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忘川茶舍正文 第十章 小白兔狸藻

正文 第十章 小白兔狸藻

      ?拘留

      从未停止过搞事情的何娟又被学校点名处分了。

      原因就是那个一直不让带宠物进出的华京大学因为何娟的一只小兔子被搅得翻天覆地。

      说真的,一进教室门就看见墙上贴着一张批评表格的滋味真心不好受……

      这生活如此乏味我带只兔子用它的肉煮出美好未来又能怎么了……

      何娟在心里已经和提出记小过的灭绝师太撕逼了无数次。

      于是每天晚上被拘留在宿舍的何娟拜托室友苏冉跑到何叶晴的茶舍去。她告诉苏冉,一定要把一天之内自己发生了什么全都告诉姐姐,同时,带回来一个故事。一定要带故事回来,不然自己睡不着的。

      苏冉一脸懵逼的问,故事是谁?

      被何娟一巴掌拍肩膀上。然后何娟非常郑重的掏出了兜里唯一一张红票票,递给苏冉:“每天一个故事回来,这是押金,功德圆满了我帮你清购物车和收藏,押金不用退。”

      苏冉的购物车和收藏里堆满了衣服、包包和小说、动漫、爱豆的周边。

      苏冉当时就同意了。

      然而到了何娟给她的小纸条上的地址,却并不是她想象中的那样……

      我这丫的是跑到二次元里去了啊……

      苏冉心里一兴奋,就直接进去。

      过了好几天,苏冉和何叶晴果然打得火热。终于不耐烦的何叶晴给苏冉留了电话号,告诉她只要给自己打电话就好。然后给了苏冉一份像稿子一样的东西:“上面是故事,就一篇。我老妹儿那货消化的慢,你讲完这个故事,她听懂了,估计也能出来了。所以你就尽管拿去嫖,再见慢走不送~”

      苏冉的心是绝望的。

      我的购物车……我的收藏…….

      服侍何娟这个大小姐这么久,有个故事总算是让何娟满意了。

      ?又是小白兔

      虽然说这是个伪小白兔的故事,对何娟的影响不太好,但何娟在扇了苏冉一巴掌解气之后还是打算听下去。

      很多年以前,在一个少年的屋子里种着一株小白兔狸藻。

      小白兔狸藻生命力顽强,任何地方都可以种植,所以即使少年平时无心管它也照样活得好好的。

      少年是个高中生,今年17岁,叫做陈墨,据说学习很好,还是学生会的副主席一类的。陈墨有一头乌黑的头发,虽然有些凌乱,长长的刘海直接遮住了深邃的棕色眼睛。

      当然,陈墨虽然性格开朗,但并不像同龄的男孩子。他的运动很好,但是基本上不出去,皮肤很白很白。只有上课的时候戴上那副黑框眼镜。平时他喜欢穿黑色卫衣和黑色哈伦裤,虽然长得并不是什么好学生的样子,但根本不影响他“成绩好”这个事实。

      高中学业很忙,养在窗台上的那株小白兔狸藻,也只是给陈墨消遣用的而已。

      但是因为陈墨的家教比较严格,所以平时父母也没有让他住校。因为没有室友陪着,所以在孤单的家里,陈墨一直都是一个人。那株小白兔狸藻,成了陈墨在家里唯一的朋友。

      因为是一种多年生植物,所以花朵长得像小兔子一样的小白兔狸藻每年都会在陈墨最寂寞的时候开放。多年来的感情,陈墨这个心思细腻的男生是一直都记在心里的。

      他甚至给小白兔狸藻起了个名字。

      墨眷。

      陈墨的,眷恋。

      ?墨眷姑娘

      又是一个伤心的日子。

      月考的成绩出来了。全年级大概有八九百个人吧,陈墨考了101名。没有进前100。父母肯定又要吵他。幸好,今天父母加班,要到11点以后才会回来,在单位是绝对不会给陈墨打电话的。

      陈墨瘫在床上。

      因为家是顶楼,所以很容易的就能看到天上的星星。冬天,六点半的天早已经黑了,再过一会儿就要回学校去晚自习,妈妈叮嘱自己回来赶紧吃饭……

      陈墨一点儿都不想吃。

      他不知道到时候要怎么说。

      每天就这样反反复复的学习、学习、学习……他们说只要努力就没有什么是无法实现的……可是为什么努力了这么久,一点儿“能实现”的光点都看不见呢……这样下去……会绝望的啊……

      陈墨用手遮住了眼睛,不再看天上的星星。

      忽然,感到有什么东西在触碰自己。

      “陈墨。陈墨?你不开心?”那个东西在推自己。

      陈墨缓缓地睁开眼睛。

      他只看到自己堆满书和试卷的桌子,还有一把已经很旧的椅子,天花板上不算太亮的灯和白花花的墙壁。

      陈墨吓了一跳。

      “你……你是……”

      “我是你的墨眷啊!你是看不见我的。”

      陈墨听见这个声音,吃了一惊:“什……么?墨眷她……怎么会变成人?!”

      然后,他仿佛真的看见了一个长得像小兔子一样的姑娘,冲着他友好的笑了笑:“我怎么不可以变成人啊?这样一个风水宝地,多适合我们这些花草修炼啊……你别扯开话题,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开心呢?”墨眷温柔的声音变得强硬了一些。

      “因为……”陈墨刚想说,又好像突然被噎住,过了好半天,才叹了口气“我…….我很讨厌现在的生活啊……所有人都像是行尸走肉一样,每天都活得连轴转。这不是生活吧……一定不是。我觉得大家真正想要的生活都不是现在的样子。但是,他们又不得不是现在的样子,没法改变……我一个人不开心又能怎样呢?”

      说完,陈墨就听见窗台上传来一声轻笑:“那要看你怎么想了?如果你真的这么想,那我也没办法啊。你大可以像那些行尸走肉的人一样麻木自己,这样就会好很多啊。你去试试吧,当然如果你够大胆,你可以反对啊……快去上晚自习,要迟到咯~”

      说着,陈墨看见自己的书包被一团空气提了起来。

      他吓了一跳,但很快明白过来,那是墨眷在提书包。

      陈墨轻笑一声,接过书包,飞快地跑远。

      ?分别时

      初三下半学期的时候,陈墨的母亲终于决定要让他搬出去。

      那天晚上的陈墨是墨眷见过的最狼狈的陈墨。

      母亲怒瞪着他,拿起一沓空白的考试卷子和一张没及格的卷子狠狠地摔在陈墨的脸上,然后冲着他大叫起来:“我平时跟你说的啥!要你把这些卷子都做完的!你还不听!不听!你看看你这次成绩!你让我的脸往哪搁?!啊?!你要是敢再有下次,就永远别回这个家!”

      然而这次陈墨没有像往常一样的沉默。那天经过墨眷一说,陈墨早已经不是那个逆来顺受的面瓜了:“妈,那一沓都是文科卷子,你也知道我是理科不好,跟那些卷子有关系吗?你平时管我管得还不够严吗?你知不知道现在像我一样除了学习之外不知道任何外界消息的孩子还有多少?!”

      说到最后一向很平和的陈墨也有点生气了起来。

      母亲一巴掌扇在陈墨的脸上。

      “你个兔崽子。我辛辛苦苦把你养大,你还好意思顶撞我?!陈墨我告诉你,今后我说是什么就得是什么!我说到做到!”

      陈墨依旧瞪着她,然后一把扯过卷子,抓起桌上的一个打火机点着了那一沓卷子。

      陈母惊呆了,但是说不出话来。陈墨没有看她,扔下那把打火机和一沓燃烧着的卷子走进了屋里。

      碎纸屑随着卷子的燃烧飘飞在火苗的周围,宛如一群围着熊熊烈火打转的凄美的飞蛾。

      但是陈墨进了屋之后却立刻锁上了门。

      到底没胆量干这些事,干完了到底没胆量面对母亲。

      他颓然的靠着门板,仰头叹了口气。

      窗台上的墨眷也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后来陈墨就搬家了。

      听说母亲因为受不了陈墨那次的成绩,就让他转学。

      搬家的那天,陈墨抱着怀里的那盆小白兔狸藻,肩上背着一个大大的双肩包,茫然的环顾着这座院子里的一切。

      他已经找不到自己了……

      母亲走上来,怒气冲冲看着他:“你这是干什么!为你好你还有情绪了是吧?!赶紧上车,一个破院子有什么好看的?!”

      说着自己急冲冲的走到车上:“他爸,赶紧的,开车走人!”

      陈墨还是没动,呆呆的站着。

      突然间,他的手上一松。似乎是故意的,又似乎只是个意外。

      花盆“啪”的砸在地上。

      松软的泥土在地上铺成一片,中间夹杂着几根花茎和几朵还很明朗的花。

      那些花本来是浅浅的紫罗兰色,平庸无奇,但是混合在泥土之间,看上去却格外清明。

      车上的两个人只是安安静静的等着,谁都没有听见花盆摔碎的声音。

      陈墨没有动,他只是无神的望着地上的花盆碎片,还有掺杂着花的尸体的泥土。他的目光依旧呆滞,就宛如第一次知道墨眷变成人的那个下午。

      这些天来墨眷的本体虽然没有出现过,但还是帮助了他很多。每次遇到不开心的事情,都会和墨眷聊天,然后墨眷很耐心的帮助他,帮助他做一盆小白兔狸藻能做的所有事。

      这些天来陈墨对墨眷的好感有些变质。

      但是究竟变成了哪种“质”呢?陈墨自己也说不清楚。他自己并不是不知道那样的感情。但他可以确定,自己对墨眷绝对不是那种“质”。

      但他不敢肯定墨眷对自己。

      所以,要不还是不留下她好了。自己也少了点拖累……反正已经被治愈了,过河拆桥一次,也没什么。

      什么时候,自己变得这么没心没肺了……

      陈墨空洞的眼神最后望了一眼地上的花,然后小跑几步,拉开车门钻了进去。

      他分明听见外面传来了一阵细小的哭声。

      但是陈墨无悲无喜的隔离了那阵哭声。他怕自己从此以后,陷进去就拔不出来。

      今后,我们将走向不同的人生。我们的命运,也将各自不同……

      ?很多年以后

      陈墨这次搬家,真的是父母下了血本的。

      一辆车,载着三个人,愣是从河南开了不知道几天开到了陕西,中间油费都花了一大笔。这还不算,把在河南的房子卖了,到西安市中心找了一套比原来小了将近一百平米的房子,一家人很将就的挤在里面过着饥寒交迫的日子。有时候一日三餐全是包菜,又有些时候,吃咸菜夹馍快吃到吐了,还要拿白开水当稀饭使劲儿咽下去。

      原来那么多好东西,都被父母因为一个“占地方”的理由给扔了。学校环境风气都很一般,但是父母每天乐此不疲的接送他,然后开着一辆到了西安重新买的面包车去各种工厂打工

      就冲着陕西高考分低。

      陈墨已经完全不想说什么了,就只是安安静静的以借读生的名义在那所在西安已经相当不错的学校当个学霸。

      按他的话说,跑路时间长刚刚好,有足够的时间让他忘了墨眷。

      但是看他在西安的表现,是完全对墨眷念念不忘的。

      那当然了,墨眷是谁啊。

      她可是陈墨的眷恋。

      陈墨点开支付宝给司机师傅打了钱,然后接起电话钻出了车子。

      陈墨这些年也算是出息了,就读的大学也算是不错,毕业后又读了研,顺便在各处找点零工打打。

      虽然学业人脉都混得不错,但穷是真心的穷。按他的话说,剩菜剩饭直接倒掉是浪费粮食的行为,老玉米不仅便宜而且对胃很好,喝饮料对身体不好而且越喝越渴,闲的没事去唱K、去喝酒是费钱又导致学习下降的,一个学生不需要在外面吃饭这样的排场,更不能铺张浪费。

      晚上蹲在连个沙发都没有的租来的车库里啃玉米的时候陈墨都努力的幸福着。

      现在是半夜,便利店换班的时间,陈墨干脆用滴滴叫了辆车过来。

      同事一直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都穷成这样还有钱打车。

      刚进店,就看见同事呵欠连天的一边穿外套一边往外走。屋里浓浓的烟味。

      陈墨皱了皱眉,走了进去。

      半夜的店里没什么人,陈墨一个人也昏昏欲睡。

      突然间,门开了。

      陈墨赶紧打起精神,手撑着柜台站起来。

      进来的是一个像兔子一样的少女,穿着宽松的粉红色卫衣,白色的短裙,腰间是一个牛皮做成的镶金边的白色蝴蝶结,穿着白色的长靴,歪歪的马尾辫上绑着一个兔耳朵一样的粉色蝴蝶结,圆圆的脸看上去非常可爱。

      陈墨有些呆滞,忽然间看到一只白嫩的手伸到了自己的面前。

      少女的手里拿着一张银行卡,另一只手里拎着一大堆东西:“这些,刷卡。”

      陈墨麻溜的接过卡,过了一会儿把POS机递给少女,还有一只笔,然后指着上面的屏幕:“签下名吧。”

      少女的字体可不像人那么精致。但是再潦草的字迹陈墨也能认出来。

      那分明写着,墨眷。

      墨眷?

      陈墨又抬头看了看这个像小白兔一样的小姑娘。

      小姑娘被他盯得有些莫名其妙,拎起袋子走了。

      陈墨也没说什么,只是呆呆的看着“墨眷”离去的身影,又瞥见一边桌上假花似的小白兔狸藻,轻叹一声。

      刚好在我否定了对你的那种感觉的时候,你忘了我。

      这也算是一种圆满吧。

      ?绝对的绝望的喜欢

      苏冉讲完之后,眼睛也有点湿润。

      真不该让一个玻璃心听这样的故事的…….

      何娟擦擦眼角的眼泪,看着苏冉:“冉冉,你说,我家兔兔被他们给扣了,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

      “你不至于吧……”苏冉蹭蹭胳膊,蹭掉一胳膊鸡皮疙瘩“一只兔子。”

      “冉冉你不知道啊……我家兔兔对我来说就像是陈墨对墨眷一样啊……”

      苏冉满脸嫌弃:“诶西你够了……你可得记着,我千里迢迢给你整回来的故事你得帮我清购物车,收藏我就先不勉强了,反正都是购物车装不下的我才收藏。也不多,同人的本子10个大概100,小玩意儿30个大概2300,香皂洗护用品化妆品大概十件儿一共3000,剩下的……光盘二十个400,衣服鞋子裤子裙子一共50件也就4900,加一块儿是……”

      何娟的脸越来越黑,最后一巴掌摁在苏冉头上。

      夜深人静的宿舍楼里,外面的声控灯却亮了一夜。

      全都来源于一个声音:“何娟你个傻×,你得给我10700……”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