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西游之武道崛起正文 第210章 神俊白隼

正文 第210章 神俊白隼

    智渊寺,提前回到屋子里的任青莲看着眼前勾勾搭搭的两只鸟,一脸的呆滞。

    借着月光看去,那是一只极其神俊的白隼,雪羽霜翎,蛾眉深目。

    不过与站在它边上的波尔比,个头却是小了一大圈。

    怎么说呢,波尔虽然可以变化身形大小,但相对来说,变大容易,缩小却是有些困难,虽然他极力的将自己的身形变得小了一些,但也要比那只白隼大了足足一大截,看上去,就像是一只鸽子和一只天鹅站在了一起。

    “这是怎么回事?”

    任青莲终于问起了心底的疑问,鉴于波尔一路上的表现良好,一般情况下,除非是这鸟妖自己提出要回丹田世界,任青莲都不会主动将它收入其中,没事的时候也任凭其出去撒欢、厮混!

    波尔瞥了白隼一眼,有些扭捏起来。

    恰在这时,猴子三人降下云头回到了屋子。

    见到生人,尤其是三个妖怪,那白隼发出一阵不安的鸣叫,将头躲在了波尔背后,瑟瑟发抖。

    波尔拍着翅膀叫道:“不要怕,这三个不是妖怪,他们是和尚,不吃荤,不会伤害你的!”

    猪刚鬣酒足饭饱,正想着找个地方睡上一觉,听到波尔的声音下意识的看去,有些古怪的道:“这死鹦鹉是去哪里鬼混了,还拐来了一只!”

    说着,就要用他的咸猪手去抚摸这只娇小可爱的白隼。

    波尔雄赳赳气昂昂的挡在白隼身前,恶狠狠的瞪着猪刚鬣:“死肥猪,你想干什么……”

    猪刚鬣打了个饱嗝,收起手来,不屑的嗤笑道:“还真是你拐来的小相好啊,放心好了,俺老猪对鸟没兴趣。”

    波尔一副将信将疑的样子,“你就只管吹吧!春天到了,俺就不相信你没想母猪!”

    “闭嘴!”猪刚鬣想到刚刚转世投胎后,在猪圈里被几头母猪追着拱的画面便是一阵恶寒。

    沙悟净看了半天热闹,摇了摇头:“原来任居士养的这只鸟思春了,没意思!”说完,便朝后面的屋子里走去。

    任青莲张了张嘴,这样好玩的事情居然被沙悟净说成是没意思……虽然已经大致猜到了波尔的心思,但他还是一脸忍俊不禁的问道:“波尔,先说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波尔扭扭捏捏的道:“主人,春天到了……”

    猪刚鬣哼道:“这和春天有什么关系,这死八哥原来还是个色胚子,任居士,你若不学着菩萨将这货提早阉了,将来会多出越来越多的鸟……”

    波尔一路上战战兢兢,怕的就是这个,脸都绿了,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两翅叉腰,瞪起双眼向猪刚鬣骂道:“春天到了,鸟儿们男欢女爱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难怪你这死肥猪,一大把年纪了,都没有一只母猪喜欢……”

    “天经你个鬼,睁大你的狗眼,俺老猪不是猪、也不喜欢猪!”猪刚鬣气的跳脚起来。

    “我是鹦鹉,没有狗眼。”波尔满不在乎地说着,“但我敢打包票,没有一只母猪会喜欢你!”

    猪刚鬣巴不得如此呢,他有自己的翠兰就好了,但为了打击波尔嚣张的气势,还是不屑一笑,说道:“哼,你知道个屁,想当初俺老猪往那猪圈里一站,不知道有多少母猪抢着给我生孩子呢!”

    波尔一脸不信,“就知道吹牛、夸海口,你的小妞儿在哪儿?你长成这幅猪样,还会有母猪赏识,换了是我,真该撒泡尿淹死算了,就算不去死,也该插上两根獠牙假扮野猪……”

    “死八哥,任居士,我帮你阉了他……”猪刚鬣气的浑身哆嗦。

    波尔带着那只白隼躲在任青莲身后,“主人,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婚,您要替我和小白做主啊!”

    任青莲扶着额头,这只鹦鹉精年幼的时候曾被一个书香门第的大户人家豢养过一段时间,所以说起话来还有些文绉绉的,但这种哄骗小母鸟的本事还是他第一次见识到。

    正想着制止打闹玩笑的一猪一鸟,顺便问问这鸟妖从哪里蛊惑来的小白隼,寺院之外忽然传来了一阵呼喝声。

    ……

    “看清楚了吗,那只鹦鹉就是向这边跑了的?”

    “都尉大人,小人刚刚起夜,赶巧就看见一大一小两只白鸟往这破庙里飞了进去……”

    “这些该死的和尚,肯定是他们施法偷走了御鸟!”

    ……

    借助神念感应,任青莲清晰的看到一队官兵正向住在附近的一户百姓询问确认着什么。

    “御鸟?波尔,你刚才是不是去了皇宫?”

    波尔正一脸惬意的享受着那只白隼替他梳理羽毛,听到任青莲话忍不住缩了缩脖子,有些心虚的点了点头。

    猴子和猪刚鬣显然也感应到了外界的动静,猴子向波尔竖起大拇指,“有品味!”

    猪刚鬣嘀咕道:“原来是抢了皇帝老儿养的鸟。”

    正说着,任青莲已经将身后的两只鸟收入了丹田世界。

    猴子拧了拧眉,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见到任青莲将波尔收走不见了,但却猜不到究竟是什么手段。

    “讨鸟的人来了!”猪刚鬣大大咧咧的喃喃道。

    话音刚落,屋外便是传来一阵人喊马嘶,跟着一道冷喝透窗钻入,“死秃驴,再阻拦,大爷现在就杀了你!”

    砰的一声,一个和尚已经被推着撞开门飞了进来,嘴里还在叫道:“这是先王太祖御造的、有先王太祖神像在内,你们岂敢放肆……”

    随后走进来的那个官兵一脸的不耐烦,刀光一卷,便要将这和尚斩了。

    任青莲上前一步,双掌一挥,将那和尚送出老远,化掌为指,在那刀上一弹,铮然一响,震得那人手臂酥麻,向后跌去。

    这时官兵中骑在马上的那个都尉飞身下马,走进来冷笑道:“内廷卫在此办事,不相干的人速速走开!”

    四周围上来的和尚们鸟散一空,那都尉在几个兵卒的簇拥下大步走向任青莲三人,目光最终落在了猴子二人身上:“原来还窝藏了两个妖怪,是你们偷走了御鸟吗!乖乖交出来,等下三位国师来了,还可以求情让你们死的痛快一些。”

    这都尉自以为有虎力三仙撑腰,发现猴子二人妖怪的身份竟也不怕,说着,便是大大咧咧的扯过一把椅子坐下,目光一扫,瞥见了桌子上还没有包裹好的行囊。

    玄奘日前着了袈裟,夜里几个徒弟忙着出去搞事情,却是还没有来得及收拾好。

    那锦襕袈裟上嵌七宝,借着烛火熠熠生辉,一看就知道价值不凡。

    “桀桀,都说这伙和尚之前没少骗财,果然如此,来人,将这件袈裟给本官收起来!”都尉喃喃一声,吩咐下去。

    任青莲眼见几个兵卒狞笑阵阵,攥刀逼近,登知这一队官兵见财起意,暗骂一声不知天高地厚,冷笑一声,曲指连弹。

    噗噗噗数声过后,那几个兵卒动作一滞,都是一脸通红的提着腰间的裤子,惊疑不定的向任青莲看去。

    猪刚鬣噗嗤一笑,猴子已经将行李摄在手里。

    原来任青莲的那几道指劲,竟是把兵卒们的腰带全部剪断,若非他们用手提着捏住,裤子便要脱落。

    都尉被任青莲和猴子的手段骇住,声音却不觉颤了起来:“这……这决非人力所为,三位国师怎么还没赶来?”

    任青莲已经笑道:“你们是为了那只白隼而来的吧?”

    都尉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硬着头皮装出一副蛮横强硬的态度,颤声道:“是你抓了御鸟,快将它交出来,本官可以对你们既往不咎。”说完,眼里闪过一抹隐秘的杀机。

    任青莲却是笑道:“御鸟吗,呵呵,味道平平!”

    “什么,你……你将御鸟吃了?”都尉瞪着眼睛叫道。

    任青莲一副郑重其事地道:“不错!你们这只狗屁御鸟终日养尊处优,养得肥硕流油,远没有山间的野雀有嚼头!”

    说完,猛然将手一扬,几根白色的鸟羽纷纷扬扬地自他手中射出。

    这是他第一次在猴子等人面前施展化罡凝物,不过看上去,这些羽毛却是栩栩如生,除了猴子眼前一亮之外,其他人都没有看出真假。

    不过猪刚鬣很快便是注意到,这些羽毛一枚不差的落在那些官兵身上之后,这些人便是呆滞了起来,仿佛成了一具雕塑一般。

    却是任青莲在这羽毛中藏了一些蓝田种玉蛊,借助六合欲孽莲台阵,利用蛊虫暂时夺了官兵们的心神。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