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西游之武道崛起正文 第241章 噬蛊毒蝎

正文 第241章 噬蛊毒蝎

    先有子母河,后有女儿国。

    在那个很遥远的蛮荒时代,几个因为战乱而避局此处的人族开始在这子母河附近扎根生芽,慢慢的形成了这样一处独特的女儿国。

    她们将这种奇异的繁衍形态归益于女娲娘娘显灵,开始以女娲后人自居。

    可惜这种世外桃源般的生活并没有持续太久,随着人族逐渐在这洪荒大地上开枝散叶,周遭慢慢多了一些正常的人类国度。

    西梁女国整个国家都是女人,在短兵相接的冷兵器时代,想要抵御住周边国家的入侵,似乎难度不小。

    从地理优势上看,女儿国一边是火焰山,一边是通天河,两道天险似乎挡住了外敌的铁蹄,但事实上,那个时候根本就没有火焰山的存在,更何况天险自古不足恃,火焰山横贯八百里,可以绕啊,通天河纵横八百里,冻上了也可以走啊,这种天险根本挡不住男性政权追求美女与财富的心。

    从外交角度分析,玄奘等人途径祭赛国的时候那国王亲口说了,因为西梁女国年年会来进贡,所以不去征讨。这话多少有点自吹自擂的意思,毕竟有九天玄女的尸身坐镇,如今的女儿国,国民个个都是射箭的好手,朝中将军们个个都是能征善战的角色。但在九天玄女没有出现之前,量西梁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却是更有可能的事实。只是,朝贡再丰厚,人的贪欲也是无限的。而且朝贡只能稳定朝廷,防不了匪徒,这毕竟是洪荒世界,凡人的武力也不容忽视,匪徒们组个团什么的,跟倭寇一样频繁骚扰,那不也很烦?所以,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女儿国肯定是要有自己的武装力量的。

    在九天玄女还没有到来的时候,这个武装力量便是拜月神教。

    拜月者,即崇拜月神者也。

    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

    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后羿射日的故事在人族中流传极广,这其中最被人们津津乐道的当然还有奔月的嫦娥。在普通人眼里,嫦娥就是月神,对于拜月者来说,期待某一日能够像嫦娥一样白日飞升,才是她们的真正追求。

    不过,凡人想要成仙,何其之难!

    子母河的造化并没有让女儿国的人拥有更卓绝的修炼资质,相反的,因为这种奇特的繁衍方式,女儿国的人想要修炼仙道功法,受到的限制更多。

    在这种情况下,毒和蛊便成了拜月者追求飞升大道的不二之选了。

    因此,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女儿国”三个字在周围根本就是一个禁忌提及的存在,蛊毒之道的修炼会逐渐的迷失人的心智,如果没有足够的道行维持心境,便会变得越来越残忍、狠辣,这样的存在,别说是主动招惹了,就是躲还来不及呢。

    当年九天玄女第一次来到女儿国时见到的并非是如今的这种莺莺燕燕的繁华,相反,大地成了焦土,城池化作废墟,残垣断壁、尸横遍野。

    女儿国并没有因为拜月神教的出现而走上富强,强的只是那些拜月者们,其教主巫媏当时祭炼的蛊虫已经有了金仙巅峰的战力。

    蛊毒一道修的是外物,对于自身的资质根本确实不太看重,但是在没有突破大罗金仙做到人蛊合一之前,蛊毒一道的修士只是空有战力,自身的寿元并不会得到多少增加。

    那时候,巫媏的肉身已经衰老之极,为了与天争命,她不惜以女儿国国民血祭毒蛊,企图一鼓作气成就大罗金仙境界的蛊仙!

    盘旋在废墟上的毒蛊偶尔发出的一声声令人头皮发麻的怪鸣将玄女惊醒过来,女娲娘娘不立教,不参与诸教气运的争夺,所以这处西梁女国可以说是女娲娘娘为数不多的一处信仰收集地,当初玄女在发现拜月神教的出现解决了女儿国危机的时候便放松了对这里的关注,没想到再一次见到,竟会是这样一幅局面。

    大怒之下,玄女便将这国中的拜月者尽数抹杀。

    天命玄鸟,降而生商!九天玄女身负上古一朝之气运余荫,杀几百个明显入了魔道的人族子弟根本不必担心沾染什么红尘劫果,更何况,她能被尊为战征女神,本就是杀伐果决的存在。

    只是,拜月者好杀,但那些明显已经成了一定气候的蛊虫就不是那么容易斩杀的了。

    这便要提到巫媏祭炼的蛊虫了——噬蛊毒蝎!这是一种可以不断炼化融合其他蛊虫的毒蛊,巫媏将其祭炼成半步大罗金仙的毒蛊之后,天知道这蝎子体内融合了多少种古怪的毒蛊。

    噬蛊毒蝎在最开始祭炼的时候除了能够噬蛊之外,几乎没有半点属于自己的力量,但它每吞噬一种毒蛊,便能拥有对方七层的能力,吞的越多,能力也就越多,更难缠的是,几乎每多吞噬一只强大的蛊虫,它便等若多了一条命,可以借助类似于金蝉脱壳的方式逃走。

    蛊毒一道诡异莫测,玄女在上古的时候见识过盘王的厉害,自然不敢小觑,几乎拿出了自己全部的力量去抹杀那只噬蛊毒蝎,但若是说她已经彻底斩杀了那只毒蛊,她其实也不是特别的确定,毕竟,她亲眼见到了这只蛊虫不断的蜕变躯壳,究竟到哪里是个尽头,她其实也不确定。

    所以,在见到任青莲的那只蓝田种玉蛊之后,她才会有些狐疑起来,是不是有人得了那只毒蛊,拜月神教死灰复燃!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想到了距此不远的毒敌山琵琶洞,洞里的那只蝎子精也是蝎子,也不知道是不是与那只毒蝎蛊有什么联系。

    “若真是毒敌山的那只蝎子精,事情倒是好办多了!”毕竟按照佛门的计划,蝎子精只是个微不足道的、注定了要成为炮灰的棋子罢了。

    与此同时,众女官钦遵王命,打扫宫殿,铺设庭台,将宴会安排妥当,摆好御驾,进来请示王命。

    女王收起心中的疑惑,端坐銮驾,往那迎阳馆驿方向而去。

    任青莲听得有人进来通宝玄奘,便将气息收敛,如同一个普通人一样跟着玄奘师徒出去迎驾。

    女王有些狐疑的盯着任青莲看来一眼,愈发觉得此人身上大有古怪,但既然是佛门另外安排的,估计也不必她去多管闲事,便是目光一转,落在了玄奘身上,笑道:“大唐御弟,还不上来占凤乘鸾?”

    玄奘闻言,羞的耳红面赤,不敢抬头。

    猪刚鬣在一旁抬头看去,只见这女王眉如翠羽,肌似羊脂,真个是九天仙子下凡间,忍不住有些看的痴了,连嘴角流涎都浑然不觉。

    众人却是没去注意他,只见那女王走下銮驾,来到玄奘身边,轻笑着挽住和尚的胳膊,俏语娇声的叫道:“御弟哥哥,请上龙车吧。”

    玄奘只觉对方身上寒气逼人,须臾又变得温润,且生出淡淡芳香,弄得他有些头重脚轻,整个人儿飘飘然,战兢兢立站不住,似醉如痴。

    猴子忍不住笑道:“请师父与师娘上辇吧,快快倒换关文,让我们先取经去罢。”

    玄奘记得之前的计划,又求助似的看向任青莲。

    任青莲这会儿正被太师赤裸裸的眼神打量的有些毛骨悚然,哪里会去关注这老和尚的神情。

    玄奘欲哭无泪,行尸走肉般的任凭那女王将他引着上了銮驾,文武官员见了,一个个眉花眼笑,拨转仪从,复入宫中。

    猴子等人随行在后,只等一夜夜宴,明日把那通关文牒的事情办妥,再依计将玄奘从女王身边掠走。

    进入皇宫,玄奘五人便是分成了三伙,任青莲被那如狼似虎的女太师带走自不必说,玄奘却是被女王引着来到了一处香烟袅袅的暖阁。

    “吾与圣僧天各一方,今日邂逅,也是有缘。今宵梅香月圆,便对酌几觥,聊解这深宫寂寞!”

    玄奘唯唯诺诺的捧起酒,只觉异香扑鼻,初不敢饮。

    女王笑道:“但饮无妨,此乃用北冥雪峰上的千年雪莲,配昆仑之巅的甘露、姑射山南的醴泉精心酿制而成,整个三界也只有这一坛。”

    玄奘哪里知道这酒的珍贵,不过既然是素酒,饮上几杯也是无妨,入口之后,才觉甘冽绵软,回味无穷。

    女王见他神色,又替他添了几杯。

    玄奘这下也不推辞,尽数饮过。

    “酒过三巡,圣僧,世间都传你是十世修行的高僧,世世读子史经书,对于众生之爱,愿闻高见!”

    “贫僧那点学识不敢班门弄斧!”

    “那便先说说这一路上的经历见闻吧!”

    玄奘见女王似乎并非像驿站见到的那些女子,反倒是如同一个深交已久的朋友,慢慢放松下来,说起了西行这一路上的山川形胜,风土人情,甚至在女王的引导下,将途中经受的种种艰难困苦,也一一道来。

    另一边,任青莲被那女太师带回府上,马上双双便是显露了原形。

    “小公子,快来让本太师瞧瞧!”太师有些猴急的向任青莲抓去。

    任青莲却是不着痕迹的施展出六合欲孽莲台阵的力量,在那太师靠近过来的同时便是控制了对方的心神,慢慢的查看起来,“希望能够发现一些蛛丝马迹,倒要看看那个女王究竟是什么来历!”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