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忘川茶舍正文 第十一章 青鹭火

正文 第十一章 青鹭火

      ?山重水复仍有路

      最近何娟终于骑着自己的小电电跑过来找何叶晴了。

      原因就是最近宿舍里有姑娘来亲戚,阴气很重,结果……

      嗯,何娟吓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扑到何叶晴怀里嗷嗷叫。

      何叶晴脸上一阵抽搐,但还是努力把自己的声音放平和:“老妹儿啊,咋了你是?”

      “呜呜呜……老姐你是不知道……门口……门口有一只苍鹭……它……身上有蓝火……还有……还有湾湾身上也是……老姐……呜呜呜……”

      蓝火?何叶晴心中一凛。

      “老妹儿,你老实告诉老姐,你们屋是不是有人出什么事儿了。”

      “就是……就是湾湾,我跟你说的那个,林湾……她来亲戚了……”何娟缩在何叶晴怀里,除了嘴巴,哪里都不敢动。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何叶晴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

      “老姐!笑你麻痹啊笑!”何娟泪眼朦胧的抬起头来。

      何叶晴却突然严肃了点,但声音还是不乏调笑的成分:“那多正常。林湾来亲戚见了血,宿舍里阴气重,阴气一重容易招鬼,你们学校水塘多,那段又没下雨,你这估计啊,是碰见青鹭火了。”

      “青鹭火!那不是……百鬼夜行里的第十三位那个……”

      “没什么好怕的。不就一个青鹭火,只是被老百姓传得邪乎了而已。你见过,你老姐我还和湾湾一样碰到过呢。瞅你给吓得,哪还像你老姐我的妹妹。”何叶晴一脸淡定的抿了口杯里的红茶。

      ?突然已是旧相识

      “青鹭哥哥,你确定你要走吗?”小女孩手里拿着一朵雏菊花,另一只手拖着脸颊,望着坐在身边的冷峻的少年。

      “嗯。”少年只是回了这么一声,就站起身,头也不回的朝着草地外走去。

      “青鹭哥哥!”小女孩扔下了手里的小雏菊,冲着外面焦急的大叫,圆圆的脸上满是惊慌。

      但是再也没有少年好听的回音了。

      微风拂过这片小女孩和青鹭曾经落座的芳草地,一片绿茵茵的芳草,纷纷随着微风,抬起头来,注视着外面渺远的世界。

      曾经的那个名叫夏知烟小女孩,现在,已经忘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青鹭哥哥……

      二十岁的夏知烟依旧像个小女孩一样,背着粉红色的帆布包包,穿着海军风的连衣短裙和白色长筒袜扎着双马尾出现在何叶晴面前。

      嘿你还别说,虽然有点儿杀马特还挺可爱的。

      但何叶晴的心是绝望的。

      夏知烟完全无视何叶晴抽搐的脸,直接把帆布包包挂在座位后面,像小学生捋红领巾一样捋一捋前面长长的领巾。

      反正包里没钱没手机,也不怕丢。

      何叶晴端起茶杯轻抿一口,然后睁开半眯的眼眸,有点犀利又有点复杂的看了看夏知烟:“小夏,你还是别再约我了。青鹭他……不会回来了。”

      夏知烟的表情一瞬间耷拉了下去:“为什么啊,叶晴姐。你不是法力高强吗?你帮我把他弄回来呀!”

      何叶晴嗤笑一声:“开玩笑。他一只修行千年的苍鹭,我弄得回来才叫笑话。”夏知烟撇撇嘴:“切,你老是这么说。好吧好吧,那最近有没有什么他的消息呢?”

      “我不清楚,不过我只记得,青鹭那货好像有个男人……”

      “什么?!青鹭哥哥怎么会喜欢男人嘛,叶晴姐你别开玩笑了!”说着说着,夏知烟嘟起了小嘴巴。

      要说这夏知烟是何叶晴茶舍里那时的常客,委托何叶晴帮自己找自己曾经的玩伴青鹭……这结果何叶晴实在不好意思告诉她。

      但是何叶晴此时并没有把夏知烟那一点小动作放在眼里:“他一只几千年的妖怪,什么事还用得着考虑你吗?你不信,可那男人和他相处了五百多年。也许他对你并没什么情分。你既然爱他,又怎么不能把他交给他爱的人呢?或者,你对他的那种心思,你自己都根本认不清吧。我猜你也想不到,曾经和你那么要好的青鹭哥哥,竟然是个断袖。”

      这话无论怎么听都像是在扼杀夏知烟的希望。说着说着,夏知烟的两眼已经蓄满了泪水。

      “叶晴姐你骗人!你以为我就是傻子吗?你分明就是不耐烦了!”夏知烟颇为生气,甩开何叶晴递给自己的茶杯,任由茶水溅得满地都是,拎起自己粉红色的包包,跑了出去。

      刚到门口,何叶晴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你现在要是不走,我就带你去见青鹭喜欢的那男人。要是心情好了,说不定还能带你去见见青鹭。”

      夏知烟的脚步瞬间顿住,惊喜地扭过头来:“真的吗?”然后立刻扑向何叶晴:“呜哇哇!!!!叶晴姐你最好啦!”

      “诶我擦你闪开……”

      ?秘境

      最终,何叶晴还是狠下心来带着夏知烟去青鹭所在的地方。

      到地儿,何叶晴心里也有点担忧。毕竟是修炼千年的苍鹭妖怪,要说能护住夏知烟的安全,何叶晴还真有点没谱。左也不是右也不是,何叶晴只好让夏知烟走在前面,这样有什么突发情况,也都能看到。

      山里面空气干干的,有一丝丝凉意,但丝毫没有要下雨的意思。

      过了一会儿,泥泞的山路忽然变了,变成了整整齐齐的石阶。一片混沌的云雾缭绕的周围也都云开雾散,眼前的红花碧草、遮天古木都变得一片清明。

      眼前除了一片芳草地,还有一个水塘。水塘里,几只苍鹭互相依靠在一起,啄啄羽毛,叼点小鱼小虾……慵懒而又清闲。

      水塘是清澈见底的,水底几块青绿的石头,辉映着岸边的芳草地。

      夏知烟却忽然激动了起来:“啊!这是青鹭哥哥以前和我一起生活的地方!叶晴姐,你不会找错了?怎么还会在这里呢?”

      “不可能。按照他的气息来感应,就是这里了。当时周围没有别的东西干扰,法术的实施不可能出毛病。要么就是在之后的没几天,他又搬走了。我们先往前走看看。”何叶晴脸上也是罕见的严肃。

      过了一会儿,前面出现了一个眉清目秀的男人。男人身材纤小,看上去就和女人差不多,一双和女人一样清澈灵动的眸子让人看了就忍不住的心软。

      “先生!”夏知烟找得都快绝望了,看见了男人,很快拉住了男人的衬衫袖子“先生,你知不知道这里有个……先生名字叫青鹭的!”

      何叶晴皱了皱眉,拉住了夏知烟的手,在她耳边低语:“你别太信他,他的气息好像也是个妖怪。”

      本以为男人肯定听不见的,但是男人却友好的笑笑:“姑娘真是聪明。你们要找的青鹭长老,不也是个妖怪?我不过是他的门徒,我叫清溟。两位要是想找青鹭长老,就尽管跟我来吧。”

      “长老?青鹭哥哥这么多年来哪里有什么门徒啊。你说笑呢吧?”三人刚要走,夏知烟无知无畏的声音又突然响起。

      何叶晴三步两步上前,一把捂住夏知烟的嘴,抱歉的看着清溟:“小妹不懂事,冒犯了。先生别再多说什么,我们快走吧。”

      任凭夏知烟在怀里呜咽嚎叫。

      又走过了一程山路,夏知烟突然一声惊叫,清溟微微一笑,何叶晴也拨云见日般地抬起了头。

      一座直指苍穹的高塔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塔身虽然不是琉璃之类的名贵材料,但也是一些很珍贵的木料做的,塔上雕梁画栋,虽然都是些鲜为人知的灵兽加上草木作为图案,但还是不难看出这塔主人的奢华。

      夏知烟自然是不知道这塔的。但是何叶晴却是一惊。小时候随着师父出去云游,曾见过一座紫气缭绕的塔。虽说紫气缭绕,但实在让人想不出哪位神仙,倒是个妖怪,却也没有恶气。

      这莫非……

      何叶晴皱着眉头,问清溟:“先生,这塔……是不是……那个什么…..七星塔?”

      “姑娘居然连这都知道?真是不简单。”清溟说着敬佩的话,但是却只像是单纯的回话而已,心不在焉的样子“请两位等一下吧,我进去看看。长老他说不定在修行。如果真是在修行,就抱歉了。”

      说着冷淡的点了点头,推门进屋。

      夏知烟刚想说什么,被何叶晴一把捂住嘴:“小夏,在这儿可不能乱说话了。你也知道青鹭这些年从没有门徒,而且这男的对这一带如此熟悉,估计就是青鹭喜欢的男人。如果你动静太大,青鹭说不定还会不认你……”

      夏知烟不用她说,早已经完全安静下来。本来红润的汗津津的小脸儿也不再出汗了,煞白煞白。

      何叶晴这样老道的人,看了也难免有点难受。捏捏夏知烟白生生的小脸儿:“行了,小夏,你知不知道所谓的‘人妖殊途’?他是一只修炼千年的青鹭妖怪,行动自由,怎么可能就局限在你这一个人身上?”

      夏知烟不说话,就只是低下头去。

      ?青鹭之火

      过了一会儿,清溟突然从里面跑出来,神色急促:“二位姑娘,不好了!”

      “怎么了?”两人齐声问。

      “现在天色已晚,又几天都没有下雨,长老这千年修为,身上竟也燃起了‘青鹭火’!”

      !!!

      何叶晴一瞬间瞪大了眼。夏知烟还在一旁,天真的小脸儿上全是大写的懵。

      “青鹭哥哥怎么了,我要过去!他是不是出事了?!你们在说什么我听不懂的话!你们是不是在骗我!”夏知烟说着就要走上去,还是小跑,有点急促。

      何叶晴赶忙一把扯住她,连她整个人拉进怀里:“夏知烟你给我听好了,你要是今天还想好好的就别往那妖怪的七星塔旁边去!”

      夏知烟有点被吓着了,轻轻地抖了抖。

      清溟像是回过神来,感到了自己刚才的失意,连忙安慰道:“姑娘莫怕。只是这些天天干物燥罢了。二位要是方便,随我前去看看?”

      何叶晴看了夏知烟几眼,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七星塔里照样紫气缭绕,看上去神乎其神。中间一个雕刻着镂空花纹的紫檀香炉,花纹上还带着一圈镀金。那一阵阵紫气,就是从那里飘来的。

      但是在这幽幽的紫气当中,还有一丝蓝光。蓝光比起紫气更加的清幽。虽然很是渺茫,但在这挺大的七星塔里还是相当的亮堂,眼看就要盖过那阵紫气。

      夏知烟吓得大气都不敢出;清溟神色凝重的看着前方;而何叶晴并没有什么动静,一如往常的和善的表情,只是悄悄地嗅着这阵迷离的气息,从腰间的荷包里摸索一阵,找出一张符纸塞进夏知烟手里,随后自己也手握一张。

      “彼岸夫人那一辈传下来的封天印。你拿好了,如果到时候出了什么意外,你就把符纸放在手心里,按照上面的图样,从上往下描。剩下的我来做就好。”

      夏知烟轻轻点点头,随*紧了符纸。

      夏知烟苍白的脸上虚汗更多了。

      随后他们看见,香炉的后面赫然立着一只苍鹭,神色痛苦。

      夏知烟忍不住轻声念叨:“青鹭哥哥……”

      然后突然间听见那只苍鹭发声了。

      “清溟……我的清溟…….”

      清溟神色依旧凝重:“他已经开始神志不清了。抱歉,我救不了他……”

      夏知烟看着清溟,脸上渐渐显出不甘,焦虑和绝望的神色。

      何叶晴也皱起了眉。

      过了一会儿,青鹭居然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但是周围还是一团青鹭火。

      “青鹭哥哥!”夏知烟惊叫一声跑过去。

      何叶晴一把拉住她的胳膊,却被夏知烟挣脱了。

      清溟无奈的站在一旁。何叶晴的心里乱成了一团。

      “夏知烟,你再往前一步我杀了青鹭!”何叶晴一声铿锵有力的喊声,让夏知烟蓦然僵住。

      夏知烟扭头,满脸泪水,但是仍没有要回去的意思。

      何叶晴分明看见,她的脸上是微笑的表情。

      那天夏知烟说:“叶晴姐,就这样吧。你这次就别再拦我了。”

      “叶晴姐……我不要安全的……我没想平平安安的回去。我只想青鹭哥哥能好好的……我想他和他爱的人在一起呀……”

      “叶晴姐……我们每个人又有什么错呢……我们只是太爱谁了……”

      “叶晴姐……这事……还望你回去帮爸妈解释清楚…….”

      “叶晴姐……走得急,你不用送了啊……”

      ?忆苦思甜

      “夏知烟!夏知烟!”何叶晴伸出手,往一团紫气里抓了一把。

      再一抬头,泪眼朦胧。

      夏知烟在一团紫气里抱着青鹭的身体渐渐消失了。也化作了紫色的光芒。

      青鹭身上的火焰都消失了。

      但是他说的第一句话,却是:“清溟……谢谢你……我爱你……”

      夏知烟愣了愣,随即笑了。

      笑得前所未有的灿烂。

      她俯下身,轻轻亲吻了一下青鹭的额头。

      “青鹭哥哥……再见啊……我不后悔的……从来都不。”

      屋子里又是一片清净。

      屋里的紫气还是那么凝重,清溟守在床边,一勺一勺给情深意切的看着自己的青鹭喂着酸枣汤。

      床边放着一杯清茶。

      那是何叶晴放进来的,一杯自己独创的茶。看上去和普通的毛尖茶没什么区别,甚至和毛尖茶一样用便于观赏的玻璃杯盛装和八十三度的沸水烹煮。碧绿的毛尖茶在玻璃杯里打着旋,格外漂亮。

      但是清溟之前尝了一口。

      是非常苦涩的味道。看上去清甜的茶水,居然会被忘川茶舍的舍主做的这样苦涩。

      这分明就是抱怨青鹭长老的吧。

      抱怨他……

      忆苦思甜。

      ?风雪欲来

      何娟也难过的满眼是泪。

      “卧槽青鹭你个人渣!!人小姑娘那么喜欢你你对得起人家嘛啊?!”

      何叶晴笑得趴在桌子上。

      “行了行了。你也不至于。你平时来忘川茶舍这么多次,有没有见过我们门口的对联?”

      “人间浮沉纷扰事,戏子自在画中知。”

      “对啊老姐,我正想问你呢。怎么这对联这么媚俗!看着跟青楼似的!”

      “你滚!那是彼岸夫人的儿子亲笔写的。”

      “其实那些人又有什么错啊。”

      “他们一生都是戏子。他们想把戏演给心爱之人看,来看的,却始终是自以为不该来的人。”

      “他们不过是爱上了不该爱的人……”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超级大佬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