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至尊妖孽兵王正文 第46章:做了亏心事,就怕鬼打人

正文 第46章:做了亏心事,就怕鬼打人

    与繁华都市的灯红酒绿相比,拆迁区就是一片阴森森的废墟,黑夜之中,甚至连一盏路灯都没有。

    叶洛已经停止了抽搐,手扶着染血的电线杆子,在路灯下,显得格外醒目,诡异。

    “老、老大,这是咋回事?”一个小混混有些发毛,看了看带头的那个胳膊上纹着老虎纹身的壮汉,结巴的问了一句。

    “装神弄鬼而已!黄毛,你去,先卸他一条胳膊!”带头的壮汉偷偷咽了一口唾沫,狠狠的说了一句。

    被称为黄毛的那个年轻人,看样子才十七八岁,头发染成了一片橙黄,看起来像是刚刚高中辍学。

    “马勒戈壁的,卸就卸!老大,今天我要是卸了这这家伙的胳膊,算是入伙了吧?”黄毛年轻人,手中拎着一个钢管,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怕!

    “不错!卸了这家伙的胳膊,以后你就是我们兄弟,算你正式入伙!”带头的壮汉义薄云天的说道。

    “谢大哥!兄弟们都瞪着眼看着,小弟今天要开荤了!”黄毛拎起了钢管,大步直接朝着叶洛走了过去。

    其他混混,都瞪着眼,看着黄毛的背影。

    车灯,明亮!

    斜斜的灯光,把黄毛拎着钢管的身影,拉的很长。

    “你们为什么要强拆我的房子,为什么要推平我的家?”

    “你们为什么开着挖土机,从我身上压过,天理王法何在?”

    “就算我做了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叶洛声音沙哑急促,一只扶着电线杆子的手,有些颤抖,染血的电线杆子,都不由的一阵晃动。

    拆迁区的废墟上,微风吹过,这原本属于夏季微凉的风,却吹出了在场十几个混混身上的冷汗。

    “马勒戈壁的,你说啥!黄爷我就先卸你一条手!”黄毛年轻人,怡然不惧!

    只见,黄毛眼中闪过一抹不应该属于他这个年龄的残忍,扬起了手中的钢管,狠狠的朝着叶洛扶着电线杆子的胳膊砸了下去。

    “去死吧!”黄毛用尽了全力!

    这一钢管落下,若是普通人的胳膊,必然会被砸成粉碎性骨折!

    嘭!

    就在钢管要砸在叶洛胳膊的上的时候,众人只感觉眼前一花,就听到了一声闷响,等他们凝神去看的时候,眼珠子差点没有瞪出来。

    因为,原本那根砸向叶洛胳膊的钢管,也不知道为什么,在砸落的瞬间,忽然偏移了方向。

    并且偏移的方向也十分离奇,竟然是朝着黄毛自己的胳膊上落了下去,钢管落下,黄毛的胳膊顿时就发出了骨折的声音。

    如果只看现在的场景,像是黄毛拿着钢管,朝着自己胳膊上砸的一般。

    黄毛也愣住了,反应了好一会儿,才骤然抱着自己被成粉碎性骨折的胳膊,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拆迁区的废墟上,除了黄毛的惨叫,一片死一样的寂静。

    黄毛已经废了!

    他刚刚用多大的力气砸叶洛,就相当于用多大的力气砸自己!

    “你们为什么要强拆我的房子,为什么要推平我的家?”

    “你们为什么开着挖土机,从我身上压过,天理王法何在?”

    “就算我做了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叶洛仿佛一动都没有动过,手依然在扶着电线杆子,背对着众人,以一种沙哑的声音,重复着这三句话。

    只有叶洛自己知道,刚刚在钢管落下的瞬间,他的右手动了一下,用四两拨千斤的手法,改变了钢管落下去的方向。

    一个比杀手之王更加厉害的战医,出手的速度,根本就不是几个混混能看清的。

    “老大!救我,啊!疼!”黄毛依然在惨叫。

    壮汉一阵发冷,盯着眼前的场景,咬了咬牙,说道:“二狗子,你去把黄毛弄回来,顺便用刀卸了那货的一条手!”

    二狗子是一个瘦弱的青年,闻言身体一抖,立刻摇头道:“俺不去,俺家里还有八十岁的老母……”

    “滚!你妈才五十八,还没退休!”壮汉大怒。

    “那我还没娶媳妇,反正我不去。”二狗子往后缩了缩,他可不是黄毛那种小年轻,没有这么好忽悠。

    “老大,你当年不是在少林寺练过吗?要不你去,这种诡异的东西,最怕少林寺佛光。”一个小弟插口说了一句。

    壮汉眉头一挑,眼神闪烁,说道:“谁说这是诡异的东西,这世界上,哪里有鬼!”

    “对对!老大说的对,那老大上去剁了他!这件事情,可是老大你表弟委托给咱们的啊,咱们是专业的,一旦接了活,总得干下去吧。”那个小弟又说了一句。

    “啪!”

    带头的壮汉朝着那个小弟头上就扇了一巴掌,怒道:“老子要不接活,你们咋大碗喝酒,大碗吃肉,大把找女人!”

    那小弟揉了揉头,赶紧点头,说道:“对对!那老大,现在咋办?”

    壮汉眼神阴晴不定,许久,才粗暴的说道:“走!一起上,我就不信邪了!”

    “我听说,邪祟的东西,都怕童子尿,要不咱们弄点,等会朝着他身上浇?”那小弟又说了一句。

    “滚!别在这里妖言惑众,怕个球,咱们这么多人,还怕他一个小小的医院里的医生,这事儿要是传出去了,咱们以后还咋在社会上混?”壮汉也有几分狠厉之气,手中拎着一把开山刀,给自己壮了壮胆,大步走向了叶洛。

    只是,他走了两步之后,发现有些不对劲,他转头往后看了一眼,发现剩下的小弟竟然都站在原地没动。

    “你们干啥,还不快跟上!”壮汉怒道。

    “好好!一起上,走!”其他小弟见壮汉发怒,只能一起跟了上去。

    “等一下。”壮汉见人都跟上来了,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问了一句:“咱们这里谁是童子?”

    “我不是,我十五岁的时候,第一次给隔壁女孩了。”

    “我也不是,当年花了二百块,找了一个洗头房的妹子,弄丢了第一次。”

    “别看我啊,我的第一次被一个女老师……”

    “也别看我,我的第一次是和女房东,实在没钱交房租了,只能卖了一次。”

    十几个混混们纷纷摇头,竟然没有一个童子。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