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至尊妖孽兵王正文 第43章:暴揍渣男

正文 第43章:暴揍渣男

    “呵!重金求子?你老公是不是很有钱,重病垂危,陪你睡一夜,让你怀孕,让孩子继承家产,给我重金报酬?”叶洛饶有兴趣的看着周兰溪。

    “没错。”周兰溪玩了玩头发,穿着宽松的病人衣服,青涩的脸上极具韵味。

    “仙人跳玩完了,又来玩重金求子,骗术太低级,你以为我会信?”叶洛眼中闪过一抹嘲讽。

    “不会。”周兰溪摇头。

    “呵!这么弱智的骗术就别拿出来丢人了。”叶洛摇了摇头,转身就朝着房间外走。

    “如果是真的呢?”周兰溪在叶洛出门前说了一句。

    叶洛的脚步顿了一下,道:“骗子都说自己是真的。”

    叶洛出门。

    ……

    一辆通往南江市的火车卧铺上,一个校长正在发着一条信息,信息的内容是:杨莹同学,我明天回学校,明天下午放了学,你来我办公室一趟,对了,你喊上楚小环一起。

    随后,校长又想了想,给一个女老师也发了一条信息:宝贝,我回来了,等一会儿开视频,这个时间,你应该在洗澡吧?嘿嘿!

    ……

    深夜的医院灯火通明。

    “忙了一天,是该回去睡觉了。”叶洛打了一个哈欠。

    “喂!前面的人快让开!”一阵急促的声音,在叶洛身前响起。

    叶洛抬头,见一个医生和几个护士,正推着一辆手术车,急匆匆迎面冲了过来。

    叶洛一愣,侧身走在了一边。

    手术车上,一个脸色苍白的年轻孕妇,紧闭着眼,咬着牙关,看样子十分痛苦和虚弱,不过,她的手里似乎紧紧握着什么。

    在手术车和叶洛擦肩而过的时候,那个孕妇努力的伸出了手,想要把手中的东西,交给推车的医生,只是,那医生太紧张,并没有看到。

    于是,那孕妇手中的东西,掉落到了空中,随风飘荡。

    叶洛正看好看到这一幕,伸手抓住了那个东西,那东西是一张被汗水沁透的纸条,纸条上只有四个已经有些模糊了字:我想活着。

    “医生,一定要保住我孙子啊,这可是我丁家唯一的独苗,求求你们了。”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在手术车后一脸焦虑。

    “对对!一定要保住我儿子!”一个三十来岁,中等身高,带着眼镜,很像知识分子的青年也一脸焦急。

    “孕妇是难产,这种情况,大人和孩子是很难都保全的,先做好心理准备,等会手术,需要你们签字。”一个急救医生说道。

    “什么?我们要孩子!医生,你们一定要保住孩子啊,那是我们家唯一的后代,一定要先保住孩子。”老女人尖叫。

    “对对!千万要保住孩子,如果真出现什么危险的情况,一定要先保小孩。”戴眼镜的男人也吼道。

    叶洛的身体僵了一下,原本打算继续朝着医院门口走的脚,收了回来,转身就朝着手术车的方向走了过去。

    手术车被送进了妇产科手术室,手术室前,亮起了紧急救治的红灯。

    戴眼镜的青年和那个五十多岁的女人,焦急的站在门前,拉着医生,还在央求医生一定要先保住小孩。

    “喂!那可是你老婆,咋能先保孩子?”叶洛拍了一下那戴眼镜的青年。

    “你是谁!”戴眼镜的青年转头。

    “我是以前是这医院的清洁工。”叶洛并没有说自己医生的身份。

    “清洁工?滚一边去!”戴眼镜的青年眼中闪过一抹不屑,随后,转头又看向了门前的医生,说道:“一定要先保小孩,我有的是钱,只要你们能保住小孩,多少钱都可以。”

    “只保小孩,你就不管你媳妇生死了?”叶洛脸色有些冷。

    “你谁啊,一个清洁工管那么多干什么,滚!”戴眼镜的青年怒了。

    “你老婆在你眼里,难道只是一个生孩子的工具?她也是一条人命!”叶洛语气有些沉。

    “滚!我的家事,是你能插手的?”戴眼镜的青年推了一下叶洛。

    “啪——”

    叶洛一巴掌直接抽在了那青年的脸上,直接把他半边脸都打肿了,然后冷声说了一句:“这一巴掌,我是替你媳妇打的。”

    戴眼镜的青年被打懵了,捂着脸,半晌没反应过来。

    周兰溪的病房距离这儿很近,听到外面嘈杂的声音之后,也从病房里走了出来,正好看到这一幕,门口的那两个警察,也没有阻拦,他们也朝着这边看了过来。

    “你敢打我儿子,你谁啊,我跟你拼了!”那个孕妇的婆婆也张牙舞爪的朝着叶洛扑了过来。

    “啪——”

    同样是一记非常狠的耳光,直接把那孕妇婆婆的脸打肿了半边。

    “禽兽不如!”叶洛这三年都没有这么怒过。

    “你是什么人?你们医院是干什么吃的,我要投诉,我要报警!”戴眼镜的青年嘶吼一般的尖叫。

    叶洛理都没有理会他,直接朝着妇产科手术室中走去。

    “啊!医生,你们快拦住那个疯子!”带眼睛的青年吼了一句。

    手术室门口是有一个医生和护士的,他们先前看着叶洛简单粗暴的举动,简直看直了眼,这种事情,他们妇产科曾经也遇到过不少。

    但是,却从未有过什么解决的办法。

    叶洛今天这两记狠厉的耳光,简直是抽出了他们的心声,这种不顾大人生死的家属,简直禽兽不如。

    只是,出于医院的规矩,他们却无法做出些什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家属,在最终的治疗方案上选择签字。

    不过,门口的那个护士和医生,见叶洛走了过来,还是下意识的伸出了手,说道:“那个,这里面您现在不能进,正在手术中。”

    “让开!”叶洛声音冰冷。

    “您真不能进。”护士和医生依旧拦着。

    “我是七号重症监护室主治医师叶洛。”叶洛再次掏出了工作证。

    “啊!你就是那个清洁工,今天才晋升主治医师的那个人?”门口的那个医生身体僵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