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至尊妖孽兵王正文 第88章:水浇电线

正文 第88章:水浇电线

    医院。

    叶洛来到医院,并没有找到苏樱,一打听之下发现,苏樱她们一行人去洗澡了。

    叶洛一听那叫一个激动,拿起自己的洗漱用品,也急匆匆朝着浴室方向走去。

    叮铃铃。

    电话铃声忽然响起。

    叶洛接通电话,就听之前遇到的胖子,喜滋滋说道:“洛哥,马上来帝豪大酒店,我嫂子在酒店等你呢?”

    “你嫂子,周兰溪?”

    “对,就是他,我好不容易才说动她的,怎么样够兄弟吧,要直到在京城,想睡她的最少有一个团。”

    叶洛:“…”

    “偷偷告诉你,我嫂子可是少妇韵味最浓的处子,并且体质是传说中的白虎,怎么样是不是很激动?”

    “啥?你嫂子是白虎?”叶洛一愣,这种体质叶洛是知道的,女人中的极品,也就是那个地方没毛,其中韵味,简直万中无一。

    即便是叶洛,这辈子也没遇到过一次!

    “嘘!你小声点,这事儿也是她一个姐妹告诉我的,你别乱说,否则会出人命的。”胖子忽然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赶紧低声解释了一句。

    叶洛思索了三秒,说道:“我这么正直的人,这种事一般不会乱来,不过,看到你这么有诚意的样子,以及你嫂子这么迫切的份上,我决定牺牲一次。

    挂断电话,叶洛急匆匆去了浴池。

    本来想去找苏樱的,现在有周兰溪这个现成的,苏樱只能往后放放了。

    ……

    医院的男女浴室都在一栋大楼上,男浴室在左边,女浴室在右边,两个浴室只有一墙之隔。

    叶洛走到洗浴大楼门口的时候,不经意的抬了一下头,发现在炎热的太阳直晒下,大楼墙体上,几根黑皮电线都有一种软化的痕迹,散发着淡淡的橡胶味儿。

    叶洛皱了皱眉头,低声说了一句:“麻痹的,这么热的天,电线就这么在外面露着,也不怕出事。”

    叶洛想了想,找到了浴室里看门的大爷,对他说了一下外面的情况,然后,也没有再多做什么,拿了洗浴用的钥匙牌子,就走进了浴室。

    看门的大爷是一个负责任的人,他亲自出门看了一下,发现外面的线路确实有问题,于是,他重新回到了看门的岗位,给医院的电工打了一个电话。

    医院里的电工,有一个是副院长高青云的远房侄子,看门的大爷正好打给了这个电工。

    电工接到了电话,一听是一个看门的老头,让他去修电线,他直接就回绝了一句:“正在忙,没空!”

    “小兔崽子,你要是敢不来,我就去找院长开除你,别以为你是副院长的远房侄子,你就能这么无法无天,我实话告诉你,我是正院长的亲大爷!”看门的老头早就知道这电工的身份,此时让电工来,也是想教训这电工一下。

    那电工一听,顿时就慌了,忽然也想起了,他的副院长叔叔以前也说过,有一个洗澡看门的老头,是不能得罪的,想必,那老头应该就是电话里的这个。

    电工立刻变了语气,恭维道:“您老别生气,都是误会,我这就去!”

    夏季的正午是最热的时候,电工骑着二手破电车,五分钟后,就赶到了浴室前。

    浴室外面的电路有问题,电工前几天就知道了,只不过,由于天气炎热,再加上一直也都没有出过什么事故,电工也没有管过。

    他左右看了一下被太阳晒的发软,又散发着橡胶味的黑皮电线,眉头一皱,嘀咕道:“这大热的天,咋处理这些线?重新换线,重新排线,这是不可能的,要真是这样干,还不得把人热死?”

    电工也不容易,小学没毕业,就进城打工了,累死累活的干了几年,也没挣到什么钱,后来也不知道是祖坟上冒了青烟,还是走了狗屎运,忽然听到自己一个远房的叔,在南江市第一人民医院当上了副院长,才兴奋的过来投奔。

    最终,副院长的叔给安排了一个电工职位。

    说是电工,其实就是一个闲职,一旦线路真正有问题,就会叫专业的人来负责,他在医院,干的最多的活,只是换灯泡而已。

    电路上的事儿,他压根就不怎么懂。

    不过,这一次被正院长的亲大爷拉过来了,性质就不一样了,眼前这事儿必须得解决了,不然的话,自己这份饭碗还真可能丢了。

    电工也不傻,非常明白正院长比副院长大,亲大爷也比远房侄子地位高。

    只是,眼前电线应该怎么处理?

    电工苦思冥想,眼睛转了几圈之后,灵光乍现,一拍脑袋,喜声说了一句:“我咋这么笨,这黑皮电线之所以会软,又发出橡胶味儿,不就是因为太热了吗?用水冲冲不就好了?”

    电工兴奋,骑着两轮电车回到设备室,拿着胶皮软管飞快的又跑了回来,接着,把胶皮软管接到了水龙头上,又拿着软管,上了浴室的房顶。

    “麻痹的,真热,正院长的亲大爷也不能这么坑人,等老子以后发达了,天天让你这老头在房顶晒着!”电工一边说着,一边拿着水龙头,狠狠的从上往下,朝着黑皮电线上喷。

    黑皮电线原本已经晒的松软,有胶化的痕迹,忽然遇到水流冷却,顿时发出了一阵“滋滋”的青烟。

    电工看着,说了一句:“这方法果然不错!”

    水流湍急,被水流冲到的黑皮电线越来越多。

    在电线与地面接触的拐角部分,由于风吹日晒,再加上最近连日的高温天气,已经有破损,暴热之中,忽然遇到骤冷的水流,由于热胀冷缩的特性,线路的表皮忽然啪得一下爆开了一些。

    水流沿着爆裂的表皮,缓缓沁入。

    浴室里看门的大爷,听到了外面的动静,拿着扇子,也出了门。

    老头出门一看,电工正在房顶往下浇水,脸色顿时一变,指着电工怒道:“你小子在干啥?我让你处理电线,你咋在给电线浇水?”

    电工一看老头出来,脸色一苦,说道:“大爷啊,这天儿太热,也没办法换线啊,再说,这线现在要是换了,浴室里不都得停电了,所以,我想了一个方法,用水给线路降降温。”

    看门大爷一听,想起自己屋里还在用电饭锅煮着的茶叶蛋,这要是真断了电,一锅茶叶蛋恐怕就要煮废了,于是,他脸色也缓和一些,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反正这线也是热软的,用水降降温也就正常了。”

    电工一听,乐道:“还是大爷明白事理。”

    “那是,我给你说,你大爷我虽然没上过学,但是当年在村里也是非常牛叉的,一九七八年村里大火,就是我指挥着给灭掉的!”老头穿着背心,挥了挥扇子,颇有忆往昔峥嵘岁月之势。

    “大爷英明!”电工违心的称赞了一句。

    看门大爷接着又说了一句:“你别用水只浇一个地方,从房顶到墙底的这段电线都软了,要都浇一遍,年轻人就是有个毛病,做事毛糙,当年我带队灭火的时候,可是稳扎稳打,一寸地一寸地的用水脚灭的!”

    电工擦了擦汗,忍住一肚子苦水,只能一边称赞老头,一边握着水管,调整了角度,朝着电线下方一点点浇了下去。

    直到,水流正对着墙底拐角的位置!

    原本那个位置的电线外皮已经爆裂了一些,此时又遇到这么急促的水流,忽然发出了一阵“滋啦啦”电火花的声音,和一阵浓烈的橡胶味。

    看门的大爷在下面站着,距离比较近,转眼一看,两眼一瞪,忽然喊道:“哎!楼顶那小子,下面着火了,快朝着下面浇!”

    “在哪?”电工在楼顶,没有看清。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