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十五章 大闹柴家庄

正文 第十五章 大闹柴家庄

    沧州,隶属于河北东路河间府。原本轨迹中,一代名臣张叔夜携子行诈降之计,欲乘金兵南下之际,凭借黄河天险,集各路兵马之力破敌之后,再袭其后路,已获全功。岂料“人算不如天算”,黄河冰冻,金兵长驱直陆,如入无人之境,张叔夜筹谋落空,千夫所指之下,羞愧难当,自刎于帝驾之前。

    言归正传,此刻的沧州道上,一行奇怪的押差队伍正在行进着。

    之所以谓之奇怪,那是因为这个队伍中,打头的那个押差太过于雄壮,那押差服也着实有些小,实在无法遮蔽他躯体,一身盘虬纠缠的肌肉显得如龙似蛟,他手上提着的也不是押差们通用的水火棒,而是一枝一头凸起,一头月牙的禅杖;走在中间身穿囚衣的那位……,姑且还是叫他人犯吧,既没有戴着沉重的木枷,也没有带上脚镣,看他那闲庭信步,实不实与另一个押差悄声谈上几句的模样,分明就是一个出来郊游的人;走在稍后位置的押差,身后背着个长长的布卷,手上提着水火棒,看起来还是挺像那么回事的,可是当目光转移到他脸上时,就让人不淡定了,这张脸太年轻、太白皙了,如此年轻英俊的年轻人穿着押差服,做着押差,让所有人都感觉难以置信。再想想这一只押差队伍的组成,只要是见过的人,都会觉得有一万匹神兽自心头狂飙而过,想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吼上几句:“还让不让人活了,人犯赛大爷,押差比兔爷长的还俊……”。当然,这句话没人有胆子吼出来。

    这三人正是俊辰一行人。在野猪林时,三人议定上梁山落草,按鲁智深的意思是直奔梁山而去,但是俊辰却提议往沧州一行,见一见江湖上人称“小旋风”的柴进,借柴进的身份和庄子,让林冲好好将养一下身体,同时还可以将林娘子等人从汴京城救出。此提议得到了林、鲁二人的赞同,为了掩人耳目,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俊辰和鲁智深穿上了董超、薛霸的衣服假扮押差,林冲则继续穿着囚衣,一路行来,除了有时路人会多看几眼外,其余皆风平浪尽。

    三人行了一路,看着时近晌午,眼瞅着官道边上有一家酒店,便打算在此用过午饭后再行上路。

    原以为进得店来便有酒肉可吃,可谁曾想三人在店中坐等半日也不见一个小二来招呼一声。鲁智深最不受待见这个,当下“啪”地一桌子,震的桌上的碗筷齐跳。

    “我说你们这一个个的,眼睛多长什么地方去了,爷爷在这里坐了那么久,既不知道给爷爷上酒肉,也不知道来人招呼一声,是何道理?不说出个子丑寅卯来,哼哼……”鲁智深一横禅杖,“我把你们这个破店给拆了!”

    “官差大人,官差大人,且慢动手!”掌柜的听到鲁智深的嚷嚷,慌忙从柜台里跑了出来。“小老儿并非不愿意给各位上酒肉,之所以没有让小二上,乃是为了各位好来着。”

    “哦,为了我们好,不妨说来听听,怎么个好法?”俊辰伸手,一把拉住鲁智深,抢着开口道。

    “这位官人真是生的好面相,不知道将来哪家……”

    俊辰摆摆手,打断了掌柜的絮叨,“这些就不消说了,捡重要的说。”

    “欸。”掌柜的拱拱手,说道:“官人们有所不知。在此处地面上,有一个大财主,姓柴名进,我们都叫他作柴大官人,江湖上都唤做“小旋风”。这柴大官人系大周世宗皇帝柴荣嫡系子孙。自我大宋太祖皇帝陈桥黄袍加身,便敕赐丹书铁卷藏于家中,大小官员何人敢欺负他!是以他一心招接天下间往来的好汉,尝有三五十人养在庄内。他常常嘱咐我们这些沧州地界的酒店:“如有流配来此的人犯、差官,可叫他投我庄上来,我自会资助与他。”今日我若是卖酒肉与你们吃个满脸通红,他道你等自是盘缠充足,便不会资助与你们了。”

    “原来如此,是我等莽撞了。店家可知道柴大官人的庄子在哪里,我等自去寻他。”俊辰点头道。

    只见掌柜的用手一指,道:“就在前面不远处,大概有个二里地,过了大石桥就到。”

    “多谢了。”俊辰三人朝掌柜拱手致谢,出酒店直奔柴进庄上而去。行了大概二里路,果然见到一座石桥,石桥那头的绿柳荫中,显出好大一座庄院。四下一周遭一条涧河,两岸边俱是垂杨大柳,树荫中一遭粉墙,真是三微精舍。

    三人来到庄前,就看见四、五个庄客坐在门前的阔板桥上闲聊,见了俊辰三人,都在那里翻着白眼,暗道晦气,“真是什么人都往这里来,也就是我家大官人了,换了别的地界,哪里还会容这等人来到庄前。”

    想归想,但手下动作却怠慢不得,当下几人上前与三人叙礼。

    “三位打哪里来?”

    “还请代为禀告贵庄主,就说京城姓林的求见。”林冲上前一步,拱手道。

    “几位稍等。”一名庄客迅速转入庄内。

    俊辰见此状,心知这几人又动了要打发自己三人的心思,于是稍稍落后林冲半步,朝着鲁智深暗暗使个眼色,鲁智深点头会意。

    果不其然,先前进庄的庄客很快捧了一个盘子出来,盘子上放着一锭三两的银子,递给俊辰,语带轻蔑地道:“对不住三位了,我家大官人外出寻猎,至今未归,是以不敢留宿三位,这里有纹银三两,聊表心意,还请三位笑纳。”

    “什么!三两!”鲁智深不管是做军官的时候,还是后来当和尚,走南闯北那么多年,还没有这么被人轻视过。当下上前一把抓住那人的衣服,单手用力,将其提到半空之中。

    “呸,洒家走遍天下,到处都听闻柴进柴大官人如何结交天下豪杰,善待往来商旅。却不想今日真到此处,却见到你们几个腌才,真是气死洒家了!”鲁智深破口大骂。

    一阵风吹过,戴在鲁智深头上那顶本就显小的押差帽也随之掉落,露出一个光头来。一手高举一名庄客,一手倒持疯魔禅杖,双目怒睁,双臂上虬筋暴起,臂上纹身更显狰狞,真如一座怒目金刚。原本还准备上前厮打的庄客一看之下,顿时一个个吓得直往后退。一旁的林冲和俊辰看了,也不由暗暗喝彩,“好一个威风凛凛的“花和尚”。”

    这些人退缩了也就算了,可怜了那个被鲁智深举在半空的庄客。只见他被举在半空,手脚在半空中乱舞,一抽一抽地,满脸胀的通红,口中隐隐有白沫吐出,很容易让人想到一尾在岸上被太阳暴晒的鱼。

    还是林冲心下不忍,开口劝道:“哥哥,何必与此些人怄气,伤得他们,与我等无半分好处,还是绕过他们吧!”

    那身在半空已经吓得半死不活的那人,听到林冲的话,登时感到有机会了,立马跟上道:“对对对,这位犯……不是,大官人说的对。大师您消消气,把小人当个屁放了吧。就算大师不解气,打杀了小人,只怕还会伤了大师威名不是。”

    这人只顾着自己说话,全然不顾先前已是满口白沫,说话间白沫四溅,竟然还有少许滴落到鲁智深的手上,让鲁智深大叫晦气,忙不迭迭地将此人扔在地上,然后脱下差服,使劲地搽着手上的白沫。

    这个庄客乍一着地,先前那几人赶忙上前将其扶到一边。鲁智深见状,哈哈大笑,“瞧你们那怂样。”不料,话音刚落下,就听见庄子里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那打上门的贼配军和贼秃在哪,不知道这是哪里吗?是他撒野的地方吗?真是反了天了,难道他不知道就是当今的赵官家,到了这里都得老老实实的下马求见。”很快,一个老者就在二十几个手上持着棍棒的壮汉簇拥下,走了出来

    先前那个被鲁智深扔在地上的那人,看见那个老人,顿时连滚带爬的跑了过去,哭喊道:“老都管,你可要给小的们做主啊!就是那个贼配军,大家伙都叫他们给打成什么样了,他们还说我们柴大官人……”

    这人话还没有说完,眼睛里就出现了一个巴掌的样子。就听见“啪”的一声,顿时就见他的右脸上显出五条指印。“我的哥哥,是你这等无赖可以指的吗?”一个慢悠悠不带丝毫火气的声音传进了所有人的耳朵里,李俊辰冷峻的目光扫过此人,“再让我看见你指我哥哥,我就断了你这根手指。”

    “你……你……你……”那人捂着嘴巴,手指哆嗦着指着,憋了半天,也没有憋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那个老都管见情况不妙,走了出来,手中拐杖轻轻敲了两下地面,慢条斯理地道:“年轻人,火气不要这么大,你可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界吗?”说着,他用拐杖指了指匾额,“这里是柴府,太祖武德皇帝御赐丹书铁劵的柴家,大周世宗皇帝柴荣的嫡派子孙,岂容你们在此胆大妄为!不要说你们两个小小的押差和个配军,就是沧州兵马都监邓宗弼到了这里,也要给老夫老老实实的。小伙子,听老朽句劝,就这么去吧,今天的事就这么算了,如若不然,嘿嘿……”

    “不然又怎地?”

    “怎地?嘿嘿…”老都管用力地敲了两下地,“老朽就是杀了你们三个也是白杀,不过是多费三张草席,乱坟岗上在多添三具尸体罢了。”说完,浑浊的老眼直勾勾地盯着俊辰。

    “哈哈哈哈……”俊辰听了,不由负手仰天长笑。

    老都管听着俊辰的笑声,心里有些发瘆,更是不喜,阴沉着脸道:“你这人笑什么笑,快些走来,倘若还不知进退,休怪老朽无情。”

    俊辰笑脸一收,当下英俊的脸上如挂了一层寒霜似的,戟指喝道:“老匹夫,就凭你也敢提世宗皇帝!想世宗皇帝南征北讨,打下铁桶江山;兴义兵,北伐契丹,意欲光复燕云十六州,若非突染疫症病故,必又是我汉家的千古一帝!在看看你们呢,自以为是,整日里丹书铁劵,皇帝钦赐挂在嘴边,哪里还有半点世宗后人的样子;说是赡养三千食客,有古之孟尝之风,但是你看看,这都是些什么货色,全都是一些酒囊饭袋之徒,还想比之侯赢、朱亥,我呸!”

    “好,兄弟骂得好!”鲁智深在一旁高声叫道,就连林冲的脸上也露出一丝笑意。

    “给我上,给老朽往死里打!”老都管脑羞成怒,一挥衣袖命令道。

    那些壮汉如奉论音,举起棍棒便冲了上来。俊辰冷冷一哼,鲁智深哈哈一笑,便冲了进去。原本以为这和尚膀大腰圆,力大无穷,是个能打的家伙,是以大多数庄客都去围攻鲁智深。

    但是谁曾想,李俊辰的杀伤力远比和尚来的厉害!要知道俊辰前世所学的格斗术,是军队里千锤百炼,去腐存菁所留的精华所在,这世更是鬼谷的传人,习得打熬气力的吐纳之法,更是如虎添翼,两下相加,产生了“1+1大于2”的效果。这些整日里只知溜须拍马,混吃等死的庄客又怎么会是他们的对手,没多少工夫,现场便是哀嚎遍地,地上躺满了不是捂着胳膊,就是捂着腿的庄客。

    “我呸,就你们这些货色,也敢如此横行无忌,真不知道你们哪来的胆气,胆敢在我等兄弟面前放肆,莫不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吗?”俊辰恨恨地盯着老都管,要知道他在前世看《水浒》时,便非常恨那些都管、奶公之类的角色,一个个的什么本事都没有,害起人来一个赛一个,那杨志等人便是最好的例子。

    老都管被俊辰的眼神盯的,感觉自己就像一块菜板上的肉一样,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靠在府门上,哆嗦地指着俊辰,颤声道:“你…你…你想干什么!这…这里…可是柴府,……小心…小心我家…主人回来了,定…定…会要你们好看。”

    “嘿嘿……”

    林冲眼见不对,暗道“不好!”唯恐日后柴进面上不好看,正准备上前打个圆场。就听见远处的官道上传来一阵阵鼎沸的人声和急促的马蹄声。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