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二十五章 王寅战双祝

正文 第二十五章 王寅战双祝

    祝永清果然说错,这几日的快速追踪,早已让他们兄弟累的人困马乏,只是太尉严命在身,不由得他们飞马快赶。眼下既知赶到了前面,总算可以喘口气,休息一下了,没多大功夫,兄弟俩便进入了梦乡。

    要说这梦境是最能体现人内心深处的想法,无论是祝永清还是祝万年,他们俩心里自然也有着自己的野心,不约而同地,他们居然梦到了他们原本轨迹中的命运,兵伐猿臂寨,兵败被俘,而后就莫名其妙地加入了猿臂寨,祝永清甚至还娶了寨主之女为妻,接着受朝廷招安,兵讨梁山,最后功高受赏,封妻荫子。

    有道是“富贵荣华如梦一场,黄梁美梦终有醒时”,当俩人不约而同地做到功高受赏之时,尽然非常巧合地同时苏醒过来,只是在两人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其中都藏有深深的贪婪,只不过祝万年只是对权利和金钱,而祝永清不仅仅有权力与金钱,更有女色罢了。

    而张韫一家此刻已经过了应仁府,正朝着定陶的方向前行。毕竟来说,张韫老夫妻两个年事已高,张贞娘又是弱弱女身,就算小七、张三、李四几人再是鲁莽,也不可能将车驾的飞快,万一要是将老人或者是贞娘给颠坏了,将来俊辰和林冲的面上都不会好看,也因此这一路行的颇为缓慢。

    其实,前几日他们在路上已经和祝氏兄弟会过面了,只是祝氏兄弟只认得张韫一家,不识得小七三人,也万幸那日张韫在车内陪着老妻和女儿,不在车外,是以彼此错过了,也均不知。只是眼下,祝氏兄弟打定守株待兔的主意,小七他们还能这般顺利地混将过去吗?

    答案是否定的,因为祝氏兄弟为了抓获张韫一家,不顾江湖规矩和自身作派,居然当路拦车检查,只要有马车经过,必然是赶人翻车,不将此车翻个底朝天,确定没有要找的人,是决计不让通行的。

    不过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祝氏兄弟的做派渐渐被人传了出来,成为了那些专好八卦之人在茶余饭后的谈资。

    “哎,你听说了吗?”

    “听说什么?难不成最近又发生了什么大事不成?”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了,就是不知道什么什么时候,官道上居然会设卡检查来往行人了!”

    “咳,我还当什么事呢,本朝这样的事还少吗?今天这里设个卡收刮一点,明天再去那里设个卡收刮一点,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了,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的嘛!老程,最近是不是去找哪家相好找的多了,连这等事都拿出来说,啊……”

    “就是啊…”

    然后就听见这间小茶肆之中,一片大笑声凭空而起。大伙在笑,张韫也不可置否的笑了笑,毕竟这种事对于曾在朝中为官的人来说,再熟悉不过了,心里也不当回事。从怀中掏出几文钱往桌上一放,便带着小七回到车上,继续赶路。

    约莫前行了个把时辰,渐渐地就可以看见前方的道路正中,一人手持画戟端坐马上,另一人则在逐辆逐辆的翻找,丝毫不顾此时已经有四、五辆马车排起了车龙。

    要说,拦道的只有两个人,这里却有四、五辆车,无论是从车马数,还是人数上都远远多于对方,大家一起冲关,不就可以了吗?可让我们把视线稍稍偏上一些,就可以看见在路旁的草丛中,已经躺着不下十具尸体以及三、四辆马车的残骸了,在血淋淋的震慑面前,所有人都很一致地选择了服从,而不是很有血性地与之一搏,毕竟命只有一条,谁都不希望下一个死的是自己。

    张韫看了看前方,转过头来对着小七三人说道:“一会让他们检查便是,我等只需要多给一些银两便可安然过关,你等三人千万记着,此时万万不可生事!”

    小七三人连连点头,向张韫保证他们绝不会多生事端。

    他们不主动生事,但并不保证事情不会主动找上他们。

    要知道那祝永清人称“玉山郎”,不仅人长得仪表堂堂,更兼精通书画,其眼力之佳,可以远远看见在空中飞舞的蚊虫,不要说只有几辆马车的距离,哪怕是再远一些,只要你出现在了他的视线范围,他必然可以将你一眼认出。

    果不其然,祝永清将眼前这辆马车检查完毕,从车上下来后挥挥手让其离开。正待让下一辆上前接受检查时,稍稍侧身看了看后面还有几辆马车。这一看顿时让他瞳孔一缩,猛地朝前戟指大喝道:“张韫,我可算等到你了。”

    张韫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那边祝万年已然反应过来,顺着祝永清手指的方向看去,就看见张韫等人正坐在马车之上。当下心头狂喜,大叫道:“张韫,看你往哪逃,这便乖乖随我回去复命吧。”说着,一扯缰绳,打马向前冲起。那祝永清见祝万年已然冲了上去,心中大骂,当下也顾不得那么许多,拔出倒插在地上的画戟,徒步追了上去。

    张韫眼见祝氏兄弟一前一后的冲了上来,心中暗叫不好,也顾不得那么许多,赶忙吩咐道:“我想办法拦住这两个人,小七,你和张三李四你们二人赶紧赶了车走,不用管我们俩,到得梁山,记得告诉小婿,他日一定要想办法替我等报仇。”说着,从车旁抽出一条长枪,朝着祝万年便迎了上去。

    小七见状,又岂能让张韫一老人孤身迎敌,当即拿起一把朴刀,叫道:“老哥哥,等我一起来。”说着,看了张三李四一眼,示意二人赶紧走,便提刀加入了战团。

    祝万年看了一眼冲上来的张韫和阮小七,也不迟疑,直接打马冲过,直奔马车而去,张韫和小七刚想回头去拦,这边祝永清便到了,长戟一抖,便将两人圈了进来。

    要说张韫的武功身手还是很不错的,小七当然也不会是庸手,但是张韫毕竟上了岁数,而且小七大半的功夫是在水里,如果在陆上对付个把小毛贼,自然没有问题,但是此刻的对手乃是“玉山郎”祝永清,在原本轨迹中以其可以轻易打败刘麒的身手,虽然刘麒也算不得什么高手,对付一个年老的张韫和陆地上的阮小七,还是搓搓有余的。

    这边祝永清战住张韫和小七,虽说大占上峰,但张韫和小七一心防守之下,他想取胜也不是一件容易事;那边祝万年打马赶到马车之前,两戟打翻张三、李四二人,而后复又伸出画戟挑开车前帷裳,就看见张夫人和张贞娘二人紧紧地抱在一起,缩在车厢角落那里,见的祝万年挑开帷裳,张夫人厉声喝道:“你想做甚!”

    祝万年“啧啧”两声,目光在张贞娘脸上扫过,说道:“果然是个美人,难怪让衙内难以忘却,这便随我回去吧。”

    “你休想将我女儿带回去,亏你也是个习武之人,居然甘心做高俅贼子的帐下走狗,他日有何面目去见你家列祖列宗!”张夫人看着祝万年,戟指大骂道。

    祝万年勃然大怒,“老东西,你莫不是以为祝爷爷不敢杀你不成!”说着,双手用力,画戟朝着张夫人胸前急刺过去。

    张韫的眼睛余光扫过,顿时瑕疵欲裂,“恶贼,你敢!”祝永清岂能放过这个机会,一戟逼退小七,然后朝着张韫咽喉就是一戟刺去。

    “张教头,小心啊!”张三、李四被打倒在地,手脚无力动弹,当下只能拔高嗓子叫道。

    张韫猛然醒悟,急忙向右侧闪去,但为时已晚,就听见“噗”的一声,左肩上已经中了一戟。祝永清见状,残忍地笑了笑,更是加快了攻势,以其一举拿下二人。

    而祝万年那边,他满心以为必中的一击,却不曾想居然会从马车一旁伸出一支长枪,将他志得意满的一戟打偏到了一旁。

    祝万年大惊,急忙收戟护在身前,然后抬头一看,就见一个三十岁上下的壮汉,手持长枪,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车旁。

    祝万年见对方只有一人,心下稍安,复伸出画戟指着那汉子,沉声道:“汉子,这事不是你能够掺合的起的,听我句劝,就这么离去吧,如若不然……”

    “如若不然,你待怎地!”那汉子开口接道。

    “哼,如若不然,便叫你为这戟下亡魂。”祝万年重重地杵了一下画戟道。

    那汉子看了一眼祝万年,忽地大笑起来,“哈哈哈,想我王寅走南闯北,见过不少自大之人,但从未见过似你这般只敢欺负手无缚鸡之力的妇孺之人,”说着,长枪一指祝万年,“王寅大好头颅在此,你若真有本事,大可取去。”

    祝万年闻言大怒,“找死!”当下舍了车内的张夫人与张贞娘,拍马舞戟,直取王寅。

    王寅冷冷一笑,持枪便迎了上去。两人一交手,祝万年顿时大吃一惊,他凭着战马之力,对上王寅都颇感吃力,如果没有战马,祝万年都不敢去想他会是何等结局!

    “永清援我!”眼见自己可能不是王寅对手,祝万年也顾上这什么江湖规矩,当下放声高叫。

    祝永清此刻已然是占尽上风,将张韫和小七二人打的全为招架之力,性命只在旦夕之间。闻得祝万年的呼声,祝永清抬眼一看,顿时大吃一惊,“这天下竟然有如此身手之人!”当下也不废话,接连几戟,将张韫和小七二人打翻在地,提戟便朝王寅的战团冲去。

    顿时,祝氏兄弟一马上,一步下,集二人之力,合战王寅。原本以为合二人之力当能很快拿下王寅,但是却没想到,王寅却是越战越勇,丝毫不曾败像,让二人大失惊色!

    他二人如果能知道历史,自然不会如此吃惊。要知道王寅在原本轨迹中,被方腊拜为兵部尚书,镇守歙州,在与梁山的大战中,先后杀死魏定国、单廷圭、李云、石勇四将,最后是在林冲加入战团的情况下,和林冲、孙立、黄信、邹渊、邹润五人之力,方才将其击杀,足可见武艺之高!

    以祝氏兄弟的身手若能沉下心来,全力与王寅周旋,凭借战马之力,也并非没有取胜之机。只是二人全为眼前的功劳迷住心窍,哪里还能沉下心来。

    就在王寅和祝氏兄弟恶斗的时候,远处的官道上,传来一阵阵异常急促的马蹄声,由远而近,渐渐地逼近了王寅他们。

    祝氏兄弟听得马蹄声,脸上不由露出笑容,他们满心以为定是自家的援军到了,当即祝万年开口道:“汉子,现在停手还来的及,某定当于太尉面前保举与你,凭你的身手,他日荣华富贵,高官厚禄当不在话下。”

    王寅冷冷一哼,“废话真多,若有本事,自将我命取去便是。”

    “死到临头还嘴硬!”祝万年见王寅油盐不进,也不再说话,和祝永清一起全力与王寅周旋,等待援手。

    但出乎祝氏兄弟意料的是,马上所乘之人还未到得战团,声音便已远远传来,“贼子休走,胆敢伤李俊辰兄弟、长辈,且留下性命于我!”

    祝氏兄弟闻言,如遭雷击,是强援不错,只是这强援并非是己方的,而是对手的。王寅也不忘出言讽刺道:“援军来了啊,不过看起来更像是我的帮手,还真是遗憾啊!”

    祝氏兄弟那叫一个怒啊,只是技不如人,又能如何?有道是:“大难临头各自飞!”这句话不仅用在夫妻身上,用在兄弟身上亦是一样。眼见俊辰越来越近,祝永清不在迟疑,对祝万年道:“兄长,你权且挡他几招,待我骑上马来,你我在一起去他性命。”

    “好,你速去速回!”祝万年不疑有他,当下奋力挡住王寅。

    祝永清快步跑到绑缚马匹之处,立即翻身上身,却不想他调转马头,打马就向后疾驰,边跑边高喊道:“兄长,死你一个总比我们两人都死于此处好,兄弟这就去搬取救兵,来日定为兄长报仇血恨。”

    那边祝万年听得,心里哇凉哇凉地,到这份上,他还如何不知,自家兄弟跑了,把他留在了此处顶缸。原本就不是王寅的对手,再加上俊辰已然飞马赶到,当下更是手忙脚乱,左支右绌,不多时就连中俊辰、王寅数枪,当场毙命。

    既见祝万年毙命,祝永清又已逃的不知去向,俊辰很恨地将枪向地上一插,下马便向马车内问道:“伯母、嫂嫂,贼人已被打跑,你们可还安好!”

    车内沉默无语,隔了半晌,就听见张夫人开口道:“我与贞娘无事,辰儿有心了,但不知其他人……”

    “放心吧,我等受得都是皮外伤,将养些时日,便可无碍。”张韫和小七,张三和李四彼此搀扶着,杵着刀枪走到马车附近说道:“今日多亏这位壮士,如若不然,只怕我等今日恐都难讨得好去。”

    俊辰此时方得向王寅行礼道:“今日之事,多谢这位兄台,如果不是兄台仗义出手,只怕区区怕是要抱憾终生了!”

    王寅亦抱拳道:“俊辰公子,客气了!”

    俊辰闻言,大感意外,“你认识我?敢问这位兄台是?”

    “你不妨在仔细看看。”王寅笑道。

    俊辰依他所言,细细地打量着王寅,同时亦在脑海中收索着自己的记忆。忽然脑中一闪,惊叫道:“你是王寅,是师……”

    王寅见俊辰认出了自己,当下抬手止住了俊辰后面的话,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递给俊辰。

    俊辰接过书信,打开一看,顿时心中百感交集,半晌无语。

    良久良久,俊辰抬头看向王寅,王寅亦看着俊辰,“你都知道了!”

    “嗯!”

    “你怎么想的!”

    “我听姑娘的,跟你走!”

    “好!”俊辰听了,伸出右手,“今生你不负我,我必不负你!”

    “啪”王寅亦伸出右手,牢牢地抓住俊辰的右手,沉声道:“我王寅绝不负自家兄弟,只望你可以答应,他日若是得势,莫望了救出姑娘,她实在太苦了!”

    “我答应你!”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