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序章 前世今生

正文 序章 前世今生

    2001年9月27日。

    黄昏的夕阳,那最后一缕残红渐渐从天际落下,黑雾恍若泼洒的墨汁一般瞬间充斥了整片天空,弥漫在世间的每一个角落,彷佛预示着末日的前奏……

    位于天朝东南的XX集团军XXX团的驻地附近的对影峰,少年孤独的身影,静静地矗立在峰顶。

    峰顶的山风呼啸而动,带动少年的军服猎猎作响。低下头,看着自己满是伤痕的双手,脑海中不禁想起不久前接到的那通电话,“俊辰,对不起,你是一个很好很优秀的男孩子,可是,我不能等你回来了,我就要结婚了……你忘了我吧……”。

    “小倩,这是为什么,为什么…”李俊辰猛然间张开双臂,流泪的双眼望向天空,大声地呼喊着“这是为什么……”,可是,没有人能够回答他,回答他的,是四处回荡着的“这是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噗”的一声,一口鲜血从他的嘴中骤然喷出,就像突然绽放的花朵一般,点缀在山石、泥地之上,纷外妖艳醒目。

    满天的繁星点缀着宁静的夜空,李俊辰崛强的站在那里,曾今睥睨一切的眼神中充满了失落。或许,此刻的他,并不知道,传说中才有的奇景,九星连珠即将拉开它神奇的面纱。

    传说中,九星连珠是宇宙大爆炸的那一刻所出现的奇观,拥有着不可思议的力量,似乎地球生命的诞生也与之息息相关。虽然现代科学解释的非常清楚,九星连珠只是天文奇观,不会有任何事情发生。可是连乞力马扎罗山的星光,阿拉斯加上空的彗星与极光,影响地球潮起潮落的月光潮汐都无法完美诠释,有怎么可能理解九星连珠的玄奥呢?

    无数年后,当九星连珠再次降临地球的上空,这对天文观星也好,对人类研究宇宙的奥秘也好,都具有里程碑般的意义。可是就在这原本具有史诗意义即将出现的一刻,李俊辰却意外地失去了自己的生命。

    很多事情,不是一句话说不知道就可以了,也不是说不知道就没有了;很多东西,也不是科学所可以解释得了的,就如同古代的《易经》、风水术术一般。当九颗恒星排成一条直线,九星连珠再度重现的那一刻,正仰望星空、大声呼喊的李俊辰,彷佛被掐住了喉咙一般,声音嘎然而止,眼中的光芒伴随着泪水悄然湮灭,眼眸中显现出一片死灰。

    “扑通……”一阵清冷的山风吹过,李俊辰崛强挺立的身躯轰然倒地。闻声赶来的战友围在他的身边,默然无语。

    “哎,这是何苦呢,为了一个情字,这么轻贱自己,落得死不瞑目,哎……”一个满脸青紫的年轻军官排众而出,慢慢地蹲下身子,伸出右手,将李俊辰至死不愿闭上的双眼轻轻阖上,“安息吧,我的兄弟,如果有来生,希望如你这般骄傲的男子汉不在为情所困……”

    在李俊辰被阖上双眼的那一刻,夜空中突然出现一颗闪烁着荧荧红光的小星,烁烁星光,一闪而逝,彷佛从未出现过一般,未为人知……

    …………………………………………………………………………

    斜阳,落叶,荒野,古道,驽马,破车。

    柔弱的书生驾驶着马车在古道上奔驰,可能是连日的奔波让他咳嗽不止,身体的疲惫使得他挥出的马鞭极度无力,车内不时传出一阵阵婴儿与妇孺的啼哭声,使得本就心焦不已的书生更加焦躁。

    然则,驽马毕竟就是驽马,更何况还是奔波多日,已然是人困马乏的驽马。

    “哒,哒,哒……”

    后方忽然间尘土大起,大片的马蹄声轰然而起,只见一群身着黑衣,头戴斗笠,手持朴刀的骑士驾马疾驰而来,眼见就要追上前方的马车。

    “前面的马车给老子停下来,赶紧停下来,听到没有……”

    赶车的书生将头往后一探,顿时吓的魂飞魄散,手中的马鞭没头没脑的往马身上招呼,企望让马吃痛,能逃出升天。可是热极生悲,只听见“啪”的一声,马鞭断成了两截,而马车也因为碾轧到路侧的石头,翻到在了一边。

    “啊…”书生随着马车倒在地上,尚来不及起身看看自己的伤势,连滚带爬地爬向马车的时候,只觉一抹寒光从眼前闪过,“噗”的一声,胸前瞬间飙起一道血线。

    “吁………”马上的骑士见马车已翻,纷纷扯住缰绳,勒住马匹,翻身下马。

    “兔崽子,叫你停,你偏偏不停,还给老子跑。”一众黑衣人的首领走道书生的身边,踢了一脚已然昏迷的书生,同时,用手中朴刀指向马车,“去几个人,看看里面那个女人死了没有。”

    “是,大哥。”

    就在此时,马车中的女子爬出了马车,看见一众黑衣人手持朴刀迎面走来,倒在远处地上的书生,生死不明,霎那间,无边的恐惧涌上她的心头,“啊……,救命啊……”

    尖锐刺耳的声音,刹那间划破古道的宁静,在四周的荒野回荡着,同时传来的,还有黑衣人放肆的狂笑声。“哈哈哈,叫吧,叫吧,就算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理你的……”

    “好了好了,都别笑了,赶紧把这个娘们从车里弄出来,咱们好回去向王大人覆命。”

    “大哥也太谨慎了些,就这一个破娘们还能翻出什么浪花不成。”几人口中嘀咕着,快步走到马车边,伸手去扯那女子。

    “不要啊,不要杀我,不要抓我”女子一边手上与黑衣人撕打,口中一边叫喊。可是,一个弱女子如何能敌得过恶狼般的几条恶汉,不多时变被扭送至首领面前。

    女子绝望之下,自思若被这些人抓回王府,不仅难逃一死,恐怕死前还要遭受非人折磨。趁着被扭送至首领面前,扭送至人略微松手之际,奋力推开左侧之人,随即扭身迎向右近之人的刀尖。

    “噗嗤”,一柄衮刀瞬间将女子捅了个穿,“妈的,臭娘们作死,害得老子们的赏金要没了。”四周的恶汉健壮,不由恶火心生,挥舞手中利刃,欲将女子乱刃分尸。

    就在利刃临尸之际,恶汉们的耳边响起一声洪亮的道号“无量天尊”,一柄不知从何处而来佛尘盘旋而至,隔开了众人劈砍的利刃,后又划了一道诡异的弧线直飞入不远处一道士手中。

    “翼仞盘!”黑衣首领眼见此技,瞳孔不由一缩,“此技消失江湖已数百载,不想今日得见,看那道人能借盘旋之力隔开众人兵刃,这份功力着实了得!今日之事,就算我等齐上,恐也难讨什么好处,不如就此带二人尸身回去覆命吧……”

    “无量天尊,逝者已矣!二人业已飞升丹天,登东极天界,往妙严宫一行。各位施主又何必毁人尸身,平添无边业障……”老道的声音随着身影,彷佛鬼魅一般,出现在众人视线之中。

    “哪来的臭道士,敢管大爷……”一句话没有说完,便被首领抬手打断,“能见识到江湖中失传数百年之久的翼仞盘和轻功咫尺天涯,高某倍感荣幸,敢情道长告知法号,仙乡何处?”

    “呵呵呵,山村野道,不足为外人道也……”老道轻拂颌下胡须,慢慢言道。

    “既如此,那我们后会有期,他日江湖再见”首领见老道不肯透入来历,也不着恼,朝他一抱拳,转身命令道:“带上两人的尸体,跟我回去。”

    “哥哥,就这么一个杂毛……”四周黑衣人忿忿道。

    “不要多言,都跟我走。”

    黑衣人来得快,去的也快,就听见一片马蹄之声,转眼间,便跑的不见踪影。

    “哎,这世道……无量天尊”,老道高宣一声,准备转身离去。就在他意欲离去之时,白昼的天空中,一颗闪烁着荧荧红光的小星,一闪而逝,随即便听见一旁翻倒的马车中传来一声低落的婴儿啼哭之声。

    “哇哇哇哇……”既已听见啼哭之声,老道自不可置身事外,不多时便从马车中抱出一个尚在襁褓之中的婴孩以及一封插在襁褓之中的书信。

    “这是………”老道看完书信默默一算,心中叹息道:“天意如此吧,该是吾师之道入世之时了……天外之子啊”老道长长吁了口气,抱着婴孩,倚风而去。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