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西游之武道崛起正文 第316章 陷空老祖

正文 第316章 陷空老祖

    “咯咯,看来唐三藏身边的这个人类就是你一直以来的心魔了,要不要姐姐顺便将他也擒回来!”一阵咯咯的笑声传来。

    黄风怪顺着笑声传来的方向看去,便见一个粉面朱唇、气质圣洁的女子走了过来,正是这陷空山正真的的主人,无底洞洞主地涌夫人。

    当然,这位地涌夫人其实更喜欢别人叫她“半截观音”——这女妖精因为是偷吃了灵山香花宝烛成道,身上不但没有寻常妖怪的邪煞之气,反而有一丝超凡脱俗的圣洁之气,看上去更像是个救苦救难的女菩萨。

    不过黄风怪心中清楚,自己这便宜表姐看似高洁优雅、美艳动人,但实际上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歹毒狠辣不说,还偏好各种酷刑!

    微微一阵失神过后,才是有些憨厚的挠了挠头道:“阿姐,这个仇我想自己亲手报……”

    “嗯,”地涌夫人满意的点了点头:“这还差不多,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以你如今的修为,别说对方是一个人类随从,就是与那孙猴子也能拼个几十招、数百招,姐姐看好你,咯咯……”

    看的出来,这女妖精今天的心情不错,说着又忍不住自顾自的笑了起来。

    黄风怪一脸憨笑的应和着,脸上丝毫看不出此前独处时的那种狠戾和阴毒的神色。

    姐弟俩闲谈了一阵,便有一个丫鬟急匆匆的跑了过来,附在地涌夫人耳边嘀咕了几声,就见对方一脸欣喜的道:“阿弟,那取经人来了,姐姐先去试探一番,到时候若是与那孙猴子交上手,你课要把握好机会,趁机收拾了那个人类了!”

    黄风怪点了点头,目送地涌夫人与那丫鬟离开,脸上的憨态慢慢消散,有些不屑的自言自语起来:“做妖魔哪里不好,非得去费尽心机修什么佛!”

    “哼哼,你知道什么,若是那小姑娘此番谋算成功,便能一步登天成就菩提道果,证得菩萨果位!那可是大罗金仙……”就在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黄风怪左手戴着的一枚绣着骷髅头花纹的戒指中传了出来。

    这声音中气十足,带着一股荒古的气息,幽黑深邃,显得有些诡异。

    黄风怪却是神色平静,对于这个声音丝毫没有意外:“老祖有所不知,怕就怕到时候竹篮打水一场空,我那阿姐赔了夫人又折兵!这些年小子经常会想起黄风岭的事情,慢慢的却是有些明白,佛门故意放纵我等在这取经路上为祸,其实都是一早就计划好了的!”

    “桀桀!天地为盘,众生为棋,你所说的取经,只是这天地神佛下的一场棋,你能看透这一点,至少已经有了挣脱棋盘的可能,老夫果然没有看错人!”

    苍老的声音传来,那枚戒指上的骷髅头仿佛活过来了一样,升腾起一股黑色的气息,在虚空中凝聚成了一只黑色的骷髅头。

    “桀桀……不过嘛,这棋盘虽然是别人布置好了的,但未必就不能为我们所用!”那黑色的骷髅头空洞洞的眼眶里燃起两道青色的鬼火,随着话音传来,牙齿啮动,更是发出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怪响。

    黄风怪听出话外之音,有些惊喜的道:“还请老祖教我!”

    “好说,好说……”黑色的骷髅头桀桀怪笑的说着,望着东边的方向看了一眼,空洞的眼神里闪过一抹异色,接着又没入了那枚戒指当中。

    当年黄风怪被任青莲毁掉肉身元神逃遁至此,投奔表姐金鼻白毛老鼠精,两人都是灵山出身的老鼠,虽然只是表亲,但自幼相识,关系还算不错。那地涌夫人将这些年积累的一些天材地宝拿来给他恢复修为、重塑肉身。

    可能是元神状态下的缘故,黄风怪无意中察觉到了地涌夫人珍藏中的一枚纳戒中暗含一股奇异的灵魂之力,便是讨要了过来。

    地涌夫人也没在意,这无底洞原本就是一处残破的上古修士留下来的洞府,被她无意中发现之后据为己有,得了不少珍藏,其中一些上乘的宝物都被她拿去孝敬李靖和哪吒了,否则人家堂堂的托塔天王会认她一只老鼠精做干女儿!这枚戒看上去有股邪意莫名的气息,让她本能的感觉到不太舒服,早就被她扔到了一旁,黄风怪既然喜欢,她自然也不会小气。

    只是她并不知道,这纳戒中隐藏着一道太古时代的残魂,后来黄风怪修为尽复、修为大涨,都与这道残魂有关。而她在陷空山无底洞中得到的所有珍藏,其实都是这残魂的主人,也就是这陷空山无底洞第一代的主人陷空老祖所有。

    ……

    美女被缚好可怜,玄奘怜悯是救星。

    黑松林中,任青莲正饶有兴趣的看着不远处朝着玄奘诉苦求救的地涌夫人,忽然轻咦一声,忍不住抬头望了一眼深山中的一处天空,暗忖起来:“天罡、地煞两星的力量在那里盘踞,难道是有什么宝物吗?”想着,他那望气神通也发现了一处异样:“地涌夫人在这里,那边又会是谁呢,竟然会有如此怪异的命格和强大的气运!”

    “若是猜的不错,那里应该就是无底洞的方向了!”任青莲若有所思,又瞥了一眼已经被猪刚鬣解开绳子救起来的地涌夫人,“前面就是镇海禅林寺,到时候再找机会去那边瞧瞧看!”他也不急着过去查看,顺便想要从这地涌夫人身上多搜寻一些线索,也好知己知彼。

    猴子显然已经看破了地涌夫人的变化之术,只是他的百般劝说都耐不住玄奘已经被猪油蒙了的心,一行人继续上路,不过一路上猴子都会时不时的去打量一下那地涌夫人,面色不善。

    那妖精装出一副怕怕的表情,将身子躲在玄奘背后,扯着这和尚的衣服,一副娇滴滴的样子。

    猪刚鬣见了,忍不住扑哧一笑。

    玄奘有些不自然起来,面色微赫:“八戒你笑什么笑!?”

    “时来逢好友,运去遇佳人,这桃花运,啧啧……”猪刚鬣摇头晃脑的说了一句文绉绉的词。

    玄奘有些不自然的将距离与那女妖精拉开了一些,念了句佛号,责道:“休得胡言乱语,为师自出娘胎就做了和尚。如今奉旨西来,更是虔心礼佛求经……”

    任青莲翻了个白眼,这和尚的修行还是不够,若是真的坦荡,又何必作此解释。

    正想着,猴子也忍不住调侃起来:“师父虽是自幼为僧,却只会看经念佛,不通王法条律,若是遇到官府中人,见我们几个出家人带着一个年少标致姑娘同行,说不定就会把咱们拿送官司,不论甚么取经拜佛,且都打做奸情!纵无此事,也要问个拐带人口的罪责……”

    玄奘这下子也顾不得避嫌了,张了张嘴,此事倒是他考虑不周,暗自寻思起来。

    任青莲暗赞一声,这猴子讲起道理来也是一把好手。

    猴子嘿一声又道:“即便这一路上遇不到官府中人,但师父你骑着马行动如风,俺老孙几人也都有万般本事跟上,这姑娘却是个小脚的凡人……如何跟得上去?恐怕还得师父与她上马同乘,才是妥当!”

    后世虽然有大量的史料证据证明宋代以前女子是不缠足的,但任青莲却是知道,这个时代的美女依旧是以脚小为荣的,猴子在提到“小脚”二字时甚至还瞥着那妖怪的一双大脚特意加重了语气,似乎在提醒着什么。

    不过他的这番良苦用心玄奘显然是没有理会到,怔了一下,为难道:“这怎么能行,八戒,要不就由你来背这位女施主吧……”

    那地涌夫人被猴子提醒了一下,怕露出马脚,正是不着痕迹的将自己的一双脚变小了一些,“一对金莲刚半折,十指如同春笋发。”变得愈发接近人族的审美,此时听到玄奘的话,忍不住脸色微变,像是吃了苍蝇一样。

    好在素来对美色没有抵抗力的猪刚鬣难得的“正人君子”了一回,摇头拒绝了玄奘提议的这桩好差事。

    那地涌夫人也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愤怒,总之,只好黛眉蹙起,有些生疏的挪动着一双小脚,跟着这几个行脚僧继续往前走去,短短的二三十里路,差点没让她整个人精神崩溃,在不敢随意使用法力的情况下,即便是妖怪,那双脚下面也磨出了不少的泡……更可恨的是,整个过程中,那个唐三藏都是被徒弟们围在中间,自顾自的骑着白马!

    任青莲吊在最后面跟着,将地涌夫人的神情变化全部看在眼里,知道这年头做妖怪也不容易,只是一直到了那镇海禅林寺,他也没能从那地涌夫人身上得到有关陷空山无底洞更多的消息。

    “这地涌夫人修炼的佛门法力竟然如此精纯,能够抵抗我六合欲孽莲台阵的气息!”正想着,那玄奘看着眼前萧疏的古刹,倒塌的殿宇,忍不住扶着一口扎在地下的破钟叹道:“钟啊!你也曾悬挂高楼醒禅心,也曾响彻玉殿绕梁声,谁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这和尚不知不觉中把任青莲曾经吟唱过的桃花扇里的一段词引用了过来,正要继续诌一套,放悲声唱到老,那钟却是当的响了一声,把个玄奘骇的往后一跌,勉强爬起身想要往任青莲等人那边退去,脚下没看清又被树根绊了一下,跌了回去,好不容易挣脱了树根,身后已经是风声传来,后脑传来一阵剧痛,眼前发黑,昏了过去。

    任青莲看的目瞪口呆,这难道是被他身上的霉运给影响到了?

    猴子等人闻声看去,便见一个长得有些黑丑的和尚手里正拿着一块板砖,发呆似的看着倒在地上的玄奘。

    “嗯?”猴子发现这冒然杀出来的和尚只是个凡人,升起了的杀意又压了下去,跑上前,发现玄奘没什么事情,渡入一道法力,将之救醒。

    “妖怪,妖怪,悟空,那佛钟日久经年成了精怪!”玄奘清醒过来的一瞬间便是大惊大叫道。

    边上那个黑丑的和尚这时也回过神来,将板砖扔在一旁,解释道:“长老,休怕,我不是妖邪,我是这寺里的和尚……”

    一番解释,众人才知这山里妖邪强寇经常过来打劫,和尚们没办法,就吧原本的寺院推成了断壁残垣掩人耳目,在这寺庙之后,却是另有一片天地,青砖彩墙,绿瓦明殿,黄金圣象,白玉阶台。

    玄奘显然是被那和尚当成了妖邪强寇,因为玄奘触景伤情走的离猴子等人稍远了些,被这和尚看成了孤身一人,趁机用板砖将对方撂倒。

    玄奘后脑勺虽然还在隐隐作痛,但作为高僧,这点肚量还是有的,也没计较,只是提到半路救来的那个女子时,忽然想起了猴子在路上说的那些话,便是恳请道:“这可怜的女施主继续跟着贫僧等人西行也不安全,还请方丈帮忙找人安排她回家吧!”

    任青莲眸光一闪,这是要将地涌夫人包袱一般甩掉了?再看那妖怪,满脸的幽怨之色,眼里隐隐闪过了一道凶光。

    此时天色已经慢慢的黑了下来,屋子里点着油灯,那方丈还是一脸迟疑,寺里的那些僧人却说纷纷攒簇在灯下,偷偷的打量着那地涌夫人化作的女子。

    “活该这些和尚被人家吃掉!”任青莲知道,那地涌夫人因为一直找不到机会单独的接触道玄奘,便将这股气撒在了寺里和尚的身上,在接下来玄奘病体沉疴的几日,没少吃那些和尚!原本他还打算提醒一下,不过见了这帮和尚的神情却是暂时打消了这股盘算!

    斋供食毕,待众人各自回去歇息,任青莲却是衣袍一荡,投入了茫茫夜色。

    那无底洞十分隐蔽,不过借助望气神通,他很快便是循着那处的异样之象来到了一处入口,深入其中,才之这洞中另有乾坤,看似只是一处深不见底的山洞,实则是一处残破的洞天福地!

    “原来如此!”有过华山天剑遗迹的经历,任青莲一眼就看出了这处地下世界可能是某种传承秘境一般的地方,而天空中盘踞着的天罡、地煞两星的力量,却是一种类似于无极诛天阵的阵法,只是在他看来,这座阵法似乎并非是用来保护下面的秘境空间,而是用来封印着什么的!

    ……

    无底洞深处,黄风怪的纳戒中忽然传来一声轻咦:“咦,此人身上的气息好生古怪……”

    说着,一道青光从那戒指上射出,半空中形成了一道光幕,里面显示出来了任青莲身影。

    陷空老祖的残魂虽然不得不寄居在纳戒当中苟延残喘,但作为洞府主人的一道精神力,却是对这处洞天福地有着一定的掌控力,通过某种法术,让黄风怪看到了来人的情形。

    “这就是那个任青莲!”黄风怪看清来人,有些咬牙切齿的道,“老祖,助我一臂之力,击杀此獠!”说完,便见他背后风雷之力闪动,冥冥中似有龙吟想起,凝聚出一只巨掌,破开虚空,往任青莲所在抓去。

    “轰!”

    一时间,如天崩地裂,一个巨大的空间豁口,骤然出现在了任青莲身前数丈处。

    借助陷空老祖残魂的力量,黄风怪同样掌握了一部分福地洞天的天地之力!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