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二十章 石碣会蛟龙

正文 第二十章 石碣会蛟龙

    石碣湖频临梁山泊,一水相通,只是这梁山泊比之石碣湖要远来的大些。

    时值正午时分,梁山泊的水面上莲荷满布,水鸟翔集,一叶小舟正随着波浪的翻涌而上下起伏着。

    俊辰此刻正立在船头,尽情地呼吸着清新而自然的空气,欣赏着没有一丝一毫工业痕迹的美景,毕竟在后世,工业化带来的污染给空气和景色都带来了巨大的影响。按理说,能够欣赏到如此水天一色的美景,应该高兴才对。可是俊辰着实高兴不起来,因为他的身后有个煞风景的家伙。

    “呕…”时迁面色发白,两条腿还在那里打着千,在配合他的长相,乍一看去,活脱脱一个房事过度的家伙。

    “我说迁儿,你平日里不是牛皮吹的很响嘛,这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怎么今天吐的跟个癞皮猫似的,动都不能动弹了。”俊辰回头看了眼时迁,不由乐呵呵的打趣道。

    “哇……”时迁无力地摇了摇手,又吐了一口,“哥哥不要取笑我了,我最怕的就是坐…坐船啊……哇!”说着,时迁又吐了一口。

    俊辰强忍着笑意,走到时迁身边,在他的后背拍了拍,问道:“怎么样,还能坚持吗?”

    时迁心中一暖,说道:“哥哥放心,些许小事罢了。”说着,为了证明自己没事,挣扎着从船里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只是他那短小精瘦的身材在此刻显得格外的滑稽。

    “好了好了,知道你没事,赶紧坐下来吧。”俊辰知时迁如此做派,无非就是为了证明自己还是那个轻功无双的时迁,是以赶忙让其坐了下来。

    本来嘛,时迁就是两条腿在发抖,适才这么一充好汉,抖的更厉害了。这不,俊辰一让他坐下,他赶紧坐了下来,生怕自己摔倒在船内出丑。

    俊辰见时迁脸色发白,猛然想起后世一名教官曾经说过,如果分散人的注意力的话,有很大的可能会让人忘记眼前的不适。眼下就时迁的样子,完全可以试试,权且死马当做活马医吧。

    想到这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俊辰在舱内坐了下来,轻松地道:“迁儿,你在江湖上混的日子也不短了,可有什么认识的好汉可以一并介绍来我梁山的。”

    时迁听了这话,顿时来了精神,但随即面色又黯淡了下来,讪讪说道:“我出身不高,认识的也尽是些贩夫走卒之类的人物,这些人物又怎能入得哥哥的耳朵呢。”

    俊辰见时迁如此表情,便知道这小子的自卑心理又犯了,当下也不迟疑,拍了拍时迁的肩膀,笑着说道:“你小子这是怎么了,这是副什么表情!我不是和你说过吗,英雄莫问出处。远的不说,就说咱们今天来找的这阮氏三雄,说的好听点,那是三条响当当的汉子,水中蛟龙;可要是说的不好听点,也就是三个打鱼的罢了。出身不要最要紧的,要紧的还是你怎么看待你自己。就像那日我在山上和你说的那样,只要你自己能行的正,影得直,以后谁提起你时迁,不都得说你是条想当当的汉子啊。”

    不得不说,在后世经历过军队和网络双重熏陶的俊辰,这张嘴忽悠起人来,那真的是能把死的说成活的。这不,又忽悠得时迁在那里感动的直点头,直恨不得立马做出成绩来给俊辰看。只是两人都疏忽了一点,眼下这是在四周空旷的湖上,这声音传起来那真叫一个快,一个爽啊,更何况这二人还不知道要压低声音,这声音一响,立马得罪了一位英雄……

    前几日,那济州府知府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召集府内辖下所有乡正到府里“开会”,说是开会,实则又是摊派今年的杂税指标,这一通会议下来,这些个乡正每个人的脸都黑的和锅底似的,但是没办法,官大一级压死人啊,这不都乖乖地回去,然后带着村正什么的一大拨人,十里八村的一个个跑,一个个地通知加税。

    阮小七是阮氏三雄的老三,年岁最小,性情最为跳脱,有些孩子般的淘气,但是要论起这水上水下的功夫,就是两位哥哥也不是他的敌手。

    这要加税的消息传到了石碣村,尤其是传到了他的耳朵里,这和炸锅了没有什么区别。当时他就踢翻了桌子,抓住那村正就要开揍。所幸的是,这周遭都是熟悉人,见他这副样子,还不着急忙慌地死命把他抱住,这才捡回村正一条命。

    阮小七在村正这里吃了一肚子气,哪只回到家里,又被哥哥嫂嫂数落了半天的不是,直气的他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不过,自知有些理亏的他,也不和哥嫂理论,独自一人跑到城里的赌坊。没想到他这一日赌星不旺,输了个清洁溜溜,分文不剩。这不,输光了钱的他自觉无颜回家,独自一人划着个木排,跑到了石碣湖的中间晒起了太阳。

    这石碣湖好啊,这太阳说大也不大,这湖风吹着也挺舒服,这迷迷糊糊地他就躺在木排上睡着了。这不睡还好,一睡就睡出事来了。要知道在湖面上,除了风声、浪声和偶尔的鸟叫声之外,可以说是没有任何其他声音的。这下到好,俊辰给时迁说的那些话,短短续续地进了小七的耳朵里。

    “水中蛟龙……三个打鱼的罢了。”迷迷糊糊之间,这些话被风刮进了小七的耳内,他一个激灵就醒了过来。这还得了,敢说你小七爷爷是打鱼的。当下一个鲤鱼打挺便从木排上跳了起来,四下看了看,就发现这湖面上只有俊辰那条船,当下便破口大骂起来,“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敢在这里胡咧咧,编排你家七爷,莫不是想那龙王女儿想的慌,想叫七爷早日送你去团聚。”

    俊辰此刻正在船舱内与时迁闲聊着,冷不丁地就听到阮小七的骂声。俊辰还没有答话,那边时迁不愿意了,摇摇晃晃地走了出来,指着阮小七的方向开口就骂:“嘿,我说那边的,你会不会说人话啊,我家官人什么时候骂你这个打鱼的了,别说没骂,就是骂了,你又待怎的。”

    阮小七在那里等了半天,还不见有人出来,正准备开口骂上几句的时候,没曾想从船舱里钻出个时迁来。他赶忙拿眼好好打量了一下时迁,没注意还不知道,这仔细一看,顿时乐了,原来时迁站是站起来了,可是打颤的双腿,发抖的双手,在配合他原本就矮小的身材,这时候让人怎么看都觉得好笑。

    阮小七仰天“哈哈”了两声,指了指时迁,“我说汉子,就你这样的,还敢在水上挑衅你家七爷,莫不是嫌命太长了!原本今天七爷心情很不好,想找人打上一架,但看你这样,还不经你七爷一拳揍的,还是该哪去哪吧。”说着,随意挥了挥手,叫他赶紧离开。

    “你……”时迁气的不清,就待上去拼命。但是背后伸出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你这样子上去,又怎么会是大名鼎鼎地“活阎罗”阮小七的对手,还是我来吧。”

    “哥哥。”时迁满脸涨的通红,不甘心地瞪了阮小七一眼,缓缓地坐了下来。

    “哟,这是换人了吗?刚才那句大名鼎鼎,听起来还是蛮舒服的,怎么着,你也想和七爷我比划比划,不过看你这斯斯文文的样子,打坏了可就不好了吧。”

    “那就不劳小七兄弟你费心了。”说着,自舱内拾起两只备用的船桨,用力掷出一只,而后足尖在船头一点,人人便高高跃起与半空,划出一道弧线便往水面落去,“小心哪,哥哥。”那边船上的时迁和水手都不约而同地叫了起来。

    就见俊辰先前掷出的船桨这时已浮在水面,俊辰轻轻一点,身体再度跃入半空,同时用力掷出手中另一只船桨,待得第二次点在船桨之后,身体凌空向后一翻,稳稳地落在了小七的木筏之上。

    阮小七见的俊辰如此身手,瞳孔先是一缩,然后翘起大拇指道:“好功夫,这一手轻身功夫果然了得,小七甘拜下风。不过,拳脚功夫怎么样,还要打过了才知道。”说着,便抢攻了起来。

    阮小七自幼便在水上长大,也因为这样风浪什么的,对他来说都是有等于没的。他满心以为,似俊辰这般的,必然不习惯与水上打斗,不说别的,就是这浪头的颠簸也足以让他下盘不稳。

    可是小七万万没想到,俊辰乃是两世为人,前世颇受摧残,受的那些抗晕眩、抗颠簸的训练,让他苦不堪言,不过带来的好处就是,那下盘真叫一个稳!那个时代没有用到,来到这个时代可真是得到了用武之地。任凭小七怎么抢攻,也不管脚下波涛是否颠簸,他下盘始终稳如磐石,丝毫不动。反倒是小七抢攻之下,一个不留神,被俊辰反手一掌切在左手脉门处,当下便觉得左臂麻木了起来。

    小七大惊,赶紧跳出圈外,一边活动左手,缓解麻木,一边全神戒备,以防俊辰进攻,见俊辰全无攻意,心下稍安。

    略略活动了几下,觉得麻木感稍退,心中寻思道:“此人手上功夫着实了得,我万万不是对手,不如从水里找回场子,待我赢得他时,不伤他性命便是。”打定主意之下,一个侧身便倒入水中。

    俊辰见小七倒入水中,先去一惊,随即便醒悟了过来,心道这阮小七果然好胜心极强。当下也不待木筏摇晃起来,深深吸一口气便一跃而下,跳入水中。

    暂且不管时迁在那里的哭喊,单说水下。这小七在水中,满心以为自己可以扳回一城,没想到自己这还没到筏下,便见俊辰跳了下来,心中又惊又吓,赶忙朝那边游去,生怕俊辰会溺水。不曾想俊辰下来后,发现自己便游了过来,他还如何不知,这是要在水下和自己打上一场了,也不再客气,游上前去便撕打在了一处。

    水下不比水上,攻击全不着力,打起来无非是撕、踢、揣、蹬这几招罢了。这小七越打越惊,这水上如此厉害了,这水下也如此了得,这还让不让人活了。高手过招,最忌心怯,这小七心中一怯,便开始打退堂鼓,朝着水面游了上去。俊辰见小七见小七往上游去,心下暗暗吐了口气,暗道一声“侥幸”,毕竟只要在过得一会,他就该没气了,眼下这般,对他来说无疑是最好的结局。

    “哗啦”两声,俊辰和小七两个人先后冒出了水面。小七面色稍稍有些难看地看着俊辰,毕竟作为水上蛟龙,一天之内两次败给俊辰,面子上多多少少有点挂不住。俊辰见他如此面色,如何不知他的心中所想,当下一抱拳,:“七郎果然了得,不愧是上山能打虎,下海能擒龙的英雄豪杰。”

    小七听了,面色稍霁,还了一礼,“官人客气了!在下哪里是什么英雄豪杰啊,这不是官人的手下败将罢了。”说着,微微有些丧气。

    “七郎说笑了,要说岸上,在下当仁不让,但要说水上,当要数七郎和那江州张顺。适才在下已尽全力,不然怕是早已败在七郎手上了。”俊辰察言观色之下,奉承了小七几句。

    小七到底还是有几分顽童的性子,听的俊辰说自己了得,只是全力应对才导致自己落败,当下脸上再无阴霾之色,笑道:“还是官人技高一筹,小七心服口服。”

    俊辰见小七露出笑脸,就知道他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于是乎也笑了起来,“左近可有酒家,你我二人同去吃上一碗如何?”

    听的有酒吃,小七顿时兴奋了起来,满口应承着,“有有有,官人且跟我来,小七这便带路。”说着,一个猛子扎了下去,就看见一条肉眼清晰可见的水线,朝前飞速疾驰。

    俊辰知道小七好胜心又起,当下朝着时迁叫道:“迁儿,你按我们先前说好的,先去那里等我。”

    “哥哥,等等我。”时迁听了,赶忙抢过一只船桨,也不管自己手脚发软,卖力地划了起来。

    游在前面的阮小七,冷不丁听到这么一声“迁儿”,顿时呛了一口水。赶忙冒出回头朝着后方,顿时爆出一阵大笑声,“哎哟,迁儿……哈哈……”不过,能叫“活阎罗”阮小七呛水,时迁也足以自豪了。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