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忘川茶舍正文 第五章 半人马座

正文 第五章 半人马座

      ?星月夜

      最近何叶晴在何娟的大学里住了两天,然后……然后就立刻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街上放眼望去尽是雾霾,甚至天上都没有星星,只有一轮若隐若现地圆月。城市里的空气都变得很污浊,何叶晴这样一个从小生活在一种能让人醉氧的环境当中,在这样的地方一秒钟也待不下去。

      于是不由分说的把何娟拉走,到忘川茶舍住几天。

      忘川茶舍的附近到处都是山清水秀,月明星稀的。就仿佛梵高笔下的星月夜那样美好。

      远处是层叠的山峦、草木,山脚下有美丽的村庄,近前是一望无垠的天幕,几颗星星布成了一幅壮丽的水墨画。

      “啧啧啧,老姐你这景儿好啊。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何娟伸开双臂仰望着天空。

      “诶呦喂不得了啊,还知道这,你不摄影协会的吗?”何叶晴冲着天幕翻了个白眼。

      何娟当时就炸了:“你妹!我们搞摄影的也要有文采的好吗?!说啥呢你这是!瞧不起我们?!我们拍照也是要配上这些文字的你造吗?!”

      何叶晴一把按住她的头。

      然后故作淡定的指指天的南边:“你看,那是什么?”

      “啊?星星啊。”何娟一脸懵逼。

      “……”“诶…老姐你别翻白眼……我没那啥……”

      “你看那个,你不是带相机了吗?你拍下来。”

      过了不知道多久,两人拿着洗出来的照片,何叶晴拿起一支笔往上面画了几笔。

      何娟立刻就张大了嘴:“这……这不是……”

      “半人马座。”

      ?险境

      曾经,何叶晴跟随师父到希腊云游。

      路上师父一直在翻那本最全的故事册子。然后何叶晴就一脸懵逼:“师父你干啥呢?”

      “何叶晴你听说过肯陶罗斯族的故事没有?”师父把包往大巴车放行李的格子里一塞,很潇洒的弹回座位上。

      “……”

      肯陶罗斯族就是半人马座的原型,或者说是半人马座的由来。

      他们生活在森林里,能征善战,不能和邻居好好相处,总是打打杀杀的,非常残暴。

      当然和半人马座相近的还有一个星座,叫做人马座。在托勒密星座里面代表着一个叫喀戎的贤者。

      喀戎和肯陶罗斯不一样,他们心地善良,和人们相处得很好。他们永远是世界和平的。

      当然如果说这两个民族没有把自己的性格显露出来,那么他们站在一起还是并没有什么区别的。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马,虽然长着手但是依旧有四个蹄子。

      真是奇葩。

      宫璃月在经营忘川茶舍的时候,曾经混入肯陶罗斯族住过一段时间。

      然后呢,就是,有一段非常非常狗血的故事。

      坐在大巴上死气沉沉的何叶晴听见“狗血”二字立刻生龙活虎的看向师傅。

      话说那天宫璃月进山采药,然后迷了路,走到了山的最深处。

      四周雾气渺渺,看上去十分阴森可怖。

      宫璃月只觉得双腿发软,渐渐地就体力不支,跌倒在地上。

      不行啊……跌倒了可能就爬不起来了……

      宫璃月越想越害怕,抽出腰间的匕首,插在地上,奋力站了起来。

      周围想起了一阵马蹄声。

      不好!

      宫璃月心里一沉。说不定是进山的强盗……又说不定……是自己误打误撞闯进了山林深处肯陶罗斯族的领地!

      想到这里宫璃月就腿肚子发软。虽然说曾经习武,对于这种事一点不怕,但还是太多顾虑。家里还有那个死去的女人的孩子……还有女人用尽毕生心血经营着的忘川茶舍……

      不能死!

      宫璃月抱着一种绝望又充满希冀的心态,握着匕首寻找着马蹄声的来源。听到某一处想起了马蹄声,就慌忙用匕首指向那一方。

      然而光有他一把匕首又能怎么样。

      肯陶罗斯族善战,既是善战,自然也很会运筹帷幄。他们用四面响起的马蹄声诱导猎物,使猎物分不清他们到底在哪里,匕首瞄准了一方,后面就立刻冲出人来,将猎物五花大绑带回去。

      很快宫璃月就分不清哪边才是真正的马蹄声,一阵阵没有銮铃的蹄声在森林里回荡,哪怕只有一队人,也是绝对分不清在哪里的。

      虽然宫璃月这么多年来一直是以自己的意志力为傲的,但是如今也是眼花缭乱,翻着白眼险些就昏厥过去。

      但他还是努力的站定了。随后用已经是猩红色的眼睛环顾四周。

      不行了……彼岸…对不起……

      宫璃月就这样倒下了。他的心里依旧想着女人的茶舍。

      冥冥中感到自己被什么东西拖着。

      嗯……那肯定就是肯陶罗斯族了……

      ?肯陶罗斯族

      虽说半人马不只是分布在希腊,但是那个真正善良的传说中的喀戎则只在希腊才有。

      这深山老林的,当然是危险盘踞。

      等到宫璃月再次醒来,就完全是一个崭新的世界。

      周围是虽然阴冷潮湿但也丝毫不减华丽的石壁,石壁上挂着各种东西,弓箭、兽皮、矛……中间是一堆篝火,上面摆着一个架子,好像要烤什么东西。架子上竟也雕刻了惟妙惟肖的飞禽走兽。

      那堆篝火很旺,足足两米多高,照得漆黑的石屋里亮如白昼。

      但是这间石屋本身也足够高,几乎有三个宫璃月那么高。宫璃月被绑着,吊在角落里的一个架子上。左边一扭头就是门,门开着。是一扇用茅草糊成的门,挂了几颗松果,当做铜钉。

      门外没有透进光亮,看来是晚上。

      宫璃月的袍子拖到下面,正好不时地擦过地下一位看守的头。

      那看守想来是被惊动了,抬头看了看。

      屋子里除了看守和自己……没有人。

      宫璃月心下暗喜,一边祈祷着看守能是个好人,一边冲着底下的看守喊着:“喂!阁下!敢问这是何处?!”

      底下的看守抬起头来:“你就是我们首领绑来的那个人啊……真是可怜。这里是我们首领的宫殿,我们首领因为今天新抓了个人,和别的人开庆功宴去了。因为是首领的宫殿,人不能多,首领就觉得只要我看着你就好了。”

      宫璃月一边听那个看守连珠炮一般地吐着字,一边在心里暗暗盘算着。

      这肯陶罗斯族的宫殿也是够气派,虽说在山里,但也不输于人类的宫殿。尽管是半人马,但也足够狡诈,完全不比人类差。只是这屋子防守得不严密,而且那位看守也对自己表示了同情。说不定……

      宫璃月尽力晃动着身子,用衣襟蹭着看守。

      但是很长时间看守都没有抬头,最后估计是被蹭的不耐烦了,抬起头来:“真是抱歉,可怜的人类。虽然首领不会立刻就吃了你,有可能留你在这里做其他事情,但是你想走,完全不可能。这是首领的命令,我不可以放你。”

      宫璃月听了之后气得差点把绳子崩断了。

      但是如果逃走了,肯陶罗斯族追到了城里……

      宫璃月想想,还是顽强地在上面挂着。

      窗外,一缕缕鱼肚白渗进来。

      天,已然是亮了。

      ?首领的女儿

      自从那天天亮之后,宫璃月好像就被转移了地方,被带到了首领和那些三妻四妾、亲故们聚会的地方。

      绳子已经松开了,宫璃月的手一阵阵的抽搐。

      首领是个人高马大的中年人,整天喝酒作乐,整个族群已经十分混乱。但是就是丝毫没有宫璃月下手的机会。

      眼看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宫璃月还是像个小卒子在帮助肯陶罗斯族人干农活。因为那些族人有四个蹄子在下面,所以手往往都抬得很高,不方便除草、插秧什么的,就都由外族抓过来的人干。

      通过这几天,宫璃月也发现了,在这里的外族人基本上没有一个喜欢这里的。他开始偷偷的计划着什么。

      将近半个月之后,苦闷的生活终于有了一点乐趣。

      首领要带领所有外族人召开庆功会,为了表彰他们这些日子做出的贡献。其实还不知道是要闹哪样。

      宫璃月也就作为这里唯一的人类过去了。

      是那天宫璃月被关押的宫殿!

      里面站满了各种各样的人。人首蛇身的,狮身人面的,最奇特的是一个人面鱼身的,居然可以待在一个有水的罩子里,自己推着罩子前行。

      首领高坐在台阶上,旁边的凳子上坐着他的妻子,年轻貌美。凳子上都搭着虎皮,看上去十分尊贵。凳子边站着他们的女儿,就是十七八岁的样子,穿得十分性感,有着暗红的眉眼,殷红的嘴唇,纤长的睫毛和高挺的鼻梁。

      据说这位迪娥耶斯公主,还是当地的第一美人。

      宴会的过程十分无。看上去那些人都很享受这场宴会,所以好像并没有宫璃月什么事。

      一开始宫璃月还会悻悻地和人家喝两杯,后来大家都忙着去敬首领的酒,好巴结到首领,就算离不开,至少娶了首领貌美如花的女儿也不吃亏。

      站在一边的迪娥耶斯好像看见了坐在下面无比寂寞的年轻人。

      她俯下身,向椅子上的父母耳语一阵,便走了下去。

      正在宫璃月打算发呆到天荒地老的时候,迪娥耶斯走了过来。

      宫璃月感到身后有一丝轻飘飘的力气在拍自己的肩。他回过头。

      刚才站在父母身边的美丽的公主,现在像个小女孩一样羞涩的看着自己,轻声道:“你……为什么不去和他们一起玩呢?”

      “玩?”宫璃月轻笑一声,没看她一眼“从我被抓到这里开始,就没想活着出去。”

      迪娥耶斯明显有些着急:“那个……你别这样说。父母都是很善良的人,他们不会那么对你的。你肯定……你肯定不会死的!”身后一条雪白的马尾随着说话的语气来回打转。

      宫璃月只是把头扭得更偏,没有再理她。

      迪娥耶斯看着他转过去的背影,又落寞的低下头,看着手上端着的烛台,和一罐还温热的酒,苦笑一声。

      屋里,首领和他的妻子一边在给来往的人敬酒,一边注意着他们的女儿。

      ?恋之所错

      很快,宫璃月的生活就基本上达到了王公贵族的水平。

      他当然是相信肯陶罗斯族的智商的,这么好的待遇,肯定没好事。

      最后干脆直接把他单独安排了一间宽敞的石屋,专门有仆人侍候着,锦衣玉食。

      宫璃月为这事懵逼了将近半个月。

      最后直到迪娥耶斯过来找他。

      那天迪娥耶斯穿戴的很漂亮,红色的露脐上衣,镶着金边,金边上还雕刻了玫瑰花,红色的宽松阔腿裤,用鬼针草作为装饰花纹。头上戴着一张水红色的面纱,轻盈飘逸,固定面纱的部分是几多含苞待放的百合。

      宫璃月甚至都要看呆了。

      迪娥耶斯手里,还拎着一罐温酒,端着一只烛台。

      “宫璃月,我不开心。你陪我聊聊好吗?”

      “找你父母吧。”宫璃月冷着脸。

      “宫璃月,这三个月来,你从没认真听过我说话,是吗?”公主并没有动摇。

      “我不想听。”

      “为什么?!你就是听听我说话又能怎么样?你在人世界,还有两个爱人,对不对?”

      “什么?!”宫璃月扭头惊慌的看着她。

      迪娥耶斯笑得释然:“宫璃月,你好好看看我,看看我吧!看我为你,变成了什么样子!”

      宫璃月猛一回头。

      !!!!

      这个女人,竟然跟他的若葉长得一模一样!

      但他还是强自镇定:“公主,您还是走吧。您一点都不像她。”

      “你这样对我,就不怕我父王杀了你吗?”

      “我宫璃月,此生已有彼岸。其他任何女人,都休想再接近。无论若葉变成肯陶罗斯也好,还是人也好,哪怕死了也好,我都不会再对她有半点凡心。”

      宫璃月的声音已然很轻很轻,但很坚定。

      那个不知是宫若葉,还是迪娥耶斯的女子又是苦笑一声,舀了一杯罐中的酒,一口喝下去。

      最后,宫璃月当然是被放了回去。迪娥耶斯再也没有纠缠过他,只是祝他幸福。

      只是宫若葉,始终不知道那个叫彼岸的女子,已经死于非命。

      很多年之后,宫璃月收到了宫若葉的死讯。

      他大哭一场,但仅仅为了是年少的情分。

      对彼岸的爱已成瘾,难以戒掉,相信任谁都不会放下自己的每一段爱情的过往吧。

      走过那些日子,再看看那些日子里大胆荒唐的事,曾经的我们,不禁哑然失笑。

      再见吧,这样那样的错误的感情。

      ?这样的感情

      “啧啧啧……”何娟先是来了三声“怎么搞的跟我男票和我似的。”

      何叶晴笑趴在桌子上,呛了一嘴的普洱茶。

      “怎么搞的跟你也是半人马似的。”何叶晴说完就被何娟扣着脑袋往桌子上摁。

      “行了行了行了,别闹了,还真挺像的。”何叶晴好不容易镇定了起来“但是你和宫若葉还有彼岸都不一样啊。你不是被他深爱着的,也不是深爱着他的。”

      何娟当时就愣了。

      半晌,慢吞吞的拿起桌上的茶杯,小酌一口。

      “你说得对。”何娟幽幽地声音在夜空中回响“肯陶罗斯族和人族是不可能会相恋的。人不同意,或者肯陶罗斯不同意。所以还是喀戎好啊,大贤者,对人对事都是那么友善。”

      “我不可能再爱他了,老姐,你对那个什么林清安,也是的吧?”

      何叶晴无奈的笑笑:“不一定呢。我们不是他们深爱着的,他们也不是深爱着我们的。”

      不是他深爱着的,也不是深爱着他的。

      何娟若有所悟的点点头。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