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西游之武道崛起正文 第318章 落宝金钱

正文 第318章 落宝金钱

    任青莲心中一紧,下意识的便要施展化虹之术往分身那边飞去,只是来者不善,远远的就将这片虚空禁锢了起来。

    “被人算计了!?”

    这是他的第一反应,本尊的丹田世界仍旧被困在北俱芦洲的冰峰之中。他能够这么快就赶到这里,靠的无非就是分身的丹田空间与本尊内天地之间的联系。

    而现在,分身并不在身边。

    虽然这虚空禁锢其实并没有彻底的将他禁锢在虚空中,毕竟一位破碎虚空境界的武者也不是那么好禁锢起来的。但无法施展瞬移、无法施展化虹之术,仅凭肉身力量强行在这虚空“泥潭”中行走,任青莲显然是无法赶在那些人降临之前顺利脱身的!

    “能够隔着这么远就将虚空封锁,若不是在空间力量上有着极高造诣的老牌大罗金仙,那么至少也有一位准圣强者。”

    借助望气神通,任青莲已经看到了急速靠近过来的四道气运精芒中都有佛家气息,心中不能不做最坏的打算。

    “终于忍不住要向我下杀手了吗!”

    喃喃一声,既然已经知道逃不了,他整个人反倒是彻底的冷静了下来。

    看着地脉深处溢散出来的魔气,眼中闪过一丝疯狂:“只要能够保证肉身不灭,凭借与丹田世界的精神联系,将来未必不从魔界离开!”

    当然,这只是没办法的办法了!他在空间法则上的领悟还是差了许多,若非如此,也不可能不知不觉中就被别人封锁在这片虚空当中。

    ……

    远处。

    “师叔封锁了那片虚空?”急速飞泄的云端上,已经是大罗金仙的惠岸尊者望着眼前的师叔,也是他前任师父普贤真人的善尸普贤菩萨,忍不住问道。

    普贤菩萨点了点头:“如此天赐良机,岂能轻易放过!这小子三番两次坏我们的大事,简直就是个搅屎棍一样……”

    惠岸张了张嘴,知道菩萨这是要借助封印两界通道的机会将那个人类一并封入其中,一石三鸟的好计策,可是他来的时候,观音菩萨可是特地叮嘱过,让他不要再与那个人类纠缠不休,免得惹火烧身。

    这般想着,不禁又看向了其他两人。

    四大菩萨一直都在暗中关注取经人这边的进展,陷空山魔界封印松动、气息泄露的一瞬间,他们便是第一时间派出了自己的门人前来加固封印。毕竟,这样不但能够锻炼门下弟子,本身也是大功一件,可以方便弟子们积累功德提升修为。

    不过普贤菩萨有些尴尬,他门下没有弟子,本尊曾经倒是有过一个,不过如今却是成了别人家的弟子。

    这种改换门庭的事情本身是有些忌讳的,大家平日里不见面也就罢了,如今遇上,心中难免有些不快,毕竟都弃道入佛,原本也不见得谁比谁更高明一些,但自家的弟子改投他人门下,虽然理由说的冠冕荒唐,一句“有缘”似乎让人无可辩驳,但心里多少有些不服气。这一路上低头不见抬头见,心情自然不会太好。加上好巧不巧,让他远远的看到了唐三藏身边的那个随从。

    不久前他才和文殊菩萨从燃灯古佛那里离开,虽然燃灯无法推算任青莲身上发生的事情,但结合从青狮白象身上推算出来的蛛丝马迹,再加上旁观者清的缘故,还是可以确定,那两个坐骑无端的脱离了控制,恐怕是与唐三藏的这个随从有关,至于究竟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秘,那就不得而知了。

    对于任青莲,四大菩萨其实都是一样的想法,因为看不破,所以有些忌惮,但这所谓的忌惮,却并非是任青莲本人。别人怎么想的,普贤并不知道,他所担心的只是这人背后有通天教主的存在,或者更糟糕,有他那位师尊的影子存在。

    这种情况下,没有正当合适的理由,最稳妥的选择就是视而不见。而现在,任青莲主动送上门来,却是让他有了正当的理由来一解心头之恨了!

    ……

    很快。

    无底洞之上,虚空撕裂。

    面色噙着许些阴沉与愤怒的普贤菩萨踏空而出,而随着他的出现,任青莲也终于看清了这数道强大的气息究竟是谁。

    “惠岸行者、地藏王菩萨坐下那头金眼黑毛的灵猴、白云尊者、普贤菩萨!”看清来人,任青莲心中更凛。

    惠岸已经是大罗金仙的消息他之前已经从猴子那里知道了,地藏王的那头灵猴之前只是在黄风怪的符箓上见到过,不过后来他炼化了六耳猕猴的元神记忆却是知道这灵猴是地藏王座下战力最高的一位弟子,而那白云尊者之前是文殊广法天尊座下的白云童子,入佛之后修为已经有了菩萨的境界,剩下的一位普贤菩萨,不久前还在狮驼岭见到过,他心里清楚,方才禁锢虚空的就是此人,一具准圣的尸身!这些人,单独任何一个,都算得上难缠的敌手了,何况看目前的阵势,这是四人联手,佛门还真是下了决心,想要置自己于死地了!

    这些念头刚刚闪过,普贤菩萨已经沉声喝道:“任青莲,你不好好的保护唐三藏取经,却在这里破坏两界封印,释放魔界妖邪,念你护送玄奘取经有功,本座就罚你留在这里镇守封印吧!”

    “啥?”任青莲愣了一下,想要镇压自己也就罢了,还说出这样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念及老子保护唐僧取经有功?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但将话说的如此不要脸的还真是出人意料!“去你大爷的吧!”

    “放肆!”不等普贤菩萨出手,地藏王身边的那只灵猴已经现出灵猿金身,轰的一声,整片虚空都剧烈的晃动了一下,金身踏落之地,一只金色的猿足穿过山石,往任青莲踏去。

    “轰隆隆!”任青莲凭虚御风,任凭四周的洞壁、山石塌落,一股浑厚无比的真气,潮水般的从他的丹田中涌现而出,随着他伸手一点,翻腾的武道罡气已经凝聚成了一只巨大的手指。

    丹田世界虽然被困北俱芦洲,但却丝毫不影响任青莲调用其中的力量。这些年他一边领悟各种法则力量,一边不断的吸收那头冰霜巨人留下的力量,武道罡气早就淬炼的更加强大。

    “好精纯强大的武道罡气,应该已经有了大罗金仙巅峰的样子吧……”远处,惠岸尊者忍不住喃喃一声,原本以为当年一战之后,自己因祸得福实力早就超过了这个人类太多,两者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人物,所以,他其实也一直没有将那件事放在心上,来的时候菩萨叮嘱他的话,他也全部听在了心里,但见了这一幕,却是忽然有了一种不服、不甘、甚至是忌恨,凭什么,凭什么他一个区区的凡人能够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就达到如此的境界,而他苦苦修行这么多年,也才不过如此……

    不提惠岸复杂的心情,灵猿感受着任青莲那一指中的力量,忍不住嗡声叫道:“哼,看来你没少从后土娘娘那里得到好处!不过只是这样的力量,还是有些不够看……”

    说着,他的脚心上浮现出一个红莲虚影,燃烧起一股强大的业火之力,继续一往无前的向任青莲踏去。

    这头金眼黑毛的灵猿是地狱里的异种,这脚踏红莲业火的神通也是他的天赋,不过对于这业火之力,任青莲却是嗤之以鼻,手指继续向上点去。

    整个过程其实也不过是一瞬间就完成了的,其他人只当是任青莲此时想要收手已经来不及了,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所谓的红莲业火,对他来说也不过是一件大补之物罢了。

    他的手指还在继续向上点去,这一指伸的也其实是极快,四周有武道领域抵消普贤的禁锢之力,若是仔细看去,并能发现,那武道罡气形成的巨指上,密布着各种玄奥无比的法则纹路,先天阴阳二气、八极之力、乃至于烛龙的时间之力!

    终于,红莲巨足与武道巨指碰撞在了一起。

    没有想象中的漫天风暴涌动,任青莲嘴角微翘,这一足一指所在的空间已经被他用那一寸光阴静止。

    同时,眼神猛地一寒,手指头卷起一道太极玄光,不断向上翻卷,一直将那灵猿的整条腿覆盖,恐怖的吸摄之力,在那一寸光阴刚刚结束的刹那,将这灵猿的整条腿吞噬而去。

    刺耳的惨叫传来,灵猿虽然已经有了大罗金仙的实力,但被任青莲吞噬下去的可不是一条简单的腿,而是他的天赋神通“脚踏红莲”!

    本命精血的大量流失,使得他瞬间就恢复了原本身形有些佝偻的黑猴模样。

    普贤眼里闪过一抹异色,四大菩萨中实力最强的就是地藏王菩萨,此人一直都游走在显密二宗之间,左右逢源,随着这些年在地狱中的影响力逐渐提升,隐隐已经是四大菩萨中的第一人。这灵猿一路上都没开口,来了之后又嚣张之极的第一个出手,原本就让他不喜,所以,虽然他一开始就察觉到了任青莲手指中的时间之力,但也没去搭理,显然是没安好心的。

    不过作为师长,这种事情不宜做的太过,所以,灵猿重伤的第一时间,他便忍不住向任青莲出手了,同时嘴里还不忘吩咐道:“你们两人照顾好他!”

    惠岸原本也不想与任青莲交手,尤其是见识了这一幕凶残的场景,点了点头。至于那白云尊者,文殊、普贤二人想来交好,对于这位师叔的话自然更是没有异议,反正,他们来的目的其实只是封印这里的两界通道而已。

    ……

    “难怪如此嚣张,原来是突破到了破碎虚空境界!”普贤来的任青莲身前,冷笑一声,继续道:“今日我便来告诉你,你这所谓的破碎虚空的武道,在我佛门神通面前,根本不堪一击!”

    言语之间,这菩萨仰天而立,显得异常的霸道张狂,而身为准圣强者,他也的确是有着嚣张的本钱,无人敢对其有丝毫的质疑。

    任青莲虽然不爽对方的语气,但也不得不收敛心神,全力戒备,同时不忘一脸戏虐的道:“普贤,枉你也是佛门四大菩萨之一,竟然舍得拉下脸联合三个佛门三代弟子合力对付我,你还真是不把自己的脸当脸啊……”

    普贤眼中掠过一抹阴沉之色,“两界封印关系众生安危,区区脸面,又算得了什么!至于你,好端端的不去护着唐三藏取经,造成如此滔天大恶,就留在这里赎罪吧!”

    说完,一步踏出,整片虚空都开始震动起来。

    更强大的法域!任青莲不知道准圣究竟有什么其他的能力,但却可以感受得到,这菩萨身上的力量与他的武道领域有些类似,但却强大了太多,仿佛他的一举一动,都能影响到这片虚空的法则力量,引动这片天地的天地元气一样!

    “阿弥陀佛……”磅礴的佛元法力,激荡在虚空中形成了无穷无尽的佛陀光影,或坐或卧,飞旋而出,他们脑后闪耀的一轮轮智慧明光,放射无量佛光,将黑暗祛除殆尽,而那菩萨,更是一副拈花微笑,慈悲无限的样子。

    任青莲只觉心神一阵恍惚,仿佛身处某个佛国圣境之中,佛焰金光映日月,异香奇彩更微精。昙花开放满座香,舍利玲珑超上乘。

    普贤见了任青莲的神情,眼里闪过一丝不屑,表面上却是越发慈悲起来,轻叹一声,掌心闪耀着一道“卍”形符文,如远古泰山一般,向任青莲覆压过去。

    就在这电光石闪的关键时刻,任青莲已经清醒了过来:“果然够卑鄙,差一点就被这老家伙给度化了!”幸亏这是本尊,意志更加强大,换做是分身,只怕已经被对方一瞬间给度化了。这般想着,一步踏出。浩大的武道意志冲天而起,将那左右人心的莲花妙相震成了一片粉碎!

    “诸法空相,任青莲,你周身邪气缭绕,唯有以我佛大法,方能洗脱!”普贤依旧是宝相庄严,佛掌继续压下,阵阵梵唱,无处不在。

    “哼,邪气缠身吗?!”任青莲退避之间,忍不住冷笑起来,想起了体内的那道厄运之力,“正好来的时候将这道诅咒之力从气运中剥离了下来,既然你想要试着用佛法度化,那边送你好了!”

    说着,一股黑气自他掌心冲天而起,正是七彩吞天蟒的那道厄运之兆的力量。

    灰暗、苍凉的气息,让那普贤直觉的感到有些不安起来。

    只是任青莲动作极快,主动迎上他那一掌,瞬间就将这道力量打入了对方的体内。

    “这是……”

    电光石火间,普贤似乎看到了一尊万丈之高的巨蟒向他吞没而来,“诅咒……”心中出一声低呼,强大的佛元已经将这巨蟒幻象撕碎,只是那巨蟒化作的黑气却是如跗骨之蛆,在这恍然之间已经没入了他的气运精芒当中,“可恶,小子,你究竟做了什么!”

    任青莲哈哈大笑之中,却是借势而退,腾飞至半空中,手中阴阳双剑剑锋指天,同时将天遁剑法和地冥圣诀施展了出来。

    天剑之势,夹带着剧烈的风啸之声,无规则的向着四周扩散,地冥之意,引动脚下魔气滔天翻滚,向虚空蔓延。

    强大的剑意,似乎要撕开空间,挣脱那普贤的封锁。

    普贤冷哼一声,只能暂时压下心中的不安,闭目诵经,映照出佛门真印,单掌运势,生出无边恢弘将那剑势锁在周身之内,慢慢磨灭。

    轰!任青莲心知不妙,弃了双剑往后退去。

    风暴中,普贤手按佛势,似乎要将任青莲也一并锁定。

    “去!”任青莲随手一抛,日月珠闪电般的砸落过去。

    那菩萨轻咦一声,已经认出了这宝贝的来历,眼里闪过一抹贪婪,手掌一翻,掌心出现了一枚长着翅膀的铜钱。

    “落宝金钱!”任青莲大惊,没想到这菩萨手里竟然拿着燃灯的落宝金钱。

    说话之间,日月珠已经被这铜钱摄入其中,飞回了普贤手里。

    “哈哈,没想到刚刚将这法宝借来,就有如此收获!”普贤菩萨忍不住笑了起来,单掌继续运势,往任青莲所在封锁而去。

    他原本是打算借用这落宝金钱来参悟佛门的漏尽通的神通的,没想到还没来得及领悟,便是借助这宝贝平白得了一件先天灵宝,如何不喜。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