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名士倾国正文 第172章 登基继位

正文 第172章 登基继位

    其实,桓温的话,只是寻常的口吻询问,并没有特别之处。

    真正特别的,是桓温现在的动作,或者说是肢体所表达的语言!

    以桓温现在的权势,他见了会稽王司马昱都趾高气昂,连下车都没有,高高在上的样子和司马昱交谈,可是到了皇宫,桓温没有跪拜任何人,却在司马丕的面前如此,这表明了什么?

    司马丕震惊,连忙将桓温扶起。

    屏风后来,太后的声音传来:“桓卿,这是为何?”

    桓温与司马丕站得很近,他微微一笑,不知道在向司马丕示意什么,但是转头桓温便朗声说道:“国不可一日无君!今天地驾崩,国家大丧之际,为延绵晋祚,安抚朝野臣民,太后应当暂忍哀痛,立马定下新君人选才是。天子年幼,尚无子嗣,亦无兄弟,然皇室之中,尚有同宗血脉流传,此人便是琅琊王。故而,臣拜请琅琊王登基继位,承继大宝以慰我大晋列祖列宗在天之灵。莫非太后对此,尚有异议?”

    褚蒜子自然没有意义,事实她就是这样想的。

    只不过,现在朝政都掌握在跨界司马昱的手中,褚蒜子毕竟只是一个妇道人家女流之辈,没有权势,所以不敢主动说这样的话来得罪人。

    虽然司马昱有贤王之名,可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褚蒜子一生谨慎,所以像立琅琊王为帝这样的话,不应该从她的嘴里率先说出来!

    只是,让褚蒜子失望的是,她沉默了许久,而且皇帝病了这么久,虽然她开了宫禁封锁消息,但谁都知道关于皇帝病重的事情,早已经悄悄传开了。

    然而,满朝公卿,却没有一人先来开这个口。

    倒是桓温一回到都城,便说出了她心中的所想。

    褚蒜子还没有回应,桓温过来拜道:“太后,琅琊王乃成帝之子,成帝承袭明帝大位,得享正统,然天命不幸,使成帝早逝。当时琅琊王尚在襁褓之中,不能立为太子,否则这帝位早便是琅琊王的。如今皇帝早逝,自然是天命如此,要让琅琊王重回正统,岂可逆乎?还请太后下旨,让琅琊王登基继位。另外琅琊王生母周贵人家世卑微,无德母仪天下,故太后之位不可妄动,琅琊王以为如何?”

    现在谁都看得出来,桓温这是打算用强硬的手腕,要让司马丕登基了。

    桓温这一手确实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但也让众人感觉到了他这一手的可怕。

    因为现在满朝之中几乎都是支持会稽王司马昱的公卿大臣,所以现在这个时候,除了桓温之外无人提议支持司马丕。

    若是将来司马丕真的登上帝位,那这拥立之功,就全部要算在他桓温一个人的头上。

    至少,这个头功是跑不掉的!

    司马丕不笨,连忙答道:“桓卿所言甚是,太后之德,孤亦感之。若能承继大宝,当以母待之,不敢有半分虚假。况且太后待孤兄弟视如己出,孤兄弟自幼长于宫中,也视太后为母,还乞太后明察!”

    褚蒜子这才说道:“琅琊王所言,哀家甚然,只是不知道众卿以为如何?哦,王叔以为如何?”

    问道司马昱头上了,这让司马昱有些为难。

    本来,他是有机会登基的。

    这句话如果是桓温询问,司马昱自然有托词可以不应。

    但是太后询问,这意思就是很明显了。

    太后若不是支持桓温立司马丕登基,她也不必开口问这个问题。

    既然问了,那就表明太后已经做出了决断,下定了决心!

    司马昱也不简单,虽然有满朝公卿的支持,但他的身份与太后确实尴尬,这里和司马丕一比就落了下风,又加上司马丕现在有太后和桓温撑腰,让司马昱纵然有满朝公卿支持,也无法为之抗衡了。

    东晋不比后来的唐、宋、明,这个时候的封建制度还有些落后,没有后来那样开明。

    特别是明朝,内阁成立之后,还有权决议天子的人选。

    在东晋,这是没有的事情。

    皇帝立太子,选继承人,这是皇帝自己的家事,大臣们是无权过问的,公卿大臣的职责,只是辅佐天子,至于天子是谁,那不该你们管。

    做臣子的,只要忠心辅佐服侍就行了!

    所以,司马昱看得很开,知道事已不可违,他立马向司马丕跪拜,又向太后跪拜,说道:“太后英明,琅琊王风度多仪,又是皇家正统,以正统承继大宝,臣自然没有异议!”

    说罢,司马昱又转向司马丕,拜道:“臣叩见陛下!”

    司马昱是第一个,向司马丕口称陛下恭贺的。

    这样一来,拥立之功,司马昱也有一半。

    桓温微微皱眉,想不到这句话让司马昱抢先了,他顿时不爽,便紧随其后,向司马丕拜见:“臣叩见陛下!”

    司马昱自己都放弃了,还有桓温都已经拜见,剩下那些出身世族高门的公卿大臣面面相窥之后,也只得纷纷跪拜。

    于是,司马丕便在这天子的灵堂之中,享受了百官的朝拜,开始黄袍加身,荣耀登顶!

    这一系列的变化,最吃惊的人就是王坦之了。

    本来,劝说桓温不要带兵甲进城的三人组之中,他也占了一个。

    可是王坦之从头到尾,都没有察觉到桓温的这一手。

    王坦之后知后觉,才发现桓温所谓的兵临城下紧逼都城,这些都是假象。

    桓温唯一的目的,恐怕就是这一幕了。

    扶植司马丕登基称帝,开始将会稽王司马昱排挤开,这个桓温……他想要独揽大权,做一个曹操吗?

    司马丕登基,便立马改元隆和,仍旧尊褚蒜子为太后。

    王坦之等一干大臣,都在宫中忙前忙后,为新君继位奠定基础,但他们同时也在等一个消息。

    因为在司马丕继位之后,会稽王司马昱便非常自觉的上疏请辞辅政大将军之位,可是这道奏疏已经呈上去了三天,都没有动静。

    王坦之感觉自己如坐针毡,他终于也忍不住了,来到禁宫请见皇帝与太后。


同类推荐: 明王首辅裂变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