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西游之武道崛起正文 第248章 真假猴王

正文 第248章 真假猴王

    “大圣当真要走!?”任青莲刚才试着劝了一下玄奘,只是那老和尚心神受了秘法影响,固执己见,听不进半分的劝说。

    猴子伸手指了指头上的紧箍,“这和尚狠心的紧!”

    任青莲看去,便见那紧箍已经陷在肉里有一寸来深浅,好不凄惨。

    猴子心中委屈,但终究没失理智,拍了拍任青莲肩膀道:“这和尚负了我心,我四处散散心,就有劳居士多帮忙照看着些了。”

    “大圣哪里的话。”任青莲知道他是要去南海找菩萨诉苦,也不点破,说话之间,将一枚细小的玉石塞入了猴子的口袋里。

    那玉石自然就是蓝田种玉蛊了,吸收了噬蛊毒蝎的血脉之力,再次进阶,已经有着金仙级别的能力,因为与任青莲心意相通的缘故,几乎就是他的第二分身。

    此时鬼使神差的将蛊虫藏在猴子身上,不过是想要弄明白所谓的真假美猴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猴子一无防备,二来那蓝田种玉蛊气息收敛,单看表面与一颗细小的碎玉无二,所以对于任青莲的小动作毫无所觉。

    纵了一个筋斗云,不消一个时辰,已经到了南海普陀山圣境。

    惠岸行者迎了上去,“大圣今日怎么有空来珞珈山玩耍!”

    “要去见见菩萨,”猴子神不守舍的说着,忽然想起了此前这惠岸入魔的事情,奇道:“行者的伤势已经无碍?”

    “有劳大圣牵挂,惠岸明悟己身,已然无碍。”

    猴子见他神清气爽、身上的气息也变得有些隐晦起来,便知此人因祸得福,恐是借助那魔劫之事成功突破,“那便要恭喜惠岸行者道行大进了。”

    说话间,惠岸已经将他引至潮音洞口,早有善财童子在洞外恭候,作礼道:“大圣何来?”

    猴子见了红孩儿,不觉就想起了落胎泉遇到的那个道人,“看你现在长进也不小,日后见了牛大哥也总算有个交代了,你去通告一下,就是孙悟空有事要与菩萨说。”

    善财童子听了猴子的嘀咕,忍不住冷笑起来:“好个刁嘴的猴儿!”

    猴子满怀闷气,一闻此言,心中怒发,咄的一声,把善财童子喝了个倒退,“好个背义忘恩的小畜生,着实愚鲁!你那时作怪成精,我请菩萨收了你,皈正迦持,如今得这等极乐长生,自在逍遥,与天同寿,不拜谢老孙也就罢了,怎敢这般侮慢!”

    善财童子色厉内荏,陪笑道:“还是个急猴子,我与你作笑耍子,你怎么就变脸了?”说完,与惠岸一道将这猴子引入洞中莲台下。

    猴子望见菩萨,止不住诉起苦来。简而言之一句话,那老和尚就是一个负心汉,过河拆桥,卸磨杀驴。

    “你当着他的面伤生害命,倒也不对。”菩萨忍不住说道。

    猴子急道:“就算是弟子不对,那也该将功折罪,万不该一而再再而三的将弟子赶走,如今既然已经来到南海,便求菩萨慈悲,念一念松箍咒儿,放俺老孙回水帘洞去吧。”

    菩萨摇头失笑:“佛祖当初将三个紧箍赐予本座,倒是不曾说过什么松箍咒儿。”

    猴子不过是发发牢骚,赌气道:“既如此,俺老孙便去西天找佛祖理论一番。”

    菩萨笑道:“罢了,玄奘今日恐有伤身之祸,你且去救他,待本座亲自与你们说和!”

    猴子要的不过是个可以下去的台阶,心中微微一松,但一想起玄奘的嘴脸,心中又忍不住委屈之极,一时喜忧参半,十分复杂。

    任青莲凭借与蛊虫的心神相连,对于这些都看在眼里,不过就在这时,他忽然从猴子身上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气息,略一感应,发现竟然是魔气。

    “怎么会有魔气,难道是猴子的心魔?”正跟着玄奘三人继续赶路的任青莲忍不住喃喃道。

    想着,玄奘在前面勒马道:“八戒,咱们自五更时便出了村舍,又被那弼马温着了气恼,这半日饥又饥,渴又渴,你们哪个去化些斋来让我吃?”说着,意味深长的看了任青莲一眼。

    这随从的架子越摆越大,他指挥不动,但却惦记着之前任青莲每次出去化斋化回来的美食。

    任青莲装作没有领会他的意思,自顾自找了个僻静的地方盘膝坐好。

    玄奘眉心的黑气已经在半路上消散,但被任青莲的这种态度气的不轻,整张脸都有些发黑。

    猪刚鬣见了打个哈哈,笑道:“师父先下马等着,待俺老猪去附近的村庄看看,能不能化些斋饭。”言罢便是纵云离去。

    玄奘坐在路旁大石头上等候,许久也不见猪刚鬣回来,饥渴难忍,整个人都显得有些病恹恹的,沙悟净见了,便道:“师父,你再等等,我去催催二师兄。”

    玄奘点点头,心中倒是有些记起猴子的好来。

    见到弟子们都不在,忍不住想要找个说话的人,便向任青莲走去。

    “法师有什么事吗?”任青莲蓦地睁开了眼睛。

    玄奘自顾自的在他不远处坐下,有些苦恼的道:“居士,贫僧这次是不是又做错了!”

    任青莲不置可否,“杀生为护生,斩业非斩人。”

    玄奘不能苟同,默默的想着心事,却也渐渐明白过来,适才那猴子其实已经服软认错了,自己又何必抓着不放。

    便在这时,忽听得一声响亮,唬得玄奘欠身看去,原来是“猴子”正跪在路旁,双手捧着一个磁杯道:“师父,没有老孙,你连水也不能喝到了吧。这一杯好凉水,你且吃口解渴,待我再去化斋。”

    玄奘原本已经想着要原谅这猴子了,但听到对方的话,又忍不住温怒起来:“我不吃你的水!就是立地渴死,也是命!你去罢!”

    “猴子”起来冷笑道:“没有我,只怕你去不得西天呐。”

    玄奘心中更怒,“去得去不得,也不干你的事!泼猢狲!还来缠我做甚!”

    “猴子”变了脸,发怒生嗔,喝骂道:“好你个狠心的泼秃,如此轻贱我!”

    言罢,轮着铁棒便望玄奘脊背上打去。

    就在这时,一直盘坐在地上的任青莲忽然伸出右手,闪电般的抓住了“猴子”的铁棒。

    “轰!”一股绝强的气劲凭空卷起,四周的泥石为之炸开。

    玄奘被震的昏倒在地,那“猴子”却是一脸震惊的盯着任青莲。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