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文娱大戏精第二卷 视圈星途 第二百零一章 最深的恐惧

第二卷 视圈星途 第二百零一章 最深的恐惧

    ……

    曹一方得了白玉兰视帝,按理说接下来他会彻底的忙碌起来,趁热打铁增加曝光度,无论是褒奖还是骂名,但凡领了,那都是互联网时代的所谓流量,是大批娱乐圈的艺人们求之而不得的琼浆玉液。

    但他好像突然消失了。

    不过消失了,这件事产生的余震才刚刚开始。

    这一周的时间,围绕白玉兰的颁奖典礼产生了海量的讯息,虽然奇点视频网应主办方要求,已经把他后来那一段发言给删除,但还有一大批人是看了完整直播的。

    与之前的情况相反,无论粉丝还是路人,对于他的大发厥词没有太多反感,粉丝就不提了,在他们眼里,曹一方只要长得好看,做什么都对。

    至于路人呢,他们并不会因为一个名声不坏的年轻演员,年少轻狂的声称要把电视奖项拿个大满贯而心生不满,最多吐槽几句不知天高地厚罢了……倒是有些人批评颁奖典礼上,以樊清让为首的某些演员的作为,觉得那实在有失老艺术家的风度。

    也就是相对而言。

    骂他的声音自然比先前要多了无数倍。

    这个世界里,娱乐圈同样在被资本掌控,又因为最近的一些事件,例如祁继的吸DU群P案,二线面瘫小花林欧居然淘汰了老戏骨樊清让等等……电视界甚至电影界,由于资本力量过于汹涌,导致放眼望去,清一色都是分不清谁是谁的美丽皮囊,而相对演技更好的职业演员们,却处境困难,连片约都接不到,更别谈片酬了。

    种种原因,导致烂片频出,佳作难求,优质的精神食粮短缺,这些让观众糟心的事,怨气都随之转移到了那些名声最大的年轻演员身上,各种辱骂和嘲讽层出不穷,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经典段子和热评。

    资本逐利,公众人物搏人气,最近以演员之名上,火了一位重量级评审,叫做李莉敏,她是国家一级演员,现如今退居幕后,可厉害着,不但是京城电影学院的电影学研究生导师,还写了许多本关于表演艺术的著作。

    李莉敏这位一把年纪的老年女士,虽然有教授头衔,且著作等身,但她没有人关注,或许是寂寞吧,上了这个综艺节目,结果凭借着多年熏陶出来的眼力劲,还有驰骋课堂锻炼出的口舌之能,针砭演技,对于老演员没说的,就一味捧,对于年轻演员呢,点评得既毒舌又准确,颇受观众喜爱。

    她就这么红了一把,被称为毒舌女教授。

    许是尝到了甜头,契合了观众心理,她如今有空了就到处喷年轻演员,叹世道不古,垃圾当道,劣币驱逐良币等等,一套一套的。

    最近不是曹一方搞事情嘛,口气大的吓人,她看大家都在说这事,老演员们自恃身份不多评价,那她反正已经有了毒舌的称谓,干脆把这事拿出来好好点评点评。

    在一档网络谈话类综艺上,她先是评点资本对于文艺界好作品的毁灭性打击,然后又点评当前红火的几个流量明星,最后主持人把话头引到了白玉兰奖,问她的意见。

    节目中,李莉敏戴了副金丝眼镜,披着小披肩,颇为美丽大方,侃侃而谈:“我也看了不少争论,有很多人说,这个年轻人的演技是被低估的,说他勉强确实当得起视帝的奖项,对此我肯定不敢苟同。”

    “偶像剧他或许可以胜任,那是因为年纪合适,角色契合度高,说白了就是自己演自己嘛,年轻人本身生活里就是多面的,他下部剧马上也要上映了,大家可以看看我说的对不对,还是演自己,这对于专业演员来说太简单,跟猫捉耗子一样,当然一学就会了。”

    她间或跟主持人开玩笑:“老徐你没学过表演,让你去演一个年纪相仿的中年白领,你也不会演的太差的。”

    主持人说:“你觉得他跟其他几个年轻演员比如何?比如以演员之名上,那几个年轻人。”

    “半斤八两吧。”她笑:“也别五十步笑百步了,差不多,这个年纪也没什么阅历,表演是一个需要积累沉淀的艺术。”

    另一个嘉宾问:“跟张扬比怎么样?”

    “哎哟!张扬还算年轻人啊?”李莉敏开了个玩笑。

    众人很捧场的笑。

    “他今年也才三十五六吧?”主持人问。

    “是啊,奔四了都。”李莉敏笑道:“跟我就差了两轮。”

    “听说他还喊你姐姐?”嘉宾问她。

    “我显年轻嘛!”李莉敏大笑,随即道:“这两人是没办法比的,张扬还欠缺点火候,这没办法,毕竟年纪和作品积累都不够,但他戏路非常宽,而且声音塑造能力很强,在当今的圈子里算是顶尖的那一批演员了……哎哟我不能再说了,再说算捧杀了吧?”

    众人笑。

    ……

    最近发生了太多事,纷繁复杂。

    预测视帝成功后的何冉冉,被众多信徒膜拜,希望求她反奶一口,包治百病。

    但她却为了覃小妮的事撰写了一篇长文,攻击江立身工作室,甚至攻击他本人。

    她说,只要明星存在,八卦媒体永远都存在,但江立身的存在却是个诡异的例外,他不同于普通的八卦媒体,因为他把自身做成了一个IP,他有强大的公信力,形成了一个低调的神明。

    只要是他说的话,哪怕没有足够的可信度,许多信徒也会坚信不移。

    如同宗教一般,他永远不会失败,永远不会犯错,永远模棱两可,掌握着最终解释权。

    他甚至不会被人记恨,无论他做了什么,说了什么,怨愤都会被导向当事者,孰对孰错,舆论如刀,但无论怎样讨论,矛头都不会指向这个始作俑者。

    这一点,他也如同神明一般。

    但他不是神,而是恶魔。

    ……

    维尼在晚上跟同组的人去交班,他们这几天又开始去盯曹一方。

    曹一方已经很久没出门了。

    维尼本来打上报告,希望放弃曹一方这条线,但是江立身说,他这几天受到了很大的压力,心情肯定很差,人在心情差的时候,就容易露出马脚。

    江立身总觉得他跟谢妍婷有事,维尼也没办法,只能服从命令听指挥。

    听同组的樱木说,他一个人跑去了公园,在池塘边站了很久,嘴里叨叨**的不知道在说啥,好像脑子不太正常。

    要是他真的有什么精神疾病,那倒是个大新闻。

    踩在松软的草地上,维尼从林子里穿梭过去,他不过外面被路灯照亮的地儿,太容易被发现,很快他就看到了鬼鬼祟祟的樱木。

    这家伙个子太高,容易被察觉,所以没有靠得太近。

    “你回去吧。”

    “行……这人也真是,不知道在干嘛,我站的腿都酸的不行。”

    “我去看看。”

    维尼看着就像个中学生,身高也很矮,很适合暗中偷窥之类的工作,他们这活有时候跟特种兵似的,他甚至在沙漠里偷拍过剧组拍戏,趴了半个晚上。

    林子浓密,走的不太容易,小心翼翼地尽量不要踩断枯枝,发出大的动静,慢慢的走,眼前渐渐开阔,能看到夜晚的公园里,那一汪清澈明净的湖面,还有站在湖边的背影。

    公园里没人,哦,只有远处还有夜跑的汉子,好像也在往门口跑去。

    他在干嘛?

    维尼听到那个背影确实在嘀咕什么,但听不清楚。

    于是他又往前走了一些。

    但是他越看越奇怪,他甚至觉得樱木是不是弄错了,这个人根本不是曹一方。

    他也算是跟了曹一方很久,足够熟悉他的身形和气质。

    眼前这个湖边的男人,穿着宽大的短袖,胡乱套着一条工装裤,穿着拖鞋站在那。

    低垂着脑袋,佝偻着身子,像个不得志的中老年人,身子和头微微摇晃,脑子看着都不太正常。

    维尼听到了他的声音,他在报数。

    “一二三四……一二三四……一二三四……”

    维尼忽然有点毛毛的感觉,这声音不是曹一方的,这人每数一次,声音就低沉一丝,干涸沙哑的嗓音,像是个耄耋之年的糟老头子。

    搞错了吧……他想着,忽然有点凉意,这荒无人烟的荒僻公园,连个关门时间都没有。

    眼前那人忽然停止了,头和身子也不再摇晃。

    维尼皱起眉头,往旁边挪了一步。

    喀。

    踩到了什么东西,发出极轻微的一声动静。

    他矮下身子,低头看了眼,一个塑料瓶。

    又抬起头望去,这一眼,他整个人全身所有的毛孔都骤然缩紧,头皮发麻,全麻!

    月光下,那人佝偻着腰背,转头凝望过来。

    他呼吸都下意识的屏住了。

    这种感觉他终身难忘。

    就像在走在熟悉的路上,忽然看到一只老狗,凑近了想细瞧,但在走到近前时,却发现那是只瘦虎。

    绿幽幽的眼睛凝视着自己,露出惨白的尖牙。

    就是这样荒诞……

    和真实的恐怖。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