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西游之武道崛起正文 第203章 善财童子

正文 第203章 善财童子

    枯松涧外,沙悟净远远的就看到了一身烟火的猴子坠入了附近的寒潭,心中一惊,纵入潭中翻波滚浪,把那急流中淌下来的大圣抱了上岸。

    猪刚鬣这时候也绕路逃了回来,见到四肢僵直浑身冰冷的猴子,不禁抱怨起来:“那妖精不与你认亲,你强要认亲;既与你赌斗,放出那般无情的火来,你又逞强不走,还要与他恋战!”

    沙悟净在猴子身上查看了一遍,垂泪道:“二师兄,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些风凉话!可惜了大师兄,亿万年不老长生客,如今化作个中途短命人!”

    猪刚鬣却是笑道:“沙师弟莫急,这猴子佯死,在吓我们哩。”说完,便是来到猴子身边,运转法力将其体内的寒气逼走。

    这厮出身名门,见识不凡,自然看的出来,猴子是自己将自己给玩岔气了。

    如今寒气一退,气透三关,魂归祖窍,猴子便是悠悠而醒。

    “没想到俺老孙会在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儿手里吃这般闷亏,说出来还不笑死天下人了!”

    看清周围环境,猴子一脸苦笑。

    猪刚鬣撇了撇嘴:“真论枪法武艺,那妖怪都不是大师兄一合之敌。”

    这话说的猴子心中舒坦了许多,点了点头,深以为然。

    沙悟净提醒道:“如今之计,还是想办法尽快把师父救出来才行。”

    “若是任居士在这里就好了,三光神水正好可以克制那妖怪的三昧真火!”猪刚鬣有些遗憾的说道。

    沙悟净吃了一惊:“那妖怪吐的竟然是三昧真火。”

    “是三昧真火不假!”猴子也道。

    “如此一来,只怕需要去向菩萨求助了。”猪刚鬣说道。

    猴子点了点头,稍作休整,便是纵着筋斗,径投南海而去。

    ……

    火云洞里,红孩儿此时正是有些恼火的发现“抓来”的唐三藏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人给救走了。

    “是了,那唐三藏一共有三个徒弟,他们这是声东击西,趁着本大王与那猴子打斗,另外的两个偷偷的将那和尚给救走了!”

    “大王英明!”

    “对对,大王说的是。”

    “这些和尚太狡猾了!”

    “……”

    洞中的妖怪们你一言我一语,纷纷称赞圣婴大王神机妙算的事后诸葛亮。

    红孩儿摆了摆手,“哼,八百里号山,这么短的时间,谅那唐三藏肉体凡胎也逃不出去,小的们,你们分成六路出去巡山,本大王先缓缓气,等会儿又是一番恶战!”

    却是因为任青莲吞噬了他的一半三昧真火本源之力,他不知道急时固本培元,反而肆意放纵神火,亏损了精元,伤了根基,日后想要在这三昧神火上再进一步,已无可能。

    ……

    任青莲打一巴掌给个甜枣,成功收复了波尔之后,想起被他留在附近一处山洞里的玄奘,这才从丹田世界离开,回到了原本藏身的那处山崖。

    以他目前在空间力量上的领悟,虽然可以做到遁入丹田世界,但是再次从丹田世界里出来后,依旧还是在原地停留,不过这种随时可以遁入内天地的能力,可也说是给他打了一剂强心针,在逃跑这个方面,达到了新的高度。

    这般想着,他的人已经来到了玄奘所在的那处洞穴。

    这和尚已经幽幽转醒,只是洞穴中寒风刺骨,又是处于一处绝壁之上,暂时也只能畏畏缩缩的躲在里面。

    听到动静,骇的面色发白。

    “法师,好久不见。”

    任青莲淡然一笑,飘入了山洞。

    “任居士?”玄奘满脸惊喜,“贫僧以为这次死定了呢!”

    任青莲看着玄奘,心中却是一阵狐疑,不是说这唐三藏是金蝉子转世吗,把玄奘救过来的时候他便趁机摄取了对方的一滴精血,只是一番查看,却是未曾发现丝毫的异样。

    要知道,那金蝉子的本体六翅天蚕可是与血翅黑蚊齐名的鸿蒙凶虫,“看来这金蝉子转世之前将真身特意留了下来,并没有跟着兵解!”想想也是,兵解以后虽然能保留一部分血脉之力,但毕竟要弱了很多。六翅天蚕资质非凡,佛门没必要为了西游浪费了这样一具潜力无穷的肉身。

    玄奘见任青莲自顾自的呢喃着,却是微微有些尴尬起来,自从上次在白虎岭上言语冲撞了对方几句,他便发现这任居士和他生分了许多,不过他那是受了白骨夫人蛊惑,有些犯浑,事后也是后悔不已,但却拉不下脸皮道歉,有心缓和关系,总会找着机会与任青莲搭讪,良久,干笑一声道:“居士说什么呢?”

    任青莲这才收拾心情,对于玄奘的心理也能猜到几分,只是这金蝉子身上的秘密不少,绝非表面上那么简单,出于这种考虑,他会刻意疏远两人的关系,皱了皱眉道:“法师对于生死有些太过执着了,岂不闻‘红尘无量苦,早死早超生’!”

    说起禅语,玄奘却也不执着于改善自己的人际关系了,一脸慈悲的道:“能得解脱,固是大福;但莽莽红尘,芸芸众生,能够做到超生极乐世界的却是不多,这也是我等西天取经的目的……”

    任青莲可没心思和他辩什么禅学,将话题引开,随意的点了点头,便是带着玄奘离开了这处洞穴,找到了猪刚鬣二人所在。

    一番寒暄,任青莲从猪刚鬣口中得知了猴子去请菩萨的消息,便是找了个借口往那火云洞方向飞去。

    等了片刻,便见一道祥云降落,却是那猴子将菩萨请了过来。

    一切如任青莲所料,猴子将红孩儿引出,战了片刻,将身一幌,藏在那菩萨的神光影里。

    红孩儿发现了神光影里的菩萨,喝道:“兀那婆娘,你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吗?”

    任青莲明显看到菩萨的脸皮一抽,忍不住暗笑起来,却是他在抹去红孩儿关于黑先锋记忆的时候,顺便留下了点什么。

    红孩儿见那婆娘不理自己,火尖枪劈心便是一刺过去。

    菩萨早有定计,化道金光遁走,只把那坐下的莲台却是留了下来。

    红孩儿一枪将那婆娘搠走,大笑一声,又见这莲台比自己的座榻宝贝了无数倍,暗暗欣喜,想也没想就坐落上去。

    隐在虚空中的菩萨这时候才将手里的杨柳枝往下一指,念了声“退!”

    便见莲台玄光散尽,变成了一座由天罡刀组成的莲阵,将那红孩儿困在了其中。

    红孩儿正在那莲台上不断的挪着地方找舒坦的姿势坐好,哪里想得到这莲台忽然就成了刀阵,身上被那带着倒须钩的天罡刀洞穿十几处之多,血流无数,皮开肉绽,终于慌了神。

    菩萨这才现出身形,规劝红孩儿受戒皈依。

    红孩儿将眼中的凶光掩去,泣道:“愿意,愿意!”

    菩萨便从袖中取出一把金灿灿的剃头给这红孩儿剃了一个太山压顶的发型,上面留着三个顶搭,挽了三个窝角揪儿。

    猴子见了笑道:“这妖精也够晦气!被菩萨弄得不男不女!”

    红孩儿摸了摸脑袋,羞愤的恨不得找个地缝转进去,怎耐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在那菩萨的威逼利诱下,做了劳什子的善财童子。

    原本菩萨是打算让他做个送财童子的,但善财龙女此前办事不利被她罚去做其他事情了,只能暂时让这红孩儿顶缸。

    只是红孩儿这般天资,光是做个善财童子太过大材小用了。

    这般想着,那菩萨为了彻底收服这个天才童子,取出剩下的那个金箍儿来,施法一分为五,给这红孩儿量身定做了一套颈圈手镯。

    猴子见了大笑起来:“乖侄儿,菩萨怕你养不大,给你戴些长命圈锁……”

    红孩儿忍不住持枪向猴子刺去,便见那菩萨嘴里念了个咒语,他的双手便不受控制的合什在了一起。

    任青莲见这观音菩萨用五个金箍圈控制住红孩儿的手脚头颅,不禁对这金、紧、禁三箍的来历好奇不已,究竟是哪位大神,居然会想到炼制这样一套法宝。

    却不知,这三个箍原本是一件先天法宝,名字就叫做金箍,是封神时期金箍仙马遂的伴生灵宝,曾用这法宝箍住过黄龙真人的头,使其动弹不得。

    如今看来,那金箍仙在封神结束后下落不明,应该是落在了西方教手里,只是是生是死,就无从得知了。

    菩萨将红孩儿彻底收服,下意识的想要查看一下这个关注了许久的天才少年此时究竟有了怎样的修为成就,这一查,却是变了脸色,整个人都忍不住晃了一晃,“究竟是谁在暗算本座!”下意识的掐指推算,却是毫无头绪。

    猴子见了有些奇怪的问道:“菩萨没事吧!”

    菩萨暗自咬了咬牙,若是紧、禁二箍,大不了取下来便好了,但这金箍,已经被她一分为五,威力大大降低,而且还是给红孩儿量身定做,只怕换成别人也不好用,“罢了,善财童子,就善财童子吧!”

    叮嘱了猴子几句,便是带着新晋的善财童子往那南海而去。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