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三十二章 亲训

正文 第三十二章 亲训

    俊辰原本以为只要将训练方案制定好,然后将训练工作交给张教头这样的老行伍去训练,就该万无一失了。确哪里想到,第一天的训练还没结束,张教头便苦着脸找到了他。

    俊辰很诧异,按他的设想,他应该已经把训练的内容写的非常清楚了,怎么张韫还会如此表情。

    就听见张韫开口道:“贤侄,老夫虽然没见过你那样的方案,但隐隐感觉如果按你那般训练出来的士兵,精锐程度将冠绝大宋,而且老夫也想看看按你这般训练出的士兵会是什么样子,才会答应于你!但没想到,这第一天才开始就不行了,按你上面写的第一项,“卯时四刻起床,徒手奔跑十里,限时一刻半,超时不到者,视作不合格,取消当日早餐。”本以为应该都可以做到,却不想超过半数的人都做不到。”

    林冲见老丈人说了半天,口沫横飞,赶忙递上一碗水,让他稍歇在说。

    那想张韫却摆摆手,继续说道:“若仅是跑步,到还好办。只是接下来那什么训练来着的……”张韫一时想不起这个是什么词。

    “是队列训练。”俊辰接口道。

    “对对对,就是这个队列训练。不是我说啊,这个什么队列训练的,还是能免则免吧,无非就是排队走走路,跑跑步罢了,这是个人都会。有时间训练这个,还不如好好训练一下他们的刀枪功夫。”说罢,张韫坐了下来。

    张韫的话,代表的其实不仅是他一个人的意思,毕竟以这个时代的眼光看来,这些都是无用的,与其练这些,还不如多练一些刀枪棍棒来的有用。

    但俊辰则不一样,来自后世军队的他深知,队列训练最大的用处就是纪律。君不见后世德国已一己之力,挑起两次世界大战,打得整个欧洲全无敌手,靠的不仅仅是德军领先世界的装备,更重要的是德军的纪律在当时的世界上是最严谨、最深严的。就连那位小胡子也承认队列训练让德军的纪律更加严谨。

    俊辰低头思索了一会,抬头开着张韫道:“伯父,小侄认为一支军队,没有铁一般的纪律,就如同一个人没有灵魂一般,打打顺风仗可以,一旦碰到硬仗、血战,那么就必然一泻千里,丢盔弃甲,观我大宋军队,无不是如此。如果我们只想在这山上做一世山大王,练与不练均无不可,但如果我们想做一番事业,那么我们就必须要练这兵,练出一支冠绝天下的强军。”

    张韫与林冲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张韫笑道:“要是再像今日这般,又将如何?”

    俊辰笑了笑,说道:“这些喽啰原先都是些灾民、庄客、农夫、渔夫,哪里受过这般训练,对他们来说,虽然对军饷垂涎,但要适应这般训练,还需要时间。依小侄看,不若明日就让小侄亲自训练一日,如何?”

    “这……也好,明日就看贤侄的手段!”

    山间的清晨总是有些清冷的感觉,俊辰深深地吸了口清晨的新鲜空气,只觉得整个人都似乎要精神了许多,看了眼天边尚未完全隐去的星辰,淡淡地说了句,“开始吧!”

    “是,哥哥!”

    霎时间,校场的上空响起了一阵阵“呜呜”待我号角声,划破了整个梁山的寂静。

    不得不说,在这个时候而言,时间这个概念对于他们来说,似乎还非常的遥远。因为直到俊辰点起的线香即将全部燃尽的时候,才有一名喽啰跑到队伍的最前方,汇报道:“寨主哥哥,队伍集结完毕。”

    俊辰点了点头,看了一眼身边燃完的线香,又看了看校场上的队伍。打呵欠的、磨牙的、揉眼的、衣裳不整的、没有穿鞋的,千奇百态,什么姿势都有。俊辰似是自嘲般地笑了笑,开口道:“集合用了整整一柱香的时间,你们对这个速度满意吗?”

    俊辰的声音不大,但是在场的每个人都能在这个不大声音中听出凛冽的杀意,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半晌,才有人打着胆子回答了一句,“不满意。”

    “哦?”俊辰用戏谑的眼神看着校场中的众人,“看来你们之中,只有一个人不满意,那么其他人都很满意了,是吗?”

    此言一出,再愚蠢的人都听出了俊辰的不满,当下异口同声地叫道:“不满意!”

    俊辰微不可查地点点头,俊脸顿时一寒,高声道:“既然不满意,那么今天早上的晨跑就给我跑到满意为止。全部都给我听好了,绕山三圈,限时一柱香,超过一柱香的早餐减半,超过两柱香的早餐全免。现在开始!”说罢,就见他身后的张韫取过线香,当众点燃。

    顿时校场中的喽啰骚动了起来,一个个面色大变,议论纷纷。

    眼见这些人还没有意识到时间的紧张,俊辰跳下校场,朝着规划好的路线,带头跑去。边跑边自言自语道:“伙房的掌厨好像生病了,今天做的馒头也不知道够不够,如果不快点回来,恐怕就没有饭吃了吧。”

    一听到会没饭吃,那还了得,也不知道谁大叫了一声,“快跑啊,再不跑就没饭吃了!”然后就听见“嗖”的一声,当先窜了出去。

    人就是这样,不管做什么事,只要有人带了头,那么很快就会带动一大群人,没多大功夫,原本还熙熙攘攘的校场便跑的一个不剩。

    也许是会没饭吃的刺激,又或者是俊辰一马当先,跑在最前面,为了给大当家的博个好印象,这些个喽啰当真都是拿出了吃奶的劲在跑。但不得不说,当有了刺激和动力以后,这效果还是非常不一样的,校场的线香才燃完大半柱,所有的人都在俊辰的带领下返回到了校场。只是这个形象着实有些吓人,面色煞白,毫无血色,更有甚者还在那里口吐白沫。

    也确实难怪他们,这个时代重视的是骑术、射术、枪棒,那里会有人知道体能的重要性,别看他们跑成这样,要知道当年俊辰刚参军那会还不如他们呢!有句话怎么说呢,体能总能练出来的,吐啊吐啊的也就吐出来了。

    看着那些在呕吐的喽啰,俊辰的思绪似乎又飘到了自己刚刚参军的时候,那时候的他体能也非常的差,几乎每一次的体能训练结束,他也是这么吐啊吐啊,甚至于都有军官看不下去,劝他好好休息或者换个军种,但是天性倔强好胜的他,拒绝了所有人的好意,硬是咬着牙,就这么一路跌跌撞撞的走来,直到后来一考成名。

    眼见俊辰的脸上流露出神思的表情,林冲就知道自己这个兄弟又神游天外了,当下轻轻咳嗽了两声,将俊辰从自己的思绪中惊醒过来。

    看着身旁连带微笑的林冲,俊辰略报歉意地笑了笑,回过身来,开始亲子教授众人对列训练。

    也许是在后世那会教授对列不费吹灰之力,让俊辰产生了一种队列训练是最简单的训练。可是他忘了最重要也是最基本的一点,后世要参军,必须要有一定的文化基础,所有的新兵都有一定的理解能力,但是眼下……好吧,都是些不知道理解叫什么的山野村夫!

    “向右转!我说是向右转,向右,不是向左,TMMD,都多少次了,你们下面是不是带把的,连哪边是右都不知道!”

    “齐步走!我说的是齐步,你们都在干什么,跑什么,是叫你们走,不是叫你们跑,你们TMD连走和跑都不分吗?我靠,你更牛,还来个同手同脚,你这么走路不觉得别扭吗!”

    “向右看齐!看齐,向右,我说你在看哪,你那个脑袋来回转什么,朝右边看,TMMD,你低着个脑袋干什么,跟你老二算账吗?要算晚上慢慢去算,现在给我把脑袋抬起来!”

    “TNND,你们都是猪吗?不!你们当然不是猪,说你们是猪都是对猪的侮辱,猪听到这句话一定会非常高兴,因为终于有人比它还要蠢了!”

    俊辰真的要哭了,在他看来最简单的队列训练,居然还能训练成这样,看他脑袋那腾腾升起的白雾,相信如果太阳再大一点,可能真的会起火吧。四面转法、看齐、齐步这些,在俊辰看起来真的是在简单不过了,可是眼前这些一个个膀大腰圆的汉子,不要说做到如后世那般的整齐划一,就连最基本的是左还是右都分不清。

    俊辰自是恨的牙直痒痒的,可是在他的身后,智深和小七他们一个个都笑的前仰后合的。就听智深说道:“我说俊辰,还是算了吧,要他们这些个庄稼汉的去走这个,还不如你给他们一刀来的痛快呢!”

    俊辰轻轻哼了一声,他不是一个会轻言放弃的人,而且此刻任何人都能放弃,唯独他不能!如果他会放弃,前世也就不会成为军中精英了。他低头略略思索了一会,而后抬头叫道:“迁儿!小七!”

    “时迁在!”

    “小七在!”

    笑归笑,但是真的俊辰一旦下令,时迁和小七还是第一时间站出来接受命令。

    “你们两个立刻去准备白色布条,然后给我绑在他们每一个人的右臂上,速去!”

    “是!”时迁和小七二人,立刻领命而去。

    当在场的每一个人的右臂上都绑上白色布条之后,林冲敏锐地发现训练场上发生了变化。

    “咦!这是……”看着场中的众人居然不会在犯左右的错误,林冲忽然意识到了,“这白色的布条……”

    “既然他们自己分不清,那么就让我来给他们分清楚!”俊辰开口道,而后俊辰看着林冲和张韫,诚恳地说道:“二哥,伯父,或许在你们看来,这些都是没用的东西,但在小弟看来,这些却是一切的基础,体能和纪律,没有好的体能,就不能持续高效的高强度作战,长途奔袭之类的战术将只是一句空话,没有铁一般的纪律,我们就永远只能是草寇,要想收复燕云十六州,我们就不能要宋室训练禁军那般,必须要训练出一支铁一般的军队才行,还请二哥和伯父助我一臂之力!”说罢,朝着二人一揖到底。

    “收复燕云十六州!”张韫和林冲失声道。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俊辰的志向尽是如此远大!张韫是一个老军人,他亲眼看到过宋室对外的软弱,看着契丹想何时来打个草谷就何时来,想杀你百姓就杀你百姓,而宋室从来进贡就还是进贡,一点也没有想要收复失地的勇气和决心,也许随着杨家的没落,宋室的勇气也随之没落了吧!

    忍着心头的激荡,张韫扶起了俊辰,轻轻地拍拍他的拳头,便转过头去,在那一瞬,俊辰似是看到老人的眼中闪过一丝晶莹。

    林冲也拍了拍俊辰的肩膀,朝着他用力地点了点头。俊辰知道,林冲这是答应了自己,男人之间有时候不需要言语,一个动作就是男儿见无言的承诺!

    就在梁山大肆练兵,战力一天天整体提升的时候,江湖上又传出了一个惊人的消息!蔡京七十大寿,大宋四百座军州,各州太守都迫不及待地开始遣人送上生辰纲。

    其中,当数大名府那位知府梁世杰,送的最为夸张,整整二十万贯,比之原本轨迹中的十万贯,要多出一倍。之所以要送二十万,还是因为之前连续两次的生辰纲都被人半途劫走,未送至蔡京走上。虽然蔡京并未说什么,而且还好言安抚,但是梁世杰心中害怕,生怕被人攻讦,在加上蔡京女儿的枕边风,使得他狠下心来,把这许多年来收刮的民脂民膏一并装车,准备送往汴京为蔡京祝寿。

    为了防止这笔巨款再次被人沿途劫走,梁世杰本想遣大名府兵马都监闻达并棋牌索超二人,带兵押送。但不曾想那闻达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深知沿路贼匪众多,而自己手下又不过硬,虽有索超助阵,但也恐路上出事,坠了自己名声,故死活不愿走这一遭。

    梁世杰见闻达不允,心中甚是着恼,正愁不知派谁人押送为好。不想这时遇上杨志被解来大名府。梁世杰心中大喜,深知杨志乃将门之子,武艺高强,于是乎,便用此次行程之后保举杨志前往边军为条件,要杨志走上这一遭。

    杨志一心想恢复杨家祖上荣光,虽不想为奸臣卖命,但眼下似是有了那么一丝微弱的希望,不由得他不接下此次任务。

    于是乎,杨志还是同原本轨迹一般,和那谢奶公,周、郑两名虞侯一同走上这条宿命的道路。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