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忘川茶舍正文 第十三章 绿玉镯儿

正文 第十三章 绿玉镯儿

      ?买件儿奢侈品

      何娟拿了奖学金。

      听说是学校专为艺术生准备的过年福利。华京建校很久很久,但并没有百年老校深沉的书卷气。华京永远是充满活力的,对于艺术生这方面抓得很严,福利也很高,经常展出全国性的作品,举办轰动全国的比赛。艺术生在这里都是沾光的。

      何娟十多年前在这儿读博士,学播音主持,从那时起,和播音主持息息相关的摄影协会就和播音主持系一样福利很高。

      所以……何娟并不知道,还乐呵的不行。

      奖金一共五万,三万块都被何娟拿去,买了条祖母绿的吊坠。纯银的链子,吊坠的托儿是一圈彩金的树叶,中间的一块祖母绿宝石被雕着树叶纹路,大概有拇指指甲盖那么大。

      做工非常精美,但何叶晴还是嫌弃得不能行。

      两万块钱,何娟这样花钱如流水的人是肯定不够用一年的。

      “你一年光吃光喝不消费啊!!”何叶晴一巴掌打在何叶晴的后脑勺上。

      “不还有过年呢?你老妹儿才18,还有希望要压岁钱呢!”

      何叶晴一记白眼:“你这是随团旅游去了?买个宝石贵成这!!”

      何娟笑笑,随后炸毛:“我他妈是来要故事的啊!姐姐我奋斗几天我高兴我听你鉴宝啊!!赶紧的!”

      何叶晴无奈的笑笑。

      ?陈家有女初长成

      城里最有名的珠宝商人陈暮如家的女儿陈绿玉,近来到了出嫁的年龄。

      绿玉是十里八村声名远扬的姑娘。不是因为相貌,而是因为贤惠。

      所以绿玉是所有男孩子心目中理想的姑娘,也是老人家理想的媳妇。而且绿玉家中还家财万贯,任谁娶回了都不亏,都捡的个大便宜。男人们都对绿玉眼馋的不得了。

      陈暮如很早就没了妻子,也没想把女儿嫁了。现在男人们兴奋成这样,陈暮如也是无奈了。

      这天,正是开春儿。

      绿玉家的园子里一片莺歌燕舞的景象,繁花嫩叶交相辉映着,看着别有一番韵致。

      绿玉端了一盆洗好的衣裳,又去井边打了桶水,走到院角挂的几条绳前,把衣裳一件件晾好,放回洗衣用的东西,便端了盆提了水回屋去了。

      陈家是个挺气派的四合院儿,绿玉绕了有一会儿,才走到自己房里。

      坐在床边歇了会儿,便看见桌上一个绿玉手镯,下面压着一张纸。

      绿玉一看,心里知晓,这是父亲的笔迹。

      “绿玉,爹近来出门办事,若数日不回,希望勿念。

      这些日子难免有来提亲者。绿玉若有满意,可传信给父亲,再做定夺。这玉手镯乃是你母亲在世时留下的。绿玉懂得识宝,想来也知道这镯子是何等价值。若不送来和这镯子同等价值的聘礼,那便不配做我陈家的男人。

      另请绿玉帮父亲料理家中大小事务,门面的事可让陈掌柜去做。绿玉一人在家也要注意安全。

      绿玉务必听从父亲之言。”

      绿玉收起纸条,心里不禁沉重了几分。

      父亲一般不会没来由的给自己这样贵重的东西……

      其实那玉也不过一般成色。半面为浅水绿,半面为翠绿,中间夹杂着墨绿的细纹,甚至还有红褐的浊点。镯儿的样式也很笨拙,宽宽的,丝毫没有小巧精致的灵气。

      但不知为何,只要是绿玉一戴,便是幽幽地泛光,甚至有几分高贵。

      绿玉也不知怎么收着,便戴着了。

      ?春风化雨

      这些天真应了父亲的话,来提亲的人多的让绿玉眼睛都看不过来。送来的东西也快要堆成山。

      唯一有点印象的,便是一个叫做春风的小哥哥。

      没有送任何价值连城的财宝,只是送了一个绿玉镯儿。

      春风说:“很适合你。”

      那镯子看去,倒像是和自己的“阴阳镯儿”成了一对儿……

      那个镯子也是半面浅水绿,半面翠绿的,只是自己的镯儿是平放后竖着切开呈两个颜色,而春风的镯子却是横着切开两个颜色。

      绿玉曾问春风:“小哥哥,你这玉镯儿可是和我的成一对儿呢?”

      春风一笑;“这哪是什么玉。这是宝石,祖母绿宝石,市面上卖很贵的。你想想,这么大两个镯子,得多少块儿宝石打磨呀。”

      绿玉歪着头,看着自己手上的玉镯儿,陷入了沉思……

      ?暗香浮动

      接下来的日子里,春风带着绿玉逛遍了城里的大街小巷,尤其是首饰或者古玩铺子,一看见,肯定是走不动路的。

      或许没什么意思,但两人对文玩首饰一类的都颇有兴趣,家里也都是做这些的,略略知些皮毛,都是乐此不疲。

      绿玉从小是大户人家的闺女,陈暮如看得紧,绿玉平常一年到头没几回功夫出门的。现在虽然做了父亲讨厌的事,但绿玉是真的开心。

      春风真是个好人呢……

      只是城里大大小小数百家首饰铺子,都再未曾见过和春风绿玉的一对儿镯子一样甚至相似的玉镯儿……

      觥筹交错,一晃,便是几个月过去。

      陈暮如在外面和北方的商家起了些争执,现在还赶不回来,绿玉这些个月虽和他保持着联系,但也和春风越走越熟。

      春风牵着绿玉的手,走在灯火通明的长街上。街市两旁的红灯笼照得天幕夜色绚烂无比。被月光照得洁白的地面上,是被灯火映出的成双成对的黑色剪影。天上,是一条温柔美丽的银河。

      夜风轻轻吹来,绿玉裸露在空气中的皮肤泛起一丝丝凉意。绿玉缩了缩脖子。

      而手心,却仍是暖的。想到这儿,绿玉不禁微红了脸。

      什么时候开始……对这些这么敏感了呢……

      这些个月见了太多男人,,唯一和她这么亲密的也就只有春风了。这个没比她大多少的少年,也没有什么出色的家室,也无非是样貌出众些,懂些玉石罢了。

      为什么这么不自在呢……这些个月一直是这样被牵着手的啊……

      难道……这就是娘亲还在的时候所说的情窦吗……

      绿玉的脸更红了。手心还在传来温热。

      一瞬间,绿玉有些害怕,怕自己真的依赖上了这种内心悸动不已的感觉。

      殊不知此刻,另绿玉感到陌生的“情窦”,已经默默的生长在土壤里,扎了根,发了芽,即将开出世间最美的花。

      “小哥哥,你来这里是做什么?”绿玉奇怪地和春风一起站在一座桥头上。那是城里最不为人知却最美丽的一座桥。那座桥叫玉缘桥,星河下的霜白的桥面和波光粼粼的湖水,无不美不胜收。

      “绿玉,你可知今天是什么日子?”春风冲她笑了一下。

      笑得太温暖,就像人间的四月天里才会有的春风一样。

      绿玉的脸彻底红了个透。曾经母亲还在,邻家小姐姐还没搬走的时候,绿玉从她们那儿听来了些只言片语。这个时节大概便是七夕,据说到了出嫁年龄的女孩子有很多活动在这一天可以做。就比如说同心结……

      父亲一走,便放心的把她丢在各处。即使自己真的……父亲是不是也不会知道呢……

      “这样……父亲会生气的……小哥哥……”绿玉皱眉,用一种带着乞求的语气轻声道。

      春风依旧笑着:“没关系。你父亲那边,我会周全好的。只要和你好好过,就好了。”

      绿玉痴痴地望着他。春风的笑容在这个角度来看,更加好看了。但总让人捉摸不透,看上去那么不真实,那么遥远……

      绿玉不知为何,心里一抽一抽的,难过得紧。

      父亲,应该不会让我们在一起吧……

      绿玉想了一下,从袖子里伸出手,轻轻地牵住了春风的手。

      春风扭过身,有些惊喜地笑了。绿玉红着脸,羞怯地望着他,眼睛里满是真挚的柔情。春风看着她,忍不住地把身子整个儿转过来,轻轻的拥住了她,一手捧起她圆圆的小脸儿,怜惜地看着。

      绿玉的脸红的不能再红。从没有人这样捧过自己的脸……哦,不对,自己从小到大就没有多少亲近的人。

      绿玉有些不自在,撅噘嘴,轻声吐出一句连风儿都能够轻易吹散的话。

      “小哥哥……我好想……真的有点儿喜欢你……”

      ?被不准的爱情

      过了段日子,绿玉便捎了信给父亲。

      心理讲明白了自己和春风的事情,也讲明白了自己该说明的一切,很长的一封信,绿玉自己看去都眼睛酸。尽管绿玉了解春风也并不多,但她还是把想得到的全讲了出去。送出去了,也算多了份期盼,对父亲的盼望也就越来越多。

      只是春风的眼神开始为难了起来,笑容也少了。

      又等了段日子,信回来了。绿玉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满怀欣喜地开了这封信。

      但结果却让她难以接受,甚至有点儿理解了春风的心情。

      父亲在信里的语气格外的严厉,对绿玉还从没这样过。他似乎很抵制二人的接触,不准二人在一起,并要两人断绝来往……陈暮如还说,无论如何都不能告诉春风自己和家里的事,连信也不要让春风知道。否则会有危险的事情发生。

      原来春风是和父亲在商业场斗得很厉害的一个仇人家的儿子。父亲怕他进来提亲另有企图,所以……

      绿玉当时就吃惊地愣在原地,身体很快就从头冷到脚。

      她就那么坐在自己的床上,手僵直着,根本握不住一张小小的纸条。纸条无声无息的掉在地上。

      门外却忽然有一阵脚步声。

      绿玉突然惊醒一般的反应过来,连忙弯下腰,拾起纸条塞在枕头下面。

      不会有人知道的……

      进来的人是春风。春风依旧笑的那么温暖,那么完美无瑕……

      这次的笑在绿玉看来却格外的虚伪,虚伪到让人想哭。

      绿玉心里一阵翻江倒海。

      喂……难道不知道我很脆弱的吗……不要让我动摇啊……你们…都放了我吧……别再跟我说什么话了……

      春风走上前去摸摸她的头,绿玉赶紧忍住想哭的心思。春风关心道:“你怎么了?不开心吗?有什么事吗?”

      绿玉缓缓地抬起头,目光空洞。这种关怀,她似乎无福消受……但绿玉的表情依旧是难过的:“春风……你究竟是看上了我什么呢……你又送我镯子,又对我那么好,是为了什么呢”她没有叫“小哥哥”。

      春风一愣:“绿玉,你听谁说什么了吗?”

      绿玉一下子扑进春风怀里,嚎啕大哭:“春风……小哥哥……父亲不准我们在一起……对不起……父亲不让说的……唔……”

      春风叹一口气,轻轻环住泣不成声的绿玉:“傻丫头,这有什么对不起……唉,好了,不哭了啊,乖……”

      没人看得到他眼底的难过。绿玉也看不到。

      就这样相拥着,沉默了很久很久,春风拍拍她的头:“绿玉?”

      绿玉沉闷地“嗯”了一声。

      “绿玉,接下来的,你听好了,听好了。”春风的声音充满真挚“我父亲和你父亲是不合得来,可我们为什么不能平平常常的相爱呢?绿玉,我这么做你是不可能不怀疑的,这我知道。但我说我对你做的一切都是真的,这你信吗?”

      绿玉抬头看看他,轻叫一声“小哥哥”。

      然后又扑进春风的怀里抽泣起来。

      春风又叹了口气,把绿玉搂得更紧,好像要将她揉进怀里。

      良久,他才缓缓道

      “绿玉,你要听听我的故事吗?”

      ?留住了告别

      “其实,我本来就是一块祖母绿宝石。”春风拥着绿玉,声音很轻。

      绿玉惊讶的抬起头来,她不相信春风会说出这样荒诞的话来。但春风只是又把她抱进怀里,继续说下去。

      “绿玉,我之前不敢告诉你,怕伤了你。但现在,我可以说了。

      “我其实只是口衔绿石而生。父亲吃惊,找来忘川茶舍的文兮先生看卦,发现我五行之中木石成分最多。但多也不至于此,父亲便另派人打听。”

      “一打听,父亲才知道,我母亲沐氏本身竟是块绿玉,修成了人形。木石生在山中,她家人怕她过得不好,就用了当年城里有名的贾人沐氏的姓,造了个假身份,在城中开间店面。店做大了,便被父亲看上,娶了做小妾。

      “当年大夫人本就不同意我母亲的。我家本来姓月,可我生下了,父亲一知道母亲是块石头,便看不上我,硬要我随母亲姓沐。我当年小,也不知道。长大了,就直接不被人认作月氏的子孙了……

      “我母亲从我断奶就让大夫人赶了出去,从小我在家便不受待见。至于那镯子,听说是一对儿,另一只在你家。父亲见我没有东西了,便给我留了个镯儿,要我在娶姑娘的年纪拿着镯儿去另一对儿的人家……哪知道这只镯儿,竟是母亲……”

      “绿玉,你之前不知道我的事……可现在呢?这样的沐春风,你还要吗?”

      绿玉酝酿了半天,知道他这是讲完了。

      抬起头,看看春风的脸。自己的脸上还挂着泪痕,全在他眼中。

      沐春风……真是个好听的名字啊。

      绿玉笑了起来。春风打起精神,刚要笑。

      绿玉却又扑进他怀里小声呜咽起来。春风一阵心疼,捏捏她软软的手。却听见绿玉嘟囔着。

      “傻瓜,你早点说出来啊…那不就好了……”

      春风苦笑一声,又抱紧了她。

      过了很久很久,将近黄昏,绿玉才昏昏沉沉地从春风怀里抬起头。

      春风冲她笑笑:“你睡醒了?”

      “嗯……嗯。”绿玉还迷糊着。春风只觉可爱,便捏捏她的脸颊。

      又等了好久,绿玉才清醒了起来。

      等她彻底清醒,第一句话却是“春风,我们去和父亲说明白好不好?”。

      春风愣住。随后张嘴要解释什么。被绿玉软的像一滩水的眼神堵了回去。

      绿玉那个眼神,又明亮又认真,像闪烁着的星子。

      她自己都没听清自己说了什么,但春风听得格外真切。

      她说:“春风,小哥哥,我想和你在一起……”

      春风惊喜的抬起头:“你说真的?”

      绿玉看着他几乎要发光的眼睛,笑着点点头,然后一瞬间满脸通红的低下了头。

      春风含笑,将她拥进怀里。

      ?有情务必终老

      过了段日子,陈暮如回来了。

      哪知道这一回来,张嘴就问绿玉有没有再和春风交往。

      绿玉甜腻的笑容僵在脸上。

      之前准备的台词全化在肚子里,信心也荡然无存。这一瞬间她几乎要哭了。

      却看见春风站在门口,笑看着她。他依旧暖如春风。

      绿玉心里大惊,望向父亲。

      陈暮如从眼神到脸色,全变了。

      绿玉的心瞬间沉了下去。春风依旧面不改色地站着。

      绿玉刚想辩解,就听见陈暮如冷哼一声:“陈绿玉,你回去给我解释清楚。”

      陈家堂前。

      陈暮如冷着脸,整个人如一座山似的压在正中的椅子上,一双算计的眉眼儿冷冷地扫过春风。

      绿玉坐在一边儿的椅子上,焦虑地看着陈暮如和春风。她不希望两人之间出什么事,哪怕关系不好。生怕两人谁先恼了,斗得两败俱伤鱼死网破可惨了。

      陈暮如道先开口了:“月春风,没想到被你爹扔出来这些日子,涨能耐了,我女儿都让你勾了去,嗯?”

      “不知伯父信不信,反正在下是做到了。”春风不动声色“还有,烦请伯父唤在下‘沐春风’。在下不是月家的人。”

      陈暮如压抑着一脸的怒气,最后怒极反笑:“你小子,好歹流了一半的人血呢。你这样勾引我家闺女,还挺有理了?”

      春风彻底地笑了:“伯父或许不知道。您闺女与在下也是情投意合。伯父若不信,便问问绿玉自己吧。”

      绿玉看着春风的样子,也瞬间信心百倍。本来沉寂的眸子也亮开了。她微笑起来,红着脸看了春风一眼,便把头扭了过去。

      陈暮如不愿相信,但看着绿玉的样子,也信了大半。

      “绿玉,你当真是看上这小子了?”陈暮如几乎哀求的问她。

      绿玉点点头:“是的父亲。我们二人本就是两情相悦的。”

      陈暮如的眼神危险了起来。

      就在二人以为已经没事的时候,陈暮如却突然暴怒起来。

      不等二人有所反应,陈暮如便一把掀了桌子:“混账!你们二人倒有脸和我顶嘴了?!简直荒唐!”

      绿玉知道父亲这一发是无论如何也收不住的。但她一个女孩家,平日和父亲接触也不算多,只有把求助的目光投向春风。

      这一次,是真的无奈了。

      春风却不慌不忙摇摇手里的折扇:“伯父,您当年与伯母相爱,也是受人管制而来的吗?”

      陈暮如一愣,随后叹口气,坐下。

      绿玉出去唤丫头来收拾屋子去了。

      陈暮如这才开口道:“唉,我一个老头子,管不住你们这些个年轻人了……绿玉他母亲死得早,我一个人带她到大,也倦了。今日我将她交给你,今后,还是承蒙你多照料她了。”

      春风开心的笑了出来:“伯父,这是自然。”

      绿玉恰好这时打门口儿进来,听见这话,也激动得热泪盈眶。

      春风就这么一回头,看着绿玉的泪眼,和她相视一笑。

      绿玉一边擦泪,一边笑着,笑歪了头上花簪上的绿玉珠。

      窗外,春风吹得屋里人们,很惬意,很惬意。

      ?全是因为爱你

      “真正的HE的爱情,到底是啥?”何娟的两秒钟听后感。

      何叶晴笑了笑:“反正不是你和杨天逸那种咯。杨天逸和宋潇潇才是吧应该。”

      何娟满面通红:“你他妈闭嘴啊你个傻叉!”

      何叶晴复杂的看她一眼。

      两人谁也不说什么,就那么干坐着。

      过了一会儿何叶晴拍拍她:“这个故事是我师爷在世的时候,云游江南发现的。这和沙罗双树那个故事都是同年的事儿。师爷在历代主人中,打听故事最详细。”

      何娟笑了:“老姐,我看你故事也挺多……”

      何叶晴瞬间瞪大了眼扑过去:“何娟你给老娘说啥?!”

      ……

      可是何娟没动静。

      又过了一会儿,何娟回过头,眼圈儿红红的,看着何叶晴:“老姐……我以后找男票,也要找个春风这样儿的……”

      何叶晴一把把何娟抱进怀里。

      “好啦,老妹儿,都过去啦!你瞧你老姐我……”

      但很快就让何娟放声大哭的声音盖了过去。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