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西游之武道崛起正文 第219章 血海世界

正文 第219章 血海世界

    “荆棘岭?木仙庵的庵主……”

    任青莲有些诧异的看了向那个被称作妙月师太的树妖,在他的记忆中,荆棘岭上的树妖不少,但真正成了气候的也就是松树精十八公、柏树精孤直公、桧数精凌空子、苍竹精拂云叟、枫树精赤身鬼、杏树精杏仙这几位。

    不过这几位的修为都不咋样,却能坐拥一座八百里的道场,这就有些让人疑惑了。但如果眼前这个剑叶铁树精是他们的庵主的话,事情倒是有些说的通了。毕竟,单以实力来讲,已经有着天仙巅峰战力的妙月师太,足以算是一位合格的妖王了,借助荆棘岭的地理优势,坐拥一方很正常。

    “只是,玄奘师徒途径荆棘岭的时候,这个妙月师太并没有出现过,莫非按照原本的历史轨迹,她是陨落在了这处遗迹当中!”任青莲喃喃一声,毕竟,论剑三海的那位仇天赐可是炼虚合道中期的武者。

    仇天赐何曾被人这样轻视过,眼中闪过一抹煞气,瞥见了任青莲身后不远处的燕赤霞,眉头皱的更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试探道:“燕兄难道也要插手此事?!”

    燕赤霞抱剑而立,淡淡的道:“以多欺少不是燕某的性格。”

    仇天赐暗松一口气,树妖和寒冰语已经被他重创,只剩一个来历不清的任青莲,他也不是全无胜算。

    就在这时,剑海七雄中的另外三位已经相互搀扶着走了过来,一脸惭愧的道:“大哥,我们……”说着,三个都是忍不住咳出一口血来。

    仇天赐摆了摆手,“剩下的就交给我吧!”

    说着,修罗剑一挥,向任青莲喝道:“阁下既然执意要插手此事,那便剑下见分晓吧!”

    任青莲还想多向寒冰语打听一下那位树妖的来历,听到仇天赐的话,笑道:“也好,正要见识一下七杀剑道的威力!”

    话落,太阿剑上劲气暴吐,一道青红交接的剑芒喷涌而出,直扑仇天赐而去。

    “好剑!”

    仇天赐赞了一声,错步疾退,名震论剑三海的七杀剑法划空而出。

    任青莲只觉整个空间骤然一暗,随即一道灰蒙蒙的剑气已经带着灭绝万物的杀戮气机将他锁定。

    “杀戮剑气!”

    有着那三个剑海七雄的记忆,任青莲一眼就认出了仇天赐出手就是七杀剑道中最强大的招法,杀戮剑气!

    剑气所过之处,虚空仿佛一劈为二,产生了一道巨大的黑色剑痕。

    竟然能够撕裂这处小天地的空间屏障!任青莲不敢大意,太阿剑连连震动,留下漫空的剑影。

    剑势不停,下一刻,这些漫空的剑影便是蓦地合为一道沛然无匹的剑芒,青红二气交接旋转,留下一串太极图纹,与那道杀戮剑气撞在了一起。

    没有想象中的惊天巨响,静尘远远的看着,只瞧见两道身影挺在苍茫的虚空中,一闪闪的只有他们各自剑锋上跃动的光彩。

    燕赤霞却是剑道高手,武者的剑道虽然有异于道者的剑道,但剑法一道殊途同归,到了他这种境界,看到的便只有纯粹的剑道。

    任青莲的剑法于千变万化之后霍然由虚转实虽然酷炫,但只要有足够的力量,能够将剑挥动到一种极致的频率,谁都可以办到。燕赤霞为之惊疑不定的是,对方的剑影由虚转实后,究竟是如何把仇天赐蓄势一击的杀戮剑气给吞噬掉的。

    对,就是吞噬掉的。

    燕赤霞死死的盯着任青莲,若非对方此刻真正与别人战斗,他都想要忍不住好好的请教一番了。

    仇天赐一脸凝重的盯着任青莲,默默的提升着体内的真气,丹田中的血海世界巨浪翻腾,一股惊天杀意正在不断酝酿着。

    任青莲清晰的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了一股疯狂、暴戾、怨恨的情绪力量,想起从那三个武者记忆中得到的有七杀剑道的修炼法门,微微蹙眉。

    武者在炼虚合道后便会感悟天地玄奥演化自己的丹田世界,除了任青莲之外,几乎所有的武者一开始演化除了的丹田世界都是单一的力量属性空间,比如修炼水属性真气的,丹田世界就是一处海洋世界,修炼火属性真气的,丹田世界就是一片火海……毕竟,丹田空间演化出来的物体,其实都只是武道罡气的一种法则物相化而已。

    七杀剑道修炼的力量有些另类,它既不是五行之力,又不是阴阳之力,而是血煞之力。这种力量不像五行阴阳那些力量可以直接从天地元气中提取吸收,除了传说中的幽冥血海之外,想要得到这种力量,便只能通过不断地杀戮其他生灵,炼化吸收他们的血煞之力。

    七杀郎君生逢上古时代百族争鸣的时代,斩杀异族无数,创立七杀剑道本身是无可厚非的,但时至今日,百族隐退,即便偶尔能够碰到几个实力微弱的妖怪可以斩杀,但毕竟数量太少。

    剑海七雄从默默无闻到崭露头角成为论剑三海的一方巨擘,这期间,用来修炼血煞之力的对象主要还是人族,尤其是眼前这个仇天赐,能够将丹田世界修炼成血海世界,死在他手下的人数之多,简直就是难以想象,他身上此刻散发出来的那些情绪力量,其实都是这些年来死在他手里的那些生灵的怨煞之力。

    这种怨煞之力既可以震慑敌人,又能勾起自身心灵深处的杀戮欲望,使得他们的杀戮剑意更加强大。

    所以到了后来,这剑海七雄更是故意折磨那些惨死在他们手里的人,疯狂的吸收这种暴戾、怨恨的情绪力量。

    随着仇天赐不断的利用这些怨煞催发内心负面嗜杀的欲望,整个人都仿佛变成了一头绝世凶兽,散发着滔天的杀戮气息。

    “嗡!”

    修罗剑上的剑芒也随之暴涨,到了后来,在他脚下的大地上开始出现了一条条狰狞的裂痕,仿佛这处空间都有些承受不住剑身上的杀戮气息。

    任青莲感受着这些变化,眼中兴奋的光彩却是越来越亮。

    这便是属于太古武者的力量吗!

    虽然仇天赐的七杀剑道已经修炼的有些入魔,但不可否认,这种武道力量的精妙应运,是任青莲此前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

    想到这里,任青莲将太阿剑收起。

    “他疯了吗!”

    燕赤霞等人都是一脸的难以理解,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任青莲会弃剑不用。

    却不知,任青莲的剑法虽然在这些年来长进不小,也算是宗师级别的人物了,但他对于剑道力量的应运,其实至今还停留炼神还虚的境界,在这种情况下,根本无法将他如今的真正实力利用太阿剑施展出来。

    相反,此前借助修为突破感悟天地奥妙时,他已经将拳法掌法融会贯通,只有施展乾坤掌法,才能与对方全力而出的七杀剑法一决雌雄。

    收起太阿剑之后,任青莲便是拔地而起,踏步虚空,一掌举过头顶,状若盘古开天辟地:“飞龙在天!”声音一落,五指箕张,猛然在虚空一拍。

    “嗡”的一声,天地震动,磅礴的武道罡气从任青莲指间迸射出来,形成了一条罡气巨龙,隐隐中,仿佛传来“吼”的一声咆哮,虚空震荡,一股荒古的气息,卷起滔天惊雷,向仇天赐卷去。

    “天生万物以养民,民无一善可报天。杀杀杀杀杀杀杀!”仇天赐嘴里发出一声长啸,一手握剑,一手握拳举过头顶,脚下呈八字撇开,一副指天踏地之势,他身上的气息在不断高涨,手中的修罗剑也开始变成暗色的血光。

    “轰隆!”

    掌劲与剑气碰撞,仿佛天地初辟,虚空撕裂,强劲的冲击波一直蔓延到了山洞之外,整个山洞之外的空间位置沸腾,沼泽泥潭中腾起无数千百丈的巨浪,也不知有多少倒霉鬼被卷入其中。即便是相邻的那几处三道,也为之震动不已。

    当然,整个山洞空间其实也是无极诛天阵力量最强的地方,任青莲二人弄出来的动静虽大,但也不至于破坏山洞之内的空间。

    只是那些周围的山壁塌陷,辟魔和腾威两柄剑也从崖壁上掉落下来。

    仇天赐眼疾手快,甚至都顾不上有任青莲在一边虎视眈眈,化作一道血光向那两柄剑抓去。

    只是有一人比他速度更快,那便是一直都在调息打坐着的妙月师太。

    “贱婢找死!”

    仇天赐怒不可遏,浑身血光环绕,强行凝聚一股杀戮剑气向其斩去。

    那树妖却似乎是一直都在保留实力,身上散发出一股强烈的白光,无数的剑叶凝聚成了一座剑幕将杀戮剑气挡下。

    眼看两柄剑就要被她抓住,一道身影凭空出现在了剑旁,以雷霆之速将之收走。

    “你……”

    还不等树妖将话说完,破开剑幕而来的仇天赐已经疯了一般的向收起两剑的任青莲杀去。

    唰唰唰!!!

    一连三剑,势如潮水,连绵不绝。

    嗡!

    任青莲身上不知何时已经被四象战甲覆盖,玄光流转,仇天赐的力量一时间竟也难以破开。

    随着他将九天息壤炼化,四象战甲的防御力,几乎都能抵得上一件顶级的后天防御性的灵宝了。

    嘿嘿冷笑一声:“你是想要借助地冥圣诀中的冥杀剑意来完善剑之领域吧?”

    有着那三人的记忆,任青莲哪里还不知道仇天赐拼死拼活的目的。

    “可恶,老子和你拼了!血河咆哮……”

    一声怒吼,仇天赐人剑合一,丹田世界在剑身上凝聚出一个血色的漩涡,产生一股强大的吸摄之力。

    远处静尘只是盯着看了一眼,就觉一阵心神恍惚,仿佛那些漩涡能够吞噬心神一般。

    任青莲却是轻咦一声,没想到这人借助那些怨煞之力竟然能够做到摄魂夺魄的功效,心念一动,丹田的六合欲孽莲台阵在脚下凝聚出一道黑色的莲台,将这股摄魂夺魄的力量抵挡开来。

    “乾坤一击!”与此同时,任青莲将乾坤掌法六式合一,凝聚出一只巨大的罡气手掌,裹着一道强烈的空间之力,将仇天赐锁定在了原地。

    “你……”仇天赐终于忍不住惊骇起来,对方的竟然能够利用丹田空间的力量封锁他的行动,这是炼虚合道后期才能掌握的领域之力,领域的力量修炼至大成,据说可以破碎虚空!

    “轰”一掌拍落,虚空炸开。

    仇天赐奋力将丹田世界的力量漫布周身,护住要害,但还是被直接拍入了地面之下。

    良久,才见一个浑身浴血的人影从大地中爬了出来。

    神识扫过周身,结果令仇天赐十分满意:“哈哈,小子,老子的杀戮战甲也不是那么好破去的!”

    任青莲凝神看去,发现他身上的那些血迹并非全是流淌出来的,更多的则是丹田附近的一道道武道罡气以某种秘法凝聚成了的战甲。

    被任青莲斩杀了的那三个武者的记忆中可是没有提到这样一件杀戮战甲的存在,任青莲略一思量,不禁冷笑起来:“原来你对他们还留了一手啊!”

    说着,指了指不远处一脸疑惑的三位剑海武者。

    仇天赐摇晃着站起,铠甲下发出一声狰狞的冷笑,浑身都散发出一股浓烈到无以复加的杀机!

    “既然无法破除我的杀戮战甲防护,那么便是你的死期到了!”仇天赐冷笑着,手掌向脚边掉落的修罗剑剑柄抓去。

    “啊!!!”然而这一伸手,原本镇定自若的仇天赐气息突然变的紊乱起来,“我的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杀戮战甲完好无损,他也未曾感受到丝毫的疼痛,但现在,却是惊骇的发现,双手竟然失去了感觉,动弹不了分毫。

    任青莲笑道:“我这招掌法,后劲有点厉害!”

    话音才落,仇天赐便是发出一声嘶吼,吼叫中,周身上下,开始逐渐的失去了感觉,到了最后,连声音都无法发出来。

    所谓隔山打牛就是这个道理,任青莲的掌力虽然没能破开杀戮战甲,但却是破坏了仇天赐的经脉,因为力量分布的太过均匀,对方的经脉虽然已经被震碎,但却没有在一瞬间彻底崩溃,只是随着仇天赐的活动,这些后遗症才慢慢体现出来。

    任青莲凝视着仇天赐身上的杀戮战甲,因为对方的丹田世界尚在,这副战甲倒是完好无损。

    想着,他心念一动,双掌横推,一招太极吞噬,将仇天赐整个人摄入了丹田世界。

    落入新天地的仇天赐并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一蓬太阳真火烧成了灰烬,与此同时,一道血焰开始将一个血色的珠子包围焚烧起来,丝丝缕缕的怨煞之力,开始被焚净,珠子开始变成了半透明的红色,里面藏着一个血色的世界!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