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西游之武道崛起正文 第294章 气运精芒

正文 第294章 气运精芒

    玄奘整理好自己的装束便是一路往朱紫国的皇宫而去,自从离开大唐,这一路上他也没少去过各种异域番邦的王宫,但似这朱紫国如此殿阁峥嵘、楼台壮丽者,还是头一次见到。

    那国王卧榻久病,天天盼着的就是有高僧大德路过此地,好请来替他诊断一番,如今骤然听说了从东土大唐而来的高僧前来倒换通关文牒,自然是大喜过望,当即传旨宣召。

    待玄奘来至阶下,礼拜俯伏,那国王见了这和尚气度非凡,心中愈喜,宣上金殿赐坐,又命光禄寺办斋款待。

    玄奘却是记得正事,不动声色的谢了恩,先将关文献上。

    那国王翻看完毕,更是知道这和尚没有说谎,文牒上从东至西,各路邦国的印章都在说明着,这个能够一路安然无恙走到朱紫国的和尚,必然是手段非凡的高僧。欢喜之余,又记得东土中原人杰地灵,心中向往,询问起来。

    玄奘也没多想,欠身合掌,从三皇治世,五帝分伦说起,一直到魏征梦斩龙身,直把那国王说的两眼放光,仿佛是将死之人抓住了救命稻草,抓着玄奘的袖子叹道:

    “诚乃是天朝大国,君正臣贤!哪似寡人久病多时,却无一臣前来拯救,高僧慈悲,还望垂怜……”

    玄奘被这国王抓着袖子微微有些不自然起来,他熟读史书,岂会不知短袖分桃之说,心中恶寒,偷偷打量过去,见这国王面黄肌瘦,形脱神衰,愈发觉得定是那种龙阳之好惹出得怪病。一个哆嗦,正愁着如何借口扯开一些距离,却见光禄寺官奏请奉斋,如蒙大赦。

    岂料那国王愈发和善的看着他,拉着衣袖吩咐下去:“在披香殿,连朕之膳摆下,与法师同享。”

    玄奘无奈,只能见招拆招,守身如玉。

    好在斋饭期间,国王并没有进一步“侵犯”,只是三番五次的提到“久病多时”,甚至许下“平分江山,共享社稷”的承诺,暗示玄奘出手相救。玄奘却是先入为主,一顿豪华的斋饭吃的却是索然无味,心不在焉的推搡着。

    良久之后,那国王终于放下矜持,勉强让自己坐的正了一些,向玄奘靠近过去,虚弱的叹道:“圣僧不要谦虚嘛……”

    玄奘急得脖子上直冒热汗,“陛下,贫僧实在无能为力啊……”

    “陛下!”就在这时,一个大臣急急的走进宫中,上前跪在了国王的面前。

    玄奘被解了燃眉之急,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琢磨着岔开了话题,赶紧找机会倒换了官文溜之大吉!

    不想这官员却冲口而出:“陛下!您贴出的榜文,被东土大唐而来的孙长老揭了去了!”

    “噗嗵!”玄奘一下子没坐稳,整个人后仰着跌坐在了地上。

    好在这时候那国王正是惊喜莫名的向大臣询问事情是真是假,倒也没有乘人之危。

    玄奘有些欲哭无泪的从地上爬起、坐好,就听那国王问道:“圣僧,那位孙长老是……”

    “他……他是贫僧的大徒弟……”玄奘脑门有些冒汗,趁机将与国王的距离拉开了一些,心中不禁将那猢狲骂了个半死,“这猢狲定是在信口开河了,一路上见他降妖,见他除魔,唯独不见治病救人……”

    这倒是实话,记得刚刚离开大唐的时候,大雪封山,他得了风寒,还是任青莲这个蹩脚的医生给他寻来草药医治的,那时候也没见猴子显露过什么医生,眼前这国王的病更是与龙阳之好有关的疑难杂症,治起来就更是困难了,“悟空,这下子为师可是让你给害惨了,到时候这国王病没治好,肯定是要为师来顶缸……”一时间,他似乎已经看到了那些诡异凄惨的结局。

    那国王却是没有多想:“既然是圣僧的弟子,那必然有妙手回春的医术,快传孙长老上殿……”

    玄奘脸上挤出一丝苦笑,眉心的汗水滴答滴答的往下流着:“陛下三思,贫僧的几个弟子,俱都是乡野之徒,哪里懂什么医术?定然是他们顽劣成性,还请陛下收回成命才是……”

    那国王救命心切,哪里听得进玄奘的话:“圣僧又谦虚了。”

    边上的那个大臣有些疑惑的看了玄奘一眼,才是初夏,天气还没热到这种程度吧,摇了摇头,总觉得这帮东土来的和尚有些不太正常,奏道:“回禀陛下,孙长老他……他说……”大臣说着,悄悄望了玄奘一眼,接着道:“他说要陛下亲自去请……”

    玄奘脑袋里嗡的一声,差点晕倒在大殿之上!“乡野之徒,待贫僧去训斥他们一下。”说着,便要趁机遁逃。

    国王却是好脾气,“圣僧且慢!孙长老既是有道高僧,多些礼仪在所难免,只是寡人病体难移,就命文武大臣代寡人前去请孙长老吧……”说着,又向殿上的群臣吩咐道:“尔等记住,一定要以君臣之礼相待!”

    玄奘无奈,只能继续留下来为了自己的清白做着斗争。

    会同馆中,沙悟净有些将信将疑的向猴子问道:“大师兄,你真的会这凡人的医术?”

    猴子摇了摇头,望着皇宫的方向,笑道:“若是身体上的病,俺老孙自然是没办法救治的,可是这皇帝老儿没病,非要说自己有病,那便只能是心病!”

    “心病?”被猴子戏弄了一番的猪刚鬣这时也忍不住看了过来。

    猴子哼了一声,若非这猪刚鬣太过疲懒,在出去买油盐酱醋的时候偷偷打瞌睡,他也不会临时起意去将那皇榜揭下来塞入这呆子的怀里。

    想着,他又望着皇宫的方向道:“天地万物,秉气运而生。气运差,则贫寒病苦交加;气运强,富贵安乐健康。那国王的气运精芒中,红的发紫……”

    ……

    望天古舍中,任青莲若有所思的听着对面那个银髯飘飘的紫阳真人谈论气运玄机。

    “气运虽然虚无缥缈,但借助一些法术还是能够隐隐约约的看到,一般来说,红色代表了大运道,紫色代表着鸿运,黑色代表着霉运……就拿这朱紫国的国王来说,因为他出身王侯之家,秉承一国国运,气运精芒已然是红的发紫,等闲疾病都不会发生……不过像任公子如此奇异的气运精芒,老道活了数千年,还是头一次见到,金紫之色与玄黑之色并存,缥缈难料……”

    “金紫之色?”一旁的袁守诚忍不住问道。他之所以能够察觉到任青莲身上的霉运,靠的可不是法术秘法,而是卜卦占星之学,“难道是因为任公子跟着玄奘法师取经,得了一些功德的缘故?”

    紫阳真人似笑非笑的看着任青莲:“有这个可能,不过也算任公子自己的运道造化不同凡响罢了!”

    任青莲有些狐疑的看着这个紫阳真人,莫非对方在自己身上看出了些什么,淡然一笑,便将话题扯开,询问起关于这朱紫国的其他事情来。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