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西游之武道崛起正文 第293章 紫阳真人

正文 第293章 紫阳真人

    有句话说的好,人一道倒霉的时候连喝凉水都塞牙,任青莲没想到自身只是将神念与分身沟通,也会把霉运带过去。

    山石的塌陷自然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危险,但毫无防备之下,也足够狼狈不堪。甚至因为他的影响,原本应该是安然无恙度过这稀柿谷的一行人,都弄了个灰头土脸。相比之下,任青莲觉得自己的遭遇还算可以接受,至少没有像玄奘和沙悟净那样被尸虫恶心了个半死。

    不久之后,一行人总算是有惊无险的离开了七绝山,继续西去。任青莲的目光也暂时从分身那边收回,开始琢磨起被他扔在海底轮血海世界中的那颗饕餮之心来。不同于丹田世界的生机盎然,整个血海世界当中除了任青莲尚在孕育着的一具分身之外,再也没有半点生命的气息存在。

    饕餮的那颗无比庞大的心脏依旧在扑通扑通的跳动着,不过看的出来,这只是得益于饕餮强大的生命力,等时间久了,若是没有想到合适的方法维持这颗心脏的运作,跳动有力的动力泵终究会停止下来,最终化为这茫茫血海中的一部分力量。

    当时情形危机,任青莲也只是灵光一闪,但仔细停下来,真正想要借助这颗心脏融合到饕餮的全部血脉之力,却是有些困难。而一旦不能得到全部的血脉之力,也就意味着他无法真正的获得饕餮的天赋神通——吞噬。

    魔血万象虽然可以让他化身饕餮,拥有饕餮的全部能力,但那毕竟只是一种变身之术。而他之所以看重饕餮的神通,却是想要借助神通的奥义来修炼武道,无论是让吞天诀再进一步,还是让丹田世界获得更快的成长速度,都是基于他彻底的拥有、掌握了饕餮的神通,而非简单的变化身形。

    这般想着,他的目光忽然一凝,却是落在了那具尚未彻底成型的血脉分身之上。“或许,可以试着让这具分身换上饕餮之心,这样一来,至少不会让这颗心脏失去活力了!”究竟能不能借助这颗心脏的造血功能获得饕餮全部的血脉传承,他并不知道,但若是这个方法行得通,至少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他是无须担心这颗心脏停止跳动了。

    想到做到,任青莲很快便是开始炼化起那颗心脏来。饕餮的体型巨大无匹,这颗心脏自然也是无比巨大,不过神奇的一幕开始出现,随着任青莲炼化这颗心脏,它的体型却在逐渐的变小。这一切都要得益于武者对于自身血气的超强掌控力,而此时,任青莲显然是将这整颗心脏当做法宝来炼化了,自然可以做到大小如意。

    时间慢慢的过去,一直等这颗心脏变成拳头大小的时候,才见他用神念控制着这颗心脏慢慢的往分身体内融合过去。这具血脉分身尚在孕育,但本身其实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心脏,现在融入另外一颗心脏,显然是个十分复杂的技术活。好在已经有过数次凝练分身经验的任青莲,对于人体的了解之深,早就超过了那些所谓的杏林高手太多了,完成这桩手术,对他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困难。而且,因为他已经将那饕餮的心脏炼化的缘故,融合之后,倒也不必担心后世心脏移植手术中常常会出现的排异现象。

    当然,这是个十分耗费心力的过程,对于年老体衰的任青莲来说,就更是一场严重的体能消耗,所以,等他小心翼翼的完成这整个过程,整个人都像是大病了一场,浑身都是酸痛无力,浑浑噩噩起来。留下分身继续孕育,他忙取来各种各样的灵果补充着自己的体力。

    光影迅速,不觉之间,外面的世界已经到了夏天。玄奘一行人跋山涉水,终于再次来到了一处繁华的城池。

    任青莲看的分明,那城头上的杏黄旗上正书写着三个大字——朱紫国。眼前的这座城池,就是这朱紫国的帝王都会、天府大京,远远看去,形胜连山远,宫垣接汉清。及至入了城,更见其中人物轩昂,衣冠齐整,言语清朗,丝毫不输大唐长安。

    有句诗说的好,“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玄奘一行人的到来,很快就引起了城里人的围观,当然,猴子等人也在一脸惊奇的打量着这个国度人们的精神面貌。

    任青莲默默的跟在后面,却是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他显然不是看风景的人,脑海里闪过有关这朱紫国的故事,暗暗思索着故事背后隐藏着的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比如说,这朱紫国的国王为何能够以凡人之身射杀孔宣的后人,再比如说,紫阳真人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又在扮演着什么角色……

    “占卦算命,先问前事,非者分文不取……”忽然,一阵有些熟悉的吆喝声传入耳朵,任青莲微微皱眉,觉得这声音有些时曾相识,循声看去,便见不远处的一个街巷口正簇着一群人,挤挤杂杂,闹闹哄哄,内有高谈阔论的道:“属龙的本命,属虎的相冲。寅辰巳亥,虽称合局,但只怕的是日犯岁君……”

    “袁守诚!”任青莲终于想起这声音从哪里听过,几步上前,分开众人,果然便见一个道人模样的算卦先生端坐在那里,四壁珠玑,满堂绮绣,知凶定吉,断死言生。

    袁守诚正盯着桌子上写下的生辰八字算着什么,并没有注意到任青莲的到来,不过就在这时,他手中握着的霜毫大笔突然裂成了两半,忍不住惊道:“刚来的这位朋友,你霉运缠身,不好好找处寺庙避着,恐怕不日将有血光之灾……”一边说着,一边才是抬起头来,正好迎上了任青莲似笑非笑的眼神,为之一愕,也不跟他打招呼,收拾摊位,就要离开。

    那些还等着算卦的人们自然是纷纷劝留,这老道只是不断的摇着头道:“这位大婶,你再不离开,恐怕将有飞来之祸!”一边说着,一边推开众人就要离去。

    那大婶本身家中悍妇,今日听闻袁守诚神算之名慕名来访,哪里想到还未问卦,先就被诅咒了一番,当即叉着腰向这高高瘦瘦的臭道士抓去,“什么算命的,有你这样说话的吗……”正说着,也不知哪里飞来的一只臭鞋子,好巧不巧的冲着这大婶的脑瓜子飞了过来,“呃……”伴着一声闷哼,妇人捂着有些发懵的脑袋,终究被那道士给逃走了。

    袁守诚脚踏天罡,速度飞快,只是任青莲不急不缓的跟在后面,两人的距离还是越来越近。

    “喂,都说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本公子有这么可怕吗!”

    任青莲身形一晃,挡在了袁守诚的身前。

    袁守诚却是骇的往后急退数步,欲哭无泪的道:“任公子,贫道哭还不行吗,求您高抬贵手,不要靠近过来!”

    任青莲见他这幅样子不似作假,又想起方才那个大婶的遭遇,若有所思的道:“你看得到本公子身上的霉运!”

    “看得到,看得到,简直就是霉运滔天,公子仙福永享、寿与天齐,自然是无虞,但贫道这幅老骨头可承受不起……”袁守诚说着,下意识的又向后退了几步,手指不断掐算,似乎在寻找一个安全的界限。

    任青莲翻了个白眼,还仙福永享寿与天齐,你当老子是神龙教的教主吗!不过这老道能够看出自己霉运滔天,也不知道有没有破解之法,天知道那劳什子的厄难之兆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如今本尊忙着恢复寿元,丹田世界也被封困在了北俱芦洲的冰山中,本来就要谨慎再谨慎,小心再小心了,再来个霉运缠身,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大凶险的事情发生,到时候,哭都来不及,想着,便是一脸诚恳的向袁守诚问道:“袁道长可有破解之法?”

    袁守诚摇了摇头,见到任青莲一脸失望,又道:“兴许紫阳真人那里有。”

    “紫阳真人?”任青莲心道方才还念及此人呢,没想到居然与袁守诚还认识。

    袁守诚当他不知道,解释道:“他是李元霸的师父,游方的得道之士!”

    任青莲只知道书中紫阳真人自己曾说“三年前曾赴佛会”,又能送那朱紫国王后仙衣抵抗赛太岁,的确算的上是一位得道之士了,不过对方竟然是李元霸的师父这件事,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而且看的出来,袁守诚对于这位紫阳真人的真正身份来历,其实知道的并不多,两人的结实,很可能就是隋唐战乱的那段时间有过交集,因为都是空门修士,成了故交。

    “还请道长帮忙引荐!”

    “好说,好说,你刚才那句话说的好,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大家都是唐人,在外面相互照应是应该的!”见到任青莲没有靠近过去的意识,袁守诚恢复了一贯的洒脱豪迈。

    ……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即便是仙佛,也都有自己的私念。

    紫阳真人在汉末年间成道,飞升仙界后入了仙籍,算是天庭的编外人员,凡人所谓的白日飞升不外如此。好在此人的确算得上惊才绝艳,道行一路提升,在仙界也有了不小的地位。

    三年前端阳之节,赛太岁降临这朱紫国作乱,向那国王逼迫索要金圣宫王后的时候,他也得了消息,以天庭中人的身份,参与到了此事当中。这是玉帝笼络人心的手段,毕竟功德的可贵之处,几乎没有多少修士能够真正的拒绝。

    朱紫国王道昌盛,所以并没有尊佛抑道,也没有崇道抑佛,国运昌盛之下,佛道两派齐齐发展,都是十分鼎盛。紫阳真人到来之后,自然受到了那些道观的追捧。

    那国王最终还是出于种种考虑乖乖的将自己的王后送给了赛太岁做压寨夫人,虽然他可以将这一切归于忧国忧民,怕那赛太岁真的吃尽满城黎民,当然,那妖怪威胁的时候便是明确的表示过,要先吃了他这个国王,但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都是一件奇耻大辱。

    紫阳真人在这个时候降临,名声很快就引起了那位惊忧惶恐的国王的注意,暗中派人将这位活神仙请入宫中,想要这真人帮他降妖除魔。

    岂料对方只是过来捞取功德的,哪里会因为他许诺的那些荣华富贵就轻易去得罪佛门,搅乱菩萨的布局,装傻充愣,只是承诺要替他想办法保住那王后的清白,不被妖怪玷污。

    事实上紫阳真人来这朱紫国也就做了这一件事情,送了金圣宫王后一件宝衣,令那赛太岁无法亲近,仅此而已,甚至连那些同样沦落到妖怪洞里的宫女们都是毫无怜悯,视而不见。

    那国王将信将疑,只能继续惊忧焦虑,慢慢的落了苦疾,终日恍惚。

    当然,佛门大兴已经成了定局,紫阳真人虽然被那些道观视为天人奉养在城中最为豪华的道观中,但却丝毫没有借机发展道门门徒的打算。

    这几年来,出来前段时间与途径此地的袁守诚见了一面,平日里就留在观中潜心修炼。

    不过越是如此,对于那些道观的道士来说,便越是敬畏起来。除了将要到手的那份取经的功德之外,紫阳真人显然还得到了不少的信仰之力。

    他所在的道观叫做太乙观,所住的屋舍自己取了个名字叫做望天古舍,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每天都在仰头遥望天庭的逍遥美景的缘故。

    袁守诚带着任青莲往这边走来的时候,望天古舍的琴声忽然停了下来,“变数?天道循环包含常变不变之理,变数未必是坏事,此次前来拜访,却是不该怠慢啊……”

    喃喃一声,琴声继续响起。

    另一边,玄奘很快就发现了城中的“会同馆”,让徒弟们先在这衙门里暂时安置下来,自己却是带着通关文牒往那皇宫而去了。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