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西游之武道崛起正文 第204章 上洞八仙

正文 第204章 上洞八仙

    任青莲将观音菩萨的神情看在眼里,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见到猴子往那火云洞走去,便是现出身形来,笑道:“大圣不必进去了,玄奘大师已经被我救回去了。”

    猴子心中微凛,暗忖这任居士是何时来到他身边的,竟然毫无所觉,略加感受对方身上的气息,便是骇然道:“居士已经恢复了前世的实力!?”

    这才多久,他便从任青莲身上感受到了一股不弱于自己的力量。

    任青莲不置可否,想起猴子此前施展的移山缩地的神通,却是笑道:“大圣不也是道行精进吗,可喜可贺。”

    猴子苦笑着摇了摇头,“居士是不是一早就躲在暗处看俺老孙的笑话了?”

    “胜败乃兵家常事,红孩儿体内有一道太上老君留下的三昧真火本源,又不是他自己的本事,大圣也不必耿耿于怀!”任青莲笑道。

    猴子恍然:“原来如此,难怪那菩萨肯舍得用金箍收服这个红孩儿,只是可怜了我那牛大哥,好端端一个白白嫩嫩的儿子,却给别人做了护院的童子!”

    任青莲却是有些古怪的摇了摇头,若是未失本源真火的红孩儿,入了观音菩萨门下或许还有些吃亏,但现在的这个红孩儿,能够拜入菩萨门下,却是撞了天大的运气。

    当然,理是这么个理,但对于牛魔王、铁扇公主二人来说,好不容易才养大的儿子被别人抓去做了童子,这事却不能如此轻易的了结。

    就在玄奘一行人继续踏上西去的路上不久,得知消息的铁扇公主与牛魔王便是吵了一架。

    事情的源头还要从不久前北荒妖族中流传的一个消息说起,那便是大力牛魔王追求摩云洞的玉面公主不成,因爱生恨,双方在积雷山大战一场。只是结局却是出乎众人所料,威名赫赫的牛魔王竟是败在了这个名不经传的玉面公主的手里。

    当然,铁扇公主更关心、吃味的还是牛魔王这大半年不回家,原来是在外面追求一个狐狸精。

    所以,自从牛魔王回了翠云山,铁扇公主就没给过他一个好脸色。

    不过牛魔王也不担心,夫妻之间,床头打架床尾和,几百年的老夫老妻了,他又不是没经历过类似的阵仗。

    只是就在这时候,火云洞这边又传来了恶讯,说是红孩儿不知如何招惹到了取经人,被那泼猴请来的观音菩萨抓去南海做了什么劳什子的善财童子!

    铁扇公主怒急攻心,当场就是喷血昏厥,醒来之后,积蓄多时的愤懑终于爆发,与那牛魔王大吵一架,只道她这负心汉如何的不顾家、不教子云云。

    牛魔王与这铁扇公主感情倒是真切,也任凭她大骂,心里却是恨极了佛门这些秃驴,待将铁扇公主哄好之后,便是往天上的兜率宫而去。

    如今,通天教主避世不出,阐教与截教又是彻底撕破了脸皮,牛魔王虽然知道人教在封神一战中扮演的角色,但因为与老子坐下青牛同族交好的缘故,与他这大师伯倒是常有联系,逢年过节也会送礼拜访,更别说,红孩儿的出身还是多亏老君相助,而那老君对红孩儿的疼爱,他也是心知肚明。

    只是太清圣人修炼的是太上忘情的无上大道,老君虽然因为是分身的缘故受到的影响少了一些,对那红孩儿也的确是慈爱有加,但事已至此,已经不是他一道圣人分身就能够轻易解决得了的。

    等牛魔王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完,就见那太上老君苦笑道:“佛门取经一事,乃是诸位圣人早就定下的,便是老夫也不好轻易插手,没想到这个节骨眼上,你们居然还放任他去号山为王。”

    牛魔王一脸羞愧,跪拜在地上抬起头来:“大师伯,佛门借取经之事强行渡化我儿,如此行事,欺人太甚,简直就是不把我们玄门放在眼里。”

    太上老君摇了摇头:“凡事一饮一啄、皆有定数,他今日欺了你,你明日自然可以欺负回来……哎,说这些你也不懂,本来还打算让那孩子留在我的身边修行,现在……哎,罢了,你先回去吧!”

    牛魔王心中不甘,又将目光投向了老君身边的青牛,“青天大哥,您说句话,红儿可不能留在佛门中啊……”

    青牛苦笑一声,“回去吧!”说完,走上前将这族弟扶起来,两人向兜率宫外走去。

    太上老君望着他们的背影,喃喃道:“上洞八仙只齐了李玄、钟离权、张果三人,东华还在转世修行……现在,还不是我玄门复兴的时候啊!”

    兜率宫外,青牛欲言又止,“奎牛,你也不要怪老君,毕竟他也只是大老爷的一道分身,很多事情,并非你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牛魔王点了点头,辞别青牛之后有些萧瑟的驾着云往西贺牛州飞去。

    途径黑水河的时候,忽然想起了这河中的一位故人之后,太上老君的话在他脑中响起“他今日欺了你,你明日自然可以欺负回来”。

    想着,人已经来到了黑水河河神府。

    很快,便有一个黑衣青年走了出来,“原来是大力牛魔王驾临寒舍,小侄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这男子叫做鼍洁,泾河龙王的第九子。

    当年泾河龙王被斩,泾河龙后便带着一干儿女投奔了娘家西海龙宫。

    或许是为了作为补偿,这些年,鼍洁的几位哥哥都得到了佛门、天庭的照顾。

    大哥成了淮水的水神,二哥成了济水的水神、三个做了长江的龙王、四哥做了黄河的河神、五哥入了佛门、六哥七哥在天庭为官、八哥成了太岳山神。

    鼍洁因为年纪小,便跟着泾河龙后留在了西海龙宫,丧父之痛,让寄人篱下的他性格变得十分敏感,前段时间泾河龙后病逝,小鼍龙便彻底没了人去管教,性格变得越发的乖张叛逆。

    黑水河的源头就是西海,水流深而湍急,暗流汹涌莫测。

    鼍洁游玩西海时发现了这条河,便将黑水河神府邸霸占了下来,那河神虽然不忿,但碍于西海龙宫的威名,也只能忍了下来,暗地里却是到处找人托关系告状,毕竟,他虽然是天庭任命的水神,但却是最基层的那种小吏,连上天庭的资格都没有。

    牛魔王交友广泛,与那泾河龙王也算是老朋友,又是此方的大妖,鼍洁占了黑水河后也曾多次登门拜访。

    不过牛魔王此次前来,却不是与他这便宜侄儿叙旧吃酒的,而是装作不经意的把泾河龙王之死与佛门的联系说了出来,佯装关切的道:“贤侄啊,令尊便是因为这取经人的事情丢了性命,算算时间,唐三藏一行人也要路过这黑水河了,到时候你可不能鲁莽行事,免得惹出什么祸来。”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