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西游之武道崛起正文 第214章 天遁剑法

正文 第214章 天遁剑法

    早春刚过,凝碧清波杂糅着华山的倒影,雄浑中增了不少秀媚。

    任青莲一边炼化那枚三足金乌的精血,一边乘着鹦鹉精身移景换,目不暇接,只觉心襟大畅。

    整片西岳山脉峰峦起伏,有若巨龙,林木幽美,气势雄浑。

    直到距离记忆中古剑派遗迹不远处的山脚下,任青莲才将波尔收入丹田世界,迈步走入山谷。

    山谷被一片白雾包裹着,有着小白的记忆,任青莲也不奇怪,通过他的观察,更是很快就知道了,这些白雾其实是一种浅显的迷踪之阵。

    这应该就是那座无极诛天阵中的一部分隐蔽功能的阵型,因为天地异变出现了故障,每隔一个甲子,便会显露出踪迹来。

    当然,这片白雾笼罩的空间只能算是无极诛天阵的外围地域,只要稍微有点实力,都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最多也就是在里面迷了路,但至多一年时间,这片雾就会自动消散。

    有九幽玄瞳在,任青莲很快就穿过了这片大雾。

    眼前的景象为之一变,荒芜的大地,苍茫俊拔的山峰,仿佛是一下子回到了远古时代。

    “这座山峰就是那处上古剑派的洞府?”

    喃喃一声,便是向前走去。

    而在他身前,仿佛是水波荡漾一般,出现了些许涟漪。

    眼前的景象再次一变,荒芜的大地消失不见,入目所见,只有一座千丈之高的山峰,无数穿梭着的飞剑将整座山峰包围了个结实。

    “无极诛天阵!”

    任青莲知道,那些飞剑就是所谓的无极诛天阵。

    不过想到方才那种涟漪般的屏障,他又下意识的转过身向后方摸去,这一次就没有那种奇异的现象了。

    “好奇怪的禁制!”

    进来的时候,他明显从那阵涟漪中感受到了一股不弱的阻力。

    收敛心神,四下打量过去,不远处有一个中年道士怀抱着一个大红色的酒葫芦,正在呼呼的睡着觉。继续驰目远望,山脚下的小溪旁,有个身着蓑衣斗笠的老翁正从蓑衣里探出一根渔竿吊着什么,再远之处,却是聚集了一伙打扮各异的修士,似乎在比划着什么。

    “这些人难道不是为了无极诛天阵里的东西而来?”

    虽然疑惑,但任青莲却是看的出来,那醉酒的道士也好,钓鱼的老翁也罢,其实都达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虽然看不出具体的实力,但也不容小觑。

    至于再远之处的那伙人,鱼龙混杂,实力参差,更像是进来看热闹的。

    这般想着,脚步轻移,人已经靠近了山脚之下。

    那个醉酒的道士像是感应到了什么,有些疑惑的睁开了眼睛,望了一眼任青莲的背影,又继续睡起大觉来。那个钓鱼的老翁却是纹丝不动,甚至可以说,从始至终,他那鱼竿上的线就没有动弹过半分。

    任青莲虽然意识到这两人来历不浅,但也没去多想,走近山脚之时,那伙人的吵闹声便是清晰的传了过来。

    ……

    “这位公子浑身上下半点修炼的痕迹也没有,你是怎么进来的?”说话的是个背着巨剑的青年。

    对面那个一身儒生打扮的公子微微有些尴尬,但还是有礼貌的拱了拱手道:“见过这位兄台,小生是追着两位姑娘进来的……”

    “哈哈……”

    书生的话音刚落,便是惹来了一阵哄笑。

    “原来是个色胆包天的读书人!”

    一声清冷的声音传来。

    任青莲微微皱眉,觉得这个声音似乎在什么地方听到过。

    这时候,那个书生已经说道:“小师太这话就不对了,古语云‘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小生只是想追着看看那两位姑娘是哪里的人家,居然生的那般钟灵独秀……”

    书生的话又是惹来一阵哄笑。

    任青莲听到“小师太”三个字,便是想到了那个清冷的声音在哪里听到过,目光移动,透过人群的缝隙,果然印证了他的猜测,正是慈航静斋的那个静尘小师太。

    “应该是寒冰语带她进来的吧,无极诛天阵毕竟有些凶险,便将这小尼姑留在了山下。”这样想着,对于山脚下这伙人的来历他也有了猜测,除了那个有些奇葩的书生之外,应该都是跟着自己师门长辈进来见识见识的弟子门人。

    就在这时,一道冷笑传来:“传闻慈航静斋近来重现江湖,大有一统东南武林的野心,不知是真是假?”

    任青莲顺着声音看去,发现说话的是个和尚,不过这和尚背着一把长剑,应该是个禅门的剑修。

    静尘哼了一声:“我师叔说了,这些年江湖上被某些和尚弄得鸡飞狗跳,是时候有人来管上一管了。”

    寒冰语接掌慈航静斋之后一改此前的避世不出,这些年来逐渐插手一些江湖事务,说话的那个和尚来自东南武林的一方巨擘净念禅宗,所谓一山不容二虎,慈航静斋是江湖传说的时候,他们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真正现身江湖之后,又令他们坐立不安,这些年两派多有摩擦,但因为两派掌教实力相当,暂时还算克制罢了。

    不过从这一次净念禅宗的佛剑上人和寒冰语同时进入无极诛天阵便能看的出来,一旦这两人的实力分出高下,两派的大战也将彻底激发。

    净念禅宗的那个弟子见到静尘指桑骂槐,脸上闪过一抹煞气,上前冷笑道:“彼岸剑出,群邪辟易,白莲凝聚,神威万里!小僧不才,倒是想要领教一下师太的绝招!”

    众人纷纷起哄,他们原本是想要跟着师门长辈进来历炼一番的,没想到进来后却只能在山脚附近逗留,时间长了,早就闲的慌了。

    静尘自然不会示弱,抽出宝剑,摆出彼岸剑诀的招式示意对方动手。

    那和尚也不客气,扬声大喝,身子飞掠而起,双手成爪,如紫雕擒羊,凌空击下。

    静尘脚下倒踩莲步,翩然避开。

    众人眼见这一僧一尼,一个黑袍似铁,一个白衣如霜,一个攻如鹰飞,一个避如蛇游,忍不住彩声雷动。

    彩声未息,那和尚猛然长袖舒展,背后长剑呼啸一声,如白虹经天一般向静尘脸上拂去。

    以两派如今的情形,杀人夺命自然是不可能的。静尘只当是以武会友罢了,却没想到这和尚端的是卑鄙之极,这一拂若是落实,虽然于性命无忧,但却能够让她毁了容貌。要知道尼姑也是女人,虽然六根清净,但爱美这一点上却是与寻常女子没什么区别。

    虽然静尘最终还是险之又险的避开了,但肩头被那和尚的剑气抽中,却是一阵火辣辣的生痛起来。

    静尘面现怒红,长啸声中,忽起忽落,剑气狂卷,隐隐形成了一座莲台的样子,将那和尚团团围住。

    那人生性谨慎,见招拆招,嘴里嗤笑起来:“慈航静斋的白莲剑阵果然厉害,不过以阵对阵才算公平,三位老友,布四相剑阵!”

    话音一落,又有三个灰袍和尚模样的剑修跳将出来,长剑抖动,齐向静尘背后刺去。

    净念禅宗在东南一代经营多年,与之交好的门派极多,那三位道士便是来自一个叫做“千剑禅院”的门派。

    “卑鄙!”不少人都是忍不住在心里暗骂一声,却是无一人打算上去帮忙。

    倒是那个书生,嚷嚷大叫不公平云云,却是无一人理会他的聒噪。

    任青莲看的皱眉不已,那四个和尚虽然并非同出一门,但私下交情却是极好,常年在一起修炼剑法,早就到了心意相通的境地,出招之际,几乎无须思索。

    静尘一人能够将白莲剑阵的轮廓撑出来已属难得,此时四面受敌,终于有些承受不住,秀眉微蹙,双臂平展,锵然一响,格开身前一剑,莲足霍地在对方剑上一踏,便要借势疾翻,御风退去。

    那四个和尚却是有些不依不饶,大喝一声,四剑一搅,疾向空中刺去,霍霍剑光,誓要将静尘的双腿废去。

    观战众人眼见静尘身在半空,无从借力,不由齐声惊呼。

    猛然间一道青影电闪而至,曲指疾弹,铮铮四响,劲力到处,竟将那四个和尚手中的长剑弹成了粉碎。

    与此同时,静尘凌空翻转,安然落地。

    “什么人!”四个和尚惊恐之极,各自倒退出去数步,手中握着的便只有剑柄还保持了完好,但在他们的虎口,却是溢出了一道道的血痕。

    “是你──”静尘猛一回头,便是瞧见了一双熠熠如星的眸子。

    “又见面了,静尘小师太!”任青莲轻轻一笑。

    那四个和尚却是再次喝问起来:“该死,小子,你究竟是谁,等下我师父得到天遁剑法的修炼法门,必定让你千刀万剐……”

    “哼!”任青莲了随手一拂,几道蓝色的光点没入那四个和尚眉心,立时,那四人便是没了生息。

    在场众人都是噤若寒蝉,下一刻,就见那四个人身上燃起一道血色的火焰,整个人都变成了一堆灰烬。

    任青莲不着痕迹的收起那四人体内的蓝田种玉蛊,喃喃的道:“天遁剑法?似乎吕洞宾修炼的就是这门剑法吧,难道竟是从这处古剑派流传出去的……”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