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西游之武道崛起正文 第256章 斩尽心猿

正文 第256章 斩尽心猿

    “砰!”猴子站着的地方轰然碎裂,余震不断,远处的城墙都瞬间瓦解,大片的泥石滑落下来。

    白马嘶鸣,前蹄上扬下落,化作一道白电向远处射去。

    那假三藏躲在禺狨王身后原本无碍,此时被这高头大马一惊,整个人跌坐在地上,也不知道是因为禺狨王全力对付猴子无暇顾他,还是先前将此人变作玄奘的法术太过不济,这一跌,竟是又跌回了原形,成了一个黑瘦的和尚。

    猴子用金箍棒架住禺狨王的铁棒,感受着对方身上传来的巨力,忍不住咧嘴冷笑起来:“俺老孙荒废了五百年,没想到你这本事也没怎么见长!”

    禺狨王重重一哼:“是吗?千魔蚀日!”

    话音才落,便听“嗡!”的一声,在他身后出现一道道赤金色的火焰,与他眼中的血色遥相呼应。

    这些火焰像是有意识一样,开始涌上铁棒,向着猴子手里的金箍棒蔓延过去。

    猴子眼里闪过一抹异色,火焰中并没有丝毫的灼热感,反而是带着一股阴寒刺骨的力量。这股力量暴虐之极,似乎是要将他整个人撕裂一般。

    他不敢大意,浑身肌肉都开始绷紧,用法力在体表形成了一道罡气,瞥了一眼就要消失不见的白马,转头朝着任青莲道:“行李的事情就交给居士了!”

    任青莲暗自摄取了一缕千魔蚀日的力量查看,自然清楚这门神通的厉害,点了点头,便要朝着白马消失的方向追去。

    禺狨王见了却是冷笑一声,手中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一枚符箓,急电似的印在了那个黑瘦和尚的身上。

    下一刻,便见这和尚整个人都被一道血芒笼罩。

    任青莲通过六耳猕猴的记忆了解过禺狨王的手段,知道他这匪号中的“驱神”二字指的就是这种用符箓引动孤魂野鬼的力量来驱使傀儡的手段。

    不过禺狨王显然是将任青莲当成了普通的人类武者,那和尚即便因为符箓招魂的缘故暂时变得身手矫捷成了江湖上一等一的高手,但比起任青莲真正的力量来说,却也只是云泥之别,根本就不足一提。

    这般想着,那和尚身上的血芒开始收缩,嘴里发出一声野兽般的戾叫,整个人跳将起来,宽大的僧袍使得他整个人看起来像是一只大蝙蝠,疯也似的向任青莲抓去。

    任青莲冷笑一声,反手向其脚上抓去,那和尚不知深浅,两手带着彻骨冰寒的幽冥鬼气倏前倏后、倏进倏退的向任青莲攻去。

    却不知这些鬼气落在任青莲身上连对方体表的武道罡气都是破不开,下一刻脚下已经被对方抓了结实,骇然之中,就见任青莲脚下一旋,真气疾转,将他体内绵厚的幽冥鬼气御掉,随即在其身上连拍数掌。

    这几掌十分讲究,恰恰就是破解禺狨王驱神术的窍诀。

    禺狨王虽然一直在以千魔蚀日的力量冲击猴子的防御,但却一直留意着任青莲这边的动静,见了这一幕忍不住大吃一惊。

    任青莲却是轻笑一声,驱神术虽然不算高明,但也足够罕见,他之所以能够轻易破解,却是多亏了九幽玄瞳对于幽冥之力的敏感。

    很快,等他将那和尚抛在地上的时候,对方身上的驱神术已经彻底除去。

    “想要活命,自己找个地方躲好些!”

    说完,任青莲脚踩着天罡往那白马消失的地方追去,不久便是在远处的一个山坳里找到了马匹,将行李收入乾坤戒,再次转回两大猴王的战场之时,便听猴子嘴里发出“嗷!”的一声,一股强横的气浪荡起,冲击着禺狨王的那些火焰向四周散开。

    禺狨王又惊又怒,没想到这猴子被压了五百年,竟然还能有这般强横的力量,嫉恨之间,眼中的血色已经被一股诡异的纯黑色所取代。

    任青莲见了,心中一凛,知道这禺狨王竟是被猴子的心魔彻底控制了心神。

    猴子只觉得那一吼让他变得无比畅快起来,像是有什么东西彻底的释放了出去,却没有发现,残留在他体内的那些心魔之力在那一吼的过程中散入虚空,混在那道气浪当中,从四面八方疯狂的融入了禺狨王的体内。

    暗中的菩提老祖紧了紧拳头,至此,猴子体内的心魔之力彻底转移到了禺狨王体内,剩下的就要看他能不能彻底的斩杀自己的心魔了。

    很快,禺狨王气势上的变化终于引起了猴子的注意。

    抬头看去,就见禺狨王的身躯不知何时已经涨大了许多,而且还在变得更大。

    “桀桀,不愧是曾经的齐天大圣!”已经变得如同一座山巨大的禺狨王嘴里说道。

    猴子心中却是有些狐疑起来,因为禺狨王现出的这具异兽本相竟然与他自己的有着十分的相似,早年他们在花果山结拜的时候便是见到过彼此的本相,那时候的禺狨王绝对不是这个样子的。

    正想着,一道巨大的棍影已经从天而降,戮在了距离猴子身前三丈外的地面上。

    漫天尘土纷纷扬起,禺狨王的声音传来:“还犹豫什么,今天你我只有一个可以活下去!”

    “你究竟是谁?”猴子的身躯不断变大,抓着巨大的金箍棒喝问道。

    “我就是你!”

    猴子若有所思,瞥了眼脚下巴掌大小的都城以及其中慌乱成了一片的蚂蚁们,沉声道:“咱们去那边战!”说着,指了指远处的山林。

    “桀桀,这就是我与你的区别!”看出了猴子的顾忌,那魔猿冷笑一声,不过还是跟着往山林所在的方向走去。

    轰!轰!轰……

    雷霆般的脚步声逐渐远去,都城里的人们终于松了一口气,开始欢庆起来。

    去往山林的方向,那个从都城里逃出来的和尚正朝着白马所在的方向跑去。

    忽然,头顶上开始变得暗了起来。

    下一刻,天旋地转,一道炸雷般的闷响便是传来:“废物一个!砰……”

    一道血线在阳光下闪着妖艳的光芒散开!

    却是禺狨王所化的那头魔猿无意中发现了这个和尚,顺手捞了起来,一巴掌捏了个粉碎。

    任青莲远远的看到这一幕,张了张嘴,忍不住叹息一声。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都城中的和尚日子不好过,那和尚好不容易脱离苦海,自然不愿意继续回去了,他朝着这个方向跑过来,为的只是找到那匹白马,从而可以远走高飞。只是蝼蚁终究是蝼蚁,面对魔猿这样的庞然巨物,随手都能被对方捏碎踩死!

    当然,殃及池鱼的可不只是那个和尚,这满山遍野的生灵都将遭到他们的摧残。

    轰!

    随着两头巨猿的双脚重重踏在山体上,整个山脉都为之震动,脚下的地面层层裂开,无数道裂缝咔嚓嚓的向四周分去。

    喝!

    魔猿的铁棒黝黑的如同一道冲天而起慧星划过虚空,掠过几处剑峰,扫向猴子。

    碰!

    金箍棒与之相撞,恐怖的气劲瞬间就将方圆百里的林木全部抹去。

    砰砰砰!!!

    虚空之中,两根铁棒,不断的碰撞激荡,气势滔天,凶威迫人!

    魔猿仰天咆哮,金色硕大的拳头不停击打胸膛,刹那间,气势攀升到了巅峰,居然一只脚跨进了大罗金仙的境界!

    心魔知晓猴子的全部本领,逐渐的熟悉了这具肉身之后,力量终于达到了巅峰。

    轰!轰!轰!

    两只猴子的棒法一模一样,强弱便只能靠力量的强弱来决断了。

    因为他们的动作太快,巨猿的身影已经无法看清,只见得虚空中一道道巨大的棍影,不断的碰撞着,激荡着。

    “猴子落了下风!”借助九幽玄瞳,任青莲却是发现猴子逐渐慢慢的有些招架不及起来。

    暗中的菩提老祖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可惜将心魔寄托在禺狨王身上还是没能爆发出全部的力量,罢了,剩下的就让悟空自己去领悟吧,能够有多少收获,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暗忖一声,嘴唇微动,一道声音忽然在猴子耳边响起:“鸿蒙初辟原无姓,打破顽空须悟空……”

    “师父……”猴子眼中闪过一抹惊喜。

    “收敛心神,悟道参玄,斩尽心猿……”菩提老祖将移花接木中的法诀念给猴子,又指点了几句,忽然看了眼南海的方向,这才离开。

    任青莲并不知道菩提老祖暗中指点猴子,不过他很快便是发现猴子身上的气息忽然变得有些缥缈起来,手里的棒法又玄妙了几分。

    “轰!”魔猿一时不察,身形一个跄踉,噔噔噔的连退数步!

    与此同时,远处忽然有一阵禅音传来。

    “阿弥陀佛,红尘轮回众生顾,因果循环有定数,放下屠刀虽成佛,愿坠三途灭千魔!”

    “是那观音菩萨!”魔猿心中一紧,这禅唱中有一股奇异的力量,似乎在克制着他。

    就在这时,猴子双目放光,舌绽如雷,手擎铁棍,一棍就砸了过去!

    “轰!”魔猿下意识的想要抵挡,但却是惊骇的发现整个人忽然变得无法动弹起来。

    金箍棒继续砸落,巨大的魔猿终于还是轰然倒地。

    任青莲在远处暗自咂舌,猴子虽然好像领悟了些什么,但也没到能够一棒打杀魔猿的地步。没想到那菩萨却是个敲闷棍的好手,半路杀出,原本旗鼓相当的一场好战,因为她的出现,成了一面倒的碾压。

    这般想着,令人惊异无比的一幕便是出现了。

    只见那魔猿倒下去的时候,尸身却是在半空中化作一道淡淡的血气融入了猴子体内。

    “这是?”

    从那血气中任青莲并没有感受到心魔之力的存在。

    猴子似乎早有预料,恢复身形,自顾自的盘膝坐好,很快就见他身体周围惊雷闪现,罡风狂卷,气势一增再增,不过就在将要突破到大罗金仙的时候,却是停了下来。

    若是按照菩提老祖的计划,用六耳猕猴来做心魔的载体,猴子能够得到的好处自然更大。但那多宝如来也不傻,虽然是后知后觉,但洞悉了菩提老祖的目的之后,在那大雷音寺插手猴子与六耳的战斗,让那六耳猕猴直接现出了原形,虽然最终那六耳猕猴还是被猴子一棍敲死,但因为心魔并非是他自己斩杀,移花接木的秘法自然也就收效甚微了。

    但如今却是不同,虽然最后关头还是被菩萨插了一手,但相对多宝如来的手段来说还是差了不少,使得猴子还是在那移花接木的秘法中得到了不小的好处,虽然未能突破到大罗金仙,但差的也就是临门一脚了。

    “大圣修为突破,可喜可贺!”任青莲见猴子站起身来,上前说道。

    猴子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居士现在究竟是什么境界,怎么俺老孙越发的看不透啦。”

    任青莲打了个哈哈,知道猴子已经看破他这只是一具分身,也不继续在这个话题上深入,又寒暄了几句,菩萨的声音已经传来。

    猴子眼中闪过一抹煞气,这菩萨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在他快要占了上风,打杀了那心魔的时候出现,若非如此,他此刻恐怕已经成就大罗金仙了。不过他并不清楚对方究竟是不是故意的,而且紧箍咒戴着,他也不敢轻易得罪,笑着谢过之后,便要告辞离开。

    菩萨自然是劝他留下,并保证要亲自去与玄奘将事情的真相都说明白了。

    有了台阶下,猴子倒也顺水推舟,三人找到玄奘一行人,将事情说完,菩萨心满意足的离去不说。玄奘却是兔死狐悲、物伤其类,问起猴子无意中提到的那些衣衫褴褛的和尚来。

    猴子不过是远远的看了一眼,具体的情况自然无从得知,不过他素来知道任青莲能掐会算,便是将目光投向了对方。

    任青莲也不隐瞒,便将关于祭赛国消息透露了一些。

    玄奘听了,急着催众人上路,好尽早到达那祭赛国广施法力,拯救众僧。

    任青莲也不多说,知道接下来还有一个火焰山要过,远水解不了近渴,这老和尚心急也没用。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