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四章 初入江湖(二)

正文 第四章 初入江湖(二)

    只见两条蒙面壮汉从林中奔出,扬声喝道:“合字上的朋友,一碗水端来大家喝。”意思是说,彼此都是同道,你劫到的财物可不能一个人独吞,要拿出来大家分一分。

    少年眉头一挑,心头一丝无名火起,正要开口时,就见那郭信由如一只被炸了毛的公鸡一般,“云老大,雷老六,原来你们两个龟孙早就他奶奶的躲那了,莫不是算计着想劫老子吧。”

    少年听得此话,单手圈个枪花,“好啊,你们还有多少人想吃,都来。”云老大哈哈一笑,“哈哈,这才是好朋友,大家都有的吃的。”说罢,就准备上前分车马财物。

    少年冷冷一笑,从下而上“嗖”的一枪挑出,云老大二人似乎早已料到会有一枪,二人竖起手中衮刀,向外一封,挡住这一枪,翻手便是一刀劈来,其势甚猛。少年见二人身手不凡,不敢大意,横枪斜扫,枪尖急抖。云老大高声惊叫:“点子扎手啊。”

    云老大这两个人的身手高强,较之先前的郭信更强,但在少年的枪下确有束手束脚之感,每一代砍去,都尤如泥丸入海,轻偏偏地丝毫不受力,不仅如此,还会受对方的牵引去攻击同伴。云老大越斗越是心惊,忽地一眼瞥到一旁的郭信,手下一慢,眼前寒光一闪,胸前衣襟便被挑破,又惊又怒中破口大骂:“郭老二,点子好硬,还不赶紧并肩上。”

    正所谓“一语惊醒梦中人”,原本在一旁看的呆了的郭信,彷佛回过了神,提起衮刀,咬牙切齿地冲了上来。在旁的商队众人见状,纷纷欲上前相助,怎奈有绳索枷绑在身,又有小喽啰持刀看押,空有相助之心,却无力相帮,只能用言语发泄自己的不满。

    “三个打一个算什么本事……”

    “有本事一对一啊,还绿林大盗……”

    “一对一的话,早就被干掉了……”

    “狗肉上不的席面,也就这点本事的话,拿命来吧!”眼见郭信加入战团,少年面色一冷,手中枪势一变,上下翻飞,如雪花飘落,枪尖闪闪生辉,寒芒冷冽欺体。三人在他枪下,比之先前只有两人时更加不堪,虽然三人竭尽所能,但依旧抵不住这杆枪。

    约莫又斗了十几招,云老大见合三人之力也难讨得好处,一咬牙,奋力劈出一刀,迫得少年微微一缓的时机,立时拉得二人跳出圈外,“好好好,让你独吞好啦,留下万儿来,咱们交个朋友。”

    少年闻声怒道:“劫夺财物、伤人性命罪不可恕,谁和你交朋友!”一招“云龙三叠”,长枪倏地捣出,看似中宫直进,又似左右连袂,招至一半,中途突然三分,分刺三人。只听“哎哟”、“咣当”三声,郭信、雷震两人手腕中枪,拿捏不住手中武器,衮刀脱手坠地,只有云老大仗着身手,勉强挡住了这一枪。

    少年本想在此留下此三人的性命,但谁曾想,手中这杆枪着实劣质,与三人交手了二、三十招,枪身刀痕累累,在使出“云龙三叠”之后,枪身不堪重负,终至断成两截。云老大三人大喜过望,赶忙夺路而逃,很快便逃入了前面的丛林草莽之中了。

    少年看着手中断成两截的长枪,微微有些愣神。而之前被小喽啰捆绑看押在一旁的郑老大和商队伙计,在小喽啰四散逃走之后,终于挣脱了束缚。郑老大看着有些愣神的少年,在看看身边那些商队伙计,不由长叹一声,朝少年走去。

    郑老大走到少年面前,黑紫色的面庞里透出一丝尴尬、一丝红晕,右膝一曲,朝少年单腿跪下,后一抱拳,“恩公在上,请受郑老生一拜!”

    商队一众伙计左右互相看了看,跟着郑老大,单膝下跪,抱拳言道:“恩公在上,请受我等一拜!”

    “恩公在上,请受我等一拜!”

    “恩公在上,请受我等一拜!”

    少年从恍然中清醒过来,看着满地黑压压地跪了一地,忙不迭迭地还礼,“使不得,大家快快请起”,说着,又伸手去扶起郑老大,“郑老先生,使不得的,些许小事,何必要行此大礼。”

    郑老大起身,牵着少年的手,轻拍他的手背,感概不已,“哎,老朽行走江湖几十年,想不到临到老来晚节不保,老眼昏花,不识美玉在前,纵容手下在后,让小哥受了一路的委屈,到头来还是靠小哥捡回了这条老命啊……敢问小哥姓甚名谁,是哪里人氏啊”。

    “郑老先生,晚辈姓李,草字俊辰,江宁人氏,欲往汴京一行。”李俊辰朝郑老大拱手行了一礼。“此地地势凶险,恐还会有强人出没,依晚辈之见,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即早上路为好。”

    “辰兄弟所言甚是。”郑老大闻言,开怀一笑,转身吩咐道,“周四,田六,你们几个赶紧收拾一下,准备继续赶路。那个,苏五,再牵一匹马过来。”

    “得嘞,知道了,老大。”

    不得不承认,商队伙计处理起眼前这种事的时候,显得是有条不紊,好像经常处理一般,轻车熟路。郑老大见俊辰对眼前这一幕似乎有所疑问,便开口为其解惑,“小兄弟有所不知啊,如今这世道不太平啊,大江南北,大大小小的山贼、盗匪、黑店数不胜数。但凡商队、镖局行走江湖,都会遇到这档子事,久而久之,我们也就习惯了,收拾起来也就快了……”

    “郑老先生……”郑老大挥了挥手,“辰兄弟,老哥我托个老,叫你一声兄弟。你呢,你别叫我什么老先生,和大伙一样,叫我郑老大…啊,大家说是不是啊!哈哈哈……”

    “就是啊,就和大伙一样,叫他郑老大……”

    “那么在下恭敬不如从命!”李俊辰做了一个罗圈揖,“郑老大,既然路上盗匪横行,那你们以前是怎么摆脱这些山贼盗匪的呢?”

    “哈哈…”郑老大笑了起来,“辰兄弟,你有所不知啊,因为盗匪横行,所以我们行走江湖,都会有高手压阵,我们宿家庄这支商队,通常都会有二公子宿义随行。只是前些日子,庄中来报,老庄主身体抱恙,二公子心中挂念,故此先行回庄探望。本以为这一趟只剩区区几日路程,终不想还是遇到了贼匪,老夫真是庆幸当日答应让辰兄弟一路随行,不然这次老哥真要阴沟翻船了”。

    很快,商队上下收拾停当,再次开拔上路,与之前唯一不同的是,李俊辰不再是一个人吊在最后,而是和居中调度的郑老大一起并行。

    商队一路西行,自小便在山中学艺的李俊辰第一次行走江湖,于江湖还略显陌生,幸得郑老大对这位救的商队的恩人颇为看重,一路上将自己的江湖经验、见解一一传述、授来,让李俊辰屡有拨云见雾之感,几日的行程便在这传授中安然渡过。

    这一日,商队行至陈桥驿。此刻的陈桥驿的街头,到处可见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百姓。待见到商队的到来,这些百姓犹如见到花蜜的蜜蜂一般,一窝蜂的蜂拥而上,将商队围得水泄不通。

    李俊辰震惊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带着后世记忆的他,虽然清晰深刻的了解女真铁蹄的烧杀掳掠给炎黄文明带来的沉重打击,但也没想到看似歌舞升平的繁荣背后,竟然还有这般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残忍真相!

    李俊辰难以置信的眼神瞥向郑老大,郑老大长叹一声,朝身后挥了挥手,自有商队的伙计拿着一包包的馒头分发给现场的饥民。郑老大沉默良久,开口道:“北扩田,南花石,多少户平民百姓因此良田被占,家园被毁,又有多少清白人家被逼的不得不铤而走险,落草为盗,这世道,真的让人怎么活啊……”言讫,郑老大自顾驱马向前,脸上显露出一丝难以言喻的苍茫和无奈。

    李俊辰默默无语的跟在郑老大的身后,商队的伙计赶着马车在二人的身后随行,队伍的气氛显得更外的承重,就连平时最跳脱的伙计也感受到商队此刻凝重的氛围,而不敢多语。

    一行人且行且走,最终来到了一处官道的岔路口,远方已依稀可见一座城池的轮廓,郑老大轻轻嘞住缰绳,指着西北方向那座城池,对李俊辰说道:“辰兄弟,你我走了一路,眼下也该到了分手的时候,这座城就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地寿昌县,顺着眼下这条路往南,大概还有个六十里路,就可到汴京了……”郑老大又指了指南边那条路,“辰兄弟老哥哥有几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李俊辰当即朝郑老大一拱手,“老哥哥但言无妨。”

    郑老大摸了摸颌下的胡须,缓缓道:“辰兄弟年纪轻轻,便身怀绝艺,老哥哥虽然眼浊,但也能看出兄弟他日并非池中之物,必有扶摇九天之日。但须知“过刚则易折”,行事还需留有余地,玩转些才好,在无力改变眼前时,不妨埋头苦练内功,待他日羽翼丰满,再行雷霆一击。人老了,话也多了,还请辰兄弟见谅啊!”

    李俊辰听的,心下感激,抱拳略带哽咽道:“老哥哥说的是,俊辰铭感五内。还望老哥哥一路保重!”

    “哈哈,不妨事,不妨事。兄弟他日得空,可来寇州丰田镇宿家庄寻老哥哥,咱们兄弟在把酒言欢……请!”说罢,朝李俊辰一拱手,径自指挥商队奔西北寿昌县去了。

    李俊辰双手抱拳,目送商队奔西北方而去,口中暗道句,“一路保重!”而后,眼中带着无限复杂的目光望着东方,目光中,彷佛看见了那座承载无数英雄梦的八百里水泊。

    良久良久,李俊辰收回目光,调转马头,奔着南下东京的管道策马而去,留下的是那一路打马而过扬起的尘土。

    “汴京,炎黄文明的繁华,就让我来亲眼见证吧!汴京,我来了!”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