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西游之武道崛起正文 第306章 元始天尊

正文 第306章 元始天尊

    文殊菩萨看着青狮白象消失的方向一脸的凝重,事情的发展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料,按照之前的计划和推测,狮驼岭这一劫难不应该这样发展下去的呀……

    正想着,普贤菩萨也驾着云飞了过来,“那个孽畜呢!”普贤的道场距此远了一些,心血来潮之下感应到了狮驼岭这边有变故发生,便是一路赶了过来。

    文殊菩萨沉着脸,将事情说了一遍。

    “这怎么可能!”普贤菩萨一脸不可思议,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难道是师父他……”说着,脸上闪过一抹惊恐的神色。

    文殊菩萨摇了摇头,“圣人的封印自然只有圣人能够破解了,不过师父向来孤傲,这么多年都没事,又岂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忽然出手!”

    他们口中的师父自然就是元始天尊,当年就是元始天尊在虬首仙等人体内留下了封印,才使得这些桀骜的截教弟子不得不忍辱负重做了他们的坐骑。只是后来文殊等人弃道入佛与元始天尊断了关系,为了避免元始天尊收走留在虬首仙等人体内的封印使得他们无法继续驾驭这些坐骑,这才想起要阉了对方,坏了对方的根基,压制对方的修为。

    只是修为到了虬首仙等人这种地步,断臂重生本就不是什么难事,胯下宝贝被阉虽然让根基受损,但也不是从此就没救了,这些年卧薪尝胆,暗疾早愈,心里都憋着一股劲,道行的提升反倒是提升的更快,如今没了圣人封印压制,轻易就突破了原本的桎梏,成就了大罗金仙境界。

    虽然比起文殊菩萨如今的实力来不值一提,但对方想要轻易收服他们也不容易,狮驼岭这边有太多的人在暗中关注着,只怕到时候还不等他们将青狮白象重新收服,天庭中的那些截教弟子便会纷纷出手,让他们陷入更加尴尬的境地,自讨苦吃,正是如此,文殊菩萨才是放任虬首仙二人离去。

    “不是师父,难道是通天教主!”普贤心中一凛,下意识的向四周查探起来,目光却是落在了正在与猴子二人说着什么话的任青莲的身上,“唐三藏身边的这个随从……”

    文殊菩萨也注意到了不知何时出现在狮驼洞废墟之上的任青莲,不以为然的说道:“那个人类的资质倒是不错,可惜他身上沾染的因果太多……”

    普贤菩萨摇了摇头,有些惊疑不定的道:“这个人类会不会与通天教主有关系?!”

    “之前听地藏王菩萨提起过,此子似乎与巫族有着说不清的关系,而且看他修炼的武道,也正好印证了这个猜测,应该不会与截教有关系,不过,他一个凡夫俗子,能够成为圣人棋盘上的棋子,倒也算得上是一个人物了。”文殊菩萨说着,又道:“青狮、白象的事情,看来还得去问问燃灯佛祖了!”

    普贤若有所思,是得去问问燃灯佛祖了,让青狮和白象插手西游的事情原本就是多宝如来提出来的,之前他们便在想这位截教大师兄是不是念及昔日的旧情,想要给师弟们捞取一些好处,现在好处也捞走了,却是发生了这种事情,难保不会是多宝一早就算计好了的!这种情况下,他们唯一能够信任的,便只有同样出自阐教的燃灯佛祖了。点了点头,便道:“好在狮驼岭这边还有后手,这一劫难也算是起到了应有的效果,咱们就此离开吧!”说着,二人也没找猴子等人说话,纵云离去。

    ……

    “原来如此,没想到那头青狮和白象还有这等来历!”猴子听完任青莲的解释,唏嘘不已,忽然看到那两位菩萨连声招呼也没打就转身离去了,忍不住冷哼了一声。

    猪刚鬣见了,笑道:“猴哥有什么好生气的,两位菩萨脸面大失,自然不愿意留在这里自讨没趣了……”

    任青莲却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还好,那二人出于某种顾忌,没有深究此事,否则,说不定极有可能就会怀疑到他的头上。

    想着,沙悟净焦急的呼喊声已经传来:“大师兄,二师兄,不好啦,不好啦,师父被妖怪抓走了!”

    “遭了,定是山上的这伙儿妖怪逃散的过程中发现了那个细皮嫩肉的和尚,抓回去吃了。”猪刚鬣忍不住怪叫起来。

    猴子敲了他一下,才是有些凝重的道:“别忘了,师父身边可是有功曹等人暗中保护着呢,看来,这狮驼岭的麻烦事还没有结束呢!任居士,你怎么看……”

    任青莲正是有些神不守舍,听到猴子的问话,这才回过神来,“别忘了,这狮驼岭还剩一个大鹏妖王!”他倒是不知道孔雀公主的存在,只是想到这山上群龙无首,那帮妖兵抓到玄奘之后也要去狮驼国找他们的三大王,却不知道歪打正着,给猴子等人指明了玄奘的所在。

    猴子对任青莲未卜先知的法术深信不疑,当即便是一路搜寻,往狮驼城的方向而去。

    一路上任青莲的神情都有些心不在焉,好在众人已经习惯了任青莲这种状态,也没多想,却不知,内天地中,任青莲看着分身给他的两道符箓,仿佛是抓着一个烫手山芋一样,有些欲哭无泪。

    “幸亏分身出去的及时,知道了青狮白象身上发生的事情,否则老子这会儿还被蒙在骨子里呢……究竟是谁在算计我呢!”感受着符箓中的力量,任青莲又有些舍不得将这两道符箓白白的丢掉,这可是圣人的力量,而去,从那力量混沌色的色泽来看,极有可能还是盘古幡发出的混沌剑气构成的!

    “做人不能太贪心,谁知道元始天尊有没有在这符箓中留什么后手,冒然吸收,会不会被对方控制,成了傀儡……”

    “应该不会吧,堂堂的圣人之尊,不会做这种下三滥的事情吧!”

    “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这可是圣人的力量,若是就这样放弃,下一次想要见识到,还不知要等何年何月呢……”

    “内天地已经自称体系,圣人的力量应该不会渗透到这里吧?”

    “……”无数念头在他脑海中闪过,整个人都有些入魔了一般,贪婪果然是人最大的心魔!

    分身也参与到了这种讨论当中,在猴子等人看来,自然表现的有些心不在焉。

    ……

    狮驼国中,金翅大鹏已经收到了虬首仙传来的消息,但他与这二人不同,他羽翼仙只是截教的外门弟子,在对截教道统的认同度上,与截教的这些内门弟子不可同日而语。

    所以在得到虬首仙传来的消息时,也只是淡然一笑,这数千年来,他虽然未曾真正的认可佛门,但至少,这狮驼国是他经营了五百余年的妖国,在这里,他似乎找到了自己的价值和追求。五百年来,妖国经历过天庭的讨伐,经历过灵山诸佛的呵斥,经历过人族的反抗,但不管是出于怎样的原因,这方妖国都维持了下来。

    当年在南天门一口吞掉十万天兵替妖国镇守国门的青狮已经不再,当年在灵山怒踏莲池的白象也已经不在,但这些都不重要,因为只要熬过这一次的劫难,他便能够按照与如来的约定,永远的让这方妖国存在在这个世界上。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他是这狮驼国的君王!

    孔雀公主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后,望着眼前这个头戴凤翅金盔,身穿千叶锁子甲,目光锐利似刀锋一般的男人,说不出的儒慕和敬仰。

    “两位师叔不会来了吗?”

    听到孔雀公主的声音,大鹏妖王转过身来,“唐三藏安顿妥当了吗?”

    “嘻嘻,那个长老见了这满城的妖怪,早就吓得昏了过去!”孔雀公主说着,抿着嘴道:“父王,狮驼国真的可以保得住吗?”

    “连天庭都没有办到的事情,几个和尚又能如何?”大鹏有些溺爱的揉了揉孔雀公主的头,心中暗道:即便是为了你,也得保得住!

    他是大鹏,自然不会有个孔雀的女儿,事实上,这孔雀公主只是他那便宜大哥认得一个女儿罢了——朱紫国国王当年射杀的那对孔雀中的母孔雀!

    虽然不是自己的血脉,但这些年来一直由他照顾长大,却是视如己出。

    “一定要打败那只猴子!”想到与如来打的赌,只要能够让那只猴子认输,灵山从此便真正默认了狮驼妖国的存在地位。

    只是,猴子会认输吗!

    ——大不了还能去找别人帮忙,这大鹏妖王,还是有些单纯了些……

    没了玄奘这个拖油**,猴子几人的速度极快。

    更何况,大鹏妖王根本就没有打算将战场放在他的妖国。

    拂晓时分,狮驼国之前的大平原上已经被密密麻麻的妖兵覆盖,旌旗如林,烽烟尽起!

    “嘶!”如此阵势,猴子三人见了,无不为之惊叹,“这个大鹏妖王打算靠人海战术胜过我等吗!”猴子说着,抓下一把猴毛,放在嘴前一吹,便见无数的猴兵跃出。

    “八戒,老沙,领兵打仗是你们的长项,这些猴兵就交给你们了!”猴子说着,下意识的掠过了任青莲的身子,这货着实疲懒,整个竟是在这种紧要的关头闭目养神起来,摇了摇头,目光一转,落在了一身甲胄的大鹏身上。

    大鹏妖王的身影脩地出现在了猴子上空,身上散发着令人惊悚的气息,比之前在狮驼岭时还要强烈了许多。

    “原来这厮方才并没有拿出真本事?!”猴子心中疑惑,却不知,守护狮驼国,才是金翅大鹏的真正目的,狮驼岭上争锋,不过是在试探对方的实力,当然,若是能够在那个时候就战胜对方,自然是更好!可惜,阴阳二气**被毁,最终还是使得他功亏一篑!

    不过,全副武装的他,再一次将自己的战斗力提升到了巅峰,捍卫妖国的意志,甚至让他看起来又强大了那么几分。

    “整日里听说齐天大圣如何如何,今日正好让本王掂量掂量你这泼猴的分量!”冷笑一声,眸中杀机大作,右手箕张,一道金光闪过,方天画戟已经握在了手中,与此同时,身后翅膀一振,朝着猴子当头劈下。

    咣当!

    猴子举棒相迎,兵器相撞,发出一声轰天巨响,回荡在整个战场上,震得人耳膜发痛。

    任青莲被这巨响惊醒过来,整个虚空已经被混杂的掩杀声吞没!

    “这……”

    事情的发展显然是他未曾预料到的,疑惑之中,猴子大吼一声,金箍棒卷着猎猎罡风,吹得四周山石破碎、树倒草飞。那金翅大鹏却是背后翅膀一振,化作一道金光,瞬息之间便躲了过去。

    “这妖王的武艺倒是不怎么样!不过有这身速度,猴子想要胜过对方,也难!”喃喃一声,却是丝毫没有上前帮忙的打算。

    一路纠结,本尊终于还是打算富贵险中求,搏上一搏。

    留在外界的这具分身,自然不能继续留下,给人以把柄,被那些手段不可捉摸的圣人捕捉到自己的存在。

    这般想着,心念一动,整个人已经消失不见。

    大罗天上,玉京山中,正在给弟子们讲道的元始天尊忽然咧嘴一笑,呢喃道:“好谨慎小心的家伙,不过,你也太小觑我元始天尊的气量了!”

    作为封神表面上的赢家,他其实也是这一战中最大的输家,普贤等人弃道入佛,门下弟子人心涣散,这些年来,一直都让他为之后悔不已。

    但他是圣人,连凡人中的帝王都讲究“君无戏言”,更何况是他堂堂的圣人!

    所以,留在青狮白象体内的那道封印他一直都没有去小家子气的收回去——虽然他对于那几个不肖弟子怒不可遏。

    任青莲能够借助内天地的力量镇压青狮白象是他自己的本事,但想要收走那两枚符箓,却是他元始天尊默认了此事。

    说到底,任青莲只是被原始天尊当做了一枚棋子,做了他不屑为之,但又耿耿于怀多年的事情!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