着撞着,一步一挨,慢慢的居然到了梁山后山的郝山峰。

    梁山后山,一般为家眷在此居住为多,只是唯独这郝山峰山势陡峭,如非必须,一般是没人愿意上去的。眼下这杨志失魂落魄的,自己在不自觉中居然已经走到封顶,眼看着还有几步就要失足坠崖!

    “叭”,一只手从后伸来,一把搭在杨志的肩头,“制使小心了,你这又是何苦呢!”

    这一掌猛地将杨志从失魂落魄的的状态中惊醒过来,他艰难地回过头来,就看见俊辰和林冲正焦急地看着自己,那份眼神中还饱含着浓浓地关切。

    “俊辰兄弟……”杨志看见俊辰,顿时情绪有了倾泄的出口,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双膝一软,跪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这一哭,这泪水的闸口就再也收不住了。毕竟杨志是一个将门出生,有着自己理想和抱负的军人,而且生性有些偏执骄傲的他又不屑去走那些奸臣的门路,拜在他们的门下,在这个世道里,又怎么会容得下他呢!

    林冲见杨志哭的伤心,正待上前劝解一番,却不想俊辰一把拉住了他,朝他摇了摇头,看那口型,分明再说,“让他哭出来。”

    杨志的哭声越来越大,边哭边叫道:“我杨家自金刀老令公始,七郎八虎、杨宗保一代一代为国戍边,戎马生涯几十年,天子御赐天波府,那是何等的风光,何等的荣耀!可是现如今呢,传到我杨志,却要沦落到给人做狗都遭人嫌啊!”

    “我杨志天生下贱吗?我天生甘愿去与人做狗吗?我走花石纲、走生辰纲,哪一样不是尽心尽力,不是尽职尽责,可到头来呢,就是TND连个奶公都不拿正眼瞧我,都敢给我暗地里使绊子。想我杨家满门忠烈,到头来就是一个小小的奶公都敢给我吆五喝六,都敢当面掣肘吗?我杨志堂堂武举出生,好端端的国之上将,如今居然落得有家不能回,有国不能报,末了还要被那些奸臣往死逼,你个贼老天,你让我杨志如何还有面目去见我杨家的列祖列宗啊!”

    哭闹了一阵,杨志忽然平静了下来,嘴里喃喃道:“既然你们都那么想我去死,我便顺了你们的心意,待到了下面,看你们这些奸臣能有什么好下场!”嘟囔着,杨志慢慢翻身爬了起来。

    “不好!”俊辰虽说让杨志去哭个够,但是心神一直都放在他身上,眼见他收住哭声翻身爬起,心中顿时升起一股浓浓的不安。

    眼见杨志要轻生,俊辰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一把抓住杨志的胸襟,厉声道:“杨志!你TND就是个废物去,你杨家TND都是废物,你们就这么一代一代地废物传了下来!”

    杨志平生最重杨家先人,最听不得就是有人辱骂自己的先人,眼下听得俊辰这般辱骂,哪里还能忍得了,虎吼一声,反手抓住俊辰的胸衣,怒喝道:“你有胆再说一句试试!”

    “有什么不敢!你们杨家就是TMD废物,你杨志就是废物中的废物!”杨志听了,立时大叫一声,抽手就是一拳直朝俊辰当面打来。

    杨志眼下气急攻心,出手毫无章法可言,换做平时,就算不是对手,也能和俊辰过过招,但是眼下,只有立马躺倒的份。

    果然,没过几招,杨志就被俊辰一脚踹翻在地。“起来啊,你不是不服吗!起来,我们在打过!起不来了吗?你就是一个懦夫,杨志!”

    俊辰的话就像一根根的尖刺,直刺杨志的心窝,他努力地想爬起来,但是他发觉不管他怎么用力,都无法爬起来,终于瘫倒在地。

    俊辰上前几步,抓着杨志厉声吼道:“你以为这天下就你杨志一个人郁郁不得志吗?你以为这天下就你杨志、你杨家的本事最大吗?你看看我这梁山上,林教头、鲁提辖他们,哪一个不是饱受奸臣迫害,哪一个不是国之上将!你以为老子的身世比你杨志还不如嘛!老子告诉你,老子叫李俊辰,老子姓李,李唐的李,老子就是李唐在这世间唯一的血脉!”

    “什么!你是……”此言一出,不要说杨志,就是林冲都被震的不轻。平日里,林冲和鲁智深不止一次的想问清俊辰的身世,皆被俊辰搪塞过去,却不想在这种时候,俊辰自己说了出来。

    “天下一统,我无话可说,我家先人技不如人,我无话可说。可是那狗贼赵光义是怎么做的,居然敢明目张胆的**我曾祖之妻。如果他赵宋但凡有点做为,有点担当,有点血性,就是叫我为它卖命也未尝不可!但你自己看看,燕云之地,至今沦落敌手,对西夏更是五战五败,岁币一送再送,税赋一加再加,民间一剥再剥,朝堂之上更是**林立,这样的朝廷还保之做甚!我也不怕告诉你杨志,有我一天,我梁山就绝不招安,它赵宋不要燕云,我李唐要,总有一天,我要带着我梁山儿郎去收复燕云,去战败契丹、党项、女真,去攻伐它赵宋。我要让它知道到底是谁才是这片河山、这片天地的主人!

    俊辰一口气吼了出来,一口气泄了便有一丝疲乏,松开抓着杨志的手,平静地道:“如果有一天我梁山平定天下,那么蔡京、梁世杰就是你的!如果你还想死的话,那么你自便吧!”说罢,轻轻拍了拍他,便拖着有些疲惫的身子朝山下走去。

    杨志孤零零地躺在山峰上,俊辰的话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在他的灵魂深处炸响,“是你的!是你的!是你的!”

    忽地,杨志翻身而起,朝着北方跪下,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满眼含泪地说道:“杨家列祖列宗在上,不是孙儿杨志不孝,而是这朝廷实在不给杨志活路走,从今日起,杨志就要为自己而活,待他日功成名就之时,再来祭拜杨家列祖列宗!”说罢,又是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而后一把抹去眼中的泪水,下山去了。

    聚义厅中,俊辰看着欲言又止的林冲,奇怪地问道:“二哥,你这是怎么了?难不成有什么不是吗?”

    林冲看着俊辰,似是有话要说,但又不知该如何说,待得他好不容易想好该怎么说时,就听见“嘎吱”一声,聚义厅的大门被重重地推开了,杨志从门外一脸严肃地走了进来。

    一改之前的颓废和死气,杨志的身上充满着兵锋锐气,凌厉的目光死死地盯着俊辰的眼睛,“你说……他们是我的!”

    俊辰丝毫不退让,凌厉的眼神反盯了回去,“我说的!他们是你的!”

    就听杨志厉声道:“只要你不改今日之志,我杨志就为你的李唐卖命又有何妨!若有一日让我发现你口不对心,拿着兄弟的人头去换取你的荣华富贵,杨志发誓必取你性命!”

    “啪”,俊辰一拍把手,霍然起身,斩钉截铁地说道:“但有我李俊辰一日在,就决计不会让此等事出现人间,但有此事,随君处置!”

    杨志不在犹豫,单膝下跪,朗声道:“并州杨志,拜见主公!”

    “制使……这…”乍一听见“主公”二字,俊辰一惊,就待上前扶起杨志。

    这边还没扶起来,那边又出状况了,就见林冲单膝一跪,亦抱拳道:“少主,请受林冲一拜!”

    “纳尼?”俊辰一急,忍不住冒出一句后世的经典台词,当下也顾不上杨志,一步移至林冲身前,边扶边说:“二哥,你这是干什么!赶紧起来说话!”

    林冲的身手不在俊辰之下,他一心下跪,俊辰又哪里拉的起来,“俊辰,你且松手,听我把话说完!”

    “好吧,你说!”俊辰眼见也拉不起来,索性松手听林冲说什么。

    “末将林冲,乃昔日南唐大将林仁肇后人……”

    “什么!”俊辰一听,立刻大叫了出来,眼中尽是不可思议的目光,别说俊辰,就连杨志也是如此。

    林冲不管二人,径直管自己说下去,“家父临终前曾有遗言,但凡我林家子孙,务必要尽心尽力寻找唐裔血脉,助其成事,复我大唐国土,扬我大唐声威!林冲有幸,得在有生之年,遇到少主,真是喜不自胜…不负…不负我祖重托…”说着说着,林冲的眼泪也流了下来。

    俊辰此刻方得扶起林冲,眼含热泪道:“二哥,林将军他…我们李家对不起他!”

    “少主……”

    俊辰抬手制止道:“二哥,还是叫我俊辰吧,少主此谓,还是莫要提起。”

    “礼不可废啊!少主……”

    “听我的!这是我的命令!”

    林冲无奈,只得点头应是。

    安抚得林冲,俊辰瞥见杨志似有话要说,心下觉得奇怪,转念一思便即想到,当下开口道:“制使可是想问那生辰纲究竟被何人劫走吗?”

    杨志两眼中不由闪出明亮之色,急切地点了点头。

    俊辰低头略一思索,沉声道:“生辰纲却是被人劫走了吗?制使的挑担中真有那二十万贯金珠宝贝吗?怕是天下人都小瞧了那位权倾朝野的蔡太师吧!”

    就在杨志想不开要跳崖时,东溪村的官道上扬起了好大一阵尘土。马上之人死命地抽着马匹,黝黑的脸上满是焦急之色。

    “吁”,眼见就要到得晁盖庄子,此人赶忙勒停马匹,下马便只朝晁盖庄子跑去,口中不停地高声喊着“保正!保正!”

    自有晁盖庄上庄客迎了出来,一见此人,便立马满脸堆笑,弯腰讨好道:“原来是宋押司,近来一向可好!”

    哪知平日里还会和他们逗上几句的宋押司,今日却似不认识他一般,直接一把抓住他,厉声道:“保正呢!快些带我去见保正!”

    正在院子里与吴用等人吃酒的晁盖听得门口吵闹,当下便起身出来查看。当他一见此人,顿时喜出望外,上前一把抓住宋押司之手,说道:“公明贤弟,你怎么来了?来来来,快些随我来院内吃酒,我在给你介绍几个江湖上的好汉认识。”不由分说,拉着他就往里走。

    宋江哪抵得住晁盖的力气,当下挣扎不脱,只得由晁盖拖着走,只是他口中由自不停,“保正,保正,你别拉我……”

    晁盖这时哪听得进这些,拉得宋江进到院内,便高声嚷道:“兄弟们,来来来,今日我给大家介绍一位名震天下的大英雄、大豪杰。”

    那刘唐嘴快,一碗酒到下肚,便问道:“哥哥,到底是何人,不要这么藏着掖着的,怪难受的。”说罢,哈哈笑了起来。

    晁盖也哈哈笑了两声,一指身边的宋江,说道:“便是这位宋江宋公明。”

    “莫不就是那江湖上人称“及时雨”的宋江宋公明?”

    “正是此人!”

    “哎呀,久闻哥哥大名,今日方才有闲得见哥哥尊容啊!”得到了晁盖的确认,众人不由喜出望外,一时间便都围了上来。

    宋江赶忙做了一个罗圈揖,好言好语地与众人说了一通,与众人喝了两碗之后,赶紧将晁盖拉到一边,悄声问道:“保正,你休瞒我,那黄泥岗上的案子可是你们这伙人做下的!”

    晁盖颇为意外地看了一眼宋江,点头道:“不错,正是我等兄弟做的!”

    宋江听了,不由跺足道:“哎哟,保正啊,你放着自家的大好家私不要,偏去惹下这档子事!你可知道,那蔡太师因为这二十万贯金珠宝贝被劫……”

    “什么!二十万!”乍一听到二十万,晁盖双眼一瞪,高声吼了起来。

    那边的吴用、公孙胜等人听得,甚感奇怪,不由开口问道:“保正,什么二十万贯?”

    晁盖气极反笑,指着宋江,没好气地道:“我的公明贤弟说我等在那黄泥岗上劫得金珠宝贝二十万贯!”

    “啪”,就见刘唐使劲将碗一砸,厉声道:“TND,哪来的二十万贯,就那几件首饰,加起来不足两百贯,其余的都是些破砖烂瓦……”

    宋江狐疑地看着众人,暗思:“我又不曾想分得一些,如此担着性命前来报信,你等须如此待我吗?”但又见众人表情不似作假,于是对着晁盖抱拳道:“保正,现在不管多少,眼下那白胜已被打入大牢,供出你等你人,知府大人已经在收拾兵马,就待下乡前来捉拿你等,保正还需早做准备。小弟先行告辞!”说着,朝着众人一礼,慌忙离去。

    宋江赶紧出庄,纵马急行间,就听见晁盖庄中传出一声暴喝:“蔡京,我草你大爷!”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