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忘川茶舍正文 第二章 白瓷茶碗

正文 第二章 白瓷茶碗

      ?新客

      何叶晴的茶舍来了新客。

      新客是个很神秘的人物,见多识广,对很多东西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但是好像一直深藏不露。这有钱有闲的新客从来都是来去无踪,自由自在,白日出去云游玩耍,晚上回来也是灯火长明。何叶晴怕扰到其他客人,就在一个晚上上去看了看新客的动向。

      虽说这样有些不好,但何叶晴又不是没不好过。

      端着烛台上去之后,何叶晴却意外地看见了新客捧着自己屋里放的一个白瓷茶碗,愣愣地出神地盯着看。

      何叶晴愣了愣,随即又想起客人一个古怪的地方。

      一开始客人来到这里,就立刻指明要住这间屋。何叶晴当时以为他可能是要看风景什么的。可是一来,却发现窗边从没有人影什么的。很快何叶晴就发现,来换被褥的时候客人的枕头下面或是窗边永远都有一个白瓷茶碗。

      何叶晴开始不明所以了起来。本来每间店里的客房放点茶碗是很正常的。这间屋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茶碗很简陋。白瓷用做茶器倒也不差,但是这个茶碗做工粗糙,釉色不好,而且没有任何花色。一般来这的客人有心的都要求换掉。但是看这客人的架势,好像十分偏爱白瓷。

      然而就在何叶晴站在门口愣神儿的时候,客人已经发现了她站在门口,没有犹豫的一回头。

      这么多天以来何叶晴终于看见了那张一直隐藏在带着纱帐的草帽之下的脸。

      然后瞬间不知所措了起来。

      ?林清安

      原来那新客不是别人,正是曾经差点就是何叶晴的恋人的少年,林清安。

      过了这么多年何叶晴自然也不想再追究那些陈年往事,但是这些年林清安究竟经历了什么,倒还是很在乎的。

      两人都做好了彻夜不眠的准备,空调已经调至最低,电器也统统静了音。

      早年,何叶晴还是个黄毛丫头的时候,曾经跟着师父无数次到忘川边历练。对,师父就是这么说的。

      那日师父临时有事,有人请他过去帮人捉妖,何叶晴就一个人到了忘川。

      那次,就是何叶晴第一次林清安的。

      当时林清安的打扮和现在的也没有多大变化,拆了蚊帐做成的纱布草帽,白衣翩跹,只是眉眼比现在生动灵秀。林清安比何叶晴小几岁,很自来熟,所以很快就和何叶晴这个当时因为打禅没朋友的妹子玩得很好。

      师父捉妖还要好几日才能回来,林清安就带着何叶晴住到了自己搭在忘川边的小棚屋里。

      棚屋很简陋,但却很温暖。太久没有跟人好好相处过的何叶晴十分开心,很快对这个善良的男孩产生了一种朦胧的好感。

      当年的光景正好,虽然林清安穷了点,但也不愁吃穿。何叶晴甚至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就这么和林清安过一辈子,那才好呢。

      ?终究还是离开

      因为平日里因为失去恋人心灰意冷来跳忘川的人也不是很多,所以当年的孟婆待在摊子上的时间也不是很多。不过该应付的总还是要应付,就找了林清安过来帮忙看摊子。

      因为没什么人气,所以林清安虽然生活在忘川边但也对忘川不甚了解。整天就是带着何叶晴吃吃玩玩,在奈何桥的这头和那头来回转悠。虽说是生长在忘川边,但对忘川的了解还不如何叶晴。

      每次路人看见两人玩的开心,也走到桥上去,只觉得水怪好看的,就想着下去一趟。何叶晴总是高叫一声:“别去啊!那边通向的可是冥界,去了就回不来了!”

      林清安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还有一次,林清安在带着何叶晴玩的时候,也失足掉下去了。

      当年林清安很难过,以为自己就要命丧于此了。哪知道何叶晴见了之后,不慌不忙的掏出一张符纸,然后左手食指中指紧紧夹着符纸往前一丢。符纸上用朱砂写成的鲜红的字瞬间都亮了起来。

      林清安的周身被一个罩子护了起来。虽说罩子很薄弱,不时有水能渗进来,但是林清安还是能明显的感到罩子在散发阵阵暖意烘干他的身子,并且把他往上托。

      何叶晴看着罩子完全撑开之后,只是笑着,看着被夕阳染得殷红的河面上,一个散发着朱砂色的暖光的罩子在缓缓上升,渐渐和夕阳交融在一起。

      然后小手一伸,就轻轻松松的把罩子拎了上来。

      林清安从罩子里出来之后,还一直是愣愣的。

      何叶晴当年就一直什么都没干,看着他笑了一下午。

      两个孩子在一起玩得太久、太好,就会忘了离别是个什么东西。

      一个月后何叶晴的师父除妖任务尽了,就带着满身风尘回来接何叶晴。

      回来那天,孟婆难得也回来了。何叶晴的师父是个大人物,孟婆都舍得放弃自己在人间寻找爱人的宝贵时间。

      林清安当时只是吵着闹着,不让这个厉害的小姐姐走。

      后来被何叶晴的师父用一张符纸封印在屋子里动弹不得,一直眼睁睁的看着何叶晴被师父带走,上了马车,又看着马车一点点的消失。

      孟婆走过来,轻描淡写的解开了林清安的封印:“小娃娃,你是不是喜欢上刚走的那个小女娃了?”

      那是林清安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注视孟婆。孟婆那双绿莹莹的神秘的双眼里充满着显而易见的严肃。

      林清安当即就脸红了,慌慌张张的想要辩解。孟婆却直接堵回了他已经张开嘴要说的话。

      “我告诉你,你最好知道那个小女娃的师父是个什么人物。我这忘川,若是没她师父,哪里还经营得下去?你别以为你的挽留能代表什么。这次我无论如何不会帮你了。跟她师父面对面单挑,我可不愿受这个死。你若是看上她了,先让自己变得配得上她。今天我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也大了,有些事是该讲明白了。”

      林清安很伤心。平常和蔼可亲的孟婆居然第一次说“无论如何都不会帮你了”。

      那天过后,林清安就下定了决心,苦练武艺,并且向孟婆学了法术。

      他终于决定,开始为了一个谁,改变那个曾经的自己。

      ?白瓷茶碗

      很多年过后,林清安的功夫和法力都早已经可以和孟婆相比了。

      而他也不愿待在那个只有一片草和几间屋的忘川了。他孤身一人来到了何叶晴曾经住的城里。

      那个年代城市还不太发达,要交个朋友很不容易。

      但毕竟是一个神一样的少年,林清安只用了短短几天就交到一个死党。死党是当地和忘川茶舍同样有名的一间茶馆里的茶坊,叫梁爽。因为和何叶晴一样,都是懂茶的人,所以梁爽认识何叶晴认识得很顺利。

      渐渐地熟了,也就经常带着林清安到何叶晴的茶舍里喝茶。

      这一日,梁爽一直等到快打烊了才来。

      何叶晴的师父那时已经病逝,一个人正站在昏暗的房间里收拾东西。见了梁爽和林清安,十分惊讶。

      于是便放下手里正擦拭着的紫砂壶跑过去:“怎么现在才来?我都快等死了。”说着掏出一部当时最流行的诺基亚,诺基亚上还挂着一个用软陶做成的花里胡哨的链子,一边翻找一边把屏幕给两人看:“你看,我都去了那么多条短信你们还是没回!”

      说是这样说,但还是用玻璃杯给两人沏了两杯毛尖。

      碧绿的毛尖茶在被茶汁染绿的玻璃杯里,悠哉悠哉的打着旋。

      但是八十度的水温毕竟还是太烫,林清安一急,直接灌了一喉咙。

      最后林清安咳得桌子上都有了血迹。

      何叶晴赶忙跑去拿了另一个茶碗回来:“来,你先倒到这个白瓷茶碗里面。凉得快些。到了大概五十度左右的时候,差不多就正好喝了。”

      林清安点点头,低头看着手心里不断散发热量的白瓷茶碗。

      那天谁都没有注意到,林清安独自一人偷偷地把那个早已经被涮干净的白瓷茶碗带了回去。那上面有何叶晴双手的温度。

      那时的何叶晴还是一个年少轻狂的小姑娘,完全没有现在那样的闲情逸致。如今很多事情,她自己都忘了,包括那个被少年珍藏着的白瓷茶碗。

      之后的不久,白瓷茶碗在林清安那个因为修仙充满了仙气儿的家里,莫名其妙的成了精。

      是个穿着素白衣裳的姑娘。姑娘的全身都是绿色,除了衣衫。这茶具大概是从最初的时候就已经到忘川茶舍里面了吧……

      然而当年林清安并没有在意,只是把白瓷茶碗留在了身边。

      ?后来岁月拼不回

      林清安在那个白瓷茶碗成了精之后又去找了何叶晴一次。

      他想让何叶晴把白瓷茶碗变回去。

      何叶晴当时就沉默了。这也是她没有想到的事。而且看样子,这茶具和这少年,今后定会是纠缠不清。

      但是因为当时梁爽在一边,如果说自己没能立刻施法肯定又要争执。

      何叶晴又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符纸。

      不过这次,是缓缓的托在手心里的。符纸没有任何地方挨到手,但是周身却红光四溢。

      红光散尽后,那个长得清汤挂面的姑娘果然又变成了一个粗笨的白瓷茶碗。

      那时的林清安一直是高傲的。所以绝对不能容忍至少是何叶晴这样的人拥有一种自己都不会的法术。

      而他又不肯低声下气的求着何叶晴,就自己修炼,最后愣生生把那个茶碗又变回了姑娘。

      事到如今地步,林清安只好把姑娘留在了身边。本来是想着把她当做透明的就好了,哪知道姑娘骨子里是个话唠,一说起话来就没完没了。怕她在公共场合也这样,最后自己尴尬,林清安只好就“白瓷”地叫着。

      然而那白瓷好像并不满足于现状。

      有一天晚上,正是所有人睡意正浓的时候,白瓷偷偷地走到了林清安的床前。

      然后从怀里拿出一张连何叶晴都从没见过的符纸来。那张符纸是蓝色的,十分的冷,仿佛不是纸,就是冰做成的。

      白瓷本来就充满了冷意的全身迅速冰凉了下去,然后把符纸夹在手上。符纸的周围布满了不大的一圈蓝光。白瓷立刻把那光圈包裹着的符纸隔空推了出去。

      渐渐地,躺在床上的人额头上泛起了一层薄汗。

      这是但凡一个妖精都会的法术,失忆咒。

      等到施法完全结束,屋子里又和往日一样,什么都没发生过的假象。

      白瓷看着床上的人,抿嘴轻笑一声,然后爬到床上,缓缓脱下了衣服……

      消息那么灵通的何叶晴是不可能不知道这件事的。当时何娟出生不久,家里人管她管得不紧,所以想怎么样都没问题。

      然而后来的剧情并不是何叶晴猜测的那样。

      白瓷因为修为不够,施完了失忆咒之后就变成了白瓷茶碗的样子。

      啧啧啧,说到底你鱼半仙我之前写的那些全他妈是废话,到底还是白瓷茶碗造的孽。

      “噢,真不幸。”何叶晴拿着刚换的翻盖手机,得到消息当晚就给梁爽发了短信。

      梁爽当时应该在网吧,因为他是回的电话,明显就是公共的,周围一阵“上啊!杀啊!”“服务员来碗泡面!”“那谁小伙子啊你们这儿宽带不行啊”诸如此类的声音。

      所以梁爽只是唏嘘了几句就挂了。

      何叶晴是真心不想说什么。梁爽估计是把手机给卖了在网吧包夜用了。

      前些年梁爽的茶馆倒闭了,自己出来当了个游戏代打,何叶晴都有点怕这么个招摇的人。穿了耳孔,染了白发,七八个破洞的牛仔裤和红t恤,脸上还纹了十字架,就在眼睑下边。

      啧啧啧。

      失忆之后的林清安从来没有来找过何叶晴。

      他只记得那个白瓷茶碗,但不记得何叶晴。他更不记得,曾经自己那么珍重这只白瓷茶碗,全都是为了何叶晴。

      那些年里最后一次见林清安在酒吧里。林清安喝疯了跑到台上唱歌差点被群殴,梁爽拖着他走到马路边打电话,叫何叶晴去接。

      何叶晴当时就住在忘川茶舍里面,开着自己的二手小本田跑了快两个小时到了酒吧门口。

      那天发生了什么何叶晴是完全懵逼的,只记得当自己累得筋疲力尽趴在床上的时候,忽然间就从林清安的兜里摸出来一个白瓷茶碗。

      里面是几个用隶书写着的小字。

      何叶晴。

      何叶晴当时捧着那个白瓷茶碗,哭得像个傻×。

      明明是最有干劲儿的年纪,他们所有人却都觉得浑身无力。

      ?未来的日子

      何叶晴看着面前这位现在完全不认识自己的人。

      她哭了,那次之后,隔了这么多年,终于又哭了。

      云淡风轻的日子好像要不在了。

      林清安说,他是寻着这个白瓷茶碗到这家茶舍里来的。

      何叶晴红着眼圈笑笑。

      她不是妖,所以她不会解失忆咒。

      但是林清安却一直在定定的盯着她看。那天晚上那张脸,渐渐地,和今天晚上这张脸融合在一起。

      何叶晴像是知道他的失忆咒要被解开了一样,不慌不忙的端起烛台,走了出去。

      就这样吧,以后都不要再见。

      隔天,林清安就搬了出去。没有任何原因的,之前住店的钱也统统找了个随意的理由退了。

      算了算了,一个失过忆的傻×我管他干嘛。

      何叶晴潇洒的捋了捋长发,挽起袖子,又走进了茶舍里那个洗茶杯的屋子……

      未来的日子,我就坐在院子里面晒晒太阳,你想出现就出现,我不纠缠,也不留恋……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