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忘川茶舍正文 第十四章 绿萝

正文 第十四章 绿萝

      ?人偶访客

      何娟放了假,就没心没肺的拉了一帮朋友出去玩了,说是一周时间,所以这一周是不能去茶舍听故事了。

      何叶晴专门儿泡了一杯大红袍给何娟带上,保她活着回来。

      而何叶晴的店里,也来了位不寻常的访客。访客面相清隽,几乎接近彼岸夫人那个故事里的共参商……

      何叶晴吃了一惊:“宫商?你不是神形灰飞烟灭了吗?!你怎么会回来了?!”

      “夫人重塑了我的样子。”宫商敬畏的说到“何先生,您是这三百来年除彼岸夫人外唯一的女舍主了。夫人深知您的能耐比她高得多,特地让我来的。别的人偶您也不认得。夫人是想要您帮她寻人,事成会许您三个条件。何先生,夫人好多年没这样过了,您可要帮她!”

      何叶晴深知这彼岸心上确实有结子,这一来,绝非易事。这种以条件交换任务的生意何叶晴也做了不少,已经无所谓。她只是叹口气:“宫商,你果然还爱她。”

      宫商也只能苦笑:“是。所以,我恨啊……”

      何叶晴手搭着他的肩,然后倒了杯茶:“这事儿讲明白了,咱什么都好说。我晓得你们都有难处,但也不会为难我。一开始大家就都是顺其自然的。彼岸夫人这次要寻的人,是宫璃月仙君还是共参商灵君?”

      宫商笑了笑:“是彼岸夫人故友,琳萝姑娘。”

      说着宫商就看着何叶晴震惊的表情,享受般地呷了口茶:“这琳萝姑娘嘛,如今肉身未死,还在这人世间。彼岸夫人念她孤独,两人又同是寂寞,才让我来找您的。还请先生听我说说琳萝姑娘的事吧。”

      何叶晴翘着二郎腿,盯着茶杯里自己的倒影,笑得优雅又温和:“请讲。”

      ?旧事故人知

      琳萝本是彼岸夫人曾养在茶舍里的一盆绿萝,长势比别的花花草草都好得多,很受茶舍里的人的青睐。来往的客人也赞不绝口。

      那时的琳萝多风光啊。

      之后的一段时间,琳萝便潜心修炼,最后只花四百年便成了人形。不过这人形是极虚弱的。在她是人形的时候,修为便退至一百年,妖力尽失。

      而这样的琳萝,更是惹人怜爱。人形的她一双比星子还扑朔迷离的圆眼,短粗的眉毛,还有细腻的做派,无一不让人喜欢。

      彼岸特地给她起了名儿,并和她成了无话不谈的知心朋友。

      后来,彼岸也开始让琳萝见客,时间久了,倒有点儿派她应酬的意思……

      琳萝哪知道这样的事,她是最听彼岸的话的。

      这天,彼岸向琳萝交代好了,自己出门办事,由琳萝在茶舍里看着。

      琳萝并不太在意。彼岸晚上会回来的,白天这儿也没多少客人,端个茶送个点心就好了。这点事琳萝经常帮忙。

      可今天偏偏是个不寻常的日子。客人多的琳萝忙不过头来。

      琳萝在心里咒了彼岸无数次。

      这时,忽然有一伙人,浩浩荡荡地往屋里来。这伙人看不出谁是领头的,只是个个儿都大模大样,扰了茶舍香烟袅袅绕轻楼的雅致。

      琳萝强颜欢笑的走上去。

      “几位可需要雅间儿就坐?”琳萝柔声问。

      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打个响指:“诶!这妞儿想的真周全!我们少公子行路累了,就得要个雅间儿歇着!你这儿最阔气的雅间儿给爷们摆出来,另外,上酒上肉,爷们要好好儿吃一顿!”

      琳萝看着他们一阵恶心。

      忘川茶舍来的全是和善的人,虽能喝酒但平日滴酒不沾。如今来了这么几个凡夫俗子,琳萝也是没见过的。

      “几位这边请。”

      说着琳萝极不情愿地打开了那个名叫“忘川之墓”的雅间的门帘。

      一进门,檀香浓浓,几分静谧,几分禅意,却突然有人来了句:“这是上到花楼里了吧!这么大的味儿,没张榻怎么行!”

      一伙人立刻开始附和。先前那个男子突然凑上来:“妞儿,长得挺漂亮啊,不如你陪爷们过上几个回合?”

      琳萝脸红了一阵,但到底还是妖,立刻现出了狠绝的目光。

      “几位恐怕是误会了。这里是茶舍,不过是笑谈风月之地,怎能有风月之事?此处不染尘世,你几人寻不到自己要的东西,便尽快离开吧。那些生意,怕你们到底做不起。若无满意,还请另寻别处。”

      男人听见了琳萝冰冷的声音登时大怒。一把揽过琳萝纤瘦的腰身,一手探向裙袂:“好你个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今天大爷不把你办了就不是人!”

      琳萝绝望地推搡着他,但却被越拥越紧,挣扎无果。

      这下琳萝真的怕了,她不再有任何反应。

      ?对面不相识

      “她不过一个女子,赵大哥何必揪着不放?”一个清澈却气势恢宏的声音响起。

      男子立刻松了手,恭敬转身:“少公子,赵某失礼了。”

      人群这才散了开,里面走出一个男子来。

      琳萝这才细细地打量起人群。

      这群人大都穿着粗布衣衫,不很富贵的扮相,但中间走出来的什么“少公子”,却是极致的精致奢侈。身上穿的,金线掐银线绣,出了轿子简直与日月同辉。头上、身上戴的,不是珍珠玛瑙就是玉石翡翠。无名指上卡着一枚玉扳指,绿幽幽的。头上戴了半尺高的官帽,高高地竖着,正中一颗东海明珠,晃晃的照着“少公子”邪魅的脸庞。

      琳萝吓得不轻,往后一直退到门帘边上。

      邪魅的男子笑了笑,勾起一双凤眼,看上去洒满了阳光。

      “姑娘莫怕。这些都是在下随行的粗鄙之人。姑娘若是不介意,倒是可以许婚于在下。”

      男子的话让琳萝差点摔到门外去。

      “先生这是哪里话。你我本非旧相识,无牵无挂,何来何来许婚一说?”说罢呆呆的望着面前的男人。

      周围一阵起哄声:“真的姑娘,你就嫁了我们少公子又如何?公子有权有钱,还能亏了姑娘?”“让少公子看上了,可是天大的福气!”

      男子只是听着,忽然看见琳萝在怨恨地看他,随即又流露出了阳光般的微笑。他从前不相信世间有感情,见了琳萝,他似乎相信,他心中流露出的莫名的暖,便是所谓“感情”。

      琳萝也一定是这样的,他相信。

      事实上,琳萝的确是这样的。

      她就那么瞪着男人,瞪了一会儿,忽然红着脸缩了缩脖子。

      男子似乎看懂了什么,笑出了声。

      琳萝只回了句“待我想想”便疾步跑了出去。

      还能怎么想呢?都想好要答应了。

      一颗星子,一抹异光,本不会相撞,却无意之间,纵横交错,光芒万丈。

      ?一日为友

      果不其然地,琳萝和那个叫风寂的“少公子”熟了起来。彼岸老觉得他不对劲儿,从前绝不像这样咳咳咳咳的出来又进去的。

      但彼岸永远找不到机会问她。

      呵呵,尴尬了。

      后来彼岸问宫璃月,宫璃月轻轻一笑借口自己是男的不方便说就走掉了。

      彼岸好想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过后几天,通过跟踪琳萝,彼岸终于知道了。

      一知道,就不得了了。

      窗外的树影正是稀疏,照出一片荒凉的秋色,随着清风流水缓缓凋零。

      彼岸沏了一壶碧螺春,没煮太开,涩涩的,给自己和琳萝一人倒了一杯,就对着琳萝坐着,和她一起看向窗外。

      琳萝有点不安,手指搅在一起。

      彼岸看见了,叹口气,做出开玩笑的语气问她:“琳萝,你是不是和谁好上了,找你老半天儿你不在。你不能这么有色无友啊你!”

      琳萝一瞬间愣住,随后有点儿尴尬的扭头,假装在看外面的夕阳和黄草拟:“哪儿啊,不都是一样的。问了也白搭,我都有色无友了了。”

      “嘿!”彼岸一惊一乍的坐起来“你和人好上了不跟我说!你好生忘恩负义!”

      “你不满意,就直说好了。”琳萝淡然道。面前的茶,二人一口未动。

      “好吧,琳萝。咱也不牵扯了,我就和你扯白了。”彼岸的脸色沉了下来“你喜欢的那个男人,叫风寂吗?”琳萝点头不语。彼岸接着说:“那个人不是什么好人。他是一只鱼妖,他……”

      “我们都是妖,相恋了又如何?!”琳萝一拍桌子,愤怒地站起来。

      彼岸很惊讶,眼底满是失望:“琳萝,我不想为这和你闹成这样。”

      然而琳萝并没有消停下来:“你要不想闹成这样,就别说我什么。我自己怎样自己清楚得很。我与何人相恋,如今还要不了你来管。”

      说罢琳萝一挥翠绿的袖子,转身要走。

      “琳萝!!!”彼岸大喊一声,门口正往外走的琳萝蓦然僵住“只要我还与你为友一日,便绝不许你爱他!!”

      琳萝只占了一会儿,便转身走了出去。

      那些话……反正不听也罢。

      ?真心所向

      过几天,风寂找到了琳萝。

      两人之间没太多话,只是相对而坐,相视而笑。

      琳萝心底下充满了甜蜜。但她忘了彼岸的话。

      她也忘了那都是真的……她只想溺死在幸福里。

      最后还是风寂先开的口。

      “琳萝,求求你,救救我吧……”

      琳萝马上关切地问:“你怎么了吗?你是……”

      风寂捂住了她的嘴,轻抚她柔顺的头发:“琳萝,你听我讲就够了,好吗?”

      琳萝在他的身影笼罩之下,乖顺地点了点头。

      “琳萝,我母亲病重,已无药可医。听医生说,要三百年以上修为的妖怪的内丹做引子,才可恢复。我身边……琳萝,你认得吗?认得吗”风寂细长的凤眼充满恳切。

      琳萝两眼一闭,忽然想起了自己,想起了彼岸的话。

      的确……自己的修为是在三百年之上的,可……可三百年以上修为的妖,内丹又能做什么?不过根治某些常见病罢了,根本用不到的……

      难不成……他在骗我?

      琳萝惊慌地摇摇头。

      不可能……不可能……怎么会呢……他可是风寂啊……

      琳萝抬头,勇敢地望着他:“我……我帮你!”

      风寂柔软的眼神在琳萝身上一遍遍的扫过。

      琳萝一笑,眼底的爱恋交织着泪水,喷涌而出。

      窗外的风,吹的寂静。

      琳萝被蒙上了双眼,推进了一间根本感觉不到光线的小黑屋。

      “好了,琳萝,你可以睁开眼了。”风寂的声音突然变得很冷很冷。琳萝哆嗦了一下,自己伸手扯下了蒙眼布。

      周围放着各种工具,还有法器。

      琳萝的修为不深不浅,这些东西至少还是能看懂的曾经自己的友人便是在这样的酷刑之下,被抽了内丹。

      这时琳萝才想起彼岸的话。可什么都晚了。

      据说天底下不到五百年,便修成人形的妖不过1000只,包揽世间好一部分物种。而世间又有一位神仙,专收集这种妖的内丹,以炼丹药。这神仙,恐怕就是风寂。

      真是好运气。命就这么搭在了第一位情人手里。

      风寂无悲无喜的望着琳萝,琳萝也望着风寂,眼色扑朔迷离。

      “琳萝,现在知道我是什么人了吧?这样的我……你会恨我吗?”

      “你可真残忍……”琳萝的声音云淡风轻,又十分艰难“你就算要杀了我,也不该……骗我爱上你啊……妖的感情很容易被伤害的……我一点儿都受不起的啊……可你是我真心所向……你尽管去吧。”

      风寂嘲讽般的笑笑:“不,琳萝,你还太年轻。你开始都不知道我接近你的目的,自然不懂什么真心。”

      “不,遇见你的那一刻,我懂了。”琳萝的眸中嵌入一缕薄雾,真挚而又动人。

      风寂差点心软了。他从没这么心软过。

      最后只得把眼一闭,冲手下喝一声:“动手吧!”

      门突然被撞开了。

      “住手!”彼岸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

      ?更有痴似相公者

      琳萝楚楚可怜地看向彼岸,小羊羔般的眼神让彼岸不忍直视。琳萝哀求般地看着彼岸:“彼岸,没事的。是我自己愿意的。你不必管我。这一次,是我自己的事……”

      她的双眸绿莹莹的,泛着清澈的光泽,上面有水汽凝结。

      彼岸好像也真的生气了,一扭身,手却紧紧攥在一起:“傻姑娘!!!”

      琳萝释然一笑,眼中翩若惊鸿的光泽撞进风寂眼底。风寂的内心不由得一颤。

      该死的!

      风寂在内心叫嚣着。但最终还是狠下心来,要人动手。

      彼岸忽然扭头,目光炯炯的瞪着风寂:“你给我听好,迟早有一天,你的野心会覆灭在你自己手里!!!!”

      “来这里的妖,人形都会消散的……”琳萝忽然开了口,之后扭头,美丽的眸子深情地凝望着风寂“没关系的,风寂……只要是你,都没关系……你没有错,我本来就是要为你付出一切的……”

      她一直痴痴地念着“没关系”,好像天生便为了原谅他的一切。

      彼岸叹了口气,知道了接下来要发生什么,扭过了头。

      风寂突然大叫一声:“住手!!!”

      手下的一帮人全停了下来。风寂邪魅精致的眉眼全是慌乱。

      因为琳萝的是很体,已经从脚下开始慢慢消失。

      消失的地方,笼在一片凄凉的绿光之中。周围是一圈亮丽的萤火,点亮了漆黑一片的屋子,和风寂冰冻的心脏。

      但那统统都晚了。

      琳萝望着风寂,笑得凄惨又绝望。所有的爱恋都化作了凄美的光,环绕在两人之间。

      琳萝想扑上去,拥抱他一下。但琳萝现在动不了了。

      彼岸小声骂了句:“真见了鬼了。”

      却突然听见一阵哭声,是两个人的声音,在她耳边散开了。

      不知何时,风寂和琳萝相拥在了一起。

      琳萝紧抿着唇,只无声的落泪,腰部以下已经完全消失,变成了美丽的流萤。而风寂已经泣不成声,一边落泪,一边轻声呢喃:“琳萝,不要离开我……别消失……求你……留下来吧……”

      琳萝眼底情绪复杂,只是那股痴缠的爱恋,依旧萦绕不去。

      现在的琳萝说话都变得很艰难,但她还是拼命地微笑着。她说:“风寂…谢……谢谢你……没有我…以……你要好好的……哪怕我不…重要……”

      傻瓜,你明明就很重要。

      风寂依旧紧紧抱着琳萝,像要把她揉进怀里。琳萝的身子已经消失到了胸前,但她还是伸出手,艰难的拥抱着风寂。

      风寂感到身上的力在一点点消散着。

      琳萝只剩下一张明媚的小脸儿在哀切的看着他了。繁星般的眸子里泪光泛动。她最后用力地微笑了一下,便消散了。

      周围只剩下凄美的萤火。

      那天琳萝又说了一句话,并没有说完。

      她说,风寂,我爱你。

      ?人间四月天

      琳萝去了好些个月,现如今已是深冬了。

      人间,又是一片瑞雪兆冬来的景色。窗边的绿萝都卷了边,春日的生机和嫩绿早已不再。绿萝的绿仿佛也凋零在了满目凄惨的白。

      不过,彼岸听说琳萝并没有走。

      她只是走过了人间,她只是不允许被爱,所以太伤心。她只是做了个醒不过来的梦,她只是陷在梦里,不愿醒来……

      风寂中途来过这里一趟。

      他现在失魂落魄,再也不收集妖怪内丹了。他只在用余生,陪着琳萝一人。为了爱,也为了赎罪。

      彼岸并没有刻意招待他,当然也没冷落他。

      几个月电光火石,算算也不过是他欠了她二人的罢了。

      忽然有一天,风寂对彼岸说:“彼岸姑娘,我觉得琳萝并没有离开我。她一直在呢。”

      彼岸淡漠的呷了口茶:“别再想了。她走了那么长时间,你总该让她歇歇了吧。唉,你们两个到底……谁更爱谁呢?”

      “不是的。”风寂突然很认真、很认真,平淡的眼眸又亮了“我前些日子上街去,见一姑娘,和琳萝一模一样。彼岸姑娘自己有没有见过这样的姑娘呢?她好像……”

      彼岸也有些激动了起来,随后扭头看向风寂:“我会叫人去找她的。你也帮着找找吧……一百年,两百年,三百年,只要还有人活着,就接着找。这下,你满意了?”

      风寂惊喜的望着彼岸。

      彼岸也喝口茶,回望他。

      两人最终忍不住地,在屋里朗声大笑起来。

      ?饰天地一埃尘

      宫商说完了事,便只是用他惯有的哀伤又纠结的神色看着何叶晴。

      何叶晴站起来,理了理自己黑白相间的假两件衬衫,把手揣进裤兜,一只手拍拍宫商的肩膀:“放心,我的时间多的是。我老妹儿明儿回来,我和她一起去找,梁哥管这儿,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宫商面露喜色:“何先生,你真仗义。可这里……”

      “梁爽这人都快单纯成白痴了,肯定信得过!彼岸夫人的要求,我敢不从命?”

      宫商笑了:“彼岸夫人现在不方便和你联络。何先生,你要处处小心才是。宫商这便告辞了。”

      转过天来何娟回来了,何叶晴就把故事讲给了她听。

      何娟果然又哭得撕心裂肺大喊风寂你个人渣傻×智障花开……

      何叶晴一把捂住她的嘴:“你要愿意,明天的机票咱俩现在收拾收拾等着去?”

      何娟从位置上弹起来,一脸兴奋:“好啊好啊好啊好啊好啊……什么杨天逸宋潇潇的都去死吧!!”

      何叶晴一个大白眼上去:“原来你就为这哭成这样……”

      晚上12点,何叶晴和何娟把最后一大包东西甩到后备箱里,蹲在马路牙子上大喘气。

      最后何叶晴一把把何娟塞进车里,自己勒上安全带,冲何娟帅炸的笑了一下:“走了老妹儿,去机场!”何娟低头,静静地翻着QQ音乐播放列表,这么一听,也抬起头来笑了。

      何叶晴一踩油门,新换的连车牌都是666的七座SUV飞了出去,飞进了灯火辉煌的夜色里。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