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西游之武道崛起正文 第216章 辟邪剑谱

正文 第216章 辟邪剑谱

    静尘见任青莲沉思不语,忍不住用肘尖轻轻的碰了碰他,悄声说道:“任公子,你当真要带着这个色胆包天的书生进去?”

    任青莲回过神来,猪刚鬣也修炼欢喜禅,但相比之下给人的感觉却不似刘彦昌这般猥琐。

    这刘彦昌虽然为了将欢喜禅的修炼功效发挥到最大,一直都是以童身修行,元阳未泄,但凭借那种奇特的魅力,这些年来却没少拈花惹草,从来不缺姑娘倒贴资养,换句话说,这货就是个吃软饭的小白脸。

    摇了摇头,笑道:“不必了,他应该还有其他事情要去忙!”

    静尘正是疑惑,便见那书生眼中忽然闪过一抹精芒,哈哈大笑起来:“好剑法,此行不虚啊!”

    说完,对任青莲二人视若无睹,径直向山谷之外走去。

    静尘大张着嘴巴,一直等刘彦昌的身影穿过那处屏障消失不见才回过神来,“他这样疯疯癫癫的跑出去,不会在迷雾中饿死吧!?”

    任青莲忍着笑,摇了摇头:“好了,各人自有各人的缘法,那个书生或许在这谷里顿悟了什么绝世剑法也未不可。”

    “可他都没有进入山里……”静尘说着,想起刘彦昌大笑中说着的话,有些不太确定起来,“难道在这剑山之下也能领悟到上古剑道的传承,只是我的资质太差?”

    “你原来还知道自己资质太差啊?”任青莲忍不住捉狭起来。

    静尘有些怀疑的道:“可……可我明明是我们慈航静斋百年难得一遇的奇才啊?”

    任青莲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一脸无辜的说自己是武学奇才的人,笑道:“好了,是不是奇才,等下进了里面就知道了!”

    说着,拂袖卷着静尘没入了山前的禁制。

    同样是一道水波般的涟椅从空中泛开,不过比起之前的那道禁制要强大了许多,只是任青莲肉身力量强大,虽然带着一股拖油瓶,但依旧是毫无压力。

    山脚下的那些牛鬼蛇神原本被刘彦昌的举动所吸引,忽然有人发现了任青莲这边的动静,大叫起来:“快看,那位前辈带着慈航静斋的那个小尼姑进入大阵中了!”

    “有什么好奇怪的,那人能够一招击杀四位陆地神仙,想要进入剑山又有什么困难!”有人一副理所应当的说着。

    “不错,不错,你们有没有听到刚才那个书生的话,究竟是什么好剑法,难不成他就在这剑山脚下就得到了里面的什么传承?!”有人提醒道。

    “我也听到了,不过好像从未有过这种先例吧!”又有人疑惑道。

    “上古剑仙的手段,又岂是你我能够揣摩,我听说仙家向来讲究缘法,或许那书生就是所谓的有缘人……”

    留在山脚下的这帮牛鬼蛇神多半是些江湖上的后起之秀,即便有修真者,也不是什么名门大派,见识一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

    忽然,有一个黑脸大汉恶狠狠的道:“有缘人又如何,有没有命来享用那门剑法才是关键!”说着,便是大步向谷外走去。

    不少人都是眼前一亮,与其留下来浪费时间,倒不如找那个书生碰碰运气,毕竟,在他们看来,刘彦昌没有丝毫武功修为,到时候还不是任凭他们拿捏。

    很快,便陆续有人跟着那个黑脸大汉的背影向外面走去。

    得了失心疯一般的刘彦昌对于这一切毫无所觉,离开剑山脚下,果然如静尘所料,在那迷雾中失了方向,走了一大圈又绕回了原地。

    不过他也不担心,找了一处僻静的地方坐好,忍不住琢磨起来刚刚得到的那门剑法来。

    “辟邪剑谱!早有如此容易修炼的剑仙之法,本公子还修什么欢喜禅!”

    欢喜禅不等于采花盗,恰恰相反,合籍双修只是欢喜禅的修炼方式,以欲制欲,达到“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异空,空不异色”才是欢喜禅的至高境界。

    刘彦昌作为上界殿前金童的转世之身,资质自然不弱,这些年来越是参悟欢喜禅经,对于女色其实就越是看的淡,他平日里拈花惹草与形形色色的女子勾勾搭搭,为的不过是激发对方身上的欲念之力,提升自己在禅法上的领悟,这一点与猪刚鬣喜欢口红花招惹貌美姑娘有些类似,不过不同的是,猪刚鬣心中有爱,刘彦昌只是单纯的不择手段而已。

    辟邪剑谱的内容早就印入了刘彦昌的脑海,字字珠玑,除了最开始的那一段话令人望而生畏之外,后面的内容却是让他看得欲罢不能忘。

    “欲炼此功,必先自宫!”

    刘彦昌不断的重复这剑谱开头的这一段话,眉头却是慢慢的展开了。

    他自幼孤儿,得了定光欢喜佛传授欢喜禅经之后,便是决定此生遁入空门,不再贪恋红尘事务,自宫这种事情,在他看来,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大事,尤其是剑谱上画的大饼,一旦修炼有成,成仙成佛,相比之下,此时这具臭皮囊的残缺,根本就不足一提。

    只是他并不知道,所谓的“辟邪剑谱”只是任青莲临时意动,编撰出来骗人的。

    不过任青莲在剑法上早就是大师级的人物,为了引诱刘彦昌修炼这门辟邪剑谱,特意将他这些年见识过的魔道功法与那门大欢喜禅经做了一些融合,至少前面的几式剑法,修炼起来见效神速、突飞猛进是不用怀疑的,至于后面的内容,任青莲光顾着吹牛皮了,直把这门辟邪剑谱夸的能够开天辟地一般。

    刘彦昌一路上试着修炼了一两招剑法,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眉心有一股清凉透骨的力量不断的转入他的丹田之中,走起路来步法轻盈,飘飘欲仙,要知道,这还是在没有自宫的时候,若是自宫了,那岂不是更加的事半功倍,想着,对于剑谱上的内容再不怀疑。

    而剑谱后面的那张大饼,更是让他得意忘形起来,彻底的下了决心,决定就地自宫,待成仙成佛之后,想要离开这里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那个黑衣大汉找到刘彦昌的时候,这货已经因为腹下失血过多而昏厥了过去。

    “这是……”汉子一脸懵逼,不过察觉到其他人的到来,还是辣着眼睛将刘彦昌的儒袍简单的整理了一番,顺便将那地方的血脉止住,扛在肩上,头也不回的往谷外急飞出去。

    任青莲自然不会知道刘彦昌会如此迫不及待的自残起来,他为了能够让刘彦昌相信剑谱的真实性,还特意借助六合欲孽莲台阵的力量稍稍对刘彦昌的记忆做了些许改动,让其忘却了杨婵二人的存在,只将这次剑山之行当成了一次寻觅仙缘的行动,而那部剑谱就是他千辛万苦才在里面找到的一门绝世传承。

    不过刘彦昌毕竟是有主角光环的男人,自残后眼看就要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去,就被那个黑脸大汉给救了回去。只是那汉子也并非什么好鸟,等刘彦昌清醒过来后,便开始了一番残忍的严刑拷打,终于将辟邪剑谱逼问了出来。接下来,这世上便又多了一个不完整的男人。

    只是任青莲草创的这门辟邪剑谱乃是为刘彦昌量身定做,那黑脸汉子与刘彦昌几乎同时自宫修炼,进展却是一个天一个地,不久,实力大进的刘彦昌便将那黑脸汉子斩杀了。而这段经历也让刘彦昌的心性彻底大变,嗜血残杀,很快就在东南江湖上掀起了一阵狂澜,等剑山中的那些江湖高手再次出来的时候,早已认不出这个江湖来了。

    当然,这些只是后话。

    任青莲带着静尘踏上剑山的时候,眼前的景像再次一变。

    “怎么是一片平原?!”静尘忍不住惊讶道。

    眼前的景象与山脚下看到的剑山截然不同,更像是一处广阔无边的黑暗平原,天空中乌云滚滚,只有那些不断穿梭着的飞剑带出星星点点的微弱光芒,照亮着整个空间。

    “好高深的阵法,竟然能将空间力量应运到这般程度!”

    任青莲极目远视,隐隐能够感受到这处空间的尽头其实是通向另外的一个空间。外界看着俊拔挺立的高山,在那座无极诸天阵的作用之下,折叠成了一个个单独的空间,越是往空间的深处,也意味通往更高的山峰,直观上,单独以某一层空间看,就像是一个大平原一样。

    “这位兄台,不知是何剑派中人,怎么称呼?”就在任青莲二人一脸震撼的看着眼前的这片空间的时候,一个声音从他们背后传来。

    任青莲转身看去,见到是之前在谷中见到的那个醉酒的道士,微微颔首,笑道:“在下无门无派,你可以叫我任青莲。”

    “原来是青莲道友,在下蜀山剑派燕赤霞!”不醉酒的时候,这个道人看起来倒是器宇轩昂、威武不凡。

    任青莲听得“燕赤霞”三字便是浑身一震,又将惊疑不定的向这个道士打量过去。

    边上的静尘却是自己介绍起来:“贫尼是慈航静斋的静尘。”

    燕赤霞却是没有理会她,注意到任青莲的神情,有些好奇的道:“青莲道友难道听说过燕某的名字?”

    任青莲摇了摇头,“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蜀山的剑仙!”

    燕赤霞哈哈一笑:“机缘巧合罢了,不瞒青莲道友,燕某这次其实是陪着火龙师弟来的!”

    这个倒是实话,不久前燕赤霞的师弟火龙真人得到祖师传召,说是此次古剑派现世,将有一桩机缘降落在火龙真人身上,燕赤霞这次跟着过来,其实是为了保护他的那位火龙师弟。

    至于那个所谓的机缘,其实就是此前净念禅宗那个弟子提到的天遁剑法。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