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忘川茶舍正文 第七章 人偶师

正文 第七章 人偶师

      ?去年今日此门中

      林清安又回到了忘川茶舍。

      因为听说梁爽在这里,所以每天晚上和梁爽联机打LOL……

      何叶晴每天去打扫,都非常无奈的看着他们屋里那个闪着微弱的小黄点的路由器。

      又是一天,何叶晴照例去打扫,忽然间就感觉到这屋子有些不同寻常。

      何叶晴端着烛台的手不禁紧了几分,心里也渐渐提高了警惕。

      那间屋里一阵阵森森的鬼气,异光万道,几个美丽的或是俊朗的木偶围着一个什么东西站着。

      何叶晴吓了一跳,却听见屋里传来一个声音:“进来吧,不用躲着,林清安现在不在这间屋里。”

      何叶晴斗胆端着烛台走了进去。

      女人冲她微笑一下:“没事,你坐吧,他们都只是人偶罢了,不会伤害你的。”然后安详的端起一杯茶,抿了一口:“你这儿最次的茶差不多也就是这种了吧,我借着喝一点儿,没什么事吧?”

      何叶晴浑身僵硬,只是呆呆的点点头坐下。

      这才细细的打量着女人和这间屋。

      里面的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样子。周围的几个人看上去毕恭毕敬,中间放着一把黄杨木的圆凳,凳子上坐着那个女子,穿着红色的对襟齐胸襦裙,袖子是白色的,胸口系着一条掺着金线的细绳,一条透明的纱巾从背后温和的过了手肘,垂到女子的手心里。

      那个女子的打扮十分奇特,但也难以遮掩她惊人的美貌。一头乌发绾成高高的堆云髻,只留下薄如蝉翼的一片,垂到腰际。头上卡着一直簪子,木头制成,双股,尾部是一朵水红色的艳丽的牡丹,几颗珍珠吊着两个粉红色水晶坠子,挂在牡丹下面。女子的眉眼细细长长,画着红色胭脂,花瓣似的嘴唇和高挺的鼻梁,一切都是那么完美。

      何叶晴惊得说不出话来。不是因为女人的美貌,而是因为女人……

      “彼岸夫人!!!”

      ?隐居

      其实当时人们传闻彼岸死于非命,是并没有的事。

      当时因为不堪外面的压力,彼岸决定隐居。

      隐居那天,宫璃月带着当时还没有名字的未满三朝的婴儿,站在门口,静静地看着彼岸不疾不徐的收拾东西。

      “彼岸,你真的……要走吗?”宫璃月想要挽留。

      “呵……不走怎么办。我不能拖累你们啊。这是我最后一点心血了,请你一定帮我照顾好。”彼岸依旧是那样的云淡风轻。

      “可是彼岸,你一个人要怎么办?”宫璃月怀里的婴儿突然就“哇”地一声哭了。

      “一个人没什么的。关键是你们。你得看好他啊……我曾经学到过一种手艺,足够我活下去的了。你尽管放心好了。”彼岸轻轻的声音差点就被淹没在孩子的哭声里。

      “可是……”宫璃月还想说什么,被彼岸有些不耐烦的打断了。

      “别可是了。你一个人带着孩子,好好的不好吗?为什么非要留我拖欠你?”说着,彼岸就背上了自己的粗布包,跨上一匹黑马,离开了。

      宫璃月站在后面,眼里含泪。怀里的孩子依旧在哇哇大哭。

      彼岸离开之后,还真的找到了屋子住。

      一开始离开父母的时候,用手里的闲钱买下了一栋宅子。宅子名叫卷帷望月楼,正对着一间名叫春风拂槛的宅子。据说那栋宅子是从几千年前就在那里的。宋朝时里面曾住着一个人偶师,千年修为,雕刻人偶无数,十分冷血。但那个人偶师也用毕生精力爱过一女子,为她,多次险些命丧黄泉。

      住在卷帷望月楼的时候,彼岸也曾经探到过一星半点游魂的气息。

      那时的彼岸不会雕刻人偶,对春风拂槛这栋宅子非常好奇。有一天趁着夜深人静时分,就悄悄地走到了春风拂槛的围墙下面。

      ?春风拂槛

      当时宅子里并没有人,仿佛对宅子里的人偶非常放心一样。彼岸基本上没怎么用力,就推开了沉重的大门。

      主人不在了,那个大门只不过是一个空壳而已,一点力都没有。

      然而院子里有一个样子奇怪的阵图。阵图是一个外圆内方的形状,周围布满了尖锐的棱角,方圆中间画着各种花木,每种花木之间都站着一个美丽的女人或一个俊朗的男人。阵图好像已经感受到彼岸的到来,周围散发出金光,“呲呲”地响着,十分可怖。

      过了一会儿,金光散开了一点儿,散开的金光全都向上聚拢去。上面出现了一个黑色衣袍的不知是人是鬼的东西。

      只见那人一头乌发,身高数丈,头发却比身子还要长上几倍,随风飘起,一直拖得老远。那人的眼睛周围统统是红色的,却是一双淡漠的灰眼珠,嘴巴没有颜色,像一条缝往两边咧开,眼睑下边两道红斑,整个脸色煞白煞白……

      那人这样本来已经够吓人的了,还在像一缕烟一样往上飘……

      彼岸吓得脸色惨白,当场晕过去。

      等到醒来之后,自己已然是躺在一张做工精致的床上。浅绿色的纱帐,水红色的丝绸衾枕,红木床,床边放着一个白玉架子,架子上拖着一个镀金香炉,里面正袅袅的冒着烟雾。烟是名贵的檀香,熏着,感到很惬意。

      但是这间屋子很空,除了这张床和墙上朱砂的壁画,几乎就没有别的东西。

      彼岸正躺在床上四处打量,那天那个男人就出现了。

      彼岸吓了一跳,手紧紧攥着被子,不敢动弹。

      哪知道那个男人没有恶意,只是和善的笑笑,看向她:“姑娘别怕。我是这个宅子现在的主人。因为宅子空间太小了,就自己布了个阵,躲到阵法的空间里,有人来了,就从阵里出来待客。我叫共参商。姑娘不用害怕,这是我的宅子,姑娘若不嫌弃就请在这里静养。”

      彼岸还是担忧的看了他几眼:“你不问我为什么来吗?还有,你叫共参商?参和商不是天上两颗永不能同时出现的星星吗?你怎么能……”

      “姑娘真是博学多才。”共参商温文尔雅的笑笑“我不问姑娘,是因为世人要做什么,总得有自己的理由。姑娘若不想说,我问了有什么用?”

      彼岸看着共参商英俊的脸,皱了皱眉。

      宫璃月……

      “姑娘?姑娘?”彼岸听见共参商在叫她。

      “哦,没什么。”彼岸煞白着一张小脸,冲他勉强的笑了笑:“我……你以后叫我彼岸就是,别的……倒也没什么好说的。以后可能会经常来叨扰,希望你别见怪啊……”

      “呵。”共参商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嗤笑“放心吧,彼岸姑娘。在下不会的。”

      之后,本来游手好闲的彼岸就经常到春风拂槛来。

      共参商招待彼岸的东西有茶,有点心,有水果,有饰物,甚至是漂亮的衣服和精致的人偶。

      有次彼岸问共参商:“先生从事的一直是人偶师一职?”

      共参商笑笑:“不算吧。就是闲来无事,帮着那些失去所爱的人找回爱情。只是报酬有点高。”

      “先生做一具木偶,大概要多久”

      “倒是用不了太久。雕刻人形的话,一天就完事,只是游魂不是何时都有的,快的话,一天多一点就足够了。真的慢下来最多也只需二十几个时辰,便不会再多。”

      彼岸轻轻点了点头:“先生真是厉害。雕刻这东西,得花好久修炼吧?”

      共参商低下头,避开彼岸直勾勾盯着他的目光:“不必。若是姑娘想,片刻即能学会。”

      彼岸的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真的吗?先生教我好不好?”

      共参商看着她,笑得脸上一阵阵薄汗。

      ?活人偶

      彼岸待在春风拂槛的这段日子十分的快乐,快乐的她都快忘了自己的忘川茶舍,自己的宫璃月,和自己的孩子。

      甚至忘了那个自己,那个深爱着宫璃月的自己。

      又是一个艳阳高照的日子。共参商还是早早来到屋里,看着彼岸在宣纸上用焦墨精心绘制的草图,然后温文尔雅的笑了一声:“彼岸啊,这些天来,我说教你雕刻人偶,你一直不应,谁知道是在画草图啊?”

      说着凑上去,凑到离彼岸很近很近的地方,细细的端详着那幅画。温热的气息一阵阵的扑向彼岸的脸颊。

      画上是一个男子。男子长着一张和共参商差不多的脸庞,但身姿却没有那么飘逸,而是一种别样的少年身姿。眉眼什么的都不很苍老,但是头发却已经是如同白雪一般,飘飘洒洒的。共参商近十丈长的头发,还要在加上个一米有余,才合得上这男子的头发的比例。

      “这男子……可是我?”共参商有些欣喜的笑了。

      “不……不是的……我只是……”

      “不是就算了啊。没必要这么拘谨的。这大概,是一个对于彼岸来说非常重要的人吧……”

      就这样,接下来的日子里彼岸每天就是拿着一把刀,在一个人偶身上四处雕刻。

      人偶的眉眼愈发清新俊逸,但是总是不合彼岸的心意。

      共参商曾经过来看过一次,担忧的问她:“彼岸,这人偶不合你的心意吗?有需要帮忙的吗?”

      “没……没事。我自己的人偶,怎么会……”彼岸说得十分客气。

      共参商也没管那么多,就静静地等着人偶雕成,然后给他注入魂魄。

      终于,人偶在一个巨大的法阵里活了起来。

      共参商脸上满是细汗,手里拖着一张黄色的阴阳符咒,幽幽地泛着蓝光。

      人偶冰冷没有温度的皮肤沾满了人偶师的气息,走到彼岸的身边:“主人。我是你的人偶……主人,你有什么吩咐?”

      彼岸呆呆的看着这个像极了共参商又像极了宫璃月的人偶,一时间悲喜交加,说不出话来。

      她知道这个人偶像共参商,这也是她的一点儿小心思。但她始终都想不起来,这个人偶还能像谁。越是想不起来,就越要想,越想,就越痛苦。

      恍惚间,彼岸感到自己要疯了。

      人偶依旧用那无悲无喜地眼眸看着彼岸。这一切的一切,好像都凝固在了人偶淡漠的黑眸里。

      ?参商诀

      最后,那个人偶被彼岸起名宫商。

      人偶问过她为什么,她不应。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宫商这个名字,真的很重要呢。

      当然,人偶做好之后,彼岸就顺利的从春风拂槛这个古怪的宅子里面退身出去。有了这门手艺,就在卷帷望月楼的五层顶楼,做起了人偶师的生意。

      凡是哪家人家里有人死了,或是孩子夭折了,或是有人失去了所爱之人,都可以过来找彼岸制作人偶。彼岸会把死者的魂魄用阴阳符召集起来,然后注入到人偶的身体里。制作人偶很快,除了没有血液,没有心脏,不会呼吸,不会吃东西,其余的,无论相貌性格,没有哪个和原来的人不一样的。

      而且彼岸做的人偶,价格低廉,只需用自己最重要的东西来换取就行。彼岸的理由是,既然有心把人送来做人偶,自然十分重要,用一件重要的换另一件重要的,有得必有失,得失都是平等的,有何不可。

      妖怪也会过来做人偶,只是他们的人偶都是自己的爱人。虽说爱人醒来,满是阴阳师的气息,但并不影响他们之间的感情。

      慢慢的,宫商就被遗忘了。

      它已不再是那个备受彼岸宠爱的人偶了,它只是彼岸众多作品中的一个,只是没有被卖掉而已。

      春风拂槛的男主人搬走了。宫商心里很难过。他始终记得自己是在春风拂槛被制作出来的。在卷帷望月楼呆了这么长时间,吸收了各个人偶的法阵里的灵力,自然有了灵修,有了感情。

      彼岸做事从不留存货,只备着一堆木头。甚至有时候,连木头都不备,只等着有人上门来,才去伐木。

      人们都说,春风拂槛的主人是被挤了生意,才搬走的。而彼岸的卷帷望月楼的五楼,也已经鬼气森森。

      但是毕竟彼岸是个人。

      虽说是人偶师,但并不像其他修行者一样,修为越高,寿命就越长。人偶师永远都是随着生老病死而变化的。

      宫商有了灵修,就一直默默地爱慕着彼岸。它知道共参商还有彼岸曾经的恋人宫璃月都是爱她的人,自己没有可能。但是它还是想,在彼岸雕刻出自己,开始新的人生之后,默默的陪着她。

      终于,彼岸要死了。

      躺在床上,饭都吃不下。

      据说那天发生了件大事。天上,“参”和“商”这两颗永不能一起出现的星星,同时亮在了天幕上。

      宫商看着那两颗星星,心中一阵感伤,端着饭走到了彼岸的床前。

      拉开帐子,他却呆住了。

      彼岸的一头黑发散落在床上,脸上还是画着浓妆,但是一双凤眼安详地闭着,没了之前的盛气凌人。

      宫商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什么都没说。

      后来,即使最好事的人,也没见宫商埋了自己的主人。

      据说宫商用自己修了将近一百年修来的灵气全都传给了彼岸。

      宫商走了,据说那个叫共参商的也走了,在南海福地,与一只凤凰争夺千年神树木中土,被凤凰失手杀了。

      忘川茶舍,也已经是宫璃月的儿子在开了。

      时过境迁,事事休矣,唯独彼岸,一个人,孤寂的活在浩荡的人世间……

      ?奇女子

      故事终于讲完了。

      彼岸自己都松了口气,喝了一口杯里的茶,然后一挥手,将身边的木偶全都收了起来。

      屋里又和原来一样。

      第一次听彼岸夫人讲故事,何叶晴惊得说不出话来。

      彼岸夫人原来有这么多的故事。原来……这么会讲故事。

      过了很久,何叶晴怯生生的开口:“彼岸夫人……”

      “不用问了。我很好。”彼岸一语挑破了何叶晴要问什么“别叫我夫人了吧……现在已经没人爱我了。那个孩子……也不过是一个证明罢了啊……”

      彼岸沧桑的眉眼露出了几分难过。

      “这么些年来,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为我付出了生命。”

      “我刚不也说了吗,唯独彼岸,一个人,孤寂的活在这浩荡的人世间……”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