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忘川茶舍正文 第三章 彼岸花

正文 第三章 彼岸花

      我离开你,不能独自生存。就像曼珠沙华和曼陀罗华松开了纠缠的根,就再也留不住余温……

      ?失恋

      何娟最近和她刚交往了一个多月的小男友分手了。

      她自己倒没什么事,整天骑着自己500块钱的二手小电电跑到忘川茶舍跟何叶晴笑谈风月。她小男友就没那么乐观,自己提的分手分完之后隔三差五骚扰一下何娟,没事就在酒吧里颓废。

      何娟自己没事,何叶晴倒是吓得不轻,生怕哪天一个没看住何娟骑着小电电突然想不开可就不好了。对此何娟表示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念动画片铁甲威龙。

      听说何娟那天晚上还哭了一场。她和小男友初一就认识,小男友叫杨天逸,高她一届,现在已经大二了。和她分手的理由,仅仅是“学业忙”而已。

      当时,一向洁身自好的何娟头一遭跑到酒吧喝了个通宵,还被几个猥琐大叔揩了油。

      何叶晴听完之后一脸懵逼。从前经历过奇奇怪怪的感情,所以对何娟这点并不算太感冒。不过杨天逸这人她可是知道很多。当年也算是看着杨天逸长大的。

      曾经那个放荡不羁的杨天逸,难道说现在突然改邪归正了?华京大学那个地儿不好考,怎么就去上了?

      何娟还满脸憧憬的告诉何叶晴说,那人加的是哲学系……

      一个大老爷们哪有学哲学的……华京的哲学系是哪点好了他还不是因为你才填了那个志愿啊傻丫头……何叶晴看着满脸兴奋的何娟暗自腹诽。

      然后笑着端起茶碗抿了一口:“行啊何娟,要不我们就来讲讲你那小男友杨天逸的故事?我可是看着他长大的,有些事儿说来你还真不知道!”

      何娟鄙视地看着她:“啧啧啧……怎么谁的丑事你都知道?这么有才不去做狗仔啊?”“你他妈的给我滚远点……”何叶晴一个巴掌飞过去。

      屋子里响起一阵打闹的声音。

      ?消失

      杨天逸还是个学生的时候,和何叶晴那种革命友谊真是老好老好了。杨天逸的初中不是什么好学校,门口很乱。当时杨天逸虽然学习挺渣但是人还没坏到骨子里去,得何叶晴每天晚上都去接。

      家里人都挺宠何娟的,所以何叶晴当时和何娟的关系还不如和杨天逸,虽说放学接完杨天逸还得跑到何娟的小学去接她,但是何娟这种一出门又要奶茶又要零食又要贴画的人真的让何叶晴烦得不得了。

      杨天逸当时还是个老好人,以为自己只要好好学一定能考上大三甲高中,所以学习很拼,对周围人也都完全没脾气。摸清楚何娟是个什么人物之后就每天上学之前往兜里揣个二三十的。

      直到后来,学校门口的得力办公里面一张贴画都要十几块,然后彻彻底底的把杨天逸和何娟这俩小屁孩吓着了,再也不敢买贴画。

      何叶晴心里快开花了。

      又是一天,何娟的班上有人出了水痘,所以全班停课,何叶晴开着二手小本田过去接她,等着何娟出来的时候就接到了杨天逸班主任的电话。

      电话里的声音很冷很冷,冷得何叶晴想把空调关了。

      “您好?请问您是每天接送杨天逸同学的那位吗?杨天逸同学现在没有在教室里,所以请你立刻将他送回来行吗?感谢您的配合,我是他班主任,我姓于,您直接找我就行了。”

      何叶晴当时是一脸懵逼的,怀疑自己接到了诈骗电话。

      开玩笑,杨天逸那么一个怂得连虫子都不敢捉的人还敢逃课?你这班主任怎么当的啊你是,他根本不在我这里啊你他妈的让我给你送回去……我给你变一个出来吗……

      然后何娟小朋友背着她的芭比公主书包一出来,就看见何叶晴一脸绝望的坐在车里做着打电话的动作。然而……

      当年天真的何娟拉开车门,想都没想扯着嗓子大喊一声:“姐姐,你没拨号呢~!”

      然后被何叶晴一巴掌打在脑门子上。

      何娟不明所以,站在门口呆愣愣的,没一会儿泪珠子就掉了下来。

      何娟这才想起什么,合上手机盖然后惊慌失措的看着哭哭啼啼的何娟。你大爷的上帝你可没教我怎么哄小孩子啊这是个问题!

      “额……咳咳,老妹儿你别哭啊~”何叶晴堆起一副伪善的笑脸。

      最后何娟是被何叶晴以一种强硬的态度绑回家的。

      何父何母见小家伙哭得两眼红肿满脸泪痕的回来,不由分说的把何叶晴骂了一顿。

      “你瞅瞅你!多大的人了他妈的连个孩子都不会带,神神叨叨的干嘛啊你是!我告诉你啊,你要滚趁早滚,继续到你那茶里泡着,别回来了!”

      ……

      所以何叶晴早年和何娟关系不好现在还互怼有很大的原因都是因为嫉妒。

      但是那天何叶晴破天荒地没和何父何母吵下去,直接拿起车钥匙,看都没看何娟一眼就走了。

      屋里的三个人脸都绿了。

      当然,何叶晴出去就开上自己的小本田找杨天逸去了。

      如果连杨天逸都找不到的话,别说爹妈会骂了,一家子都别想活了。

      然而虽说这座城市何叶晴不算太熟悉,好歹该知道的地方都清清楚楚。偏偏这次,何叶晴请了一上午的假去找杨天逸,找了所有的地方就是没人影。

      “×你大爷的!”何叶晴烦躁的捋了捋头发,急得泪水都已经在眼眶里打转转了。

      忽然间何叶晴就想到,杨天逸一定,或者可能,有≤50%的可能性会在那个地方……

      虽说不太相信,但何叶晴还是驱车往那个地方开去……

      ?错梦

      小本田停在忘川茶舍门口,何叶晴立刻就从车上下来,大踏步往后院走去。

      最后在一个看上去很压抑的还包着电网的铁门边停了下来。

      抬起手,用手上那枚金戒指在门锁上掠了一下,门就开了。

      何叶晴走了进去。

      啧啧啧,果然啊果然,杨天逸就蹲在里面。

      虽然不太相信,但是何叶晴还是走了进去。

      “Hey!Littleboy!你怎么一个人蹲这儿了?”何叶晴欢脱的蹦过去。

      杨天逸当时就挂不住了:“我……我不想上学了……”

      何叶晴扭过头去,看着杨天逸。她好像知道发生了什么了。

      “喂,我问你,你是不是梦见什么东西了?你最好别瞒我,免得到时候自己玩大了来哭着求我。”

      杨天逸当时就愣了:“诶呦喂我说我的老铁啊你咋这么神呢?被你爹娘赶出来了吧?”

      何叶晴差点没一巴掌把他拍到忘川河里去。

      杨天逸目光呆滞的望着河面:“你说得对,我是梦见了。我梦见何娟了,还梦见……她和一朵花站在一起……不行,不能梦见她,宋潇潇会生气的。”

      宋潇潇是杨天逸正在苦追的女生,时而帅气时而软萌。

      何叶晴完全没顾及宋潇潇是个什么货色,直接就问:“你说你梦见的那个花,它长什么样儿的?”神情严肃,棕色的眼睛里全都是杨天逸一个初中生的情商看不懂的东西。

      “额……”杨天逸歪着头想了一会儿“也就……也就那样呗。花瓣很长,跟我们生物课学的花完全不一样,而且那花没有叶子,光秃秃的,就那两朵,一红一白。中间的花蕊白白的看着特刺激。”然后挺满意的咂咂嘴“嗯,就这样,没毛病。”

      何叶晴还在呆滞的望着江面。

      杨天逸推了推她:“诶呦,老铁啊,你是咋了?”

      何叶晴猛然回过神:“哦,没什么事儿。所以说你是跟着你梦里想的那个曼……那个花才来的咯?”“昂,是啊。而且梦过以后差不多时时刻刻都想着,作业都没心思写了……老铁你是个通灵者啊,你说说,这我该怎么办?”

      “你个没良心的,你老铁我不得思考思考。赶紧回去,再敢这样毙了你,你班主任给我打个电话那把我尴尬的……”

      杨天逸背起扔在地上的书包:“我们班主任就一那啥,老铁你别介意啊。行了,我也不知道这是哪儿也不知道咋来的,回去了。”

      杨天逸活跃的背影跑着跳着远去了。何叶晴一个人还蹲在河边。

      刚才杨天逸因为做梦来到的这个地方,叫做忘川。

      ?彼岸花

      何叶晴独自一人走到了河对岸。

      走到了河对岸,但是没有下河。

      废话啊,下去了还回得来?

      就这么自己一个人站在桥头,看着没有一丝人气的孤独的忘川河和凄美的夕阳。

      忽然间,脚踝碰上了几株彼岸花。

      跟杨天逸描述的一模一样。

      白色的,曼陀罗华,红色的,曼珠沙华,统统都没有叶子。这还不算,关键是何叶晴试着拔了拔,拔出了一红一白两个纠缠在一起的根须。

      可把何叶晴吓得不轻。

      这两个人,以后怎么会……

      但是她没有说什么,只是满腹狐疑的看着地上的另一朵曼珠沙华。

      刚才那两朵……现在这一朵又是哪个女生呢?

      对了!

      何叶晴突然想起了什么。

      随后她还是像往日一样的神神叨叨的走了回去,然后缓缓地启动了自己的小本田。

      杨天逸站在学校门口,想着何娟娇俏的面庞,不由得也想起了什么。

      何叶晴刚告诉自己,自己梦到的花叫曼……

      曼珠沙华,一定就是它没错了。杨天逸曾经听好基友说过,那种花是徘徊在人间和冥界之间的少女耗尽了阳寿,又不忍离去而变成了。千百年来越来越多的少女舍不得自己不知身在何方的恋人,而站在忘川河边,痴心等待着恋人的出现……

      杨天逸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有没有搞错,自己和何娟前世那叫什么关系啊…….

      想着,他便也十分头痛的走进了校园里。

      当时在人们的观念中,对于喝茶、玩乐、往生之类的事情并没有多感冒。穷的人穷得照样吃不起饭,富的人富得照样花天酒地。杨天逸这样被夹在中间只有一半兴趣的人,一直是对这些事很无语的。

      班里的姑娘们最近都很喜欢看关于彼岸花的故事,一瞬间,这些虚虚实实的东西就在班上传开了。包括宋潇潇,也被卷入了这样的洪流当中。

      对于杨天逸这样有故事的小伙子,女孩子们自然很追捧。

      杨天逸身边被一帮女的包括曾经对自己爱理不理的宋潇潇给围着,挺不好意思,但也不免骄傲。见了何叶晴,炫得鼻子都快翘上天了。

      何叶晴从没认真听过,总担心什么事要发生。

      ?祸

      果然,在经过了一整个平和的冬天之后,该来的还是来了。

      杨天逸光明正大的和宋潇潇在一起了。班主任知道这事之后很生气,又隔三差五给何叶晴打电话。

      回去吃饭的时候看看何娟,也并没有什么事。

      但是再看河边其中一朵曼珠沙华,却已经枯死了。

      何叶晴很焦虑,但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她就只好静静的等待着。

      终于有一天晚上,班主任又给何叶晴打了个电话。

      “您好,孩子家属。麻烦您下次可不可以负责任一点。就算孩子没来也至少是要给我说一声吧?这里是学校,不是您家,您的孩子再多特权也请不要说走就走。对了,还有,下次请注意管教您的孩子。他和我们班里的宋潇潇恋爱了。您的孩子倒是没什么,但是潇潇是我校这一届唯一能考上大三甲的希望了啊。请您务必配合,谢谢!”

      何叶晴还是一脸懵逼的。

      次奥到底出了什么事啊他我老铁这些事我能不知道?下次他一天没来您说明白点OK伐?而且对于那个第三句和倒数第二句......真是绝了。

      好歹这娃进去也交了学费啊……还有,老娘今年才二十八我哪蹦出来这么大个娃娃!!!!够了够了真是!

      不过何叶晴还没来得及反驳,老师挂了……

      总觉着接下来几年会搞事情的样子啊…….

      结果,还真是。

      那天杨天逸和宋潇潇出去买花,宋潇潇看上一朵红色的花,顺手买走。老板说这是忘川河边摘下来的彼岸花,卖得很贵。杨天逸还在电话里和何叶晴抱怨。

      后来过马路的时候,宋潇潇手里的花就一直在发光。杨天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见一辆卡车飞驰过来。

      当时杨天逸一个愣神没看清,宋潇潇就这样躺在了车轮底下。

      曼珠沙华的叶子虽然还紧紧地嵌在花上,但是一片一片的都枯死了。

      杨天逸不敢跟家人打电话,所以就只好一个人把宋潇潇送到了医院,然后拨通了何叶晴的电话。

      何叶晴赶到的时候,杨天逸还颓废的蹲在手术室门口。

      何叶晴上去就是一巴掌:“你个混蛋!!你有病啊一天到晚的搞事情!你这次的烂摊子大罗神仙都收拾不了了!你就等你爹妈给人家塞钱吧,可能还有点救。对了,宋潇潇买的那曼珠沙华呢?”

      杨天逸当时是吓傻了,哆哆嗦嗦的掏出曼珠沙华递给何叶晴。

      何叶晴手里拿着,看着一片片枯黄的花瓣。

      “早跟你说了别乱来!”何叶晴突然就暴跳起来“你以为这东西谁都能有的啊!她自己就有你为什么不带她买她自己的!这朵花是何娟的那朵,跟你纠缠在一起的那朵!它看你和别的曼珠沙华纠缠在一起,而曼珠沙华又不会对曼陀罗华下手,所以……唉!”

      何叶晴拿下了放在前额的手,和杨天逸一样颓地蹲下:“行了,什么都别想了。”

      被推出来的宋潇潇当然不再是那个鲜活的宋潇潇。

      后来,不知道宋潇潇的那朵曼珠沙华到底死了多少次又开了多少次,反正,它被移植了。

      不敢再叫两朵曼珠沙华同时在一起了啊……

      何叶晴放下了茶杯,叹口气。

      ?南山南,忘川远

      何娟看着摇曳的烛火,轻笑着:“呵呵,想不到啊想不到,我和我小男友还有这样的故事。”

      “是吧,我量你也想不到。”何叶晴和气的笑着。

      这次轮到何娟一个白眼翻过去了。

      两人看着烛光,相顾无言。

      不,是不用说,都心知肚明。

      不就分个手还能咋的,不活了?

      没他我是少条胳膊还是少条腿还是少条命啊?

      一个彼岸花的叶子也好意思那么大大咧咧的了?

      两人不约而同的回头,看向墙上挂的一幅字。那是最开始,忘川茶舍的第二位主人,宫璃月的儿子写下的两幅字当中的一幅。

      “彼岸花,开彼岸,只见花,不见叶,生生相错。”

      生生相错。

      后来何娟又去看了那两朵彼岸花。

      原来枯死的一朵又被种活了,只是根须再也没有和谁纠缠。白色的曼陀罗华已经不见了。

      何娟的手机却不适时地响了。

      “南山南

      北海北

      南山有谷堆

      南山南

      北秋悲

      北海有墓碑……”

      何叶晴听见了,笑笑:“真土气啊。”

      何娟听见了,笑笑:“你放屁啊。”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超级大佬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