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二十三章 张府夜话

正文 第二十三章 张府夜话

    月明星稀,夜色苍茫。汴京的夜晚还是那么让人着迷,那么让人陶醉,很容易让人沉浸在其中,不能自拔。从酒楼、茶馆、青楼中传出的丝竹声、嬉笑声、打闹声、饮酒声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幅美丽的画卷。

    然而再美丽的画卷,再悠扬的乐声,对于此刻的张贞娘来说,显得是那么的多余,那么的刺耳。自从林冲的噩耗传来的那一天,她的心便已经随着林冲去了,如果不是老父母死死的看著她,她真想一死了之,去追寻她的夫君。

    俗话说:“睹物思人。”张贞娘的房内,放满了昔日林冲使用的兵刃、茶具、酒具,张韫老夫妻为了不让女儿整日沉浸在悲伤中,终日以泪洗面,曾经不止一次要把这些东西移走,可是张贞娘执意不肯,甚是以死相胁,老夫妻二人无奈,只能由得她去。

    “吱”的一声,张韫推开贞娘的房门,看见贞娘正看着林冲昔日练功用那套练功服怔怔发呆,老人心中默默地叹了口气,上前轻轻拍着女儿的肩膀,“孩子,不要再看了,先去吃点东西吧,如果身子饿坏了,那怎么得了啊…”

    “我不饿,爹爹,让女儿在…在多陪官人一会吧…”说着说着,贞娘又是泪如雨下。

    张韫看着女儿哭的死去活来,真的想把林冲还没有死的消息告诉她。但是信中再三告诫他,府中全是高俅眼线。深知此事干系的他,只能硬生生地按捺住自己。这个一声刚强的老人紧紧地握着拳头,紧咬牙关,强迫着自己转身离开,只是在他转身的那一刻,眼角那一丝晶莹,将他心中的痛表露无疑。

    张韫既离开女儿的房间,也不想回到自己房中面对另一个愁眉不展的女人,只能来到院中。

    此时月正当空,皎洁的月光洒在张教头的身上,形单影只,显得格外无助。所幸的是,影子只是影子,并非真实的存在。就在张教头看着月亮出神的时候,忽然间,他似乎听见了背后有一些极其细微的西索声,毕竟,老人有时候对声音还是极其敏感的。

    他赶忙转身,就看见俊辰带着两个不知名的男子正在将时刻在他家后门盯梢的两个闲汉捆绑起来,颇感诧异的他正待上前询问,就瞧见俊辰对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他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本能的反应告诉他,此时还不是叙礼的时候。

    很快地,一条黑影从府中不知那个角落中冒了出来,跑到俊辰身边轻轻耳语了几句,俊辰点点头,对他道:“叫张三、李四他们按照原定计划,开始吧。”

    “是,哥哥。”说完,一个“鹞子翻身”翻上院中大树,接着茂密的枝叶和夜色的掩护,很快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目送着此人的离开,俊辰展颜一笑,对着张韫一揖到地,说道:“伯父,小侄这厢有礼了,先前若有什么不当或是惊吓到伯父的地方,还请伯父见谅。”

    张韫连忙上前几步,一把扶起俊辰道:“好贤侄,你总算来了啊,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啊……”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

    也难怪张韫会如此,长时间的被针对、被欺压、被监视,现在终于看到了摆脱这种生活的希望,自然而然地就喜极而泣起来。

    俊辰见张韫的声音越来越大,渐渐地有些兴奋过头的苗头,当下上前搀住他,对他说:“伯父,晚上风大,我们还是屋里说话吧。”说着,似提醒似责怪的眼神看向张教头。

    “对对对,进屋说话,进屋说话。”张韫猛然一拍自己脑袋,牵着俊辰的手朝屋里走去。

    俊辰一面随着张韫朝屋里走,一面又向跟着他进来的阮小七暗暗地使了个眼色,小七心领神会,点点头直奔下人居室而去。

    进的屋内,便听到女子悲悲切切的哭声,俊辰抬眼看向张韫,老人哀叹一声,“唉,自小婿犯事以来,贞娘便终日以泪洗面,未尝有一日不是如此。更添有高太尉之子,上门逼婚,虽说用一年之期暂时唬的他点头答应,但是这终日被人监视在侧的,只怕我那老妻和孩儿就要撑不下去了。”说着,又抹了一把眼泪。

    “伯父,权且放心。小侄今日前来,正是得林冲兄长的委托,前来救二老和嫂嫂脱离魔掌,以其全家团圆。”

    “好好,贤侄,只是小婿林冲他现在何处,怎地不见他自己前来?”老人见林冲没有自己前来,面上略略有些不快。

    俊辰哪里不知老人心中想什么,苦笑道:“伯父,非是林冲兄长不愿前来,实是他实在无法前来啊……”于是,俊辰便将林冲自离开汴京开始的遭遇一点一点地告诉了张韫,只听得老人双目赤红,须发怒张。

    “高俅,高二拐子,老子从此和你高家势不两立!高俅,老子早晚……”眼见张教头声音越叫越响,情绪越来越激动,俊辰当下也顾不得长幼之序,身影朝前一闪,立马捂住张教头的嘴。

    “我说伯父,咱们眼下还在汴京,您老要是老是这么一惊一乍,动不动来上一嗓子的,真要是把人引来了,我们还怎么离开汴京,难不成真的杀出去不成。”俊辰有些无语,在他耳边颇为生硬地说道。

    “嘎吱”一声,里屋的一间房门猛然打开,“老头子,你那么大嗓门作什么,生怕外面那些人听不见还是怎地,是不是非要把女儿送给那高俅的儿子糟蹋,你才满意……你们这是?”张夫人怒气冲冲地推开房门,看也不看地指着张韫的方向就骂,只是待她看清俊辰与张韫的状况时,不禁有些愕然,险些当场石化。

    还是俊辰见机快,朝着张夫人纳头就拜,“伯母在上,请受小侄一拜!”

    不得不说,俊辰这一手还真漂亮,原本看到自己丈夫和俊辰摆出如此姿势,当下就准备使出女性独有必杀技—超分贝音攻的张夫人,反到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你是何人!为何叫我伯母!适才你与我家官人……”

    “伯母容禀,小侄乃是……”俊辰按照路数,将自己的来历和此行的目的说了一遍。说完,嘴角抽了一抽,隐晦地瞥了张韫一眼。

    “哎呀!原来你就是俊辰,快些随我进来,贞娘每日盼星星盼月亮的,终于盼到你来了。”说着,一把抓住俊辰的胳膊,就朝贞娘房里拉去。

    再说张贞娘,此刻的她和俊辰第一次见她时相比,当真是形容消瘦,面容憔悴。虽说侍女锦儿因为某些原因被高衙内重金收买了,但是眼见贞娘如此,她心中也甚是不忍,“时候已经不早了,娘子还是早些安歇吧,官人他武艺高强,定然不会有事的。”

    贞娘缓缓地摇着头,说道:“锦儿,你不用管我,自去安歇吧!”

    “可是娘子你……”

    “女儿,女儿,你看这是谁!”这时候张夫人把门一推,打断了锦儿的话。她伸手把俊辰拉进屋内,对贞娘说道:“女儿,你快看看,你还认识她吗?”

    张贞娘艰难地抬起头,看着俊辰,没有光彩的眼眸中就像突然获得了新生一般,充满了光彩。她颤抖地伸出手指,激动地说道:“是你……”

    俊辰坦然一笑,对着张贞娘一拜,“俊辰拜见嫂嫂!”

    “俊辰,你怎么了来了,你是怎么进来的,你兄长…你兄长他……”提及林冲,贞娘悲从中来,忍不住哭了起来。

    “嫂嫂勿忧,兄长他没事!”

    “什么!俊辰你再说一遍!”张贞娘止住哭声,双眼直直地盯着俊辰。

    “兄长他安然无恙,那日在野猪林……”俊辰边说,边用余光观察着,就见锦儿正一步一步地悄悄向外挪着,“有我在此,你还想去报信嘛!”

    好个李俊辰,口中向贞娘的解释没有断,就在众人一心听他说话时,以电光石火之速,闪至锦儿身后,一记手刀切在她的颈间,将她打晕在地。

    “贤侄,这是……锦儿她……”俊辰此举,让三人甚是不解,一个小小的侍女,至于要这般动作。

    俊辰苦笑一声,“若有可能,我也不想如此行事,只是那高衙内不仅仅派出大量人手监视张府,更是重金收买了连同锦儿在内的三名下人,如果不将她们三人制服,恐怕我等前脚离开,后脚追兵就到。”

    “什么!她们竟敢如此行事,待我将那两人一并叫来,问个清楚!”张教头勃然大怒,就待前去叫人。

    就在这时,梁上传来几声轻轻的耗子叫声。俊辰抬头一看,就见时迁正伏在粮上,看着自己。

    俊辰抬手向他招了招,时迁会意,一跃而下,顿时将贞娘三人吓了一跳。俊辰见状,赶忙开口道:“伯父、伯母、嫂嫂,我今日也不瞒三位了。那日救得兄长,我等三人商议,与其坐等被奸臣陷害,不如另辟蹊径,暗中积攒实力,以待日后报此深仇。是以,我等便在那济州府治下的水泊梁山开山立柜,占山为王!今日我便是为了林冲兄长,前来接嫂嫂一家上山团圆……”

    “兄弟不用说了,官人在哪,我便在哪,我这便随你去那梁山!”贞娘不待俊辰说完,便斩钉截铁地说道。

    俊辰以目视张韫,张韫岂能不知他的意思,惨然一笑,“老朽风烛残年,老来还要受那高二拐子的无故欺压,这便随你们一同走吧,寻个山明水秀的地方养养我这把老骨头。”

    俊辰见三人答应,便不在啰嗦,这便让三人尽快收拾行装。又拉过时迁,让他把那辆马车驾来。

    很快,张教头三人便打点完行装,俊辰指着院中的马车,“伯父伯母、嫂嫂快些上车,趁着夜深,我们赶紧离开,待得明早城门一开,我们便离开汴京。”

    张韫看了看院中那辆马车,“贤侄,就凭这辆车,恐怕还出不得城,我等就会被拦下,贤侄莫不是拿我等三人的性命开玩笑不成!”

    俊辰也不搭话,径直走到马车前,朝着边上的张三、李四使个眼色,二人领会,取出车内坐垫,旋开机刮,然后将一块木板取下立时就显出一个大大的暗格来。俊辰指着暗格,说道:“伯父请看,这辆马车从内里看还是这点空间,从外看也与普通马车无异,唯一的区别只是将内部空间略略缩小,底部稍稍放低,但是就我们的眼睛来说,丝毫看不出这一点点的变化。”

    “难道贤侄就不怕这马车吃不住那么多人,从而塌了底座,不也是自投罗网吗?”

    “伯父请听,”俊辰轻轻敲了两下底板,只听声音清脆,铮铮有声。

    “这是…铁木?”张韫侧耳听了听,不由得瞳孔一缩,失声道。

    “不错,正是铁木。伯父伯母,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吗?

    “俊辰贤侄,还有一个最大的麻烦,那些盯梢的人,该如何是好,要知道那些人可不在少数啊。”提到那些闲汉,不仅张教头,就连张夫人和贞娘都面露难色。

    谁曾想,俊辰还未说话,那时迁抢先开了口,“教头不用担心,那些个闲汉,哥哥已经让张三、李四的那些个兄弟请去吃酒的吃酒、听曲的听曲,剩下那一两个没去的,也被我迷晕在那里呼呼大睡,不到明天正午,他们是决计不会醒的。”

    “好啊,贤侄手下果然能人甚多啊!这便拜托贤侄了。”说罢,带头钻进了暗格,张夫人和张贞娘见张教头已经钻了进去,便跟着进去了。

    俊辰见三人均已钻入暗格,便示意张三、李四封上暗格,叫二人指引小七将马车驶到卫洲门,待得天亮便立刻出城,在约定的地点汇合。

    张三、李四、阮小七欣然领命,打开张府那扇许久不曾打开的后门,驾着马车驶入夜幕。

    待得马车离开,俊辰又叫过时迁,吩咐道:“明日城门打开后,你给这府上的下人在喂上一些迷药、麻药的,便去先前咱们说好的地方等我便可。切记,千万不要烧府。”

    时迁点点头,“哥哥放心,小弟省的,这便去也。”说罢,身形一闪,便消失不见。

    很快地,张府的院内就剩下俊辰一人,他看着高府的方向,冷冷一笑,便学着时迁,纵身一跃,离开了张府。

    果不其然,第二日清晨,阮小七驾驶的马车经过守城禁军的检查后,无惊无险地离开了京城。

    而高衙内在等了一日不见闲汉汇报后,心中起疑,带着大队人马杀到张府,才得知张韫一家离开汴京已经两天了。

    高俅听到高衙内的哭诉,那边又听得八十万禁军都教头丘岳的禀报,得知张韫已然两日没有点卯。两厢对照,显然已经弃官潜逃了,高俅大怒,发下海捕文书,捉拿张韫一家,同时下令,让醉心仕途,一心投靠他的祝万年、祝永清兄弟,沿途追杀,誓要取得他满门首级。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