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忘川茶舍正文 第八章 鲛人

正文 第八章 鲛人

      ?海妖

      何娟最近没什么事,又叨扰上了何叶晴的忘川茶舍。

      最近老师在交流摄影的事情的时候,讲到了一个物种,叫做海妖塞壬。

      拥有美丽的容貌和的歌声,善于引游人们的船只沉入海底,且无一幸免,海妖塞壬最经常做的就是这些。传说,只有奥德修斯从她们美丽的歌声中逃脱了。

      何娟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对塞壬有了极大的兴趣。

      “老姐,对那种海妖,你了解多少?”

      何叶晴慢吞吞的喝口茶,咂咂嘴:“啧啧啧……你想让你老姐我了解多少?你以为这是人鱼公主啊,西方的那些东西我还真知道的不多,也就跟你了解的差不多。”

      “诶呦诶呦诶呦!”何娟一脸嫌弃“你还能知道的不多了。”

      “嗯。这点你老姐我表示深深的惭愧。”何叶晴微微低下了头“但是,你知不知道我们中国有一种类似于塞壬的东西?”

      “哦?老姐你还知道这个?是什么呢?”何娟正在翻手机的手瞬间顿住“也是……海妖吗?”

      何叶晴笑着摇摇头:“不是。这个东西其实……你可以理解为和海妖长得一模一样吧。”说着凑过去看何娟的手机屏幕。

      是音乐播放器的歌单。歌单的首位,是一首叫做《山有木兮》的歌曲。下面的专辑显示,标注的是“橙光音乐?人鱼传说之长生烛”。

      何娟愣了愣:“老姐?歌曲有什么嘛?”

      何叶晴坐回位置上,尴尬的笑笑:“没什么。你居然在听山有木兮啊。”“嗯?老姐怎么了嘛?我高中时候就有在玩的游戏咯,很棒的,大爱伦桑呐!”何娟的表情满是憧憬。

      “老妹儿啊,山有木兮第一句,是什么?”

      “啊?”何娟又愣住了“世说鲛人之语……有问题吗?”

      “没问题。老妹儿啊,老姐今天就给你讲讲这个鲛人的故事。老姐还知道哪里有鲛人,改天带你去拍!”

      “诶!好嘞~”

      ?世仇

      在浩瀚的南海福地,生活着美丽的鲛人。

      传说从前,鲛人族和人族是非常好的朋友。

      鲛人善于纺织,织出一种叫做鲛绡的东西。曾经有无数船员都见到过鲛人。他们长相动人,生性善良,其乐融融。

      曾经,《山海经》里有过记载:南海之外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泣则能出珠。

      南海这片福地永远都有各种奇妙的东西。鲛人的眼泪可以化作珍珠,名为鲛珠,是十分名贵的珠子。李商隐曾题诗“沧海月明珠有泪”。据说鲛人身上的鲛油也是世间难得的宝贝。鲛油极其易燃,而且可燃烧数月不灭。

      当然,居住在南海的还有一种叫做陵鱼的,鱼身,却长着人类的手脚和面孔,和鲛人也是非常好的朋友。

      善良的鲛人喜欢帮助别人。人类的船只到达了某片海域,若是遇到沉船,鲛人一定以礼相待。就这样,驾船出海的人类和鲛人成为了世交,关系甚好。

      鲛人招待人类的东西有很多。比如自己身上的鲛油,再比如自己的眼泪化成的鲛珠,或者是亲手织就的轻薄绮丽的鲛绡。

      当然,这些东西最后被人们带走,都拿去变卖,挣得了好价钱。

      就这样,一直不满足于自己的贪欲的人类开始故意制造点儿沉船,以骗取钱财。后来,一向善良的鲛人好像也发现了这样的事,对人类不再倾尽所有。

      人类中有不满者,就干脆直接抓了鲛人,从他们身上刮下鲛油,逼着他们哭泣,化成鲛珠,让他们没日没夜的纺织……

      鲛人渐渐地不再和人类关系好了。他们见到了船只也开始冷漠的避开,甚至有些时候,还会用美丽的歌声引诱人们沉船……

      从此以后,鲛人族和人族,成为了不共戴天的世仇。

      鲛人族到底也是有骨气的。

      凭什么,为了人类一己私欲,就要断送了自己的族人?

      ?阿鱼姑娘

      阿鱼是一只非常漂亮的鲛人。

      她就叫阿鱼,或者说,她没有名字。她是一条踽踽独行的鲛人。她不愿意与那些讨厌人类的鲛人过多相处。在阿鱼的内心深处,始终相信,人类不是什么坏东西。

      阿鱼善纺织,她的纺织技术在整片海域里都是非常优秀的,总能惹来很多姑娘的嫉妒。

      当然,如此善良的阿鱼也是有朋友的。她的朋友,她唯一的朋友,是南海福地美丽绝伦的公主殿下。

      公主名叫苏苏,也是个温婉安静的女孩子。

      不过,苏苏跟父亲呆久了,也不太相信人类。而且作为公主,每天都有太多事情要忙,所以阿鱼基本是自己在海底玩。

      这天,阿鱼一个人在海底,安静的纺织。

      阳光从海面渗透进来,轻柔地洒在阿鱼的脸上,她白嫩的手轻轻地抚摸着织布机,漫不经心的踩着下面的踏板。好像并没有动静,但是那鲛绡却出来得很快。

      鲛人族和阿鱼年龄相仿的男孩子都喜欢到阿鱼家的窗外去,看阿鱼织布。阿鱼每次织布时,都是不疾不徐的,轻缓的,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男孩子们虽然不喜欢阿鱼的相貌,但一直都对她的纺织技术赞叹有加。

      阿鱼曾经听见男孩子们议论,说如果苏苏公主有了阿鱼的气质,或者阿鱼有了公主的容貌,那么一定是世间最完美的女孩子。

      想着想着,她笑了,把梭子放回一旁的小竹筐里,走到一边,把一团棉花套在纺车上。

      忽然,头顶传来一阵翻江倒海般的声音。

      阿鱼吓了一跳,放下手里的线团,跑了出去。

      男孩子们已经都站在外面了,他们像一堵墙挡住了那缕透过海面的阳光。

      阿鱼轻轻推推身边一个叫夜笙的男孩子,轻声问他:“海面上……是发生了什么吗?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动静呢?”

      夜笙转过头来怜惜地看了看她:“唉……阿鱼你还不知道吧。是苏苏公主的父亲让她去海上放歌。哪知道正好有渔船过来,苏苏这么一放歌,渔船就被引过来咯。不过啊,这事一定是国王陛下故意的。阿鱼,我这也是猜的,你不要往外说哦。”

      “啊?”阿鱼愣了一下“嗯,我不会说的啦,放心好了。”说着十分自然的搭上夜笙的肩膀,也像男孩子们一样抬头往上看。

      夜笙十分不自在的转过了脸。

      ?风波

      过了一会儿,果然有一条船从海面处笔直的沉了下来,刚好就是这十几只鲛人中间的位置。那是一条很小的渔船,阿鱼觉得自己哪怕是使点劲,也许就把那艘渔船搬起来了。

      渔船下垂的很慢,船上好像有人,下沉的时候,荡起一阵水花,和一片渗透着阳光的小泡泡。

      阿鱼还看见苏苏的背影,她穿着镶满珍珠的漂亮衣服,傲慢地往王宫走去。她完全没有看到阿鱼等人。

      阿鱼心里难过,搭在夜笙肩上的手也慢慢地垂了下来。

      正在人群一阵沉默的时候,船动了动。

      底下躺着一个老人和一个少年。老人脸上皱纹纵横,但是皮肤白净。少年应该是他的孙子,皮肤也很白,除了脸上有些沙子,别的看上去都是干干净净,温文尔雅的。

      男孩子们见了这事,纷纷作势要离去。

      夜笙也正要走,忽然看见阿鱼正望着那艘小船发呆。他走上前轻轻地拍了拍阿鱼:“阿鱼?你不走吗?大家都要走了哦。”

      阿鱼回头,有些勉强的对他笑笑:“嗯。我没事的。忽然想起来了什么事。你们先回去吧。我很快的。”夜笙狐疑的看了她几眼:“真的吗?真奇怪。好吧,你尽快吧,我先回了哦,再见。”

      阿鱼依旧笑着看向他:“嗯。再见。”

      就这样看着夜笙走了好远,阿鱼才走上前去。她轻手轻脚的把老人和少年都拖进小船里,然后费力地拖着小船往家的方向走去。

      ?人类的少年

      林潇醒过来的时候,自己正躺在一间充满了水的屋子里。

      床不远的地方站着一个少女,只不过有一条水绿的鱼尾。少女手里拿着一把勺子,正在熬着什么东西。

      林潇的情绪当即就有些激动,跑过去一把掐住阿鱼的脖子,冲着她大叫:“你这个妖女!你说,你把我爷爷怎么样了?!我们的船沉了,是不是你唱的歌?!”

      阿鱼愣住了,随即敏捷的一伸手,护住了眼看就要打翻了的汤罐子。

      看着脸已经被洗干净了的少年,阿鱼歪着头,冲他眉眼弯弯的笑了一下:“没有啊。唱歌的那个人她……”说到这里,阿鱼想起了曾经善良的苏苏,心里落寞,不禁低垂着眉眼,说不出话来。

      “装不下去了吧,妖女!你快点说!我爷爷他现在怎么样了?!”

      阿鱼的脖子被他卡的紧了,又想起苏苏,眼泪不由得就“吧嗒吧嗒”掉在地上。

      看着落下去的眼泪全都变成了珍珠,林潇惊得说不出话,连忙松开了手。但是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嫌恶:“啧啧啧……鲛人就是鲛人啊,这么金贵……”

      “我……我没有要害你们的意思……”阿鱼慢吞吞的开口“当时你们掉下来,有很多人在海底看着,我当时就在里面。他们都走了,我就把你和你爷爷装在小船里拉了回来……不过你不用害怕,这里是我家。你爷爷在隔壁房间里,这间屋是我的房间。你已经睡了好久了。我做了点酸枣汤,这个……你们人类应该也有的吧。你要是可以动了,也可以去看看你爷爷的。我就在这里做汤,没关系的。”

      说着说着阿鱼的脸越来越红,最后声音非常渺小:“我叫阿鱼。你以后有什么事,都可以来找我帮忙啊……”

      林潇有点诧异的看着她:“你们鲛人不是向来讨厌人类,一遇到他们就忍不住要杀掉吗?”

      阿鱼红着脸,摆摆手:“没……没有的事……我不是的。”

      说着看了看已经在冒热气的酸枣汤,用灶台旁边的一把小夹子把燃料一块一块都夹了出来,轻手轻脚的把盖子已经在跳的罐子端下来。

      林潇看着她这么一系列的动作,有些愣:“我叫林潇。这段时间承蒙你的关照了。”阿鱼轻笑一声:“没关系的。”然后忽然转过头去“走吧,我们去看看你爷爷。”

      林潇跟着阿鱼来到了隔壁房间。

      阿鱼摆动着鱼尾,好不容易才和林潇一样跪到爷爷的床边。

      “爷爷!您还好吧?!”

      “嗯……这位姑娘是……”老人转动着老态龙钟的脸庞,看向阿鱼。

      “阿鱼姑娘。我们现在就是在她家。爷爷您放心,这些日子阿鱼不会亏待我们的……”

      阿鱼也急忙端上手中的酸枣汤。

      林潇看着阿鱼,不知为何眼底就满是柔情。

      ?沧海月明珠有泪

      过了几个月,老人家虚弱的身子才算养好了。

      几个月来林潇整天陪着阿鱼。浩瀚的南海福地,无论海岸上,还是海底,几个月都是远远转不完的。

      林潇到底也是个少年,很会玩,阿鱼平时过得很清贫,没怎么吃过肉。林潇的到来让阿鱼每顿都能吃上些好的。比如说沙丁鱼,比如说海胆炖的林潇来时带的几个鸡蛋,再比如说林潇来时拿来的牛肉片。

      阿鱼让林潇见识了海底的世界,而林潇回馈给她陆地上的食物。

      林潇还会武功,这让海底那些长着尾巴的鲛人或是陵鱼们十分惊讶。

      不得不说,和林潇这样一位什么都会的少年待在一起,真的很快乐。

      然而最后,林潇爷爷的伤终于养好了。

      林潇很想留下来,但也没有非要揪着不放。阿鱼虽然很想林潇留下来,但也没有执意等他。

      分别的那天,阿鱼一个人偷偷的游到海面上,拖着那只小船,把它还给了祖孙俩。

      老人好想知道两个人要说什么,自己退开了。

      阿鱼和林潇之间一阵沉默。

      阿鱼今天特地穿了自己最漂亮的衣服,还有林潇也是。

      两人谁都没有先开口。

      半晌,林潇从怀里取出一枝簪子,轻轻地别在阿鱼柔顺的头发上:“这是我这些天,用海底搜集到的一些珠子做的。你别嫌弃……我也是第一次做这种东西。我觉得很适合你。”

      阿鱼红着脸,努力的笑着。

      但她的眼底分明是眼泪。

      她什么都没说,但眼泪还是吧嗒吧嗒掉下来。

      林潇伸手接住了那几颗鲛珠,爱惜的捧在手心里。

      “阿鱼,我走了。你自己好好的。我们还会再见的。”

      “嗯。”阿鱼用力点点头,冲着林潇走远的方向挥挥手。

      那声细小的“嗯”,很快被吞没在海风里。

      但是阿鱼所有的族人都听见了。一向柔声细语的阿鱼,第一次这样鼓足勇气,和人类大声的说话。

      又过了很多年。

      林潇寿数已尽,离开了世间。阿鱼已经嫁给了曾经的朋友夜笙,不知道外面的事。

      但是他们都还痴傻的保存着当年留下的东西。

      那是那几个月里,他们呆过的最好的证明。

      对,还不算爱过。他们都没有澄清。

      但那又有什么关系?

      ?最爱你的人

      何娟好像完全没有在听故事,眼神空洞的望着窗外。

      何叶晴调笑般的冲着她笑了两声,然后伸出手,拇指和食指捏着一颗晶莹透亮,仿佛海面般有光泽的珠子。

      “老妹儿,老妹儿?你看这是什么?”

      何娟猛地回过神来,定定地看着那颗珠子。半晌,恍然大悟般地叫道:“哦!这是鲛人之泪!这是鲛珠啊鲛珠啊!”

      何叶晴把珠子拿远了些,依旧笑着看向何娟:“你还听进去了啊。嗯,这就是鲛珠。本来是存在忘川茶舍二楼一个展览柜里的。不过最近有一颗珠子掉了,就拿去用一颗假珠子修复。这颗珠子是从当年林潇送给阿鱼的簪子上掉下来的,只是不是本来就在那簪子上。那簪子上有鱼目、蛤蜊等等,唯独没有鲛珠。这是后来阿鱼自己的眼泪流上去的。我打算把它锁在柜台的展柜里面,再放个几千年都不拿出来,你说好不好?”

      何娟笑了:“好啊。这颗珠子可是珍贵呢。”

      夜风凉凉的吹着,吹来一阵阵海风的气息。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