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剑与魔法与学院正文卷 第七十六章 没事了

正文卷 第七十六章 没事了

    待最后一位红色面具从自己的身旁经过,牧云渔便是从地面上爬起,朝着一个地方窜去。

    在行动之前,这里平原的周围早就被他打探过了一遍,哪里最适合隐藏,牧云渔心中再清楚不过。

    只感觉怀里的温度有些降低,一种恐惧悄然漫上心头,牧云渔全速跑着,只有这样,才能不去想那最坏的结果。

    牧云渔要来得地方不算太远,十几分钟后便是来到了他的目的地。

    这里相较其他地方而言,树木茂盛,怪石嶙峋,不管是从高空俯视,还是位于地面平视,能够遮挡视线的都不是一般的多。

    这里是绝佳的隐蔽场所。

    穿过茂密的树林,牧云渔来到一座不见绿色的山上,跟着经验,几分钟的搜寻后便是找见了一山洞。

    这山洞并不是自然形成,洞口处虽然光滑,但洞旁的抓痕无不在说明着,这是异兽挖出来的洞穴。

    毫不犹豫,牧云渔直接冲进了洞中,也还没有前进多深,六只猩红的眼睛便是从出现在牧云渔的面前。

    山洞有石头掉落,那六只红色眼睛不断向牧云渔接近,期间,犹如金属碰撞的尖锐声不断响起。

    双手抱着夏攸瑶,牧云渔根本无法用刀,不过牧云渔也不打算用刀。

    稳住身形,牧云渔就那么看着黑暗中,语气平淡,不带任何一点温度,“不滚就死!”

    话落,那六只猩红的眼睛瞬间停下,对危险的本能让它缓步向后退去,动作幅度有多小要多小。

    摆脱了红色面具,吓退了异兽,可以说暂时处于安全中,再也坚持不住,牧云渔跪倒在地,喉咙一甜,眼中的事物分分合合。

    将夏攸瑶放下,牧云渔扇了自己几巴掌,告诫自己还不能就此倒下。

    疼痛刺激着大脑,清醒一些后,牧云渔从空间戒中取出一堆散发着光芒的晶石,往上一扔,晶石嵌入洞穴上,原本昏暗的洞穴变得明亮起来。

    借着这光,可以清楚的看到,在洞穴的最深处,一头全身散发这金属光泽,身体的轮盘有两米之宽的巨型蜘蛛缩在一个角落。

    这是一头厚甲狼蛛。

    直接其无视,牧云渔从空间戒中取出一堆治疗物品,然后将夏攸瑶移于一张干净的毯子上。

    现在的夏攸瑶连呼吸都感觉不到,鲜血也不在流出,这是心脏已经停止的迹象。

    待一切准备就绪,牧云渔拿起了一把锋利的点短刀,顾不了那么,将夏攸瑶的上身的软甲和衣服切个零落。

    夏攸瑶那洁白而完美的上身出现在牧云渔的眼中。

    心无杂念,牧云渔在拿出的物品中,找出一个罐子,用力打碎,小一点罐子滚出,再打碎,还是小一点的罐子。

    如此打碎了几个罐子后,最后从罐子里滚出一个透明的瓶子。

    把瓶子打开,绿色的光芒出从射出,倾倒于手,绿色的种子滚落,莹莹绿光自这种子荡出,被山洞中的杂草吸收掉,杂草悄然长高不少。

    捏开夏攸瑶的嘴,牧云渔将其绿色放入,而后深吸一口气,拿起小刀划开了夏攸瑶的伤口。

    胸骨断开,碎骨落入柔软的内脏上,牧云渔小心翼翼的夹出。

    整个过程,牧云渔一脸的平静,好似现在不是在治疗,而是在做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清理完后,牧云渔又把断裂的胸骨接好。

    几分钟的时间过去,牧云渔处理完毕,跪坐在一旁。

    绿色的种子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此前还不太明显,当牧云渔停下后,这种子的恐怖才逐渐展现出来。

    夏攸瑶的伤口处,淡绿色的荧光悄然爬上,肉眼可以看到的速度,夏攸瑶的伤口不断愈合着,短短的十分钟不到,夏攸瑶的胸前就看不到有受伤的痕迹。

    见此,牧云渔取出一件干净的衣服披在夏攸瑶身上,俯下身去,贴耳于心脏处,闭起眼睛。

    洞内瞬间无声,可以依稀听到,洞外清风拂过,树叶莎莎作响的声音,一切归于寂静。

    许久之后,牧云渔挺起身子,看着夏攸瑶,面无表情,他身上的鲜血顺着衣服低落在地,时间在此刻凝固。

    可能过了几秒,可能是过了几个小时,牧云渔缓缓站起,走到洞口边缘停下。

    “吼!!!!”

    毫无预兆地,一声咆哮从牧云渔嘴里发出,这不是人的声音,而是要脱笼的凶兽,带着滔天的怒火,眼中唯有杀戮!

    近乎实质性的杀气从牧云渔的身上发出。

    山洞外鸟雀惊飞,山洞内厚甲狼蛛尽可能缩成一团。

    “咳!咳咳!”

    不过,来得快去得更快,这轻微的咳嗽声将一切平定,牧云渔一怔,身上的杀意溃散,转过身视线停留在夏攸瑶身上,不再移开。

    完全没了之前的平静,牧云渔僵直转身,一个不小心双脚一绊,狠狠的摔在地面上。

    连跪带爬,牧云渔来到夏攸瑶的旁,害怕那是自己的幻听,撑于地面上的双手住不住抖动,牧云渔再次附耳于心脏处。

    虽然不易察觉,但牧云渔敢肯定,那美妙绝伦的跳动声,自己没有听错。

    “没事了,没事了,没事了。”牧云渔的双眼通红,脑袋磕在地上,声音有些颤抖,似乎是对夏攸瑶说,又似乎是对自己说。

    “冷……”这个时候,一个微弱的声音响起。

    猛然抬头,牧云渔急忙爬起,朝洞口快跑去,然而准备到洞口的时候,却来了个急刹,几道破空声从远处传来。

    牧云渔的头脑顿时清醒,不敢大意,用遮魔羽纱把洞口封住。

    破空声越来越大,几位红色面具来到洞口上空停下。

    “刚才的咆哮应该就是在这个地方。”

    “会不会是我们猜错了?”

    “无论怎样,那小子一定跑不了多远,我们在这里仔细找找!”

    躲在遮魔羽纱后面,牧云渔的冷汗流下,知道看着红色面具离去,才松了口气。

    “冷,冷……”夏攸瑶的声音继续传来,牧云渔回过神,回到夏攸瑶的身边,而后他放心的心就又悬了起来。

    夏攸瑶胸口出,薄薄的冰霜凝结着。

    “该死的,金色面具的冰魔法残留在体内了么!”牧云渔唾骂,快速将帐篷搭好,把夏攸瑶移到帐篷中,为其盖上所有。

    可即便是这样,夏攸瑶还是不停的喊着冷。

    想燃起火堆,可外面还有红色面具,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牧云渔显得有的慌乱。

    不经意间一撇,牧云渔见到抱成团的蜘蛛,愣在了那里,而厚甲狼蛛则是一惊,起身不断用蛛腿刨着背后的洞壁,要打出一条通道逃跑。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主神崛起阴阳神算星际制卡师带着女儿混美漫末日世界穿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