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西游之武道崛起正文 第315章 望气神通

正文 第315章 望气神通

    南极仙翁在很早的时候就跟着元始天尊了,作为他的坐骑,白鹿精自然认识曾经在昆仑山玉虚宫做丫鬟的白面狐狸,不过两人结成道侣还是在封神之后——

    元始天尊将玉虚宫的仆人遣散、隐居大罗天玉京山,南极仙翁以寿星的身份蛰伏蓬莱岛,这一狐一鹿少了约束,加上本来就有些日久生情,才是真正的走到了一起。

    那老狐仙见到任青莲一脸玩味,哪里还不知道对方已经猜透了自己与这白鹿的关系,饶是已经活了一大把年纪了,依旧还是忍不住老脸微红,目光一转,将话题扯到任青莲身上,问道:“莹莹这些年都跟着你吗?”

    任青莲微微愣了一下,也幸亏他如今的记忆力不错,总算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就想起了这老狐仙说的“莹莹”是玉面公主,便将那只狐狸精在华山天剑秘境的遭遇说了出来。

    老狐仙原本有些促狭的神情变成了内疚和怜惜:“这个可怜的孩子,没想到竟然遭此一劫……”算起来,当年玉面狐狸之所以跟着杨婵出来闯荡,与这老狐仙多次劝她要创造机会与任青莲相处有着极大的关系。不过男人没有俘获,却是把自己搭了进去,被打回原形,成了杨婵的“宠物猫”。

    这些事情任青莲自然是无从得知的,不过边上的白鹿精却是听老狐仙提及过一些,只是之前并不知道她想要给自己外甥女撮合的对象竟然是任青莲,忍不住苦笑起来:“这小子霉运缠身,跟在他身边哪里会有好事情发生!”

    任青莲眉头一皱,华山天剑秘境的时候他身上可没有霉运,不过这白鹿精几次提到他身上霉运缠身的事情,也不知道究竟是如何看出来的。

    正打算问一问,那老狐仙已经向任青莲解释道:“任公子别把这老糊涂的话放在心里,”说着,又瞪了一眼白鹿精,“年老昏花,你那望气神通也不灵验了!”

    “望气神通?”任青莲却是心中一动,“不知怎么个望气法?”能够被南极仙翁收为坐骑,这白鹿显然不是寻常之物,有天赋神通并不奇怪,这样一来,对方借助这门神通的力量看到自己身上的霉运自然也就解释得通了。

    “老夫这神通能看破命格气运、避凶祸延福寿,能寻龙点穴、改变命数运道!”白鹿精一脸得意,三皇五帝时代,那轩辕人皇还从他这神通中领悟出来过一门“轩辕望气法”,后来也被称人们之为“天子望气术”,观地理阴阳,查吉凶祸福,建功无数!

    “改变命数运道?”任青莲听得眼前一亮,“这样说来,也可以用来消除我身上的‘厄难之兆’了!”

    白鹿听到“厄难之兆”脸皮不禁一抽,“七彩吞天蟒的诅咒‘厄难之兆’?难怪……”

    任青莲心下更奇,这白鹿精居然知道七彩吞天蟒的天赋诅咒,“难怪什么,不知老先生能不能帮在下驱除体内的厄运之力?”

    “这‘厄难之兆’我可对付不了!”白鹿精连连摇头,“不过你这小子的命格运道老夫一个也看不明白,厄难之兆似乎对你的影响甚微……不过谁跟着你谁倒霉,我那外甥女就是一心扑在了你这小子的身上,才落了个被打回原形的凄惨下场!”

    任青莲翻了个白眼:“什么叫做‘一心扑在了我的身上’,再说了,那时候我还没被这厄运之兆缠上,那小狐狸虽然被打回了原形,但好歹也算是成就了九尾狐之身,因祸得福了!”

    老狐仙掐了那白鹿精一下,示意他不要乱说话,“不知道就别瞎说,什么命格、运道,你那神通现在还好不好使唤了?”说着,一脸狐疑起来。

    “怎么不好使唤了,阿狸你就放心好了!”白鹿精委屈的叫道,“我还能害你不成?”

    任青莲若有所思:“若是我猜的不错,老狐仙是打算借着取经的这点功德转世投胎到人族了?”

    老狐仙点了点头,那白鹿精已经一脸自傲的说道:“老夫的神通虽然破不了七彩吞天蟒的‘厄难之兆’,但想要找到一个命格非凡、气运亨通的人给她转世投胎那是再简单不过了,加上在这比丘国获取的一点功德,将来修炼起来就更是事半功倍,顺风顺水了!”

    任青莲却是笑道:“人族中气运最旺盛的便是皇族,东洲五域的五大帝国向来以修行成分著称,我猜老先生说的转世投胎的好人家应该就是这些皇朝的皇族吧!”

    白鹿精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反应过来的时候,便见任青莲已经向那老狐仙笑道:“兵解轮回转身重修大多数都是不得已而为之,老狐仙当真舍得放弃狐族的身份,算起来,狐妹的女儿已经有七岁了,那样的话,你下一次见到她恐怕至少也得百十来年吧……”

    说到外孙女,老狐仙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挣扎,“老身血气枯竭,至多十几年便要身死道消,这般选择,至少将来还有机会见到小玉!”

    白鹿精也是哼道:“别听这小子胡说八道,哪里需要百年,到时候有我去点化你,十几年内,肯定能够再次见到小玉。”

    老狐仙叹了一声,却听任青莲忽然道:“若是我有办法让你突破血脉桎梏呢?”

    愣了一下,老狐仙却是想到了玉面狐狸血脉突破便是此人相助,不禁面露喜色,“任公子,此话当真?”

    任青莲不置可否,目光看向了白鹿精。

    所谓人老成精,更何况是活了数千年的老妖,白鹿精哼哼道:“有什么条件,说吧!”

    “老先生这是说的哪里话,我与老狐仙也算是故交了,说这些多伤感情,嗯,长者赐不敢辞,老先生既然开口了,任某倒也不好推脱……”

    “……说,你想要什么!”白鹿精有些咬牙切齿的道。

    任青莲笑道:“老先生能不能给在下一些本命精血?”

    本命精血在修行中又被称之为“心头血”,是一个修士肉身根基所在,损失的多了,法力大减还是小事,眼中的身子会出现修为倒退的情况。

    白鹿精脸色有些发白,见鬼的“长者赐不敢辞”!

    “哎,爱情诚可贵,生命价更高……”任青莲一脸唏嘘起来。

    白鹿精咬了咬牙,逼出几滴本命精血向任青莲飘去。

    任青莲心中大喜,这老妖怪为了在相好面前表露真心可真是拼了老命,足足九滴精血,送出去之后,身上的气息都出现了轻微的虚弱,法力大减就更是不用说了。

    不着痕迹的将这几滴精血收**窍空间,暗忖道:“虽然从白鹿精的语气看即便是掌握了他的那门神通也无法驱除‘厄运之兆’的影响,但是他并不知道我其实已经掌握了七彩吞天蟒的全部能力,此消彼长之下,或许会有其他收获,更何况,这种查看命格、气运、甚至是改变命数、运道的能力,正要算起来,也不少什么小神通!”

    将九尾狐的精血取出一些递给老狐仙,三人又寒暄了几句,便是听到了猴子的喝声从空中传来。

    “还请任公子帮忙和这猴子求个情……”老狐仙望着手里的一滴九尾狐的精血,又喜又惊的道。

    这精血可不单单是从压龙大仙身上提炼出来的,发现那玉面狐狸被打回原形成了九尾狐的时候,任青莲便是偷偷的从对方身上提取了一些真正的九尾狐精血,存储在了穴窍空间中。

    点了点头,便是拦住了猴子的攻势,笑道:“大圣住手,都是自己人,自己人!”

    猴子一早就看到了任青莲,虽然不知道这居士如何与两个妖怪有说有笑,但这一棒也只是做做样子,没有真的下手。

    “自己人?这是怎么回事?”

    “寿老,既然来了又何必视而不见呢。”任青莲朝着猴子身后的方向说道,便闻得鸾鹤声鸣,祥光缥缈,举目视之,就见那寿星已经现出身形,笑道:“任小友好神通!大圣慢来,老道在此施礼了。”

    猴子回了一礼:“原来是寿星老哥,怎么舍得离开蓬莱岛来这荒山野岭了。”

    寿星指着那白鹿精道:“他是我的一副脚力,不意偷偷来到这里,做了妖怪!”

    这一路上仙佛的坐骑、童子猴子没少遇到,对于寿星的话心知肚明,点了点头,又指着那老狐仙道:“这个狐狸精呢?”

    寿星瞪了那白鹿精一眼,便见任青莲笑道:“这是万窟山的一位老狐仙,玄奘法师落难万窟山的时候,还是多亏了她和杨婵等人相助才成功脱困,此处被这妖怪蛊惑来比丘国迷惑君王,万幸没有真的造成杀戮,还请大圣原谅则个。”

    说完,老狐仙已经向猴子施了一礼,反倒是那白鹿精,吹胡子瞪眼睛的盯着任青莲,一脸不善。

    寿星骂道:“孽畜!幸亏是任小友先遇上了你,才捡回一命,还不拜谢一下人家。”

    任青莲见那白鹿精气的须发皆张,忍不住笑道:“寿老说的哪里话,自家人,何必言谢!”

    猴子之前便听玄奘提及过二郎神兄妹将他从一处狐狸精的洞府救了出来,加上任青莲开口替那老狐狸精求情,点了点头。天南海北的闲聊了几句,忽然想起那些被他命诸神藏在山里的孩童,便是告罪一声先行离去,好解救回城。

    任青莲却是记得自己身上的霉运,向这南极仙翁讨教起来。

    “嗯”寿星心念一动,运转法术查看起来,见到对方那紫色精芒气柱中纠缠着的一道黑色的气息,想起任青莲刚才的话,不由惊叹道:“这便是传说中七彩吞天蟒的诅咒‘厄运之兆’吗?”

    任青莲点了点头,寿星能够知道七彩吞天蟒的“厄运之兆”其实还是从白鹿精那里知道的,世间万物相生相克,那七彩吞天蟒恰好就是白鹿的克星,神通上亦是如此。

    “寿老可有办法解除?”任青莲下意识的问道,福禄寿三星代表的力量刚好和那厄运之兆相反,这南极仙翁或许真有办法破解他身上的霉运。

    厄运之兆这种传说中的神通可不是随时都能够见到的,寿星饶有兴趣的点了点头道:“待老夫试一试!”

    说着,便见他掌心出现了两道缥缈的气息,成龙凤纠缠之势,突然向任青莲身后虚无缥缈的气运精芒挥击过去。

    任青莲一眼便是发现那两道气息竟然是福禄二气,在寿星精妙的控制下,扭成了一个绳子一样。

    姑且将那福禄二气融合之后的力量称之为幸运之力,这幸运之力很快便撞在了任青莲的气运精芒上,任青莲的心神似乎都跟着一个震荡。

    但也仅此而已,反观那施法的寿星,整个人却是倒退了数步,连眼皮都猛的抖了一下,就像被人狠狠打了一巴掌一样!

    在寿星眼里,他这冒然一击不但没有影响到任青莲气运精芒中纠缠着的那些霉运之力,反而像是激怒了对方的气运精芒一样,任青莲的气运精芒开始变得更加的金紫玄妙,那些黑色的霉运之力像是一层黑色的雾气,轻轻飘起,然后有牢牢的纠缠了上去。

    “寿老没事吧?”任青莲上前问道。

    寿星苦笑一声:“没事,只是没有料到小友的气运如此强大,那些霉运之力纠缠其中,想要彻底震散,光靠老夫掌握的这点福禄之力却是无法成功,或许福禄二星可以做到,但也是凶险万分,方才老夫若是没有及时撤退,此时恐怕已经被小友身上的霉运沾染上了……”

    任青莲听得忍不住张了张嘴,便听寿星有些惊疑不定的道:“修行中人都会一些趋福避祸的望气本事,方才老道也忍不住使用了一些,借助小友的气运精芒,竟然发现不久的将来会有一场十分凶险的劫数,非得小友帮忙才能化解!”

    “什么劫数?”任青莲下意识的问道,难道是当年后土所说的三界覆灭,洪荒破碎之劫!

    “不知道,”寿星摇了摇头,“只知道这场劫数和三界有关,与小友却是无关,小友的命数,似乎不在这劫数之中,甚至……不在三界之中!”

    任青莲心中微微震动了一下,面不改色的问道:“没想到这种望气术竟然还能够推演未来之事!”

    寿星似乎没有多想,点了点头:“这种望气之术本身也算是推演之道的一种,不过老道还是第一次看的如此之远,若是寻常的劫数,自然可以借助这种优势趋福避祸,但这是应对劫数最下乘的做法,命格、运数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一环变则环环变,到时候还是借助小友的力量来的妥当!”

    “若真有那么一天,力所能及,必然不会推辞!”任青莲隐隐猜到他说的应该就是三界覆灭这件事情,按理说作为阐教弟子,到时候避居元始天尊的混沌道场才是最好的选择,但对方既然已经这样说了,他也不好回绝。

    寿星抱拳一笑:“那便先谢过小友了!”

    “寿老哪里的话。”任青莲回礼道。

    “小友若是怕被这霉运影响,不如随老道回蓬莱岛潜修一段时间,虽然福禄二星未必能够帮小友驱除体内的厄运之兆,但有福禄二气的压制,霉运的影响也会小上很多!”

    任青莲摇了摇头,“暂时先不去打扰了,若是有需要,到时候亲自去登门拜访吧。”

    寿星点了点头,这任小友气运亨通,些许霉运似乎对他没有什么大的影响,却是没必要这般草木皆兵、闭门不出。

    又寒暄了几句,作别之后,任青莲便是往比丘国而去。那国王从猴子口中得知了国丈和爱妃的来历,羞愧无比,谢过众人,当即设宴光禄寺,大开东阁。城中百姓对于救回他们孩儿的玄奘一行人就更是感恩戴德起来,纷纷传下神像、牌位,顶礼焚香供养。一直盘桓了半个多月,一行人才辞别这些热情的国民,继续西行而去。

    这期间,任青莲将白鹿精的那些本命精血炼化,融入自己的九幽玄瞳,终于拥有了一门顶级的望气术,可以清晰的看到自己身上纠缠着的那道厄运之力。不过就像白鹿精所说的,想要借助这门神通驱除他身上的厄运之力,却是有些困难。所以,在接下来的一路上,他都在继续研究如何借助这种优势,结合七彩吞天蟒的传承,好将那厄运之力当做一种力量来修炼、吸收掉。

    时间在不知不知中慢慢的渡过,过了冬残春尽,一行人再次来到了一处高山峻岭。这岭上有个黑松林,山里有个无底洞,正是那金鼻白毛老鼠精地涌夫人的地盘。任青莲不知道的是,在这陷空山无底洞,还有一个“故人”,已经足足等了他十二年之久!

    ……

    “任青莲,十二年了,当年黄风岭上你灭我真身,毁我道行,恐怕不会想到,本王另有奇遇,修成了这风雷双翅,不但将三昧神风重新修炼了出来,更是修成了赤霄神雷,风雷鼓荡,实力更进一步!”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