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西游之武道崛起正文 第211章 五雷拘神

正文 第211章 五雷拘神

    在猴子和猪刚鬣一脸疑惑之中,任青莲随手将那些羽毛收回,便见官兵们像是根本就没见到任青莲三人一样,一脸迷茫的向屋外走去。

    良久,待这伙官兵彻底离开寺庙,猪刚鬣便是忍不住问道:“任居士,你究竟使了什么法子,竟然让他们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没什么,只是抹去了他们的一些记忆!”任青莲淡淡的道,事实上,他不但利用蓝田种玉蛊抹去了这伙官兵关于此次行动的记忆,还顺便编了一段新的记忆。

    猪刚鬣倒吸一口冷气,他也可以抹去别人的记忆,但更有可能的结果却是把那人变成一个白痴。

    猴子却是注意到了那些蓝田种玉蛊的存在,对于这些虫子,他在傲来国玄阴谷时也曾见到过,只是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还有如此妙用。

    ……

    智渊寺不远处的一条街道上,逐渐恢复了清明的官兵们终于与三位风尘仆仆赶来的国师相遇。

    “怎么,有没有找到御鸟的下落!”虎力大仙有些紧张的问道。

    都尉一脸惭愧:“启禀国师大人,这边并没有发现御鸟的存在,是那个百姓看花了眼。”

    “罢了,大哥,今夜发生的事情也够多了,先吩咐下去封锁好城门,待明日天一亮,再去寻找御鸟,还有那三个该死的家伙!”羊力大仙提议道。

    鹿力大仙点了点头,“是啊大哥,明日恐怕还有一场恶战呢!”想起猴子三人在三清观里展露的实力,他们便是感到心里有些不踏实起来。

    “可惜御鸟不见了,否则可以向西岳大帝求助!”虎力大仙想着,叹了一声。

    许久之后,街道又恢复了一贯的冷清,不过在城门却是加重了卫兵防守。

    ……

    智渊寺里,任青莲又和猴子二人说了一会儿话,便是将心神沉浸在了丹田世界,想要从波尔那里弄清楚事情的经过。

    “什么,你是说小白是西岳大帝养的?”任青莲有些诧异的道,“那你是怎么把人家拐骗过来的!”

    好歹也是天庭正神圈养的灵鸟,也不知道这鹦鹉精如何花言巧语骗了回来的。

    波尔虽然知道自己这个主人并非什么暴脾气,但也不敢像和猪刚鬣那样肆无忌惮的吹牛,老老实实的道:“其实小白只是临时被西岳大帝点化过的一只鸟罢了,上次回华山时,那西岳大帝便是还了她自由之身。”

    任青莲拧了拧眉,“那她又是如何成为皇宫的御鸟的?”

    波尔讪笑道:“这个……我还没来得及问小白呢!”

    任青莲扬了扬眉,这不要脸的鸟妖光顾着撩妹了,哪里还顾得上打听这些,他也不等波尔询问,便是借助六合欲孽莲台大阵的力量,开始搜寻起那只白隼的记忆来。

    “原来如此!”良久,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任青莲却是有些恍然。

    五岳大帝身前虽然都曾学过一些道法,但却并非道门中人,封神之后,这些人可谓是玉帝真正能够使唤动的一批人了。

    几十年前,西岳大帝奉命将几枚仙丹给了车迟国附近的三个妖怪,也就是后来的虎力、鹿力、羊力大仙,并传了几门道法,自称三清门徒,留下他在华山点化的一只白隼暗中联系、指引三妖在车迟国的作为。

    那三个妖怪原本不过是精怪一流的妖类,得了仙丹之后拔苗助长,实力突飞猛进,法力高深堪比天仙中后期高手,加上西岳大帝传授的几门道法,呼风唤雨,很快就在车迟国扬名立万,成了人人敬仰的国师,对于西岳大帝自然也是感激涕零。

    不过西岳大帝特地叮嘱过他们不可在人前泄露与自己的联系,三妖便只能学着恩人以三清门徒自居,只是毕竟是半路出家的道上,连三清究竟是谁都搞不清楚,也就是这车迟国偏僻荒凉,否则还不被传为笑话。

    就在三妖碎碎叨叨的念着西岳大帝的时候,却不知道,他们早就成了别人手里的弃子。

    那只白隼在被点化之后便一直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虽然恢复了自由身,但还是留在了皇宫里,继续做它的御鸟,没想到却是被波尔花言巧语给引诱了过来。

    波尔并没有发现任青莲施法摄神,见到任青莲没有继续追问,便是向那只白隼介绍起自己这段时间收刮来的各种奇珍异草,“这个是冬青果树,上面的果子吃了可以增长十年的修为,这个是海桐,吃了它的树皮可以增加水属性法力,这个是火棘……”

    白隼听得眼前发亮,一个劲的叽叽喳喳着,兴奋不已。

    任青莲苦笑着摇了摇头:“原来这只白隼还是个吃货!”不过不得不说,经过波尔这段时间的努力,任青莲的丹田世界中多了不少仙灵珍果,若是能够天天吃这些东西,对于修为的好处自然是不用说的。

    慢慢淡化法力凝聚的身形,任青莲的神念从丹田世界离开。

    不觉之中,天色已经蒙蒙亮起。

    玄奘睡了一个安稳觉,五鼓三点便是呼唤徒弟们趁着早朝去王宫倒换关文。

    猴子三人都是精神一振,猪刚鬣和沙悟净侍立左右道:“师父,那个昏君兴道灭僧,恐言语差错,不肯倒换关文,我等护持师父一起过去。”

    玄奘也有心弘扬佛法,当即披了锦襕袈裟,往那五凤楼朝见而去。

    国王虽然对和尚不感冒,但听闻玄奘等人是从东土大唐而来,料想这些和尚不远万里跋山涉水是有些本领的,也不愿意得罪,便请入了大殿。

    恰在这是,虎力三仙也是联袂而来,与猴子三人一照面,真个是势同水火。

    国王正是疑惑为难,又见黄门官来奏:“陛下,门外有许多百姓听宣。”

    宣至殿前,却是因为今年一春无雨,但恐夏月干荒,特来请奏三位国师祈一场甘雨,普济黎民。

    虎力三妖自是得意非凡,虽然暗地里觉得猴子三人深不可测,但至少在这些百姓眼里,自己等人还是无所不能的神仙。

    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来的路上任青莲已经顺水推舟的给玄奘出了个主意,让他借助猴子的力量也来一场降雨,听到百姓们的话,犹豫片刻,便是自告奋勇,也要替百姓们求场雨来。

    三妖自然不服气,也想借机掂量一下这几个唐朝僧人的本事,便是提出比试一番。

    任青莲虽然已经知道了比试的结局,但也想要看看那位西岳大帝究竟传授了这三个妖怪什么道法。

    祈雨的法坛布置的极为考就,左右前后插着二十八面星宿大旗,桌子上香烟缭绕,炉边靠着一个金牌,牌上刻的是雷神名号。底下有五个大缸,都注着满缸清水,水上浮着些杨柳枝。杨柳枝上,托着一面铁牌,牌上书的是雷霆都司的符字。左右有五个大桩,桩上写着五方蛮雷使者的名录。每一桩边,立两个道士,各执铁锤,伺候着打桩。台后面有许多道士,在那里写作文书。正中间设一架纸炉,又有几个纸人儿,扮得都是那执符使者、土地赞教之神。

    虎力大仙走进去,直上高台站定。旁边早有小道士捧了几张鬼画符、一口宝剑,递给大仙。

    任青莲暗暗点头,法坛上布置的一些阵法他都能认识,但组合在一起究竟有什么妙用就不知道了。

    下一刻,就见那虎力大仙念声咒语,用宝剑挑了一道符在蜡烛上烧了。

    底下的两个道士,拿过一个执符的象生、一道文书,也都一齐烧了。

    乒的一声令牌响,旌旗招展,树枝摇摆,起风了!

    猪刚鬣小声叫道:“五雷拘神!没想到这妖怪还真有点本领……”

    说着,风势越烈,天上也开始遍布着雷霆,猴子知道这妖道果然能够招来雨,当即遁出元神去阻拦。

    五雷拘神虽然能够号令风云雷电雨五神,但相比之下,众神也不愿意与猴子结怨,更何况,关于车迟国这边的事情他们也早有耳闻,毕竟,二十多年的那场大旱就是他们奉命所为。

    不出意外,这场比试,自然是猴子完胜。接下来,三个妖道不服气,又提出比试“云梯显圣”、“隔板猜物”,结果外甥拿灯笼—照舅败了。

    连败几场,三个妖道更加不服气,于是拿出他们看家的本事和猴子赌“砍头”、“掏腹”、“下油锅洗澡”,结果却是一场比赛死一个,三场下来,全都报销。

    国王见自己依仗多年的国师全都惨死,倚着龙床,泪如泉涌。

    玄奘对于妖怪向来是心狠手辣,也不嫌弃猴子手段残忍,上前向那国王兜售起自己的佛法理论,言道佛法的各种妙处,滔滔不绝。

    那国王如何肯信他,猴子见了,上前宽慰道:“别看那三个妖怪现在与你们相安无事,再过两年,等你气数衰败,他就会害了你性命,霸占了你的江山……”

    任青莲暗暗点头,这话倒是有可能,毕竟,人的欲望是无限的,更何况是妖,等他们发现修为难得进步,进取的心思淡了,就会贪图这红尘繁华,谋取车迟国的基业也不是没有可能。

    想着,他也上去指点了那国王几句,笑道:“日后你大可把三教归一,也敬僧,也敬道,也养育人才,这样江山才能永固。”

    说着,任青莲又想起了凤仙郡的遭遇,作为底层的蝼蚁,有些时候,还是夹着尾巴做事的好。

    国王点了点头,想起猴子等人的本事,忙又传旨招僧纳贤,大排筵宴宴请玄奘等人。

    任青莲见此间事了,心中惦记着从白隼那里得到的一个关于华山的传闻,暂别了玄奘诸人,唤出波尔,踏了上去。

    有驯兽印的存在,波尔与他心意相通,长鸣一声,双翅一展,足有三丈,飞沙走石,惊天动地,载着任青莲消失不见。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